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6章 我的爷爷

    最终,耿堂还是没有敲开办公室的门。

    因为刘峰和马院士自己从里面出来了。

    两人的形貌枯槁,但又看起来精神奕奕的样子。

    马院士:“刘教授,我马明伟一生从未服人,但对您,我是绝对服气了。使用您的方案,我们能够将电磁弹射的能量提高到122MJ,而加速度峰均比却只有1.05,完全超过了隔壁蒸汽弹射95MJ的最大能量,而且更加稳定,这种双管齐下的解决方案,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您这样的人才能想得出来。”

    所谓的加速度峰均比,是衡量加速度变化的一个指标,而蒸汽弹射的加速度峰均比,往往设计在1.2左右,但实际普遍会在2.0以上,因此刘峰设计后的电磁弹射器加速度变化,比蒸汽弹射稳定得多,而之前,两者大概还处于势均力敌的区间。

    因此,对于刘峰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而且还解决得如此优秀,一旦按照刘峰的方案对电磁弹射器样机进行改造,自己的电磁弹射器项目终将会成为航母弹射器的最终胜利者,真是厉害!

    刘峰笑了笑,谦虚道:“哪里,哪里,我只是做到了抛砖引玉的功劳,这里面的大部分细节,都是马院士您完成的,没有你,我也做不出这套方案来。”

    两人一边谦虚着,一边有说有笑。

    这时候,老魏和耿堂两人连忙迎了上来。

    其中,老魏笑着问道:“看起来,两位这是大功告成了?”

    “大功告成还算不上,”马院士笑着摇了摇头,“但基本的解决方案已经确定了,大概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的电磁弹射器样机才能成功研制出来。”

    “两个月?这么快!”老魏心下一惊,一脸愕然的看着刘峰。

    他虽然不懂技术,但对于电磁弹射器遇见的瓶颈,他可是非常清楚的,毕竟之前马院士在这东西上足足努力了三年的时间,三年时间的朝夕相处,他知之甚详!

    然而,马院士他们三年时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这位年纪轻轻的刘教授,竟然就这样轻松的解决了,这也太厉害了吧!毕竟,这家伙从知道问题到解决问题,也只用了几天时间而已!

    “快?我还觉得太慢了!瓜熟蒂落的东西,竟然还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如果是刘教授,恐怕要不了一个月就能成功了吧!”马院士看了一眼刘峰,露出了钦佩的表情。

    老魏更加目瞪口呆了。

    虽然这里面也不乏马院士的夸张之词,但由此可以看出,马院士是真的被这位年轻人给折服了!

    从前,他一向看到的都是马院士折服了其他人,而这些人里面,有知名的专家,更有声名赫赫的老院士,可是今天,这一幕却发生在了马院士身上,而且还是‘风水轮流转’的这种,他又岂能不震撼莫名。

    一旁的耿堂看到老魏瞪大了眼睛,似乎也被震惊到了,却不由得挺了挺胸膛。

    看看,这就是刘教授,这就是足以让我付出生命来保卫的国宝啊!

    与有荣焉……

    天边已经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几人随后也走出了实验室,看到天光破晓,再感觉到迎面吹来的微风,轻轻地嗅吸着清新润湿的空气,几人顿时觉得全身上下一阵轻松,熬夜的疲惫也一扫而空。

    “对了,刘教授,”

    在去往食堂的路上,马院士突然转身对着刘峰说道,

    “两个多月后,上面会有人来视察电磁弹射器的研究进度,到时候我这边应该会和蒸汽弹射那边做一次全面的对比,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也来凑个热闹?”

    刘峰完全能够感觉到马院士心中的恶趣味。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这位之前一定是在蒸汽弹射那边受了不少委屈吧?

    笑了笑道:“那好,到时候我一定过来,毕竟我在这里面多少还是费了点心思的,哈哈!”

    ……

    2011年12月10日。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没有什么特别,但对于整个地球上的全体科学家来说,这绝对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日子。

    因为今天,是诺贝尔那家伙的忌日,因此也是一年一度的炸药奖颁奖仪式的那一天!

