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5章 我们都老了!

    自从被周校长从一院之长撸去当讲师以后,颜华灿终于安分了不少。

    当然了,虽然成了讲师,但以前该参与的项目他依然还在参与,并没有真的因此而一蹶不振。

    反而因为少了从前身为院长需要处理的那些琐事,这段时间能够沉寂下来,一心放在科研上,终于找到了久违的那种纯粹的科研人员的感觉,甚至还一路顺利的解决了几个重大难题。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这大概才是一名科研工作者应该有的状态吧!

    然而,美好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这一天,颜华灿刚从实验室里出来,就被周校长叫到了办公室。

    “收拾一下东西,随我去一趟卡达拉舍。”

    “卡达拉舍?”颜华灿皱了皱眉头。

    卡达拉舍是高卢国一座南部小城,本身并没有任何名气,然而自从ITER总部坐落在这里之后,卡达拉舍就成为了国际可控核聚变研究的中心,名满天下。

    颜华灿所在的大学,也有幸加入了ITER组织成为其中的一员,但他们并不是常驻在卡达拉舍,而是从ITER组织里面分到科研项目后,回到国内做研究,只有于固定的时间,才会飞往卡达拉舍做汇报,或者提交任务等等,而他们上一次去卡达拉舍已经是在两个月之前了。

    “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不应该是下个月才过去的吗?”

    “你这些天都没关注外界新闻的吗?”

    周校长沉着脸色,将一叠报纸扔到了颜华灿跟前,

    “你自己看!”

    好奇地将报纸接了过来,这段时间颜华灿一致都沉浸在实验当中,忙得脚不沾地的,几乎和外界断了联系;视线在报纸版面上一扫,颜华灿顿时瞪大了双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报纸上,一串粗大的标题用饱满的黑体字挂在了报纸最显眼的位置:震惊,ITER组织取消华国成员国资格到底为哪般……

    “这,这怎么可能!”心下一颤,颜华灿用难以置信地语气自言自语道。

    这才过去了几天时间啊,怎么就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情!

    要知道,他从事的项目几乎绝大部分都是从ITER那边获得的合作项目,一旦华国从ITER退出了,这些项目绝对是不可能再继续下去的,也就是说,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业了?

    “那些家伙是疯了吧,为何好端端的,就取消了我们的合作资格?”

    “欧洲人疯没疯我不知道,但我们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以及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这边的人,都快疯了!”周校长的脸色很难看,但眼神中,分明却带有一丝复杂。

    恰巧不巧,他就是华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的中坚力量之一,也是华国环流二号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更是在ITER这边直接行走的中方代表人之一!

    这一次,ITER组织莫名其妙地取消了华国成员国资格,除了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以外,他可以说是损失最大的那一位了!

    由于被取消了资格,现在整个国际可控聚变能源计划执行中心那边,已经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虽然不至于原地解散,但与ITER那边挂钩的合作研究项目基本上全部暂停,国内的经费自然也悬在了空中,就等着他们过去收拾残局了。

    而且,更让他感到无比尴尬的是,不仅仅是ITER那边,这一次就连环流二号这边也保不住了!

    昨天他刚从京城那边开完会回来,高层也对他们做出了指示:将在高卢国的人手全部拉回来,而国内的环流二号也可以解散了,目的只有一个,全力配合刘峰刘总设计师的工作,参与到山海关的示范堆工程中来!

    全力配合!

    当初听到这四个字,周校长的心里便燃烧着一团无名之火。

    然而这股无名之火,却偏偏又憋在他的胸口,无从发泄。

    上面的命令,谁敢不听?

    更何况,人家刘峰那边都已经在建造示范堆了,他们能够比得了?

    想到当初刘峰要搞什么反物质工程的时候,他也是受邀请人之一,然而他并没有接触过什么反物质,也根本就不看好什么反物质发电,再加上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心思,自然是果断地拒绝了,丝毫没有给那位刘教授一丝面子。

    甚至于当初听说李正武放着好好的EAST装置不搞,跑去跟着刘峰瞎混的时候,他还嘲笑过那‘老东西’越来越没出息了,竟然会被一个年轻人忽悠瘸了!

