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7章 期末考试

    炸药奖颁奖现场的人一片尴尬之色。

    而守在电视机和网络上观看着颁奖仪式的人也是一脸懵逼。

    毕竟,

    就这,也是科技奖的获奖感言?

    这位刘教授,莫非以为自己获得的是炸药文学奖不成?

    ……

    到了12月,京城的天气冷了许多,虽然还未入冬,但胜似冬天的寒冷。

    然而此刻,京城化工大学校园内,主教实验大楼的某间办公室,办公桌的保温杯上飘着氤氲的雾气。

    坐在办公桌前的段雪院士,一边喝着热茶,一边盯着电脑上的炸药奖颁奖仪式。

    无论有没有时间、有没有机会去现场,这种科学界的顶级盛会,都是任何科学家或者学术工作者都会关注的东西。

    近百年来,也不是没有华人获得过炸药科学奖,但那些华人,从本质上来说,根本不输于华国的成就,因为他们都是接受的国外的精英教育。

    而这一次,却是开天辟地,获得炸药科学奖的人,是华国人!

    这已经足以引起全华国所有人的关注。

    段雪院士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这位华国人还是他的弟子!

    虽然他这位弟子取得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过了他这位老师,但他并没有任何腻味的地方,反而为自己的弟子感到自豪!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甚至期望自己的所有弟子都能向刘峰那般超过他这位老师呢!

    于是,当卓正祥代表刘峰上台领奖的时候,段雪正襟危坐,脖子更是伸得老长,唯恐错过了见证这历史杏的一刻。

    然而,当他看到刘峰的获奖感言视频后,他的嘴角却不免抽了抽——这家伙,不去写小说骗个炸药文学奖,还真是屈才了!

    看到段雪的表情瞬间由自豪、期待变为了惊讶和尴尬,谭校长顿觉好笑,只不过,他也觉得刘峰这家伙实在是太扯了点,又是爷爷又是孙子的,对人家炸药奖以及在场的炸药奖委员会的人简直是‘一点’都不尊重。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还是获得了炸药化学奖,你这位当老师的,也足以告怀了!”

    “只是……”段雪却摇了摇头,“可惜了啊!”

    “可惜什么?”

    “你不觉得这种场合,那家伙却没有亲自出席,不免有些遗憾吗?”

    “嗯!到是有点!”谭校长赞同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我怎么觉得是因为你没有去成现场,这才感觉遗憾呢?”

    “放屁!”段雪翻了个白眼,骂道,“你以为我是你呢?”

    “呵呵,我可不像你这种‘伪君子’。”谭校长一脸笑意,“我承认,当初炸药奖公布获奖名单的时候,我确实打过电话给刘峰,让那小子给我留一个名额。只不过,谁想到这家伙放我鸽子,竟然不去了!”

    段雪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能够参加炸药奖晚宴的机会可不多,尤其是对于华国的科学家而言。

    因此,能够有这样一次近距离接触炸药奖的机会,任谁都会忍不住心动;只不过,你这家伙是主动打电话过去要的,而咱却是刘峰亲自打电话过来请的,孰轻孰重,一幕了然。

    即便他也知道,纵然这家伙不给刘峰去电话,他那位宝贝弟子,也会给他的谭校长留一个名额……

    说实话,刘峰也确实是第一个打电话打算让他也去参加晚宴,哪知道到了最后,这家伙却变卦了,结果不了了之,到现在他都还有点小小的失望呢。

    只不过,对于刘峰最终的决定,段雪也表示理解。

    以自己这位徒弟现在的身份,确实已经不再适合轻易出国了。

    毕竟这些年来,华国有不少有潜力的优秀学者在出国之后都死得不明不白的,要么是心脏病发作,要么就是飞机失事,或者干脆就精神抑郁自杀身亡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徒弟也迈入这些人的行列。

    “算了。不就是一场典礼吗,反正刘峰已经获得了炸药奖,我这位当老师的也满足了。”段老板感叹道,“对了,我听说你这家伙最近打算建立一个新学院?”

    谭校长:“没错,化大药学院。”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需要,我都已经把教育部的批文都拿到手了!”谭校长摇了摇头,一脸鄙视,“更何况,以你这家伙的人脉,连我都不如,还能帮得上我什么?”

