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4章 草长莺飞

    颜华灿感觉很不痛快。

    因为这么些天过去了,他既没有听说刘峰有任何新的实验计划,也没有看到他在公开场合对那边影响力颇广的文章做出任何回应。

    就好像完全把他们给无视掉了一般,让他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错觉,很不痛快!

    如果换成是他自己,被别人如此怀疑,即便不会站出来反唇相讥,也会用超级对撞机做出点成绩来证明自己,更何况只是一名年轻人了!

    这位刘教授,真的只有20岁?

    怎么给他的感觉,就仿佛一名久经沙场的老油条一般!

    或者,

    干脆就是这位已经高傲到了完全没有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的地步!

    总之,无论是哪一种,对他来说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是前者,他很有理由怀疑,这家伙一定是在计划着什么‘恶毒’的心思来报复他们了;而如果是后者的话,对他来说更是难以接受!

    毕竟,从根本上来说,他也想加入刘峰正在从事的科研项目中来;至于原因,无他,前后150亿美金的项目,在国内还能有哪个项目能够与之比肩?更何况,这位还是国内第一位,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一位炸药奖获得者!跟着他,不知道能够有多少人脉和资源。

    然而,刘峰似乎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更没有他想象当中的那种对他‘三顾茅庐’了,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堂堂一座985名校的院长,在物理学上更是广有名气吧,这么大的工程都没有我的份,如此小视于我,太可恶了!

    难道还想让我眼巴巴地凑上去给你当小弟不成?

    反正他颜华灿丢不起那个人!

    不得不说,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的心思十分奇怪,无论别人做什么,或者根本就和他没有任何交集,都会觉得人家瞧不起自己一般,然后进一步生出怨恨;这种人,如果放在古代,那一定是标准的小人了。

    “这家伙,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坐在办公室里,颜华灿紧盯着电脑,翻看着高能所最近发表的期刊论文,喃喃自语道。

    叮铃铃……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颜华灿皱了皱眉头,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校长打过来的。

    不敢怠慢,连忙用恭敬地语气问道:“校长,有什么事吗?”

    “你最近是不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对面的周校长语气不善。

    不该说的话?

    颜华灿愣了愣,什么才叫不该说的话?

    没有啊!

    难道是自己在私下里抱怨某些人的话被人偷偷给录下来了?

    摇了摇头。

    应该不会。

    毕竟他在抱怨某些人的时候,那可是再三确认过周围没有什么人的。

    难道,自己不小心被人偷偷监控了?

    心里陡然一惊,连忙查看起办公室的布局来:摄像头、录音笔……

    他大小也是名物理学博士,对于电子方面也有不少研究,市面上或者某些更加隐秘的监控设备,也多少知道些名堂。

    “你有没有于听我说话?!”周校长怒了。

    “有,有,有!”打了个寒颤,随手将墙壁上揭下来的某个相框扔到了一旁,连忙辩解道,“刚才在想一些研究上的事情,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您老见谅,见谅……”

    对于周校长,他是一点都生不起反抗的念头来。

    一方面这位可是校长,官大一级压死嘛;另一方面,这位更是他的授业恩师!

    没有什么监控啊!

    目视里能够看到有监控的地方都被他排除了:“老师,您知道我一向不善言辞,怎么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那广明日报上的文章,又是怎么回事!”周校长恨铁不成钢道,“我一直以为你心胸虽然不算怎么广阔,但做事情还算是安分守己,不会闯什么大祸,没想到……”

    “???”

    颜华灿完全懵了。

    怎么可能!

    即便是他发表对超级对撞机的看法,那也是‘有理有据’的,任何人也找不出什么破绽来啊,难道他连‘实话’都不能说了?

    太没有道理了吧!

    “老、老师!”

    “不要叫我老师!”周校长的声音越发扩大了几分,“如果不是被人找上门来,我竟然都还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位老师!”

    颜华灿:“……”

    不就是在采访的时候说了点带有‘私人偏见’的话吗,怎么就成了没有把您放在眼里了?

