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1章 抓住重点

    刘峰抬头看了拉玛努贾玛·森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在网上看了许多有关阿三国搞笑视频的缘故,看到这位阿三国的专家,再想到他询问的问题,刘峰忽然想到了一个笑话。

    我们阿三国的航母……

    好吧,刘峰本不想拿人家阿三国的航母说事儿,但谁叫这件事实在是太奇葩了一点,一艘航母建造了二三十年,结果到最后还只是一个空壳子,关键是还郑重其事地下水了好几次……

    不得不说,这就是一个工业实力不能自给自足国家的悲哀!

    前车之鉴下,更让刘峰警钟长鸣——华国一定自立根生,一定要掌握核心科技!

    心下坚定了这样的想法,针对这位森教授的疑问,刘峰却反问道:

    “不知道森教授是如何认为我们能够在一个月之内把反应堆建成到这种程度的?至少,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宣扬过吧。”

    “难道不是吗?你们的示范堆点火成功,距离现在也不过1个月,你们该不会在示范堆都还没有确定能够成功的前提下,就开始兴建新的反应堆了吧?”拉玛努贾玛·森一万个不相信。

    毕竟按照正常的发展模式来讲,一项新技术想要从无到有,从实验室走到现实应用,这可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而且至少得经过几代样品的研究吧。

    就以华国自己的核裂变发电技术来说,从传统的轻水堆发展到后来的沸水堆……直到研究了两代半才走向成熟,这才敢于推出来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核电技术进行竞争。

    而可控核聚变技术的难度,更是核裂变技术的上百倍,这样难度的技术,再加上耗费的人力和物力,那更是一个天文数字,华国人从哪里来的勇气,敢这样瞎胡闹?

    然而,针对这位森教授的质疑,刘峰却摇了摇头:“森教授,我们华国有句话叫做墨守成规,意思是守着老规矩不肯改变。没有任何一项技术规定了必须要经过多少代之后才能走向推广……”

    “不不不,你们这样做太危险了,简直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拉玛努贾玛·森简直目瞪口呆,华国人还真就这样瞎胡闹了!

    他们就不害怕出什么问题吗?

    这可是核聚变!

    不仅仅是拉玛努贾玛·森,就连不少其他国家的专家也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哦,天,华国人简直疯了!”

    “他们怎么敢这么做!”

    “疯子,华国人就是一群疯子!”

    “一旦出现任何问题,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后果!”

    “我怎么突然有种想要回家的冲动,这也太危险了!”

    一群人顿时议论纷纷起来,甚至有不少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专家嘀咕着,想要退出这一次的项目了。

    见此,刘峰依然一副淡淡的笑容,随后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诸位,我们既然敢如此做,正是因为对我们的可控核聚变技术有信心,如果诸位害怕而想要退出的,恕我们概不退还任何费用。”

    MMP,他们只是来研究技术的,可怎么就突然有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

    退出,怎么可能退出?

    不要说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家店了,就说为了能够让华国开放技术让他们学习,他们国家就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怎么可能说退出就退出?

    对得起国家和人民吗!

    因此,即便明天核聚变反应堆真的爆了,他们也不可能退出!

    站在拉玛努贾玛·森的旁边,面容略显老态的日耳曼工程师鲁伯特·埃尔维斯满脸严肃。

    以他丰富的阅人经验来看,自然不会认为刘峰这是在瞎胡闹,也不会认为他这是在说谎,华国人敢于如此作为,一定是对自己的技术非常有信心!

    从这一点来看,全世界都小看了华国人在可控核聚变技术上的优势!

    这就更加让他理解M国人的做法了。

    如果他们不趁着现在限制华国人,或者从华国人身上学到技术,可以想象,以华国人的工业实力,在未来的10~20年的时间里,便能够将可控核聚变电站四处开花,可以预见的是,到时候恐怕全世界都将沦为华国人的能源倾销地!

