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8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有的人下定了决心,却往往半途而废,而有的人一旦确立了目的地,就不达目标决不罢休,很明显,卓婷婷就是后面那一类人。

    这位外表柔柔弱弱,内心的意志却比钢铁还要更强的女孩儿,一直都在为自己的目标奋斗着!

    足足两年时间,她一边刻意地避开刘峰这个名字带给她的压力,另一边头悬梁锥刺股——两年时间,没有假期,没有娱乐活动,就连好友孙晓晓,她现在也很少和她待在一起活动了

    每天早上7点出门,晚上11点才回到宿舍,吃饭睡觉都在学习,时时刻刻都在努力;这样一直疯魔了两年,她的GPA已经高达3.9,她甚至还在SCI上发表了两篇论文!

    这一切,只为了能够赶上那个人的脚步,因为在她卓婷婷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一个词叫放弃!

    终于到了大三,是时候给自己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了。

    因为那个家伙的导师选择了段雪的缘故,于是,她也报考了段雪院士的研究生。

    本来,她很自信,因为她的成绩一直都是年级第一!

    然而,天意如刀。

    院士大佬的研究生,就这么困难吗?而当初的那个人又是怎样做到的?

    此时此刻,卓婷婷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和当初那个人的差距,两年了,自己竟然还不能赶上两年前的他吗?

    一种无力感瞬间从心里升起,她真的很想哭!

    然而,蓦然看到邮件最后的附件里的那封邀请函之后……

    “婷婷,你怎么了。”

    大年三十的除夕之夜,本该是一个喜庆美满的日子,然而自己的女儿却抱着手机,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李莉赶紧放下了手中的织针,关心道。

    “没、没什么。”卓婷婷缓过神来,慌乱地关闭了手机,“妈,初二我要去学校面试,舅舅那边过年,我就不去了。”

    脸上已经有了笑容。

    李莉:“???”

    面试?

    大过年的,面什么试?

    剑眉挑了又挑:“婷婷,大过年的,面什么试?你该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妈,真的是面试。”卓婷婷的脸上勾勒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但很快就掩饰了下来,解释道,“不是快到大三了吗,我一直在争取保研的机会呢,今天收到了刘教授的面试邀请,就在初二早上9点钟。”

    “什么面试非要在初二开始,大过年的……”皱了皱眉头,李莉的心里对这位姓刘的教授充满了怨念和怀疑,“再说了,我之前不是听你说投的段雪院士的简历吗,怎么又成了刘教授?该不会是骗子吧!”

    卓婷婷主动解释道:“妈,人家可是堂堂的炸药奖获得者,怎么可能是骗子?之所以放到初二面试,那是人家忙嘛,你看看,他过年都没有时间回家团聚,还要工作呢!”

    炸药奖获得者?

    刘峰?

    卓母愣了愣。

    她虽然不是搞科研的,但也是一名中学老师,刘峰的鼎鼎大名那已经是传遍地球了,早已经成为华国新时代年轻人的偶像,平时她更是用刘峰来激励班上的同学。

    ——同学们,加油,下一个刘峰就是你们了!

    嗯,大年初二都还在工作,人家能够获得炸药奖取得这么多的成绩,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点了点头。

    没想到,自家女儿竟然获得了这位的青睐!

    此时此刻,对于这位年纪轻轻的传奇教授,李莉的脸上也充满了钦佩,只不过,她还是有点放不下心:“要不,初二我和你去一趟?”

    “妈,不用了!”卓婷婷连忙摆手,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舅舅那边请我们过年,我不去就已经很不好了,您要是也不去,舅舅会不高兴的。再说了,哪有研究生面试还要老妈陪着的。”

    “也是,”李莉无奈的点了点头,并没有注意到女儿一闪而逝的慌乱。

    她和丈夫已经离婚多年了,亲戚这边也只有一个哥哥,唯一的亲哥哥请她们去过年,还真不好推辞;再加上女儿也说得对,哪有都快研究生了,父母还要陪着一起去面试的,不好。

    “那好吧,你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妈,您就放心吧!”拉着母亲的手,卓婷婷的嘴角终于勾起了一丝笑容。

    自己的宝贝女儿,长大了啊!

