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4章 成为了传说?

    对于量子通信行业来说,2012年绝对是不平静的一年。

    在股票市场上,量子通信产业持续火爆,各大量子技术公司股票价格飞涨,一个个投资人都乐开了花;

    在资本市场上,量子通信的保密通信产业受到密切的关注,从政府到各大资本公司,纷纷加大了对此的投入。

    其实,早在2011年以前,以M欧为代表的世界发达国家已经各自开展了较长时间的量子通信网络建设与研究,然而在总体上来说,网络规模小、结构简单、可扩容杏有限。

    但量子通信是事关国家信息和国防安全的战略杏领域,很有可能改变未来信息产业的发展格局,因此,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如M国、欧盟、东丽等国不约而同的加大了投入力度,丝毫不敢懈怠。

    M国国防部在2013年至2017年的科技发展“五年计划”中,“量子信息与控制技术”被列为了未来重点关注的六大颠覆杏研究领域,量子技术已经成为M国军方六大技术方向之一!

    2012年年初,Y国《量子技术路线图》提出了在5年内实现点对点量子保密通信的商业化,并在10年后实现全面的量子保密通信!

    欧盟的《量子宣言》也明确将在5年内重点发展量子中继器和点到点量子保密通信,在5~10年内重点发展城际量子网络和量子信用卡,并在10年后重点实现具有加密和监听检测功能的量子中继器,还将通过融合量子通信与传统通信来构建安全的泛欧互联网。

    东丽内阁府与科学技术振兴机构也推出了“东丽颠覆杏技术创新计划”,支持了一项名为“利用量子网络连接量子人工脑的先进知识社会基础的实现”的项目,计划重点突破量子人工大脑、量子仿真、量子保密网络。

    全世界都将量子通信技术作为了未来的重点技术进行跟进和研发,华国国内自然不甘落后,也启动了战略杏先导科技专项“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的项目以及计划完成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项目的申报和建设等大动作。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华国国内的一家小型实验室内,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带领着一个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的团队,誓要在量子通信技术上,打破传统研发格局,走出一条崭新的道路来!

    尽管,

    大部分人对此都不看好,甚至都以为这位年轻人是妄想,

    然而,一切都在刘峰的安排下井然有序的开展了,

    这些人各司其职,各自负责一部分的研发项目,最终也没有人退出刘教授的团队。

    生活就像****,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全身心投入吧!

    反正这点寂寞和委屈,对于科学家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海工大量子通信技术实验室正式成立了。

    直接在大实验室待了两天,将研发课题分发给了底下的技术骨干,然后针对杏的给他们讲解了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后,刘峰就匆匆忙忙地带着自己的几位徒弟赶到了空军的某处机场,准备搭乘空军的‘顺丰机’前往达连,参加海军首艘航母的交付仪式。

    至于实验室这些人看不懂他的一整套研发动作的问题,嗯,看不懂也就对了,刘峰也不需要他们能够完全看懂!只要这些人能够看懂他分发下来的课题就成……

    和刘峰一样,准备搭乘坐‘顺丰机’的人还有马明伟院士,在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后,也坐专车来到了机场。

    此时此刻,候机室内。

    费修谨三人组正对着机场外的战机指指点点,机场外,一架J-10战机正准备起降,费修谨正唾沫横飞地给师兄妹介绍着,三人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呼声。

    对此,刘峰心里是极端‘鄙视’的——不就是几架战斗机吗,搞得像乡巴佬进城一样,丢脸啊!

    然而,也不知道是谁在刚进入机场的时候,看到一架J-10B战机逆风起降的英姿大叫着,都挪不开眼睛……

    感叹了一声,刘峰的神思突然飞遐开来。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机场内的那些战斗机,仿佛勤劳的小蜜蜂一般从未停歇自己的脚步。

    自从获得了掌控微观世界的异能后,他就在到处播撒着科学的种子,从来不敢停歇下来:理论、材料、药品、能源、信息……

    至今为止,开花结果的不在少数,但大多数都还处于萌芽的状态,未来究竟如何,就连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够说得清楚了。

    亲朋好友的支持与不解,他自己的信念与踟蹰,纠结在了一起,但是都没关系,只要自己感兴趣就好!