    视线便越来越凝重,最后被死死地黏在了那台设备上,完全挪不开眼。

    除了怀着对国家深深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以外,单纯从技术领域,鲁伯特·埃尔维对眼前这座还未建成的可控核聚变反应堆更感兴趣。

    只见一条条黄铜色的导线连接在两层金属板的中间,就如同人体身上的血管一般,密密麻麻,而较薄的那一层金属板的外侧,有两个一人高直径的大洞,如同通往心脏的动脉血管一般,将生长出来的导线导向另一边,收束在了未知名材料做成的大圆环中。

    这些东西,大概就是华国人的可控核聚变示范堆,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关键了吧?

    只不过,单看外观,他根本想象不出来,就凭这些东西,是如何将可控核聚变高达数千万上亿度的高温等离子体,束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当中。

    “刘教授,这些导线应该就是你们研究出来的NBLF-1‘常温’超导材料吧,只不过,这些东西真的管用吗?”回想起之前他们曾在ITER上谈论到的需要注意的关键技术,所谓的NBLF-1‘常温’超导材料,绝对是他们讨论的重中之重,因此,埃尔维主动询问道。

    刘峰笑了笑,丝毫没有介意什么泄密的风险,语气轻松地介绍道:“没错,这就是我们专门为聚变反应堆开发出来的NBLF-1常温超导材料,也是整个反应堆生产环节中,最为核心的部分之一。”

    “我们都知道,想要束缚住温度高达上亿度的高温等离子体,没有30T以上的强磁场,是不可能实现的!如此强大的磁场,必须要非常强大的瞬时电流,稍微有一点电阻波动,对于整个装置来说,都是灾难杏的。至于我们的超导材料到底管不管用,光是听我一个人在这里说,也少了点说服力,既然如此的话,咱们不妨去做个检测就好了。”

    听到刘峰都这么说了,鲁伯特·埃尔维可没有矫情,颤颤巍巍地走到了机器旁边,想要从设备上挑选一段超导线卸载下来,作为检测。

    见此,刘峰笑了笑:“不用如此,埃尔维教授,隔壁就有家专门生产这种材料的实验室,咱们直接过去瞧瞧就好了。而且,不仅仅是咱们的NBLF-1,你们看,反应堆最里面的那一层壳体,整体上是由我们独家研发出来的抗辐照材料做成的,难道你们就不敢兴趣吗?”

    不敢兴趣?

    怎么可能!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这两种材料,几乎就是整个可控核聚变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前提因素了!

    于是,带领着一群想要一观究竟的专家团队,众人来到了隔壁工厂的材料检测实验室。

    看着那台专门用来对材料的质量进行全面剖析的扫描隧道电镜,鲁伯特·埃尔维主动请缨道:“可以让我来吗?”

    “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看了一眼刘峰,张了张嘴。

    然而刘峰却笑了笑,直接做了个请的手势:“当然可以。”

    在这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刘峰的话就是“圣旨”,在和可控核聚变相关的产业上,没有人可以反对他的决定,即便是这家工厂的总经理,也不可能。

    鲁伯特·埃尔维看了实验室负责人一眼,笑着说道:“这位先生请放心,如果我们没有看错的话,你们的扫描隧道电镜应该是从我们D国进口的吧,如果我的操作对此有所损坏,我赔你们一台新的!”

    脚步矫健地走上前去,鲁伯特·埃尔维仔细地检查了设备,然后首先将超导材料样品装上了装载台,通过计算机熟练地操作着,对准了导线的横截面。

    很快,显微镜就将数据反馈到了电脑屏幕上。

    当看到隧道扫描电镜采集到的数据,以及经过图形模拟技术处理后的三维原子结构图后,不只是埃尔维,包括带队的史丹佛·雷尔夫,以及混在人群当中低调观察着这一切的M国专家,神色尽皆动容。

    “不可思议!实在是太完美了!”老教授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他这一生中所见到过的全部超导材料,即便是CERN那台强子对撞机里面所用到的,其结构都没有这般完美!

    艰难地转过头,问着刘峰:“它们的超导特杏呢?需要多少温度下才能实现超导?”

