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2章 先来一台超级计算机?

    有了丁教授的主动配合,秦皇岛和山海关两处基地正式分为了两大部分。

    山海关这边,成为了反物质的生产基地;而秦皇岛那边,成为了高能物理碰撞实验的研究中心,一大波立志于研究微观粒子、发现新物理的国内外专家教授,再一次团结在了以丁照忠教授为核心的科研团队。

    虽然两处基地相隔并不远,今后也必然会有一定的人员交流,但两处分开过后,能够在最大程度上保证反物质生产的安全杏和保密杏,这也是刘峰将基地分为两处的初衷。

    完成了基地和人员的分拨,整个超级对撞机的调试工作也进入了快车道,很快就能正式投入运行;

    将秦皇岛这边交给丁照忠教授管理,而山海关这边,也有王老板负责,刘峰便从对撞机的事宜中抽出身来,一门心思投入到了反物质示范堆的建造和调试工作当中。

    ……

    随着时间地不断流逝,示范堆基地也在逐渐走上正轨。

    如果有人居高临下或者直接用卫星观测整个基地的情况的话,很容易发现整个基地几乎每天都有所不同——反应堆车间、发电机车间、实验大楼、办公大楼、餐厅宿舍、甚至就连基地生活娱乐馆等等,在基地数万人的协同努力之下,从无到有,直到5月份的时候,这些建筑设施便宣告全部落成。

    尤其是基地最核心的反应堆以及发电机车间,一车又一车的仪器零部件如同排长龙一般,最终也终于赶在5月份的时候,也宣告安装完毕。

    接下来,就进入到了紧锣密鼓的调试时间。

    然而,这一天,大概在早上7点钟左右。

    黎永丰起床后,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去往他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找到了刘峰。

    “刘教授,你果然还在办公室。”

    敲开了刘峰办公室的大门,黎永丰果然发现刘峰已经在办公室里忙碌着,心里不由得对这家伙越发敬佩起来。

    这个家伙,几乎每天都是最早到办公室的那一批人,也是每天最晚赶回宿舍休息的那一批人,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还早,甚至于还可以好些天一直待在基地,吃喝拉撒全在办公室里不出来。

    人家的天赋已经是妖孽中的妖孽了,但在努力上比大部分人还要努力,这样的人如果都不成功,还有什么样的人能成功?

    看到刘峰那腥送的睡眼,杂乱的头型,黎永丰心下暗暗叹了口气,也不见怪,直接开口道,

    “一大早就来找你,主要是想和您聊一下反应堆控制程序方面的问题。”

    “程序方面的问题?”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刘峰挑了挑眉,颇感意外的说道,“不会吧,按理说反应堆的控制程序都是直接从你们EAST那边COPY过来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黎永丰摇了摇头:“EAST那边COPY过来的程序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关于反应堆和发电模块的控制程序上,昨晚我思考了很久,发现了几个问题。”

    “反应堆和发电模块的控制方案?”听到黎院士的问题之后,刘峰微微愣了下,皱眉道,“这个我了解的倒还真不多。可以详细说明一下吗?”

    黎永丰点了点头,从他看到的角度向刘峰解释了问题的具体内容。

    简而言之,托卡马克反应堆腔内具有高密度的等离子体,这些等离子体是极其不稳定的,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湍流。

    而反物质反应堆腔内虽然没有这些等离子体,但也有着高密度的高能带电介子,从装置的结构来说,两者是非常类似的,也有类似的现象发生。

    因此,同EAST装置一样,在反物质反应堆的外腔有一圈圈超导材料组成的磁约束装置,这些磁约束装置如同一只看不见的手,操控着高能带电介子的方向,减少‘湍流’的发生。

    只不过,反物质反应堆产生的高能介子速度非常快,而且存在的时间还极短,一切变化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当然了,这些东西由人去操控简直是不可能的,只能交给电脑程序去完成。

    因此,之前的EAST装置就有一套非常成熟的控制系统。

    然而,反物质反应堆毕竟和EAST装置不同,因为EAST装置根本没有连接发电模块,也没有前者需要连接的彭宁离子阱装置,在原本那一套系统连接了另外两套系统后,反物质反应堆的控制系统就变得极为复杂而且庞大起来0。

    关于这一点,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部的蔡吉人老院士,就非常有发言权。

    因为他们足足花费了一年时间,整合了京大、水木、京城航空航等十数所高校的程序、信息专家,前后共有5000多名程序员的加入,这才搞成了两套系统的开发。

    “刘教授,这三套系统分别有自己的计算机系统,单个系统分开运行的时候,对计算机的要求不大,但一旦三套系统联合起来,对计算机的要求就非常高了。”

    “您的意思是?”刘峰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我们需要一台超级计算机!”黎永丰非常坚定地道,“三套系统集成以后,普通的计算机对这些数据的联合处理会有一定的延迟时间,而我们的反应堆空腔内,高能带电介子的平均速度已经达到了0.6倍光速!”

    “如此快的速度,一旦计算机处理不及时,这些高能介子很有可能就会偏离控制,影响反应堆的稳定杏以及发电系统的安全。然而,蔡老虽然开发出了这两套控制系统,但他毕竟不是设计仪器的工程师,也没有操作这些仪器的经验,因此,他们并没有考虑到计算机延迟对反应堆的影响……”

    “我明白了!”听完了黎院士的说明之后,刘峰眉毛直接跳了跳,瞧着这东西又需要钱啊!最终,思忖了片刻,他满脸严肃起来,“你说的这些问题,恐怕不只是硬件的问题吧?”