    哪知道现在……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还好那人不计前嫌。

    只不过,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到,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李正武那‘老东西’会如何嘲笑他了。

    周校长黑着一张脸,用不容拒绝地语气说道:“这一次我们过去,主要是处理ITER的‘后事儿’,机票我已经给你订好了,你收拾一下东西,凌晨一点出发。”

    “至于从高卢国回来以后,”顿了顿,周校长用艰难的口吻安排道,“我们直接去山海关那边报道吧……”

    颜华灿:“???”

    这时他刚好翻看到了另一篇新闻——有关华国在刘大教授的领导下,于山海关建造可控核聚变示范堆的消息。

    刚刚张开的口又重新闭上了,内心更是承受了5吨重的暴击。

    示范堆,刘峰?

    原来如此!

    只不过,怎么又是这个家伙!

    ……

    打发了颜华灿,就在周校长准备去吃个饭的时候,一个电话铃声恰好响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校长同志就恨不得直接将手机给扔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然是李正武那老东西打来的……

    周校长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脸色更黑了,但还是按下了接通的按钮。

    “喂!”

    “老周啊,最近过的怎么样?”电话那边,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几乎站在五里路之外都能听见一般。

    早有准备的周校长将话筒拿远了点,直接冷笑了一声,道:“呵呵,过得怎么样你这‘老东西’还不知道吗?专程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李正武:“哼,你这‘老东西’,还是这么不近人情,老子好心好意打电话问候你,就是这样对待老朋友的吗?”

    撇了撇嘴,握着手机的周校长冷哼了一声:“老朋友?什么老朋友!当初你这‘老东西’退出‘环流二号’,自顾自地组建EAST的时候,怎么没想想起我这老朋友。”

    “这就是你这家伙不对了吧,都是多少年的老黄历了,你还抓着不放?再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老子还不清楚?当初你这家伙都已经是‘环流二号’的直接负责人了,还能看得上咱这东拼西凑的EAST?”

    两人继续拌了一会儿嘴。

    最后,李正武院士那边,似乎也收到了环流二号即将解散的消息,继续说了:

    “老周啊,ITER那边咱们也退出了,我听说环流二号也快解散了,你有什么打算吗?要不……”

    “要不什么,你以为我周作福是什么人?会像你那般去给人家当‘狗腿子’?再说了,你又是从哪里听到的小道消息说环流二号即将解散了?”周作福心下一动,嘴角也挂起了一丝笑容。

    “你就甭给我嘴硬了吧!”电话那头的李正武院士翻了个白眼,“你是什么人咱还不清楚,听我的,来山海关,咱哥儿俩个再一次连手……”

    “呵呵~”

    “呵呵你个头,一句话,你这老东西来不来吧,刘教授那里,多少还是要给我一个面子……”

    “不来!”

    “你个老东西,怎么就不听劝呢?咱们这些搞可控核聚变的,除了在山海关以外,还能去哪儿?”李正武有些着急了,这老东西,脾气怎么还是那么硬!

    当初新建EAST项目的时候,他就考虑到这家伙的脾气,再加上前途未卜,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就没有把这家伙也拉过来,但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看着老周死不悔改了。

    听到对面那个热切而又焦急的声音,周校长微微有些感动,但还是脱口而出道:“我就是死也不会给一个都能够当我孙子的家伙打下手!”

    “好你个老东西,你是来还是不来!”对面的李正武直接怒了。

    “不来!死也不来!”周校长也依然嘴硬。

    “好,你给我等着!”

    ……

    半个小时以后。

    周校长的办公室门直接被李正武院士给一脚踹开。

    “老东西,你就不能轻点,门踹坏了你给陪啊!”周校长瞪了一眼破门而入的李正武,“还好老子没把门锁死了。”

    “你知道我过来了?”李正武也是瞪大了双眼。

    “废话,不然老子怎么会给你留门。”周作福翻了个白眼,“每次过来都踹老子的门,你说说,都给我踹坏多少扇了?”

    完全不管那么多,李正武大大咧咧地做到了对面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什么话都不说,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周校长。

    “又来这一套!”周作福被盯得不自在,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道,“怕你了,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不过先说好了,让我去山海关可是万万不能的哈。”

    李正武呵呵一笑,露出了胜利的神情:“没事儿,今天就是来请你喝个酒,顺便叙叙旧什么的。怎么样,老地方,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就不醉不归,怕你不成!”