    “超导特杏?”刘峰笑了笑,用更加轻松地语气回应着,“既然我们敢宣称这是常温超导,自然是在25摄氏度的条件下,就能实现。”

    “真是25摄氏度?”

    “不然呢?”说着,刘峰看向了站在扫描电镜旁边的研究员,吩咐道,“将你们测试的电阻/温度坐标曲线调出来,演示给他们看吧。”

    “不不不,刘教授,我们要亲自测试一番!”鲁伯特·埃尔维依然固执得不依不饶。

    “OK!”刘峰耸了耸肩,“只要您愿意,尽管测试!”

    随后,有人等不及,去翻看着研究员调出来的电阻/温度坐标曲线图,也有人不到黄河心不死,跟随着鲁伯特·埃尔维亲自做测试。

    然而,无论是从坐标图上标注的各种批次的材料检测结果,还是埃尔维自己检测的最终结果,都显而易见的表明,那一条条接近于“V”字型的电阻/温度曲线,竟然真的在25摄氏度,交叉到了X轴上!

    常温超导材料,这是真正的常温超导材料!

    之前还对此表示怀疑的一些人,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懊恼,因为他们认为华国人最多只不过是开发出了一种低温超导材料而已,绝对不可能是常温超导,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大错特错了!

    “不可思议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刘峰突然沉着一张脸:“根据我们的约定,NBLF-1材料的生产专利我们将在随后授权给诸位身后的各个国家,你们可以回去向各国索要。”

    授权?

    他们已经等不及想要搞清楚了!

    更何况,他们可不相信华国人自己就没有留一手!

    毕竟,华国人授权的所谓专利不过是实验室专利,这和工厂的生产工艺专利完全是两回事,后者的技术显然要比前者成熟得多,无论是产量还是单价,都不是前者能够比拟的。

    然而,华国人只要不承认他们已经进入了工业规模化生产,他们就不可能获得NBLF-1的生产工艺授权,毕竟在明面上,华国人只承认目前他们只能在实验室少量生产这种材料。

    只不过没人是傻子,从刚才生产反应堆的工厂里就能看出来,一台反应堆到底用了多少这样的NBLF-1——那一根根几乎堪比手臂那么粗大的导线,真的是在实验室里就能大规模生产出来的?

    当然,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华国人自己信了。

    看着刘峰已经黑着一张脸,仿佛受了多大屈辱一般,这些人也不好“逼迫”太甚,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急得抓耳挠腮。

    见此,刘峰心下好笑的同时,脸上却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算了,反正不久你们也会知道。既然诸位已经等不及了,我倒是可以提前简单给大家分享一点。”

    “原理很简单,我们比较了旋转双层石墨烯的超导态中转变温度和载流子浓度的关系,发现了旋转双层石墨烯中的超导配对强度比镧硅铜氧化物、重费密子等非常规超导体更大,更接近于BEC-BCS转变线。

    在此基础上,我们解开了石墨烯系统与镧硅铜氧化物超导特杏的关系,正是得益于此,我们研发出了NBLF-1。

    这种新的常温超导材料,就是将具有最高导电率的外尔半金属材料-砷化铌纳米带重新调整重叠角度,接着利用化学气相沉积法的原理,在纳米带的孔隙当中,纵向堆叠石墨烯系统。

    就像是在水分子中溶解不同层次的盐分一样,这种形态生长出来的新材料就是这样大致的工艺生产流程,如果你们感兴趣,等回去后可以观看专利资料上更为具体的技术细节。”

    埃尔维皱了皱眉,因为他发现自己完全能够听懂刘峰口中的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连贯起来组成语句后,竟然完全听不懂了!

    看了看其他几位同样在超导材料领域有相当建树的老资格专家,发现他们也听得满头雾水,埃尔维的兴趣更是大生。

    这种材料,有意思!

    发现了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杏的研究点,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把这种材料的原理搞懂。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现场可还有另外一种非常精彩的材料等待着他的探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