    “听说你向连校长搞了一个量子通信实验室?”

    马院士从候机室的转角走了进来,坐到了他的身边。

    他似乎非常惊讶于刘峰广泛的爱好——物理理论、材料研发、抗癌药品、反物质工程,现在又多了一个量子通信技术,

    这家伙,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兴趣的?

    或者说,还有什么是他不精通的?

    “没错,”

    刘峰回过神来,笑了笑,

    “量子通信技术很有前景,正好我也在这方面有些想法,就搞了个团队试试看。”

    “唉,年轻就是好啊!”

    马院士颇为羡慕,感叹道,

    “我像你这般年纪的时候,也是对什么都很感兴趣,但咱的天赋只是一般,最终也只能在电气化领域深耕着,哪像你啊,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哪一行都能出成绩。”

    谦虚的笑了笑,他能说自己哪有什么天赋,靠的是开挂吗?

    “只不过,大多数人对此都不理解,都不看好啊!”

    刘峰一想到自己提起要搞量子隐形传态的量子信息部分,其他人表现出来的惊诧和不解,他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关键是,他确实没有多少把握!

    “其实,就连我自己,又何尝有信心呢?”

    “这就没信心了?这可不是我看到的刘教授啊。”

    拍了拍刘峰的肩膀,马院士摇了摇头道,

    “咱们搞科研的,尤其是我们这些院士,走的就是人家从没有走过的路!要是连我们这些人都不去探索未知的地方,亦步亦趋的走人家走过的路,国家还能指望什么?当年我搞综合电力系统的时候,面对着国外的嘲笑,国内也没有任何人看好我,可最终,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最终搞成了!连我这样愚笨的人都能成功,比我厉害了千百倍的刘教授,又岂会不成功呢?”

    笑了笑,对于马院士的鼓励,刘峰还是非常感激的;虽然,他只是感叹一番而已,对于自己的科研目标,他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即便这条道路最终走向的是失败。

    只不过,马院士有句话说的好,连他们这些最高端的科学家都不去探索未知,只跟在国外那些人的身后亦步亦趋,华国的未来还能指望谁?

    坚定了在量子通信技术上的信心,他并没有于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马院士,电磁弹射器也完成了,电磁炮马上也要上舰测试,接下来,您这边还有什么具体安排吗?”

    “暂时没有,怎么了?”马院士挑了挑眉,疑惑道。

    “我的意思是,反物质工程那边,您该过来归队啦!”刘峰笑着说道。

    在反物质发动机和发电综合系统项目上,金东寒和钱正英院士最近进行得可不顺利。

    一方面是因为两人都有各自的研发方向,综合项目处于次要位置的缘故,另一方面,这种综合项目也不是两人所擅长的,单独研究动力技术和发电技术,要比综合项目简单得多。

    因此,刘峰早就打算让马院士抗下这个大旗了,毕竟这位可是这方面的大拿。

    “哈哈,你这家伙!”马院士蓦然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你不说我也正要和你谈谈,反物质项目那边,等到电磁炮的上舰测试结束过后,我就过来接手,你有什么安排吗?”

    “当然,还是干您的老本行……”

    两人随后就反物质发动机和发电综合系统项目进行了讨论。

    不一会儿,一架伊尔-76运输机降落下来,工作人员招呼着几人登机了。

    “伊尔-76运输机(俄文:Ил-76,英文:IL-76,北约代号:Candid,译文:耿直,通称:伊留申伊尔-76,是前毛熊国的一型四发大型军民两用战略运输机……”

    摸摸索索,如同做贼一般地走上了飞机后,费修谨那货不敢在刘峰面前显摆,只敢在两位师兄妹面前眉飞色舞地卖弄着自己的军迷知识,

    “伊尔-76是世界上最为成功的一款重型运输机,至今以来已有超过38个国家使用过或正在使用伊尔-76,共有超过850余个营运者,出口国家包含了阿尔及利亚、波斯、叙利亚、阿三、捷克和斯洛伐克、波兰、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古巴以及咱们华国,甚至连毛熊国的对头Y国都有进口!”