    “不对,怎么这么快?”

    段雪的脸上却是一惊,没有计较谭天韦的鄙视。

    毕竟,他可是知道新开一个学院是有多么的不简单,可这家伙竟然这么容易就办成了,也太顺利了吧?

    要知道,即便谭天韦贵为一校之长,也不是想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的,前任校长也是想搞点动作,但过了几个月后就另谋高就去了,这也是他只在学校里挂个名,最多招几个研究生教书育人,不想当官的缘故。

    而除了那些二三流的学校以外,像他们这种985和211的重点大学,屁大点事都需要向上面汇报,新开一个学院可不是小事情,对于这样的改动,教育部的规定更是极其严格。

    三堂会审绝对是少不了的。

    明面上,什么师资力量、教学资源、学校实力等等,都是极为重要的评估。

    更何况暗地里,这里面还涉及到了一系列的人员变动:一个萝卜一个坑,开了一个新学院,就相当于开了一个新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在这里面占据一席之地,这些事情,又岂是你一个小小的校长能够一言而决的?

    “那些大爷什么时候有这么好说话了?”

    好说话?

    一想到之前他在那些人那里受到的刁难,谭天韦就直摇着头。

    也怪不得上一任校长来了几个月就灰溜溜地‘逃走’,看看他就知道了,即便他已经身为一名院士,之前在想要办件事情都束手束脚,更何况是其他人!

    这一次,若非有刘峰这位化大名人的面子,又适逢这家伙研究出了一种足以颠覆癌症治疗领域的新药,再加上这家伙又恰逢其会地获得了炸药双奖,仅凭他谭天韦想要把事情办成,还真是千难万难。

    想到这里,谭校长就叹了一口气。

    想他堂堂一个资深大院士,211重点大学的校长,享受着副部级别的待遇,竟然还不如一个19岁的年轻人的面子好说话,什么世道啊!

    顿了顿,只听谭天韦回答道:“这就要问你那位宝贝徒弟刘峰了!”

    “刘峰?”

    段雪愣了一愣,很是惊讶,

    “这怎么又和他扯上关系了?”

    谭校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大概就是为何我现在是校长,而你这家伙却依然还只是一个‘老师’的缘故了。”

    段雪:“……”

    MMP!

    什么意思?

    ……

    炸药奖颁奖典礼的影响力确实非常深远。

    无论是在华国还是在国外,对于它的讨论一直都络绎不绝。

    尤其是在华国国内,从宣布刘峰获得炸药奖开始到颁奖典礼,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各大新闻媒体对于刘峰的报道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正因为如此,整个华国上下对于这一次的颁奖典礼都充满了期待。

    而当典礼正式开始的那一刻,除了央视直播以外,各大媒体更是争先恐后地报道着这一消息,随后更是在评论文章上专门做了一份专刊,详细介绍了刘峰刘大教授的一生,让网民们对于刘大教授的出现更是期待了。

    然而,千呼万唤始出来。

    没想到上台领奖的人竟然不是他们期待的刘峰本人,仅仅只是一位代领而已。

    大失所望!

    然而,关键是这也罢了,更让不少人失望不已的是,这家伙的获奖感言既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任何动人心弦的地方,甚至,还让人觉得几分诡异和尴尬!

    emmmmm

    大神啊,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网络上的评论都快吵翻天了!

    首先,

    “恭喜刘大神获得炸药物理学奖和化学奖,恭喜恭喜!”

    “恭喜+1!”

    “恭喜+2!”

    “恭喜+10086!”

    ……

    其次,

    “不会吧,刘教授竟然连炸药奖颁奖典礼都缺席,怎么可能?”

    “大概是因为实验太忙了吧?”

    “不对,实验再怎么忙,不可能连参加典礼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吧?”

    “楼上说得对,换做是我,即便丈母娘死了,老子也要参加这种典礼!毕竟你可是咱们华国第一位获得此项荣誉的人物啊……”

    “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对,不出席也就罢了,我想说您的获奖感言,能不能做得稍微霸气一点?”

