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1章 同与着何人?

    车床滚滚,雪花飞溅。

    在标志着人类装备制造水平“最”高端的五轴联动数控加工中心面前,直径宽达半米、厚度也差不多有15公分,看起来比起钛合金还要坚固的“碳帆”,硬是在肉眼可查之间废屑翻飞,一圈下去,一个复杂的半椭圆球面逐渐成型。

    球面上光洁如镜,都能完整地倒映下一个人的身影。

    从微观世界的角度,全面观“看”着逐渐成型的碳帆以及切削“碳帆”的数控刀头,刘峰脸上的笑容却逐渐变得浓烈起来。

    “1丝,95.2℃”

    “1.11,95.9℃”

    “1.06,95.4℃”

    “1.25,96.8℃”

    “……”

    上面的几组数据,前者表示的是球面公差,后者则是刀头在与材料切削面接触时的温度。

    其实,这一切反映到刘峰的微观世界当中,则是一个个材料小分子在“有规则”地做运动,不同种类的小分子有多少,各自运动的效果如何,分子与分子之间发生了什么,分子动力学杏质如何,他都能一清二楚。

    在如此细致的观察条件之下,很快……

    “原来如此,难怪!”

    加工精度之所以达不到设计公差的原因,已然清晰可见,见此,刘峰也终于松了口气。

    机床还在继续加工。

    这位曹工也不愧是世界顶级的老师傅,只见在他的操作下,机床的切削行悠流水,就如同一位丹青圣手,在画作上信马由缰。

    刘峰饶有兴趣地观看着。

    以前他就听说9级的大师傅到底有多么多么牛B,即便是放到任何一个国家,这样的人都是宝贝一般的存在,今日看来,如此仿佛艺术家一样的手艺,也当得其这样的殊荣。

    几分钟后,一块光洁地“碳帆”便呈现在众人眼前。

    “曹师傅的手艺不减当年啊!”

    “老曹依然还是那么厉害!”

    “这才几分钟的功夫?这么大个件就完成了,厉害!”

    “真不愧是大师啊!”

    围观的人纷纷议论道。

    然而,曹万生却摇了摇头,很明显是对自己的成果相当不满:“你们自己拿去做检测!”

    随后更是瞟了刘峰一眼,摆着手,将加工好的大件递给了身旁的工作人员:“产品都不合格,我又哪有这样的脸皮敢自称大师?哼哼!”

    围观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就没有了声响。

    刘峰等人也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等着最终的检验结果。

    然而,产品的加工时间没有用多少,反倒是检查的时间,花费了很大一阵功夫。

    将近一个小时,直到大家都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QC的工作人员这才拿着检测报告,千呼万唤始出来。

    “结果出来了,毫无疑问,废品!”

    很快地将检测结果浏览了一遍,曹万生黑着一张脸,正准备将手里的报道递给刘峰。

    “我看看!”

    这时候,站在旁边的钱师傅却站了出来。

    拿过报告仔细端详了数十秒,又从工作人员手里拿起了“碳帆”,对照着检测结果,双手就在“碳帆”上轻轻地抚摸着,良久,还是摇了摇头:

    “没救了!”

    切削部分还没有达到公差的地方,凭借着他九级钳工的能力,还能用手工修整一番,但切得太过的地方,即便他这双手堪比鬼斧神工,也无能为力。

    见此,周围的人更是叹了口气。

    如果连这位都如此说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块材料真的费了!

    两位顶级的加工大师,使用着华国最先进的五轴联动数控机床,最终的结果却依然还是失败,自然有不少人心里不甘,主动拿起检测结果浏览起来。

    曹师傅的操作步骤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即便换成是他们,也不可能做得更好,可为什么产品就总是不合格呢?

    端详良久,最终一个个也只能和钱师傅一般,望品兴叹。

    “刘教授,您也看看吧。”负责人终于从一堆的老师傅手里拿到了检测报告,自己也看了一眼结果后,这才满脸不甘地递给了刘峰。

    点了点头,拿起报告看了不超过两秒,刘峰便将检测报告递交给了身边的陈院士,直接开口说道:“我终于知道是什么问题了。”

    “嗯?”

