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6章 把我们的进度都扰乱了

    这些天来,刘峰基本上都在京城化工大学、峰华研究所、以及华国工程院京城动力研究所,这三点一线之间来回往返。

    每个星期抽出两节课的时间留给了化大理学院的本科材料化学,担任起一名教授教书育人的职责,除此之外的时间,他不是在峰华研究所的办公室里指导他的学生和员工,跟踪一些化学、物理、材料领域的热点研究以及论文,便是将时间花在了动力研究所,和金东寒院士探讨反物质发动机的攻关工作上。

    虽然身兼三处要职,但难得的是他的生活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规律,而且自从反物质示范堆点火成功以来的这些日子,他都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充实过了。

    那段时间,要么不是在开会,要么就是在开会的路上,时不时地还有一些新闻媒体不厌其烦地找上门来,给他来几段采访之类的。

    说实话,相比于那样的生活,他更喜欢现在,大部分精力都可以安心地放在做研究上,偶尔脑子短路了或者累了,还可以去给化大的学子们讲讲课,换换脑子,这样的生活,才是作为一名研究者应该有的日常。

    当然了,说到化大,刘峰就不得不提一句。

    比起几年前他认识的那个化大,现在的化大竟然给了他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欣慰、是自豪。

    以前的化大学子,虽然学习也刻苦,使得学校的学风之鼎盛,被人评价为不输于京大、水木等顶尖名校,但刘峰却不得不承认,和的京大、水木的学子比起来,化大学子多少缺少了一份唯我独尊的气势。

    就好像在这些人面前,他们天然似乎就要矮一头一般。

    然而现在,刘峰越是和普通的学子们接触,他便越是能感觉到,化大学子的心气儿竟然非同一般了,言语中说起京大和水木的学生,少了几分羡慕和认同,竟是多了几分自信和不服气。

    咱们京城化工大学不就是多了化工两个字儿吗,凭什么就比你们京大和水木的低人一等呢?

    对于这样的改变,刘峰当然是乐于看到的,确实,咱们化大学子凭什么就自我感觉比人家低人一等?

    都是搞科研的,都是两个肩膀扛个脑袋,谁也不比谁差!

    化大学子,似乎多了一份身为名校高材生的骄傲!

    对此,刘峰是欣慰的,只不过,在欣慰的同时,这货的自豪感分明要多那么一点。

    毕竟,按照谭校长的话来说,同学们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改变,除了这些年化大的录取分数线逐渐走高、招生的生源越来越好以外,本质上,就是因为刘大教授你啊!

    华国唯一的炸药科学奖获得者,声名赫赫的物理学、化学大宗师,21世纪最有可能超越牛顿和爱因斯坦的牛人,国士无双的代表人物!

    ——是从咱们化大走出来的!

    有本事,你们水木和京大,也培养出这样一位牛人来啊?

    想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虽然刘峰知道自己有点水平,但应该不会厉害到这地步吧?

    抬爱了,抬爱了……

    当然,化大学子的心气儿提升确实是一件好事,但这并不能说明化大有了他刘峰,就能成为华国乃至于世界的一流名校了。

    无论是底蕴,还是一些存在于化大,或者说不只是存在于化大、在国内其他高校也相当普遍的问题,正制约着化大通往国内国际一流大学的脚步。

    客观的来讲,这些年来,随着国家在高等教育上的投入越来越高,和前些年相比,咱们国内高校的科研水平整体实力提升还是相当大的。

    然而和世界其他高校相比,差距还非常明显。

    而究其原因,刘峰也不敢说自己完全就能搞清楚。

    什么教育产业化啊,学术功利化啊,以及其他隐隐约约的问题,他也不敢多说,他也不敢多问,他只能够做好自己,用自己的方法尝试着能否摸索出一条改变国内高校的发展模式。

    比如说他的峰华研究所与化大和其他高校的战略合作关系,以及研究所与他的峰华集团旗下的各大公司之间的深入合作关系,产、学、研于一起协同进步,目前看来,这条道路发展得还是很不错的。

