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6章 成功者气质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很快,炎炎夏日袭来。

    6月20日,夏季华国化学学会青年学者交流会议的第一场学术会议,在水木大学拉开了序幕。

    参加这次学术会议的人,主要是各大高校的在校生、导师以及部分受邀前来参加的单位学者。

    除了化学相关专业的教授以外,虽然水木大学的其他教授们通常对这种会议漠不关心,但并非所有教授都是如此。

    尤其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可控核聚变工程’而日理万机的刘峰刘大教授,竟然也出席了这次会议,这就更是引得人们呼朋唤友,前来观瞻炸药奖大佬的音容笑貌。

    一时间,整个大礼堂摩肩接踵,搞得主办方神情紧张,唯恐出现了什么安全问题。

    闲着也是闲着,心情不太好的吴丘长在好友的撺掇下,参加了这次会议。

    本想出来放松一下心情的他,却看到大礼堂内嘈佑拥挤的人群,眉头就皱了几分,尤其是当他看到坐在主嘉宾位的那个令人讨厌的身影的时候,心情更是如同坐大滑梯一般,瞬间跌倒了谷底。

    虽然生活中他的学生对他的评价大多是一个‘宽容、谦虚、富有爱心’的导师,但是在个人薇博上,水木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的网络形象,却和他在个人生活中的形象截然相反,最大的爱好便是指点江山。

    比如不久前,他通过建筑学的角度,再一次证明了现阶段‘港珠澳大桥’的修建是完全‘不合理’的,对林鸣总师进行了好一番批评,还引起了不少媒体的争相报道。

    然而无论如何,上面早已经在三年前就批准了这项世纪工程的建造,他之所以还要炒这个冷饭,无非是林总最近解决了一项港珠澳大桥的建筑难题,并且广泛影响到了建筑行业。

    不管怎么说,吴丘长是幸运的,因为他有一个好父亲,自己本身在建筑行业也有两把刷子,因此林鸣总师并没有于网络上回答他的质疑,其他人也并没有说什么,仿佛网络上只有他一个建筑学专家存在一般,让他颇有一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老何,他怎么来了?”沉着脸,吴丘长指着坐在首排正和廖元纬谈笑风生的刘峰,不爽道。

    “你是说那位刘教授?”老何迎着吴丘长的手指看过去,发现竟然是刘峰,尴尬地笑了笑,“毕竟是咱们国内化学领域的一门盛会,作为国内唯一的炸药化学奖获得者,应该是化院那边邀请过来充当门面的吧。”

    他却是知道,吴丘长一直都对刘峰不太爽利,毕竟当年本该吴良老院士荣获的最高科学技术奖,却因为刘峰横插一脚的缘故,只能获得自然科学奖。

    虽然吴良院士这位当事人都没说什么,但做儿子的却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哦?”吴丘长撇了撇嘴,“他不是一直忙着搞可控核聚变示范堆吗,竟然也有时间参加这种活动?”

    老何摇了摇头,没有淤说什么,而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见此,吴丘长皱了皱眉,也来到了刘峰背后自顾自地坐下了。

    会场前排,廖元纬正和刘峰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刘教授,您可是给我们出了好大一个难题啊,以高徒的研究成果,怎么会想到来我们这种会议?”

    刘峰笑了笑,开玩笑道:“咱们青交会可是华国最大的青年学者交流会了,当初上学的时候,我就一直想要来参加这个会议了,然而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过来也是为了弥补当初的遗憾,怎么,您不欢迎啊?”

    廖元纬哈哈笑着说:“欢迎欢迎,怎么会不欢迎?您刘教授能够来我们这尊小庙,已经令我们蓬荜生辉了,最好啊,以后每一届都过来,在您的影响下把咱们青交会办成世界杏的盛会,那我可是睡着都要笑醒了。”

    两人正说话间,报告会开始了。

    一男一女两位主持人上台,说了一段开幕词后,然后非常默契地看向了刘峰的位置,笑容满面道:“有请刘峰刘教授为我们青交会做开幕致辞!”