    陈学东伸出去的手都仿佛僵化了一般,目瞪口呆。

    这才看了几秒钟,你这就发现问题了?

    周围人更是纷纷向刘峰投来了诧异地目光。

    看出来了?你真看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刘教授到底卖着什么关子,但面对着一群人“不怀好意”的目光,陈学东只能硬着头皮选择“相信自己人”:“咳咳,那个……刘教授,结果真、真没有问题?你找到原因了?”

    “检测结果当然是有问题的,如此显眼的不合格数据,我总不能当成没有看到不是?”

    面对着陈院士的问询,也面对着周围人的诧异、不解、不信任甚至是鄙视的情绪,刘峰却镇定自若,反问道,

    “至于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难道你们就没有看出来?”

    众人:“……”

    他们要是能看出来,还有今天这档子事儿?

    “呵呵,那就请刘教授为咱们解惑!”曹万生是怒极反笑,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刘教授?

    装腔作势!

    如果这样你都能看出来,老子直接把这东西给吃了!

    “首先,机床和人员加工的程序都没问题,”刘峰淡淡地看了周围人一眼,如同在挑衅一般。

    见此,曹万生黑着张脸,更不抱什么希望。

    周围的人也是一叹。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这么多老专家都没能发现问题,你就看了两眼就发现问题了?

    也太离谱了点儿!

    因此,有人怀疑,有人不屑,更有人幸灾乐祸,大部分人都不由得对刘峰看轻了几分。

    这家伙,

    真是刘峰?

    该不会是从哪里出来的冒牌货吧!

    “当然,我们的材料和设计要求,更没有问题!”

    那又是什么问题?

    仿佛能够感觉到周围人的心里活动一般,刘峰的嘴角弯了弯,

    “我听闻M国人最先进的七轴联动数控机床,具有全世界最先进的机床传感技术,即便是刀头甚至是加工材料,每时每刻地实况数据,都能清晰地反馈到电脑当中,温度、体积、密度、张力、比表面积等等,敢问曹工,有这回事儿吗?”

    “这和我们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曹万生不屑一顾。

    刘峰摇了摇头:“您只需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哼!七轴加工中心我不太清楚,但他们的五轴加工中心我倒是见过,你所说的那种传感技术,在他们的五轴加工中心上已经在广泛应用,想必在更为先进的七轴加工中心上,应该也不会少。”

    “是就好,”刘峰笑了笑,目光炯炯地直视着这位曹师傅的眼睛,“那么我们的五轴加工中心上,有这种技术吗?”

    不知道为什么,被刘峰这么一盯着,曹万生的眼光下意识就躲了躲,叹了口气:“其实,很多材料……它们的各项数值都能处在一个稳定的变化范围之内,并不需要我们做到实时监控……”

    刘峰却摇了摇头:“有这种技术吗?”

    被问得差点直接发火:“有是有,但是很难达到国外五轴加工中心的那种程度……我们的五轴数控机床,只能对少许几个数值做到准确地反馈,大部分的数值,都不是那么精准,没有什么参考价值。怎么,难道问题和这东西有关不成?”

    “当然!”

    刘峰的脸上早已露出了胜利在握的表情,摆了摆手,制止住了老人家的反驳:

    “我再问您老一个问题,咱们的五轴加工中心,能做到对刀头和加工材料的实时监控吗?没错,不需要其他数据,只需要对刀头和材料进行监控。”

    刀头?

    曹万生直皱眉头。

    理论上来说,如果真是刀头出现问题,那么确实有可能造成这种情况,可是他们也检查过了,当材料加工完成之后,他们的刀头根本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甚至于他们都将加工中心所有适合的刀头都换了一遍,最终结果也一般无二!

    “你是在怀疑刀头出现了问题?”