    心里却也咯噔了一下,难道,这就是那家伙的报复?

    “老、老师……”

    “那家伙能是你能评价的吗?上有长老会对他的看重,下有全民视他为整个华夏的英雄,自己还有炸药奖的光环护身,这样的人,即便是杀人放火了,如果没有盖棺定论,又岂是你能说道的?你这家伙倒好,偏偏敢招惹他!”

    “老师……”

    “我知道你不服气!但是你自己有多大本事,自己不知道?”周校长怒火中烧,以一副怎么有你这样愚蠢的弟子的语气说道,“不要说刘峰,华国比你有能耐的人多了去了,王贻芳,方守贤,何祚庥、高原宁等等,哪一个不比你强十倍?就连之前一直反对建造超级对撞机的杨老先生等人,也没有淤说什么,你这家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什么,竟然还敢质疑他!”

    “你就是得志就猖狂!愚蠢!饭桶!烂泥巴扶不上墙!我怎么就教了你这么一个徒弟!”

    颜华灿:“……”

    我到底做了什么?

    捅了马蜂窝了这是?

    “好了吧,现在好了吧!上面人打电话过来警告我了,没错,是直接警告我!”周校长止不住怒火,“点名批评我管不住手下人,妄议国家大政!你是嫌你自己过得太舒服了还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那好,物理学院院长的职务,你还是不要做了,直接滚去当讲师!”

    “嘟嘟嘟……”

    电话里,随之传来一阵忙音。

    颜华灿目瞪口呆地举着手机,耳边似乎还有周校长的怒火在燃烧。

    这,就是那人的报复?

    也太霸道了吧……

    就在颜华灿收拾东西滚去当讲师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羊城,此刻正是一片乌云密布。

    屋外是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

    而办公室里,却是一片光明如同白昼。

    “亲爱的斯皮尔……华国的超级对撞机,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努力呼吁向国际友人免费开放……毕竟华国能够保持在高能物理学领域的发展,正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国际友人的缘故,现在也到了我们回馈你们的时候了……科学技术没有国界,能够为国际高能物理事业做贡献,是华国人的荣幸,更是我的荣幸……”

    回复了一封来自于欧洲的邮件后,巫马蓉轻松的伸了伸懒腰,随后端起咖啡,苦中带甜的滋味从舌尖滑过,最终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邮件里的斯皮尔先生,是她在CERN认识的‘挚友’,两人经常讨论一些高能物理学领域的知识。

    在她看来,这位斯皮尔先生是一名非常有风度,而且学识渊博,经验丰富的物理学家,无论是生活上还是科研领域,对她都非常照顾!

    反正在羊城大学的队伍里,她还从来没有接触到比这位更加优秀、更加有风度的教授!

    一来二去,两人已经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而她之所以能够成为羊城大学小组新的学术带队人,也是得益于斯皮尔一直关照的缘故!

    这就让她更加倾心于他了。

    三十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在一位男士身边感觉到了心跳的感觉……

    虽然刘峰确实厉害,但像他们这般厉害的华国高能物理学家,有几个?

    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好吧!

    至于其他人,赶鸭子上架,华国的超级对撞机要是没有国外专家的帮忙,真的能够顺利运转起来?

    更何况,这台超级对撞机的建设,运用了不少LHC的核心技术以及核心零部件,华国人难道不应该感恩戴德?而向斯皮尔这样的国际友人开放,难道不应该吗?

    想象着斯皮尔来到华国后,两人之间的‘美好’生活,巫马蓉脸上的幸福感就越发浓厚了。

    然而,一道闪电突然划过!

    “砰!”

    “轰隆隆!”

    爆裂的雷声吓得巫马蓉小手一抖,半杯巧克力色的咖啡掉落在地,顺势洒弄了她一身!

    “晦气!晦气!”

    一阵手忙脚乱。

    “砰砰砰!”

    正在这时候,敲门声响起。

    “谁啊!”