    看着女儿跃跃越试的表情,李莉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只不过,她总感觉这里面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到底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

    很快,两天的时间眨眼而过。

    在刘峰的预想当中,大年初二还能过来面试的同学,绝对是那种有强烈意愿报考他研究生的,因此,这一步,就将那些报考意志不坚定,只想搂草打兔子、搂到一只算一只的投机者给排除掉了。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他筛选出来的40个名单,最终来到京城化工大学的,却只有19人,连一半都还不到,而这里面,还包括了卓婷婷。

    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依然地亭亭玉立,却比记忆当中的那个她清秀了不少,刘峰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自己当初的决然对她来说是多么的残酷,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杜鹃花,却在刚刚准备绽放的那一刻被瞬间掐断了根茎。

    只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自己、甚至于还有学姐,都是最好的选择。

    而今时已经不同往日了,学姐却再没有和他联系,听人说已经出了国。

    并没有上去打招呼,因为他知道这种场合不合适。

    点了点头,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将这些人排好了队,开始面试了。

    第一位面试者,是一位身材高挑,模样清秀,剪着斜刘海,穿着职业装,很有气质的一位小姐姐。

    只不过,对于他来说,模样清不清秀,气不气质都不是重点。

    扫了眼简历,刘峰清了清嗓子问道。

    “徐秋玲是吗?”

    小姐姐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刘峰炸药奖获得者的分量或者久居‘上位’的那种气势而怯场,自信地点了点头,露出了黄鹂般清脆好听的声音:“是的!”

    自信的人总是有一种特殊的气场,刘峰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点了点头道:“你是水木大学的?”

    “是的!”

    “那么为什么想要报考我的研究生?”

    徐秋玲继续说道:“因为我打算在更高的学术平台上汲绕养分,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为科研事业奉献青春;而您是华国唯一的炸药奖获得者,在您这里,有我想要的更高的学术平台。”

    食指敲着桌面,刘峰不置可否:

    “你确实很诚实!不过,我虽然获得过炸药化学奖,但现在只是化工大学的教授,比不得水木大学,而且最近我正在搞物理学方面的研究,在化学上不一定能够给你提供足够的支持。”

    小姐姐隐隐有些失望,但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节奏: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个人能够做出多少成绩,最终只能看他自己;虽然化大在整体上比不过水木,但在化学领域里,她的平台也并不弱,这对于立志做学术的人来说,并不影响什么,这一点,大神您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会说话!

    这马屁拍的,让他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感觉一阵舒坦!

    只不过,这并不足以让他放水:“那你为什么选择材料化学?要知道,在这一块儿,一直以来,国内都要比国外差远了,这对于你今后的前途来说,并不怎么友善。”

    “正因为国内在材料化学方向一直以来都比国外要差,我才更要选择这个方向。毕竟,如果连我们这些人都不去研究材料,那以后我们华国不是就更要受制于人吗?”

    “我也始终相信一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像您一样,只要肯下功夫,终究能够赶上甚至是超越国外的先进水平。当初我在新闻里看到您的‘多孔碳纤维微晶氧化石墨复合材料’改变了整个世界的饮水方式,最后还为国争光,获得了炸药化学奖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选择一定是对的。”

    小姐姐真的太会说话了!

    瞧把刘峰说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轻轻咳了咳,只听刘峰说道:“很好,值得鼓励。”

    随后,刘峰随便问了两个技术上的问题,小姐姐也一一做了回答。

    几分钟过后。

    刘峰:“面试就到这里吧,你可以到外面的工作人员那里去报销往返的车(机)票!无论会不会录取,结果都会在一个星期之内通知你。”

    徐秋玲眼睛一亮,脸上也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那就多谢老师您了。”

    然而,等到她出门后,刘峰却在简历上划上了一个大大的‘X’。

    这位小姐姐给他的感觉是非常功利的,嗯,虽然功利之心人皆有之,对此他也表示相当的理解;

    但考虑到现实情况,这几年,他确实不能给他们提供太多的资源,最终的结果,恐怕会是欲求不满,这位很有可能会对自己产生怨气,进而还会影响到他们师徒之间、甚至是实验室的和谐,因此只能遗憾地排除掉了。

    休息了几分钟后,第二场面试也很快开始。

    这位面试者来自川大,是个男生,有田学林院士给的推荐函,关键还是刘峰的江州老乡。

    因此,很容易就获得了主考官的好感。

    只见刘峰露出了和善的笑容,问道:“杜洪是吗?”