    不仅仅是曹万生,听到刘峰的话过后,其他几位操控过“碳帆”加工的老师傅也皱紧了眉头。

    本以为这家伙能有什么高论,最后竟然甩锅到了刀头身上,这不是笑话吗?

    你直接怀疑是数控机床牢固理由恐怕都要比这种情况更站得住脚一点,刀头?

    要真是刀头的问题,他们早就发现了!

    见到刘峰肯定地点了点头,老师傅们纷纷失望不已。

    外行终究还是外行。

    还真难为了他们站在这里半天一本正经地听这家伙分析,结果……

    自找没趣、浪费时间!

    “唉!没意思,原来是银枪蜡杆头啊!”

    “老子都还不如待在座椅上和杯茶呢,腻味死了!”

    “谁叫你厚着脸皮也要凑过来的?”

    “算了,散了,都散了。”

    “看什么看,这有什么好看的!一个个技术都练到家了吗?”

    老师傅们一个个失望地摇着脑袋、大声呵斥着身边跟着过来看热闹的徒弟们。

    议论声、呵斥声,顿时就如同潮水一般扩散开来。

    见此,陈学东真替刘峰着急,扯了扯他的袖子,负责人也准备站出来救场,不过都被刘峰制止了。

    安静地等待着议论声降下去,刘峰这才用轻松的口吻说道。

    “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

    虽然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这种技术展示也还没有到给这些人留出时间提问的时候,但他知道如果自己在这里不做解释的话,大概是没有人会听自己说下去的。

    很快,就有老师傅站了出来。

    “刘教授,你没有干过我们这一行,可能对机床不太了解,对此我们也能够理解,但你也是大教授了,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信口开河,这就是你们这些人做学问的态度吗?”

    “我敢用我三十年从事这份工作的名誉作为保证,我们的刀头没有任何问题!即便有问题,凭借我们这些人的经验,也早发现了!”

    就差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沽名钓誉了!

    刘峰揉了揉鼻子:“老先生,经验丰富确实是好事儿,但有的时候,丰富的经验却能让人一叶障目,成为探索真理的一道阻碍!”

    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直叹气:“我说是刀头的原因,是因为我有这样的把握,也能拿出足够说服人的理由,可诸位老先生却连让我说出理由的时间都不给我……唉!”

    “哼,你的意思是咱们这些老家伙以大欺小喽!”

    那老师傅气极反笑,

    “好,好,好,我们就给你机会!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你不能说服我们,你敢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你是装腔作势,沽名钓誉吗?”

    万万没想到,现场竟然还升起了火药味儿!

    眼看着现场逐渐燃起了“浓烟”,一直都只能打酱油的黄总终于站了出来,一脸头疼地咳嗽了一声,打圆场道。

    “大家友好讨论,友好讨论……咱们今天主要是解决问题的,各位都是行业的大师傅,没必要如此。”

    其实黄总也很为难啊。

    他也是做技术出身的,勉强也能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

    刘峰的意思是认定了机床刀头的问题,对此,他并不认同;

    毕竟如果真是刀头的问题,这也太明显了,

    以这些国宝级的大师傅的能力,很容易就能发现,

    没道理只有等你刘教授在的时候才会出现吧?

    这并非是他怀疑刘峰的学术水准,实在是术业有专攻。

    这一次,刘峰的牛吹得实在有点大了!

    看到黄奇辉脸上的表情,刘峰大致也能猜到,这位多半也是不太相信自己了,只是碍于面子不好说破。

    其实不仅仅是黄奇辉,即便是自己人的陈学东院士,何尝又看好他呢?

    然而,

    真理注定掌握在少数人身上,

    有时候是哥白尼,有时候是伽利略,

    而这时候……

    “看来大家都不信任我啊!也罢,既然诸位如此自信不是刀头的问题,那我们就打个赌好了!”

    “要是我输了,你们让我如何我就如何,可要是你们输了……曹师傅、钱师傅,以及在场的各位高工,你们就免费给我服务三年,如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