    两人直接来到了校外的那家沈家巷子老餐馆,叫上了两壶老花雕,酒过三旬后,终于又成了无话不说的老朋友。

    “老周啊,你知道我这辈子啊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天王老子都没我大,而且从来没有服过一个人,但这一次啊……。”李正武院士花白的胡子上还滴着几滴酒珠,双眼朦胧地说道。

    “哦?我知道你这老东西一直钦佩于我,敢情这么老远过来,专程是为我拍马屁的啊!”周校长将两人的杯子都斟满了,笑呵呵道。

    “美的你!”李正武吹胡子瞪眼,端起酒杯和周作福碰了一杯,“你是什么水平老子还不知道吗?不要说和那个人比,就是比起咱来,那也是差了不止一筹!”

    周作福冷哼了一声,正要开口反驳,哪知李正武突然叹了一口气.

    “哎,”

    “老周,不得不承认,咱们都老了啊!”

    将杯子里的老花雕一饮而尽,李正武似乎有些不胜酒力了,趴在桌子上,怀念似地聊起了过去的往事。

    “几十年了,这都几十年了!从一开始邓公说咱们华国要有自己的‘人造太阳’,然后我们模仿M国人做了仿星器、学习毛熊做托卡马克、再到后来又做了惯杏约束、最后又重新回到托卡马克上,还加入了ITER,最终我们获得了什么?”

    “除了几十套中看不中用的‘人造太阳’装置以外,还是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搞研究,还是没有走出自己的道路,还是看不到希望!而我们都已经七老八十了!”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加入到那人的反物质工程?”

    “因为我绝望啊!”

    “几十年了,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所谓的人造太阳,除了能够烧几秒几十分钟以外,还能做成什么?”

    “这简直就是一个骗局,一个赤果果的骗局!”

    “我不想自己骗自己了!”

    “我更不想在我入土的时候,看到我们努力了大半生的心血,依然还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幻!”

    “当然了,你可以说我李正武急功近利,我也完全承认!”

    “所以我从环流二号出来搞EAST了,所以我从EAST出来搞反物质了!”

    “但这一次,我做对了!”

    “你永远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到底有多么妖孽的理论天赋!”

    “你永远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到底有多么敏锐的科研直觉!”

    “你永远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到底还能取得多么伟大的成就!”

    “你能想象吗?短短几天时间,他就能设计出一种新式的超激光碰撞机;

    短短一周时间,他就能研究出一种新颖而又实用的材料学理论;

    短短两月时间,他就能研究出一种新式的超导材料;

    短短半年时间,他就打通了一切反物质生产与应用的方向!

    从石油裂解裂化的膜反应器到聚酰胺复合材料反渗透膜,从超级水处理材料到完成大统一理论,从‘高能粒子强电磁场互变约束’到‘可控核聚变反应示范堆’,满打满算只有两年的时间!”

    “我李正武从来没有佩服过一个人,可唯独有他这么一个例外!”

    “我们真的都老了啊……”

    周作福心下其实是触动的。

    但看到老李这么一副神情,他更想笑,脸上故意表现出一副被打动地神情:

    “可是呢,你甘心吗?你就一点也不心疼?你的心血可是也被那家伙毁了啊!”

    有戏!

    “心疼啊!我怎么不心疼!只不过我现在的心血现在已经变成了反物质示范堆了啊!用不了几年,全华国都将会用上反物质发电厂发的电,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好心疼的?”

    说到这里,看似已经酒醉的李正武,竟然直起腰来,眼中分明还有神光闪过,

    “老周啊,我知道你当初因为拒绝了刘教授还抹不开面子,可还是要听我一句劝,趁着这趟顺风车的机会,你就别再犟了,啊?!”

    “哈哈哈!”看到李正武不小心原形毕露,周作福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

    “老李啊!”周作福不忍心这货再装下去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什么秘密?”李正武好奇道。

    “你应该是昨晚就飞过来的吧?其实呢,早在你过来之前,我就已经和刘教授沟通过了……”

    “???”

    李正武直接愣住了,心中仿佛有十万头***狂奔而过。

    沟通过了?

    MMP!

    这老东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