    一边擦拭着衣衫,一边皱着眉头开了门。

    毕竟在她办公的时候,从来都是锁上办公室的门,不准任何人进来。

    她手下的研究生也知道她这个‘癖好’,更不敢在这个时候敲门打扰她。

    至于学校里的其他老师,有事一般都会先给她电话,也不会过来打扰。

    “你就是巫马蓉!”

    门外,站着几个五大三粗的陌生男子。

    “我就是,你们又是谁?!”

    被几位陌生男子审视着,巫马蓉竟然也不蹙,反而质问道。

    在学校里,还从来没人敢违法犯罪什么的,毕竟到处都有学校的安保巡逻,到处都有各种监控,良好的治安给了她面对这些人的强大底气。

    “是就好!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你的事情犯了,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

    蹬蹬蹬!

    巫马蓉惊讶地一连退后了好几步。

    国~安~局?

    竟然是国~安~局!

    她不就是挪用了一点研究经费吗,还没有到出卖国家机密的地步吧,怎么会招惹到国~安~局的人!

    一定是犯罪份子!

    对,是犯罪份子盯上她了!

    “不,你们不能抓我!你们不能抓我!呜……”

    然而,容不得她反抗,这些人直接上来就捂住了她的嘴,像死狗一般,直接把她带走了!

    办公室外不远,羊城大学的校长亲眼目送着这些人将巫马蓉带上了车,似乎一点异议都没有,反而满脸带笑。

    其他看到这一幕的人想要阻止,竟然都被这位给呵斥了。

    “校长,这,这是闹得哪一出啊?”

    “不该问的别问!总之,你知道这些人是国~安~局的就行!”

    “国~安~局!”

    涉及到这个部门的人,吃瓜群众们全体凛然……

    几天后,一份通告就从校长办公室里发布出来。

    “兹有物理学院教授巫马蓉等人,严重违反校规校纪,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学术不端,现给予开除出校的决定!敬告羊城大学全体师生,不造谣,不传谣,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校长办公室,2012年5月20日。”

    虽然字越少事儿越大,虽然不少人还有疑惑,但再没有人敢质疑和谈论这件事儿了,毕竟,还有几位和巫马蓉交好的教授也相继步了这位的后尘!

    一时间,风声鹤唳。

    只有羊城大学的校长清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位刘峰教授,惹不起,真惹不起……

    就在某些人风声鹤唳的时候,远在上千公里之外的京城,此刻正是一片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如此大好天气,又是5月份,京城不冷不热的季节,草长莺飞,绿树抽枝,正适合外出踏青,游山玩水。

    然而,京城化工大学的主教实验大楼里,几位苦逼的研究生正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一身白大褂,头上戴着护目镜的费修谨将厚厚地一叠资料仍在了桌上,随后仰天长叹道:“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日子!”

    一旁的杜洪摇了摇头:“研究生的日子!”

    费修谨翻了个白眼:“我说兄弟,你就真的不羡慕吗?你看看外面,那是阳光明媚,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啊,这时候,不应该是我们呼朋唤友,该潇洒的潇洒,该泡妞的泡妞的时候吗?大好春光,我们却只能守着一间实验室,我对不起大学里的小伙伴,更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自己啊!……”

    这时候,周越站了出来,连忙打断道:“你这家伙,嚎什么嚎!不赶紧去做实验,还以为现在是大学的生活吗?老板给我们布置的临时任务,马上就到期了,到时候完不成,就拿你抵债!”

    “切,拿我抵债?”哪知道费修谨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不好意思,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唉,某些人啊,怎么就这么蠢呢,几个简单的小实验,硬是做了一周都还没有做好,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正当周越小姐姐气得正要一口盐汽水喷死这货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门外传进来。

    “咦,费修谨同学,你的任务都完成了?”不是刘峰刘大教授又是谁,“正好,我这里还有几个小实验,你就顺手一起做了吧!”

    “……”

    MMP!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