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6章 大师与大师之间的碰撞

    坐在会场一边,郑学民就一直不停地记着笔记。

    换做是以前,说不定他会对这些东西不屑一顾,毕竟,主席台上的那个人是自己的“仇人”!

    只不过现在,他要师夷长技以制夷!

    毕竟,尽管再怎么刘峰看不顺眼,他也不得不承认,在学术上,这家伙确实不是他能够比的。

    学,为什么不学!

    把“仇人”的东西学到手,然后再用“仇人”的这些东西打败“仇人”,这不是非常痛快的一件事情吗?放在网络小说里,那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非常打脸的一个情节,想想都挺让人激动的。

    于是,怀着报复的心态,郑学民红着眼睛,手上运笔如飞,绝不漏过一个字母,一个数字。

    刚开始刘峰讲解论文、罗列数据的时候还好,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名教授,这些东西也不是特别难,他还是能够理解的。

    然而现在,白板上的那些东西,却是让他产生了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名教授的怀疑。

    飞快的将白板上数据公式的最后一个数字记录完毕,郑学民看向了坐在旁边的连学文,不甘心地问道。

    “老连,他现在讲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能听得懂吗?”

    看到白板上的那一串串公式,连学文的眉毛也狠狠地跳了两跳,表情有些微妙。

    “这个,大概……能看懂一半吧……”

    但很显然。

    为了维护自己一向在老友面前领先几步的面子,他还是说谎了。

    一半?

    除了开头的那几行算式,他还能看得懂啥!

    “那他到底在讲啥?”

    不得不说,虽然他们两人的手脚都有些不干净,但在整个华国学术圈,大哥不说二哥,谁也不比谁高尚到哪里去,至少,像他们这些中青一代的专家教授,就是如此。

    不过虽然如此,但在学术上,站到他们这种层次的人多少都是有点真材实料的,这其中,连学文也一向都要比自己“优秀”几分,因此,对于连学文,郑学民的心里还是挺服气的。

    “这个嘛,应该是……总之,我也只是看了个一知半解,还是需要回去后仔细琢磨琢磨……”

    郑学民:“……”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可说了这么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郑学民一脸懵逼。

    当然,懵逼的其实不只是郑学民两人,就连前排的魏志用教授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随着刘峰的讲解速度越发畅快,他手中的笔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完全停滞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跟不上刘峰的节奏了!

    想要站起来提问,抬眼却看到其他几位院士正一丝不苟的做着笔记,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的丰富多彩,有的人还摇头晃脑,如痴如醉……?

    最终也只能张了张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一般来说,报告时间是不能轻易打断人家讲解的,这是对讲解人的基本尊重,毕竟,报告会后面预留有专门的提问时间,现在打断人家的讲解思路,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老师说得对,自己和这些大佬的差距,还差得远呢!看来,自己想要被评选为院士,还需要更加努力才行……

    魏志用心下感叹不已。

    会场内,能够听懂刘峰讲解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十指之数。

    “怎么样,柯老,老崔,你们觉得如何?”

    望着台上侃侃而谈的年轻人,丁传贤院士颇有一种后悔来此的感觉。

    没有见到刘峰之前,他还能感觉自己和他神交已久,期盼着赶快和这位相见、交流交流学术,但是真的接触到了刘峰,他却后悔了。

    因为,

    这家伙实在是太过优秀!

    太过打击人了!

    只要是刘峰从事的领域,都能让同行升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更关键的是,没有见到真人还好,见到了真人却发现,这家伙真的实在是年轻得过分了。

    此时此刻,看着两鬓斑白的崔院士以及一旁满头华发的柯老先生,再想想自己,似乎和他们也差不了多少,丁院士的心底就升起了一股英雄迟暮的感觉。

    “你是指他提出来的理论还是单单指刘峰这个人?”

    崔院士接话道。

    丁院士:“都有吧。”

    这时候,柯老先生也接过话来:“对于刘教授,我了解得不多,但对于他今天讲解的这些理论,我只能说——了不起。”

    “是啊,了不起。”

    想到自己和刘峰的赌约,现在看来已经是完全失败了,崔院士就一阵神色复杂,毕竟,他可是这些理论的直接‘受害者’,“更了不起的是,这位年纪轻轻的刘教授,到底是如何发现这些理论的,而且,只是在2个月以内!我总觉得,我们这些老家伙几十年的研究似乎都做到了狗身上去了一般,不得不服老啊!”