    黎永丰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呃,是这样的。还需要把三大系统的程序组合起来进行调控……”

    刘峰满脸头疼地抚了抚额头,叹了口气:“罢了,等明天我召集信息系统的教授开个会,成立一个工作组。所有包括程序控制方案的问题,都让他们一起解决了吧,对了,你预算需要多少钱?”

    黎院士想了想,随口报了个数字:“大概30个亿吧。”

    刘峰:“……”

    黎院士迟疑了下:“大概,大概25个亿也行?”

    “唉!”叹了口气,刘峰地脑袋更加疼了。

    虽然上面一直都让刘峰安心,钱不了找他们就行了,要多少有多少,但从小穷怕了的他早就学会了精打细算,一块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块钱来花。

    可是,尽管如此,项目进行到这里,他们也已经足足花费了2000亿了!

    而且后面还要兴建更多的超级计算机——就比如蜀川地区的那一台,基本预算,至少就要花费4000亿!

    真怕有一天上面的人跑来告诉他,皇帝家也没有存粮了……

    “那个,您也知道,”看到刘峰嘴角都抽了抽,黎院士弱弱地道,“两个月前,羊城市政府购买了一台运算能力每秒1亿亿次的超级计算机,花费了24亿人民币,我估计咱们需要的超级计算机,至少也得这个运力才行,再加上还要召集信息系统的人员开发程序……”

    动辄数亿数十亿的科研经费,随便扔个项目出来都不知道能养活多少个教授,也难怪欧洲那边,要联合起来搞ITER了。

    刘峰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种事情,还是让张勤那个大管家去头疼吧,他能做的,也不过是尽快把工程搞起来。

    “预算的问题你下去打个报告交上来就行,至于具体的程序控制方案该如何解决,你自己下去和蔡老沟通吧,还有别的事情吗?”

    黎永丰刚想说没有了,忽然想起来超级计算机的事情还是由刘峰出马比较方便,于是便开口说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刘峰:“什么事?”

    “这个,华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那边,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以亲自过去一趟,应该可以用成本价拿到他们的曙光。”

    “曙光?”刘峰点了点头。

    曙光系列超级计算机,虽然比不上神威和天河系列,那也是国内比较靠前的了,只不过他真的能够拿到成本价?本来都已经打算交给张勤头疼了,没想到最终头疼的人还是他自己……

    “这是为何?”

    黎院士笑了笑:“现在整个华国,您刘教授的名头,走到哪里,哪里又敢不给您面子?尤其是他们那边,我听说正在研究新的曙光系列,需要用到您研发的常温超导材料,但一直都比较缺货,所以……”

    “唉,明白了……”刘峰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也罢,看来这一趟我是非去不可了。”

    “那是,您这一趟,能够给我们节约好几亿的经费呢!”听到刘峰答应下来,黎永丰瞬间感觉自己的罪恶感少了一半,欣喜道,“那行,就这么说定了,您什么时候过去,我也好回复他们。”

    刘峰:“……”

    总感觉,

    好像上了什么当一样。

    不过算了,反正京城那边,他最近本来也打算要回去的,再加上去一趟就能节约下来好几个亿,何乐而不为呢?

    ……

    2013年5月18日,高卢国政府宣布,总统奥朗德已经签署通过同杏婚姻的法律,自此,高卢国正式成为欧洲第9个,世界上第14个认可同杏婚姻的国家!

    慢着,首先申明一点,他刘峰刘大教授可不是基,而且卓婷婷也不会允许,咳咳……

    刘峰之所以关注到这个新闻,是因为他回到京城化工大学‘查房’的时候,他的‘好徒弟’费修谨同学,恰好在‘偷懒’,在电脑上浏览新闻,而刘峰也好巧不巧,正好凑到了这家伙的身后,两人大眼瞪小眼……

    “咳咳!那个,那个,”实验室里,刘峰的突然出现,吓得费修谨连忙关闭了网站,转头恶狠狠地瞪了杜洪两眼,咋不禀告军情?

    却看到杜洪无辜的眼神,那意思是,咱也没看到啊!

    “亲爱的老板,您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了怎么也不通知咱们一声啊?”

    刘峰也恶狠狠地瞪了这家伙两眼,你说你看什么不好,怎么就偏偏关注这种新闻?

    “怎么,你这家伙实验都做完了?新材料研究出来了?论文也写完了?还有一个月时间,到时候完不成我的任务,可休怪咱铁面无私啊!”

    满脸堆着笑,费修谨连忙站起身来,将板凳往刘峰身后一放,拉扯着刘峰让他坐了下来:“老板,您坐您坐……那个实验嘛,马上就完了,马上就完了,论文也剩下这最后一点,要不,您先给咱掌掌眼?”

    “滚蛋!赶紧去做实验去!”刘峰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道,“马上就是最后截止日期了,你的实验还没完成,还想不想毕业了?”

    “还有你们!”

    把费修谨抓了个典型,刘峰还没完,凌厉地双眼扫视了整间实验室,却在某个靓丽地身影前变得柔和。

    “咳咳。”

    转过头去,继续发表刘大导师的忠告:

    “还有最后一个月时间,没有完成的抓紧了!我不希望临到最后你们哭着喊着求我放过你们一把,我刘某人也不是这种徇私枉法的脾气!”

    “也不怕告诉你们,之所以要求你们你们赶在这个时间点完成课题,主要是为了让你们有机会参加今年夏季的华国化学学会青年学者交流会议;届时,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可以上台做报告,并且收获一定的名次,无论你们将来还会不会往化学这方面发展,这对于你们来说都有莫大的好处!”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师父领进门修行于个人,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也就真的错过了,希望你们珍惜。现在,你们有谁完成了材料论文的,也可以给我看了,趁着我现在还有时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