    ……

    这一天,刘峰待在工程院京城动力研究所内,和金东寒院士探讨着发动机遇到的一些问题。

    作为中船重工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长兼总工程师,国家海上风力发电工程技术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魔都大学da委SHU记和校长,本来,金东寒院士在魔都那边的日子过得潇潇洒洒的,不说一言九鼎,但他一句话下去,还是具有相当的分量,名利和成果更是接踵而来;然而,自从他加入了刘峰的反物质工程之后,不说学术成果,就连他自己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了。

    外界对于他跑到京城去担任一个新成立的动力研究所所长,一直都表示相当的不理解。

    论职务,第七研究所并不比什么动力研究所差,而且在魔都这边,他还身兼数职,哪一个职位都不比研究所长低,无论是资源还是人脉,都不是在京城能够相比的,也不知道金院士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放着魔都这边如此优渥的待遇不要,非要跑到京城去干嘛?

    外界的不理解也就罢了,时间长了,就连家人对此也颇有微词,毕竟,金东寒的父母妻儿早已经在魔都这边安定了下来,他这样只身一人去京城,一待就是好几年,几乎等同于抛家弃子了;一年时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家里待两天,其他时间几乎都联系不上人,家人能没有微词吗?

    研究所内,身穿白大褂的金东寒挂完电话,来不及犹豫,直接就将另一份报告递到了刘峰的手中。

    “刘教授,这是我们的三号样机的详细参数,您看看,这真的已经是最低的设计要求了,再低,恐怕咱们的飞船只能在海里游泳了。”

    简单地扫了眼手中的报告,刘峰随手将它叠起,放到了办公桌上。

    对于金院士设计的粒子束核心发动机,刘峰并不担心这里面的设计问题,事实上,由于制造材料的不达标,从前年年初直到现在,金院士已经几次降低了自己的设计标准。

    一句话来说,不是他的设计不给力,完全是因为材料和基础加工真的达不到啊!

    机械制造行业就是如此,即便你把机器的原理和设计图纸都整出来了,很多时候,也难以获得满意的成品,这和国家的整体基础工业息息相关,并不是几个人就能解决的问题;

    而且,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出现在他设计的反物质发动机当中,国内的航空发动机,也普遍存在着这样的情况,让人颇有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感觉。

    刘峰并没有纠结于技术方面的问题,有了他的参与,其他他不敢保证,但在材料这一块儿,一定能很快满足反物质发动机的需求,于是,敷衍地应付了下,将话题从这方面岔开:“说起来,金院士,您在京城待了快3年了吧。”

    金东寒愣了愣,不知道刘峰为什么说起了这个,简单地回答道:“是的,还有两个月就三年了。说起来,当初咱们发动机项目和发电项目几乎是同一时间立的项,然而现在咱们的发电站都快下饺子了,我这里,却几乎在原地踏步,惭愧、惭愧啊!”

    “金院士,这不是您的问题。”刘峰摇了摇头,“咱们不说这个。这三年时间,让您和家人两地分居,而且限于保密条例,还不能和他们解释清楚,该说惭愧的是我才是啊!”

    摆了摆手,金东寒说道:“哪里,刘教授,这都是我自愿的,能够为国家造发动机,这本身就是我个人的夙愿,现在却一直造不好,真的有负您和国家的重托。”

    说到这里,他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虽然,这些年确实对不起他们,但是,想必他们都能够理解的吧。”

    刘峰摆了摆手,他刚才可是听到了金夫人和他的对话。

    虽然金夫人的话语中基本上都是对金院士的支持,但他完全能够感受到她还是有情绪的:“金院士,刚才您和家人的对话我都听到了。这不仅仅是您一个人的问题啊,我听说咱们院里,不少人都是您从魔都那边带过来的,多少也有这样的情况,说实话,这就是我工作的疏忽,当初要是把动力研究院设置在魔都就好了。”

    “不过亡羊补牢犹未迟也,您看可不可以这样安排,让咱们院专家们的家人都安排到京城这边来,组织上,由我去和上面争取,这样的话,你们在这边的工作也会方便些。”

    张了张嘴,金东寒院士也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在这方面他倒是没有什么,但他总不能让别人也心甘情愿的面对这样的问题吧?