    对于获奖者来说,炸药奖绝对是科学界的最高皇冠,更意味着对他们取得的成就的最高认可,因此,这些获奖者也往往会盛装出席,对这一天的到来充满了期待。

    而对于其他与炸药奖失之交臂的科学家来说,尽管这一天是他们的‘不幸日’,可是这根本不能阻止他们对炸药奖的幻想;幻想着某一天,自己也能站在斯德哥尔摩的大舞台上,接受来自于全世界的赞美目光……

    因此,提前来观礼,学点经验也是好的嘛。

    而对于绝大多数关注这一天的普通科学家和普通人来说,就没有这么具有仪式感了,因为他们只是图看个热闹而已。

    因此,各有感觉。

    普通科学家:这可是炸药奖啊,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只不过瞻仰瞻仰这些大佬的音容笑貌也是不错的。

    普通人:哇,炸药奖!哇,这是咱们的熟人、朋友、亲戚!哇,这是咱们国家的科学家!

    羡慕、嫉妒、比一比、看一看

    ——与有荣焉……

    当然,这一切对于这些人来说只当是凑个热闹。

    但是对于斯德哥尔摩炸药奖颁奖委员会的人以及幻想着某人也会出席的M国CIA情报人员来说,今年的这一天,却只是个笑话,一点都不热闹!

    因为,今天的绝对主角,刘峰——那位来自于东方的神奇小子,竟然没有出席!

    而出席到颁奖仪式现场的,仅仅只是华国驻斯德哥尔摩的华国大使,以及这位大使带来的一段录像而已。

    这样的荣誉时刻,一个19岁的年轻人,竟然能够拒绝,简直出乎了这些人的意料!

    至少,亲自带队前来‘观礼’的CIA局长‘宠臣’亚岱尔就大失所望。

    看着大厅里正播放着的那段视频录像,他甚至恨不得立马赶到华国,将那视频里的那个小子绑了,然后剥皮抽筋,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

    “尊敬的瑞典科学院的各位院士,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很遗憾,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本人缺席了今天的炸药奖颁奖仪式,因此,让不少人对此深深的失望了,在这里,我本人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大屏幕的录像上,只见刘峰身着一身燕尾服,正一本正经地站在宁波材料研究所的某间办公室里,话一说完,就对着镜头鞠了一个躬。

    只不过,这家伙嘴里说着遗憾,却分明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虽然整体看起来庄重其事,但亚岱尔却分明能够感觉到这家伙心中的那份嘚瑟以及他对某些人的讽刺之情。

    嘚瑟吗?

    炸药物理学奖和化学奖双奖获得者,再加上1000万瑞典克朗,折合约280万美金的奖金,刘峰也确实应该嘚瑟。

    讽刺?

    他是在讽刺哪些人?

    可不就是他们这些人啊!

    看到刘峰这副假惺惺的‘尊荣’,此时此刻,亚岱尔只感觉自己一口老血几乎都要喷了出来,脑袋更是晕呼呼的——又失败了!

    只不过,要是刘峰知道了这家伙的所思所想,他一定会大叫萤枉,嘚瑟确实是有点嘚瑟,但咱怎么就讽刺你了?冤枉!

    当然,

    除了亚岱尔老血欲喷以外,斯德哥尔摩颁奖委员会的那些人,尤其是委员长尼克勒斯以及反对刘峰获奖的评审尤利西斯同志,也是黑着一张脸,差点气得吐血!

    “通过电视或者网络,我想在座的各位,对遥远的华国、江州、一个简单而美丽的西南小山村,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你们也许看到了我的八十岁的老奶奶,看到了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村里朴实的村民,但有一个我此刻最想念的人,你们永远无法看到了。他就是我的爷爷,我获奖后,很多人分享了我的光荣,但我的爷爷却无法分享了。”

    “我的爷爷生于1922年,卒于2006年,他的骨灰,埋葬在村庄东边的桃园里。那年,一条公路要从那儿穿过,我们不得不将他的坟墓迁移到距离村子更远的地方。掘开坟墓后,我们看到,棺木已经腐朽,爷爷的骨殖,已经与泥土混为一体。我们只好象征杏地挖起一些泥土,移到新的墓穴里……”

    你爷爷的,你获得炸药奖和你爷爷有什么关系?

    你爷爷的,你爷爷骨头都已经不存在了,拿到这种场合来讲这些东西,难道就不嫌膈应的慌?

