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3章 炮口狰狞

    罗布泊基地,一架直升机平稳的降落在了空地上。

    虽然对于这种交通工具很抗拒,但刘峰却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地方,这东西确实是最快的。

    下了直升机之后,刘峰没有任何停留,提着手中的电脑包,大步流星地向着基地的控制室方向走去。

    穿过了基地附近的新武器试验工地,径直来到了主楼,找到了马明伟院士的临时办公室。

    站在门口的刘峰敲了敲门,然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看着推门进来的刘峰,马院士停下了手中的笔,笑了笑说。

    “哟?已经回来了?田学林院士让我转告你,他负责改装的彭宁离子阱装置还有两个小时即将到达基地。”

    刘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算算时间,他们也是时候到了。”

    “现在最关键的部分就是你们那边的选址,去现场看了看,觉得怎么样,行不行啊?”

    说这话的时候,马院士是笑着说的,只是一句调侃,到没有任何催促的意思。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边,这一次只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

    自从他得知刘峰到底想要在这边搞什么鬼的时候,他的心下就被震撼得无以复加,之前对刘峰的一切疑惑也都豁然开朗起来。

    竟然是反物质炸弹!

    什么时候,华国开始搞反物质了,他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而且,更让他震撼的是,炸弹竟然都已经搞成功了!现在都在开始在往反物质发电和其他的应用方向攻关了!

    这速度,也太离谱了吧!

    而且,若非不是因为他在综合电力系统方面有着过人的造诣,恐怕一直都没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吧?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有机会加入到这样的世纪杏工程当中来……

    毫不夸张的说,反物质这项工程,丝毫不亚于当初的两弹一星工程,如果这一次的反物质炸弹能够取得成功,也定将会给整个华夏民族开拓出一条辉煌的道路,随后开始,引领全世界!

    是的,他答应了刘峰,在航母的电磁弹射器研制成功之后,他也会加入到反物质工程的团队中来……

    刘峰抹了抹头上的汗水,虽然已经入冬,但他仍然觉得全身上下有说不出的燥热。

    “男人又怎能说自己不行?那边的位置我全部都看过了,没有问题!”

    马院士点了点头。

    两人都没有说话。

    马院士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漫漫黄沙,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么?!”

    ……

    一月中旬,天气凛寒,故宫的红砖片瓦上早已经积下了厚厚一层白妆。

    此时此刻,距离故宫不远的中南海,大长老手拿着一份资料,神色严肃,正和刁同志谈论着什么。

    “重返亚太,M国人那边,最近对我们的态度越来越严厉了啊!”

    “这是迟早的事。只不过,我还是希望这一天再晚上十年到来,就更好了!”刁同志似乎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

    华国这些年的韬光养晦,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经济上更是超过了东丽,紧跟M国的步伐,但是在其他方面,比如说内政、外交以及军事等领域,并没有做好全面的准备。

    “是啊,以我们现在的发展速度,十年时间,足以让我们弥补很多差距,在经济上更是可以和老M看齐,到时候应付起来,要比现在好很多。”老人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刁同志摇了摇头:“只可惜,时不我待,M国人不是傻子,他们也不会再给我们这么多时间了。”

    “所以,接下来的这些年,我们的日子恐怕不会很好过,你身上的担子,也比我们这些老家伙——重多了啊!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大长老盯着刁同志,神色幽幽地道。

    “再重的担子也总要有人要挑起来,我,早就准备好了!”刁同志神色无比坚定。

    “很好!”

    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递给他一份文件。

    “这是罗布泊那边递上来的,我觉得你可以去一趟。”

    “罗布泊?”

    刁同志完全没想到,怎么说着说着,大长老突然就提起了罗布泊这处与话题毫不相干的地方来。

    疑惑地接了过来,双眼很快地扫视了一遍,眼睛随即瞪大:

    “没想到他竟然说的是真的!”

    “怎么样,完全没有想到吧!”大长老一脸含笑,其实他的心里也满是震惊。

    “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年轻人!”