    想到确实有人向他抱怨过这方面的问题,只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因此点了点头,回应道:“也好,等回头我给他们商量一下,看看有多少人愿意过来的。”

    “嗯,实在不能过来的,也只能委屈你们了。”

    说到这里,刘峰停顿了片刻,接着叮嘱了一句,

    “金院士,要不,逢年过节的时候,多给咱们院里放几天假吧,您也得多陪陪家人,不能因为给国家做贡献,就忽视了咱们自己的诉求不是,大家好,小家也要好,不能让我们的功臣受委屈啊!”

    金东寒:“……”

    两人还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金院士的助手推门走了进来。

    “老板,周建平院士来了,点名要拜访刘教授。”

    看向了刘峰。

    “周院士?”刘峰的语气却充满了意外,“他怎么来了?”

    周建平院士,华国载人航天总设计师!

    虽然他们见过一面,但毕竟也隔了一两年没见过了。

    而且,虽然当初在反物质工程研讨会上,高层肯定了反物质工程未来在载人航天上的应用,周院士对此也表示支持,但说实话,只要反物质发动机这边一天没有进展,载人航天那边,就一天不可能配合反物质工程,因此,这些日子两边几乎没有任何交集,甚至于刘峰都以为人家完全把他们给忘了。

    毕竟,比起载人航天工程来说,他们反物质工程并没有任何等级上的优势,都是国家全力支持的重点工程。

    这一次周院士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和金院士对视了一眼,刘峰直接说道:“他现在在哪里?”

    “就在我们的会议室。”

    “那好,带我去见见他吧。”

    会议室里,见着了正主,正在桌子上喝茶的周建平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调侃了句:“刘教授,两年不见,别来无恙乎?”

    刘峰笑着和他握了握手,说:“还行,两年不见,周院士您越来越精神了!”

    对于这位态度和善,当初在会议上对他非常支持的老人,他的印象还是挺深刻的。

    “精神?哪里赶得上刘教授您啊,”周建平叹了口气,有些感慨地说道,“才两年时间,您就把反物质工程给搞成功了,真让人大开眼界,相比来说,咱们载人航天这边,就实在是难以拿得出手。”

    刘峰笑了笑:“哪里。相比于神州十号飞船能够把三位航天英雄同时送上太空,还有嫦娥三号探测器成功实现月球软着陆,咱这点成就又算得了什么?”

    神州十号在去年6月11日17时38分搭载了三位航天员飞向太空,并且在轨飞行了15天,为空间站的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直接将华国的航天事业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而嫦娥三号探测器,也是在去年12月发射成功,陆续开展了“观天、看地、测月”的科学探测和其它预定任务,也将探月工程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一年两次重大的航天活动,让全世界见证了华国航天事业的蓬勃发展,这里面引起的轰动,也并不比他们1月份搞出的事情小多少。

    两人相互恭维了一阵,捡着一阵好话说给了对方听,一时间,气氛热烈了不少。

    终于,到底是刘峰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您老人家来京城,该不会就是专程来恭维我的吧。”

    “哈哈哈,被你猜中了,我还真就是冲着你来的,不过不仅仅是恭维你,”周建平笑了笑说,“我听说示范堆点火成功之后,你就来到了动力研究所这边,这不,咱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请教你了。”

    “你应该知道咱们载人航天是分为两条路一起走的吧,一条路是走空间站计划,以神州系列飞船和天宫号为代表,另一条路是走探月计划,以嫦娥系列探测器为代表。”

    “然而现在,我们两条路都走到了关键节点,下一步的神州11号和12号,即将准备落实空间站了;至于嫦娥4号,也即将进行勇背着落,一旦成功之后,接下来还将会逐渐过渡到有人探月计划当中。”

    “本来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哪知道,你这边的进度竟然这么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