    听到他的问话,杜洪迅速点头,全身紧绷着,一脸紧张道:“是,是的!”

    看到他紧张的样子,刘峰便叹了一口气。

    唉,又是一位老实人啊!

    说实话,他自己也是一个‘老实人’,老实人就意味着不善言辞,不善表达,然而在面试的时候,表达能力却又是最重要的,因此,老实人在这方面就非常容易吃亏。

    而且,这一次的面试目的,除了要培养几个研究生以外,刘峰还有打算给自己招助手的意思,因此,打交道的能力又非常重要。

    不过,刘峰还是打算给他一个机会,因为这是他的同乡,而且人家的专业成绩真的很不错,不然也不会得到田院士的推荐了。

    因此,想了想,继续说道:“你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依然非常紧张:“我叫杜、杜洪,21岁,来自蜀川大学材料学院……”

    还好,这位同学虽然很紧张,但说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尽管有些磕巴,至少还能够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以后多和外面的人打几次交道,也不是不能培养出来。

    点了点头。

    刘峰又问了几个专业方面的问题,确认了杜洪的专业水准,然后又问了他来报考自己研究生的动机。

    总之,确实是个老实人,他问什么杜洪就回答什么,一点都没有心机;而且,在材料上,这位的天赋确实非常不错,唯一的缺陷就是太老实了点。

    看到时间过去了9分钟,刘峰结束了问话,开口说道。

    “面试就到这里吧,你可以到外面的工作人员那里去报销往返的车(机)票,虽然可能少了点……嗯,总之,无论会不会录取,面试结果都会在一个星期之内通知你。!”

    听到面试结束,杜洪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点头说了声谢谢。

    不过,看他那满脸苦涩的笑容,刘峰觉得,这位同乡可能自己都不对自己的面试结果抱太大希望了。

    叹了口气,刘峰还是在简历的右上角话了一个“问号”,那是待定的意思。

    刘峰的面试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流程,甚至于他想到了哪里就会问哪里,给人一种天马星空的感觉。

    一直面试了18位同学后,终于到了最后一位……

    很明显,很有心思的家伙将卓婷婷的面试移到了最后。

    敲开门、关门、坐下,双目对视起来。

    这一刻,办公室里,气氛显得相当的沉寂,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响起,甚至于沉寂当中,还显得几分诡异的感觉。

    良久,

    终于还是刘峰首先开口了。

    “你,你还好吧?”

    话说出口,刘峰瞬间就想狠狠地扇自己几巴掌,感觉自己好假。

    当初也不是到是谁毅然决然地抛弃了一段还未开始的美好,现在却又来假惺惺地问人家好不?

    而在某些人的眼里,自己早就是一个渣男了!

    譬如说,在自己好基友史尚同学的女票——孙晓晓眼里。

    当初他可是记得,和卓婷婷摊牌的那一晚,这位身高只到他肩膀的小女生,到底爆发出了怎样的能量,一通电话足足骂了他三个小时!

    尽管他从不后悔自己的决断,而且这才是一位有担当的男人应该做的。

    问候过后,卓婷婷却并没有说话,双眼只是盯着他,表情或嗔,或怒。

    终于,刘峰的目光开始躲闪了。

    这一刻的压力,他甚至感觉比面对大长老的时候还要大,甚至于他还有一种对方把自己打一顿,他恐怕会更好的感觉。

    只不过……

    “噗嗤!”把刘峰盯得目光躲闪,卓婷婷噗嗤一声笑了,如同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在这一刻终于绽放开来。

    “阿峰,你还是那样……”声音依然轻柔,如同画眉鸟一般,“其实,我不怪你的。”

    “可我却更想你怪我、怨我、甚至是恨我。”

    听着这份轻柔的回答,刘峰却只有苦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