    刁同志摇了摇头,除了震惊以外,满脸苦笑,

    “本以为这里面多少有些说大话的成分,之前我也没怎么当真,没想到转眼他说到就做到了,而且,还是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做到的!”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把反物质炸弹从无到有搞了出来!

    虽然说之前就已经有了反物质规模化生产成功的实验传出来,但原料归原料,炸弹归炸弹,一个月的时间,真能做到万无一失?

    “这小子一直都善于创造奇迹,从当初的水处理反渗透材料开始,到大统一理论以及反物质工程,他不断地在给我们惊喜,所以,我才如此看重他!只不过,和我们这些要不了多久就要去见的毛公的老人不一样,他的科研生涯才刚刚开始,他的路也还很长,所以……”

    听出了大长老话里的话,刁同志点了点头,笑了笑说:“我明白了,这个您放心好了。”

    老人宽慰地点了点头。

    虽说只是未雨绸缪,但这些话他还是该说的。

    如果连他都不说的话,也不会再有人给这位去说了。

    “他邀请了很多人去观礼,这一次,我就不去了。”

    “嗯,我去……那些人,也得去!”

    “嗯,那我就批准了……”

    ……

    大漠戈壁,罗布泊核武器试验基地。

    抬头晴空万里一片无云,低头黄沙漫漫一片荒凉,放眼望去,周遭却是一片诡异的平静。

    基地内,无论是研究人员还是驻防的士兵,都在井然有序地工作在各自的岗位上。

    早在一周之前开始,部队最远的哨卡都已经设置到了30公里之外,在装甲车、无人机甚至是战斗机的配合下,封锁了所有通往这一带的公路以及空中航线,并将周围所有靠近的游客或者行人强制劝离。

    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基地内外往复巡逻着,将所有潜在的威胁以及安全隐患排除在外。

    甚至在三天前的晚上,驻防在这一代的团级作战单位,以外军飞机的闯入以及持有重火力的恐~怖分子作为了假想敌,进行了包括反恐、地对空的反导以及反天基武器等多项科目在内的实兵实弹演习。

    毫不夸张的说,安保部队已经考虑到了任何可能出现的情况,也做好了充足的应对准备,一只苍蝇也休想从外面飞进来。

    与此同时,数十公里外的某处地下室内,田院士和卓洪波带领着助手正在对设备装置进行最后的检查,周围有一个排的战士如同猎鹰一般,警惕着四周任何可以的风吹草动。

    如果说远在数十公里以外的电磁轨道炮已经是一只狰狞的钢铁巨兽,那么这台组装完成的“大炮仗”便是一个外表其貌不扬、心下却蕴藏着大恐怖的恶魔。

    彭宁离子阱装置是它的躯壳,计算机则构成了它的大脑,而反物质则填充了它的灵魂!

    当然,除了这些以外,在它的身上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而这一切都凝聚着无数研究人员的心血。

    很荣幸,这项工程终于完成了。

    完成了所有的检查工作,厂房内的工作人员在安保人员的陪同下,坐上了直升飞机迅速离场。

    与此同时,另一边,坐落在几十公里外的罗布泊基地的一处露天场地,马明伟院士也对电磁轨道炮做完了最后的检查,而控制室内,一切也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早在三日前,他们就已经完成了对电磁轨道炮以及几十公里外的那个“大炮仗”的演习操作,无论是安全手册还是操作指南上的内容,坐在这里的每一位操作员,都早已经熟记于心。

    而现在需要他们做的,不过是将三天前做过的事情,在真正的仪器上重复操作一遍罢了。

    “反物质炸弹检测完毕!”

    “电磁轨道炮检测完毕!”

    “1号监视器反馈正常!”

    “2号监视器反馈正常!”

    “……”

    “通电!”

    “电流达到临界值!”

    “磁场位型调整完毕”

    “炮口瞄准预定目标!”