    “是啊,刚才他讲的这个东西,我就有些跟不上节奏了,老喽老喽……”柯老先生也是一阵感慨,连他这位华国‘金属物理专业的奠基人’都听得有些迷迷糊糊的,其他人呢?

    “是啊,刚才的这个理论,很有意思,只不过,有点深奥了……”

    三位院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其实,刘峰到也不是专门用这个有趣的‘小发现’来显摆自己的‘牛逼’,因为这东西,只是一种特殊的BaNiSn构造,具有特殊的电子数、电子磁杏以及自旋轨道耦合,说白了,就是一种超导材料延伸出来的一个小理论而已,对于其他材料来说,实际应用并不大。

    只不过,在特殊的条件下,这种小理论非常具有参考价值,他一时忍不住欣喜,就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毕竟,在场的都是材料学研究相关领域的大拿,应该会对此感兴趣才是。

    于是。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

    将记号笔丢在了讲台桌上,刘峰甩了甩有些发酸的胳膊,笑着说道。

    “怎么样,这种情况是不是非常有趣?”

    然而,在场人,包括前排的几位院士大佬于内,所有的专家教授都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没有人开口说话,也没有人站起来提问,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知识点当中。

    良久,仍然没有人开口说话。

    刘峰甚至还看到有些人手中竟然转起了笔,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于是,他的脸上渐渐失去了笑容。

    “……”

    没有鲜花,也没有掌声。

    MMP。

    这届听众不行啊!

    于是,在无数人懵逼的视线中,刘峰摇了摇头,继续讲解起剩余的计算程序来。

    只不过,

    和刚才的抑扬顿挫相比,现在的他,颇有些早点讲完早点收工的样子。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

    “所有的情况就是这样了,我的讲座就到这里,接下来,是提问时间,大家有什么问题尽管畅所欲言。”

    这一次,在场的听众就比较踊跃了。

    至少比起刚才那个有趣的小发现强了太多。

    很明显,这些研究材料化学、金属物理、纳米材料的教授们,对他的计算理论还是听懂了个大概。

    而那些之前有资格对他的论文进行过深入研究的学者,更是听懂了九成以上。

    这样的结果,对于刘峰来说还算可以接受。

    剩下没有懂的,在他亲自解释过后,回去再深入研究一下,想必也能懂个七七八八。

    ……

    正式的研讨会很快就结束。

    在刘峰不厌其烦的解释下,众位教授都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收获满满。

    对于刘峰的计算程序,他们已经在心底完全接受了,等到回去之后,说不得就要利用这些东西。

    可想而知,接下来,华国的材料研究领域将会爆发出怎样的一种能量!

    对此,推己及人,作为华国金属物理学奠基人的柯院士就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

    刘峰,注定会成为华国材料学领域的领军人,其影响力,不说光耀千古,至少也是独领风骚数十年。

    这一次的学术研讨会,老人家也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参与其中。

    毕竟俗话说得好,活到老学到老,即便是站在研究的前沿领域,需要他学习的东西也是很多的。

    只不过到了他现在这样的层次,比起学生时代的学习,在形式上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

    对于一名创造知识的学者而言,比起从书本上汲取知识,更侧重于和同行之间的交流讨论,阅读文献,听报告会等等。

    而这一次的学术研讨会,恰巧便给他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也确实让他感到了受益匪浅。

    只不过,有些问题他更像和刘峰进行深入的交流。

    譬如在刚才的会议中,刘峰展示的那种特殊的BaNiSn构造理论,老人家就非常感兴趣。

    虽然他不是研究超导材料的,但他对材料的超导杏还颇为了解。

    而且最让他感兴趣的是理论中关于数学统计分析的部分,看的出来,这里面刘峰可是做过了不少的实验,这才能够总结出来,他也打算花点时间研究下。

    于是,在会议结束之后,他便授意魏志用单独约了刘峰。

    材料学院的一间办公室,等到刘峰在魏志用的带领下敲门进来,柯老先生已经等候多时。

    只见老人家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向刘峰伸出了右手:“刘教授,久仰大名了,我的名字叫柯俊,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柯老严重了,您可是咱们华国金属材料学的奠基人,按理来说,应该是晚辈来拜访您才是,这一次却是您主动约的我,真是……”刘峰的态度表现得非常恭敬,语气诚恳地说道。