    瞬间,整个大会堂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吼声,尖叫声更是一片。

    沐浴在一片热切当中,刘峰点了点头,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受欢迎。

    也怪不得有好些人都非常热衷于出席这样的活动,既能享受周围的热捧,又能传播自己的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只不过他却没有迷失在这样的氛围当中,而是主动站起身来,彬彬有礼地向周围弯腰致了敬,这才大大方方地走上了主席台。

    说实话,他都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出席过这样的活动了,再一次走上这种舞台,多少还有些不适应。

    只不过很快地,他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做起了开幕致辞。

    当然,再次收割一波热烈的掌声,那就不提了。

    致辞过后,报告会正式开始了。

    首先是几位首发阵容的学术汇报。

    一般来说,率先出场的都是开胃小菜,精彩的往往留到了最后,只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几位首发阵容的报告,竟然也可圈可点,以至于台下不少的专家教授纷纷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毕竟,

    以往像这样水平的成果,基本上都是青交会的种子选手了,这一次这么早就出场,什么时候青交会的水平,都这么高了?

    台下也有不少导师和学生都露出了释然的神情。

    怪不得他们的论文没有通过青交会的审核,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心里对后面的汇报更加期待了。

    当然了,也有不少人对此依然不愤,在他们看来,自己的论文也并不比这些人差,为何这些人就能上台汇报,而他们却只能坐在台下呢?

    猫腻,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不管其他人心里如何作想,台上的汇报者已经有惊无险地通过了几位评委的答辩。

    作为非答辩嘉宾,刘峰也是唯一一位能够发表点评的教授,在几位评委评估分数之后,他也发表了一番点评,然后也送上了自己的掌声。

    终于,一向打扮得有些‘土里土气’的杜洪,这一次却穿伤了西装打起了领带,一脸紧张地站上了讲台,黝黑地双手不断捏紧又松开。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打开了准备好的PPT,论文的标题出现在了幕布的中央。

    ——一种新型聚合物胶凝材料的开发与分析研究!

    “加油,杜洪,你能行的!”

    想到临行前老板对自己的期望,杜洪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心中给自己鼓了把劲。

    然后,他硬着头皮,却不敢看向台下的那个熟悉面孔,开口说道。

    “混凝土是当代最主要的土木工程材料之一。它是由胶凝材料,颗粒状集料,水,以及必要时加入的外加剂和掺合料按一定比例配制,经均匀搅拌,密实成型,养护硬化而成的一种人工石材。”

    “传统的混凝土,按胶凝材料分类,可以分为无机胶凝材料混凝土,如水泥混凝土、石膏混凝土、硅酸盐混凝土、水玻璃混凝土等;以及有机胶结料混凝土,如沥青混凝土、聚合物混凝土等。”

    “本文讲述的就是一种类似于传统混凝土的新型聚合物凝胶材料,我个人把它称之为‘新型混凝土’……”

    虽然一开始确实很紧张,但随着报告会的进行,杜洪忽然发现,那压在肩头的沉重,不知何时已经悄然不见了。

    连他自己都感到了意外。

    毕竟,他自己也知道,他一向是对于这种场合非常抵触,甚至是带有一种恐惧感的。

    然而现在,当他的思路如泉水般涌出,然后将自己的观点逐字逐句的表达出来,那种恐惧感,早就仿佛如风一般地飘走了。

    他并不需要在意台下的听众是否全部听懂,那是提问环节需要考虑的事情。

    此时此刻的他,需要做的仅仅是将自己的观点,完整地传达给报告厅内的听众。

    没有人天生就是会的。

    只要有勇气迈出第一步,然后第二步、第三步……就顺理成章起来。

    坐在报告厅的前排,与其它听众们一样,刘峰也在紧张地听着他的报告。

    不同于费修谨的‘打压’,对于杜洪,他一向是报以鼓励地态度来对待的。

    毕竟在他的学生当中,杜洪一向是有些自卑的,就好像当初刚刚从江州的农村来到京城这座大都市的自己一样,更需要别人的鼓励。

    作为一名老师,因人施教也是一项最基本的技能,虽然一开始他并没有多少经验。

    然而这一次,杜洪却是师兄弟当中第一个走上前台做汇报的人!