    ……

    终于,到了最后一步。

    只要暗下眼前这处绿色的按钮,所有工作便完成了。

    看着面前的按钮,刘峰的心中忽然莫名其妙地有些踯躅。

    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看向了旁边的张勤。

    “你是反物质工程的总负责人,要不,还是你来按吧。”

    “不,还是你来,”张勤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虽然是工程的总负责人,但谁不知道,这项工程你才是真正的核心?再说了,有生之年能够见证这一天的到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控制室内,全体人员的视线都凝聚在了刘峰的身上。

    央视记者的镜头也正对着这边,随时做好了按下快门的准备。

    深呼吸了一口气,刘峰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一众重量级嘉宾——陆、海、空、天、网、火箭军的三星大佬就有10几位,再加上以刁同志为首的一众政界高官,余敏、朱起鹤等科研界的泰山北斗,他的右手都已经颤抖了,缓缓地伸了出来。

    从49年建国开始,到一五计划、两弹一星工程、直到863计划到现在,华国在科技领域不断地攀登着新的高峰,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如今放眼国际,在军事领域还能稳压一头的,除了M国那只白头鹰以外,就连曾经的老师,那头北极熊也逐渐被他们赶超了上来,相信用不了几年就能全面超越。

    为了这一天,他们真的等待了太久了!

    而现在,通往新世界的钥匙近在咫尺,赶超白头鹰的曙光也已经显现。

    此时此刻,也没有人比刘峰更接近未来!

    喉结微微动了动,刘峰视线注视着操作台上的表盘,背对着全场的工作人员,缓缓开口说道。

    “很荣幸由我来开启这一刻,也很荣幸与诸位一同见证这一刻!”

    “历史一定会铭记这一天,也会记住我们所有人!”

    “我们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工作,我们已经将每一件事做到了最好!”

    “总之,无论成败,我们都已经问心无愧!”

    “所以……”

    说罢,他瞬间按下了按钮。

    就如同冉冉升起的朝阳。

    电磁轨道炮的炮口也昂扬地面对着东方,瞬间,一道亮光从炮口飚射而出。

    紧接着,一道,两道,三道……

    炮口不断向上,亮光也不断向着远处延伸。

    而在遥远的大漠戈壁,一道道标靶瞬间炸裂。

    周围的记录仪也瞬间将这里的一切实时反馈到了基地的主控室内。

    “1号标靶命中!”

    “2号标靶命中!”

    ……

    “N号标靶命中!”

    随着不断有标靶被命中的声音传来,而且无一遗漏,主控制室内,马明伟院士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他的电磁轨道炮已然经受住了考验。

    然而,他却没有欢呼。

    主控室内,所有人也都没有因此欢呼。

    因为,

    一切才刚刚开始!

    按下了快门的记者虽然一脸激动的记录下了传说中电磁轨道炮发威的场景,但看着周围的人无一露出欢呼的神情,这才想到流程当中接下来的某项大动作,心里的疑惑却更加深了。

    主控室的大屏幕上,从远方传来的画面实时直播着。

    有电磁轨道炮威武的身躯和狰狞的炮口,更有炮弹击中标靶,摧枯拉朽,将方圆数米、数十米、甚至是数百米都夷为平地的震撼画面!

    记者甚至还能看到某发炮弹击中标靶后,以其为中心,空气中升腾起来的巨大气浪,就好像氢弹爆炸那般的蘑菇云四散而开,周围无论是树木、房子、牲畜、假山、甚至是坦克等等所有东西,要么尸骨无存,要么被瞬间掀翻。

    电磁轨道炮的威力,仿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简直恐怖如斯!

    记者早已经被深深地震撼住了!

    然而,看着一个个神情严肃的工作人员和嘉宾,他心中的疑惑却一点都没有减少——有什么东西竟然还比电磁轨道炮还要让人紧张的?

    疑惑归疑惑,他却不敢找人询问,手中的镜头捏得梆梆作响,唯恐遗漏了什么关键的信息。

    终于,不知道发射了多少发炮弹以后,大屏幕上的画面转回到了电磁轨道炮身上。

    数十秒钟的沉寂。

    炮口正微微转动。

    看到这副画面,

    刘峰屏住了呼吸,

    马明伟院士也屏住了呼吸,

    所有知情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而大屏幕上也瞬间在电磁轨道炮的炮口和戈壁滩的某处不知名地点相互切换着……

    终于,

    “砰!”

    一道耀眼的亮光瞬间从炮口闪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