    老先生摇了摇头,握着刘峰的手不放开:“什么晚辈不晚辈的,学术上达者为先,在你面前,我才是真正的晚辈。”

    刘峰的眉毛狠狠地挑了挑,连忙谦逊道:“哪里哪里,柯老,您真是太严重了……”

    笑话,虽然在学术上的成就,他可能比老先生强了一点,但在其他方面,比如说开宗立派,教育出来的弟子等等,他可是拍马也赶不上老人家。

    华国金属材料学领域的知名学者,柯老的徒子徒孙至少就占了80%,甚至连其他领域,也有不少知名教授是老人家的徒弟,这样的人,早已经是一派宗师,他又岂敢当人家的前辈?!

    一旁的魏教授见两人互相谦逊着,不由得勾起了嘴角,笑道:“您二位还是不要互相客气了。远来是客,刘教授,您请坐,我去给你们倒杯水。”

    两人都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

    “柯老,您先坐。”

    “刘教授,你也坐。”

    办公室的门关了起来。

    气氛终于变得私密,刘峰松了一口气,望着对面笑容满面的老先生,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终见知己的感觉,饶有兴趣地问道:“没想到柯老竟然也对BaNiSn构造感兴趣,我还以终见为除了我以外,没人会看上这个小发现呢!”

    柯院士:“事实上,我已经多年没有从事过一线的材料学研究项目了,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收集一些看起来实用杏不高,但却非常特殊的理论发现。虽然这一次的学术研讨会,主要是以我的名义俩发起的,但却是魏志用的主意,我这个老家伙,单纯就是来凑热闹的,没想到正好撞见了你对BaNiSn构造的阐释。”

    这时候,魏志用正好推开门,端了三杯水进来。

    听到老师的话,赞同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确实是我的主意。刘教授的大名如雷贯耳,我对您可是早就想仰慕已久了,这一次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您邀请过来见一见,没想到众人抬爱,或者说是刘教授您的威名实在是太盛了,大家都想见一见您,这才有了这一次的交流会。打扰到了刘教授的安排,恕罪恕罪。”

    刘峰笑了笑说:“魏教授客气了。这一次的交流会,我也学到了很多,没有您的组织,我还见不到柯老先生这样的前辈大佬呢。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才是。”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魏志用笑着点了点头,“只要刘教授不怪我多事就好。说起来,除了您的这些计算程序以外,我对会议上您提出的BaNiSn构造也是很感兴趣的。只不过……”

    “只不过,我猜您并没有听懂我的演讲?”刘峰笑眯眯道。

    “确实没有听懂,”魏志用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大大方方道,“但这并不妨碍您的演讲对我启发很大,尤其是您对材料方面的特殊见解,让我的灵感从脑子里源源不断的涌出。”

    认真的看着刘峰,魏志用用诚恳的语气说道:“刘教授,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您说。”

    “您和老师的交流,多我一个旁观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哈哈哈,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就不知道柯老会不会打您板子了。”

    柯院士:“……”

    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你小子,也好,平日里你这家伙就一副眼高于项的样子,这一次让你知道自己距离真正的大师有多少差距,免得以后出去贻笑大方!到一边待着去吧,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插嘴!”

    魏志用:“……”

    于是,围绕着BaNiSn构造,老先生和刘峰开展了一场‘高端会谈’。

    一开始,两人之间的交流,还比较浅显,魏志用还能听得明白。

    但随着他们的由浅入里、越发深入,魏志用却是越听越迷糊,越听越懵逼。

    直到后来,两位‘大师’的交流,甚至已经不限于BaNiSn构造了,而是谈到了越来越多的其他特殊小理论!

    魏志用更是一脸懵逼,抓耳挠腮,坐立不安。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到底干了什么蠢事,非要凑上来找虐!

    然而,两人却不管魏志用到底听没听明白,自顾自地交流着,因为他们早已经沉浸到了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灵感大碰撞的状态当中,不可自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