    对此,刘峰也不免为他捏了一把汗。

    只不过,渐渐的,他的脸上逐渐显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看得出来,杜洪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克服了自己心中的恐惧,站在那里,从最初地双腿发抖到现在地渐入佳境,此时此刻,他已经进入状态了。

    看来,自己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坐在刘峰的旁边,廖元纬意外的看着讲台上的那位年轻人,脸上写满了感叹。

    “看得出来,刘教授,您这位弟子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场合。然而他这么快就能进入状态,不得不说,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

    刘峰却摆了摆手,谦虚道:“哪里哪里,这小子需要锻炼的地方还有很多。”

    廖元纬叹了一口气:“唉,您也甭谦虚了。没想到您在科研上这么厉害也就罢了,就连教徒弟也这么厉害,真是,还让不让我们这些人活了?之前听段雪院士说研究出这些论文的人只不过是普通的本科生,我就在怀疑了,谁的本科生有这样的能力?原来都是您这位炸药奖大佬的学生啊!”

    刘峰笑着说道:“哪里,其实我最近都在忙着可控核聚变方向的事情,在化学方面,我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基本的方向而已,能够做出成绩,都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我这个当导师的,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一点都不称职呢!”

    廖元纬有些无语了。

    不称职都能教出这样的学生,要是称职了,那还了得?

    尽管觉得刘峰是在谦虚,他也不会认为刘峰为了捧自己的徒弟,就把自己的研究成果给拿了出来;这种拔苗助长的事情,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

    看来,这位叫杜洪的年轻人,应该有自己的可取之所,至少,在天赋上就真不一般。

    想到这里,廖元纬忍不住感慨道:“无论如何,他们这些人要是没有你这位导师,恐怕也很难做到这样的成绩。”

    刘峰笑了笑,这一次却毫不谦虚地说道:“毕竟是我教出来的学生嘛!”

    这种面向青年学者的报告会,一般那些大佬们都是比较宽容的,除非有明显的错误摆在那里,否则一般不会做太多刁难。

    然而,这一次杜洪的汇报却明显不同。

    尤其是在PPT结束之后,指导老师的那一行里,显示的是刘峰这个大名的时候。

    不得不说,刘峰这个名字天生就带有一种聚焦能力。

    他们没有机会答辩刘峰这为曾经的‘菜鸟’,却有机会答辩这个‘菜鸟’的徒弟;炸药奖大佬的徒弟,水平就应该与众不同吧?

    更何况,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种新型材料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替代混凝土的作用,一旦推广出来,绝对会引起整个建筑行业的大地震!

    惊讶!

    震惊!

    果真不愧是炸药奖大佬的徒弟,一出手就是这样的重磅炸弹!

    若非考虑到这样做对刘峰并没有任何好处,这些人甚至都要怀疑这些东西完全就是刘峰自己的研究成果了。

    于是,几乎所有评委都逮到一个问题就使劲儿地刨根问底下去,甚至就连廖元纬,也丝毫不顾及刘峰的面子,一连刁难了杜洪两个问题。

    见此,作为导师,刘峰要说一点都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想要做他刘峰的徒弟,就必须经受住这些考验,因此,对于这种情况,他甚至是乐见其成的。

    满脸微笑地盯着主席台。

    起早贪黑,奋战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可以这样说,论文里的每一个文字,每一个数据,每一种理论和方法,都已经完全印刻在了他的心底,无论台下的评委如何刁难,在这方面,他才是王者!

    没有人比他研究得更加透彻!

    更没有人能够为难得了他!

    站在台上,思路清晰地回答着专家们的疑问,此时此刻,杜洪整个人都变得非常自信了,他甚至爱上了这种感觉,这种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的感觉!

    “难以置信,这就是一向‘唯唯诺诺’的老实人?”

    台下,若非一直都和杜洪身处同一屋檐,费修谨甚至都怀疑眼前的这个人被人穿越附身了。

    “是啊,杜洪师弟太帅了!”

    一旁的周越小姐姐也赞叹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成功者的气质!”

    卓婷婷也在一旁赞同道,只不过,她的眼神却明显更多地看向了坐在第一排的那个身影。

    杜洪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改变,他的这位情郎才是关键啊!

    崇拜!

    “啪!”

    完全不同于其他人等满脸震惊、外加崇拜的神情,坐在刘峰身后不远处的吴丘长,却是阴沉着一张脸,整个人几近爆发的边缘,连手中的签字笔掉在了地上也丝毫没有顾及。

    这就是那家伙的徒弟?

    这就是他们的研究成果?

    可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