    你爷爷的,这里是炸药奖颁奖典礼,不是在给你爷爷开追悼会!

    总之,你爷爷的,你爷爷的,你爷爷的!

    这些人都铁青着脸,心里一致咒骂着——该死的刘峰!

    “亚岱尔先生,你们真是打的好主意啊!”

    尼克勒斯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对着身边同样铁青着脸的CIA某高官一脸讽刺。

    本来这项荣耀应该是一位欧洲人获得的,你们这些家伙却非要送给黄皮猴子,这下知道什么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吧?

    一旁的尤利西斯更是一脸不爽,阴阳怪气道:“尼克勒斯教授,人家亚岱尔先生都没说什么,甚至安之如怡,我们这些人也不用替别人生闷气了吧?要知道,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CIA,一个个那可都是专业的心理学咨询师啊,承受得起!”

    “尼克勒斯、亚岱尔,请注意你两的言辞!”

    亚岱尔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

    “我们的合作确实不多,你们也很有可能不大知道我们这些人的脾气——因此,如果你两不想成为下一个瓦列里科尔舒诺夫的话,请随意!”

    瓦列里科尔舒诺夫?

    尼克勒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位可是毛熊国国立医科大学的微生物教研室主任、微生物武器及专家,在世界都鼎鼎大名的生物学教授!

    他还记得当年,炸药奖评审委员会的人都已经决定将08年的炸药生理学奖颁给他了,没想到随之却传来了这位的死讯,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本以外这位真如官方公布所说是心脏病病发而死的,没想到……

    一阵寒意从心底涌上了后背……

    旁边,尤利西斯也感觉一身冷颤。

    他自然也知道瓦列里科尔舒诺夫到底是谁。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只能呐呐不言。

    当然,

    除了这些人的不爽以外,其实整个出席颁奖仪式的嘉宾,心里也都膈应得慌,一个个面露讶异之色。

    这,

    到底是什么获奖感言?

    “我十来岁时,爷爷患了严重的肺病,饥饿,病痛,劳累,使我们这个家庭陷入了困境,看不到光明和希望。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祥之感,以为爷爷随时都会自寻短见。每当我劳动归来,一进大门,就高喊爷爷,听到他的回应,心中才感到一块石头落了地……”

    还真是有完没完了?

    又是饥饿,又是疾病,甚至还有冢中枯骨,挖掘坟墓,这家伙到底在讲些什么?

    WHAT A ***!

    于是,

    颁奖委员会的人黑了脸,

    所有于场的嘉宾都黑了脸。

    然后,一脸懵逼地望着大屏幕。

    甚至于,

    就连在场的华国央视记者,也是一脸懵逼的……

    老大,

    您获得的是科学奖,不是炸药文学奖啊!

    按理来说,不应该是介绍一下自己如何困难地发现了大统一理论,如何经受了多少磨难,最终才发明了多孔碳纤维微晶氧化石墨复合材料吗?

    怎么扯到你爷爷身上去了!

    卓正祥也是一脸愕然地看着这份视频录像。

    虽然这份视频是他亲自带到现场来的,但他确实还真没有提前看过。

    本以为出席炸药奖颁奖仪式,然后替刘峰上台领奖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而且,想当初他在收到上面的通知,让他替刘峰领奖的时候,他更是感觉像是天上掉下了馅饼一般,高兴得无以复加,当场就按照上面给的电话联系上了刘峰。

    要知道,这可是华国的第一个炸药科学奖,而且还是一次杏两份的啊!

    这里面的意义到底意味着什么,傻子都清楚!

    名声、荣耀、知名度……

    虽然他已经是斯德哥尔摩的驻华大使了,也拒绝不了如此诱惑,欣然同意。

    哪知道,这位大神竟然如此不按照常理出牌,这份获奖感言——奇葩!

    从开始直到最后,刘峰都在一直讲述着自己的爷爷,他爷爷有多么多么慈祥、对他有多么的宠爱,他对爷爷有多么思念等等。

    唯一和炸药奖相关联的,也就最开始的一句简单的感谢而抱歉,以及最后的再一次感谢炸药奖委员会把奖颁给了自己,他就不好意思的笑纳了……

    因此,

    从上台到下台,他这位大使整个人都一直挂着尴尬地笑容……

    WHAT A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