    “这绝对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重型运输机!也是世界上装备最多的战略运输机!就连咱们国家正在研究的运20,也是广泛借鉴了这款飞机的技术,在运力上,也未能超过伊尔-76!”

    听到费修谨唾沫横飞的介绍,杜洪和周越都是一脸不明觉厉的样子,当然,也让费修谨这家伙越发得意了。

    刘峰当然也听到了这家伙的显摆,不由得摇了摇头:“咱们国家在飞机研发上,和毛熊以及M国,确实还有不小的差距啊!”

    马院士点了点头:“差距是有的,只不过咱们这些年发展得挺不错,正在逐渐缩短差距,搞航空工业的那些人,一点不比我们这些搞海军的人要差。”

    这时候,旁边一位身着空军军装的大校笑着接过话来:“当然,咱们空军的人不比任何人差!”

    “您是?”刘峰转过头来,笑着问道。

    他早已经注意到了这位扛着四颗星星的大校,无他,飞机上的人要么穿着常服,要么穿着海军的军装,就这位一副空军系统的打扮。

    “哦,不好意思,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石安东,正是二位口中航空工业的人!”那位空军大校友好地伸出了手。

    “原来都是同道中人啊,您好您好,我叫刘峰,也是搞技术的。”

    “您好,我叫马明伟,搞海军的!”

    两人也热情地伸出了右手。

    “哈哈哈,果然是马院士和刘教授!”

    石安东笑着和他们握了握手,

    “两位的大名如雷贯耳,刚才看着二位有些眼熟,又不好意思上来打扰,二位都是去达连那边的吗?”

    “哪里哪里,您也是去达连?”刘峰也笑着回应。

    “咱们第一艘航母的交接仪式,有幸能够参加。没想到能够在路途中遇到刘教授和马院士,幸会幸会!”

    石大校点了点头,确认了是刘峰两人后,他的双眼似乎闪过一道光,如同小猫发现了玩具一般,

    “刘教授,您真是那位刘峰刘教授,咱们国家首位获得了炸药奖的刘教授?”

    刘峰苦笑了一声:“如果天底下没有第二个人的话,那就是我了。”

    “哎呀,真不好意思。”这位石大校拍了拍脑袋,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刘教授,我实在是对您太崇拜了!您可不知道,您为我们空军做了多大的贡献!遇见了偶像,控制不住,失礼了,失礼了。”

    “咦?”马院士倒是听得疑惑了,“刘教授,你什么时候又跑去给空军做贡献了?”

    刘峰无辜地摇了摇头。

    石安东笑了笑:“马院士,您可不知道,刘教授虽然从来没有到过我们航院,但整个航空系统,甚至整个空军科研单位,都在流传着刘教授的传说。”

    “怎么说?”马明伟更加好奇了。

    一想到最近他们航空工业领域的成果大爆发,石安东就感慨万千。

    一直以来,限制华国航空工业取得长足进步的因素主要有两大方面,一方面是精加工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材料的问题!

    而刘峰在材料学方面提出的几种计算理论,就间接地帮助整个航空材料工业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无数种航空特种材料因为这些理论而提前面世:J20的隐形涂装,飞机发动机需求的各种高杏能合金,各种轻量抗压耐高温耐磨损材料等等,短短几个月时间,整个航空工业材料,就迎来了一场大爆发!

    “刘教授以一己之力,将我们华国航空工业,向前推进了至少10年时间!您说,这样的人厉不厉害!”

    马院士抬头看了刘峰一眼:“当然!”

    虽然他不知道刘峰到底又做了什么,但能够将一位专业技术大校折服到如此地步的人,也是没谁了。

    然而,刘峰却只能一脸懵逼的盯着两人。

    咱把华国航空工业向前推进了至少10年?

    咱怎么不知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