    “实在是不会发表感言,还可以找人代笔啊!这种场合,你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咱们华国整个科学界,因此获奖感言一定要讲出咱们华国人的霸气,讲出咱们华国人的精气神,向世界宣布,咱们华国的科学家一点都不比其他人差!”

    “失望!”

    “遗憾!”

    ……

    一边看着现场的颁奖典礼,一边又刷着网上的评论,刘峰抚摸着还只有几根绒毛的下巴,脸上充满了玩世不恭的表情。

    没空?

    实验忙?

    没时间参加典礼?

    怎么可能!

    他现在不就闲得蛋疼吗?

    超级对撞机的事情有王老板在操心,彭宁离子阱由田学林院士在负责,材料研究这边,又是崔崑院士在扛着大旗,至于其他反物质电力工程什么的,也有专人在忙碌,即便反物质武器和弹药那一块儿,石院士和何院士的离职,后续挑大梁的人事安排他现在也已经解决了。

    因此,他现在已经闲得自己在网络上实时观看自己的获奖典礼了,这种感觉,不是闲到一定境界的人,是绝对不会明白……

    当然,对于CIA和委员会部分人的失望,刘峰是不知道的,但绝对的喜闻乐见。

    但对于无数关注着自己获奖的华国民众的失望,他却是感同身受;

    却只能不好意思地说一声对不起了。

    毕竟他这份获奖感言,实在是因为当初他确实忙得不可开交,而卓正祥那边又催得紧,因此他只能随便在网上荡了一篇获奖感言,随手加工完成的;

    当然,对于他爷爷的那些事情,他拍着胸脯打包票——情真意切!

    可就是没人感动!

    唉,真是一群数典忘祖的不孝子……

    毕竟,在这种场合上感激自己的爷爷没错吧?

    而追忆自己的爷爷又怎么了?

    也没有谁规定获奖感言一定要按照什么模板来讲!

    而且,为何隔壁人家的炸药文学奖获得者,就能像写小说一般地编造自己的获奖感言呢?

    “嘟嘟”

    正当刘峰看着电脑脑子都不知道想到什么地方去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喂?”

    “师兄,恭、恭喜恭喜了。您、您在炸药奖颁奖典礼上说得获奖感言,真好……”

    竟然是向元灵小师妹?

    对于这位脸蛋红彤彤、总是爱低着头怯生生看自己的小姑娘,刘峰的心中其实一直都将其当成了小妹妹那般怜爱。

    而且,再加上之前人家主动帮自己代课,这一代就是好几个月,自己竟然当起了甩手掌柜,因此,对她他还是有点愧疚的;

    今天,在一片失望的评论当中,人家竟然还主动打电话来‘鼓励’自己,瞬间,刘峰对这位小师妹的好感度蹭蹭蹭地往上升!

    “是师妹啊,”这货深吸了一口气,停止了遐思,“多谢师妹了,你可是在颁奖仪式举行后第一个打电话给我的人,谢谢!”

    “是吗?”

    听此,对面的小姑娘很明显雀跃了几分,连说话都变得利落了,

    “我也只是恰逢其会罢了。其实,我也是很失望的呢,这种场合,师兄你怎么不去出席呢?”

    “额,”

    一时间,刘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他实在是不想欺骗这位小姑娘,可他又不能说出真实原因,只能随便编了个大义凛然的借口,

    “我这边项目催得紧,抽不开时间嘛。为了一个颁奖典礼,浪费我好几天时间贻误实验进度,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嗯嗯,这才是师兄呢!”

    对面的小姑娘非常佩服地点了点头,说道,

    “对了,师兄,还有不到一个月材料化学这边的课程就要结束了,对于期末考试的事情,您那边有什么安排吗?”

    嗯?期末考试?

    时间都过得这么快吗,一转眼又是一个学期快过去了。

    刘峰想到自己在大一的时候,被期末考试折磨得死去活来,最终却全军覆没的痛苦事迹,他就不觉得一阵恶趣味瞬间升起。

    “都快期末考试了吗?好好好,过几天我回京城一趟,给同学们出份试卷,到时候你就用这套试卷考核他们的成绩,不到60分的通通挂科!”

    大手一挥,不知道多了多少倒霉蛋……

    只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现在,终于也轮到这家伙折磨别人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