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2章 拿不定主意

    华科院宁波材料研究所的的设计非常有趣,餐厅和报告厅是设计在一起的,午间报告会和双周讨论会上,坐在这里的人甚至可以边吃边听。

    与此同时,这里的咖啡机、果汁机等同样可以免费使用。

    当然,这里也少不了会提供各种类型的茶叶。

    坐在餐厅的角落里,崔崑院士一丝不苟地看着手里的论文。

    身为材料研究所的所长,他还有一个身份是物理年刊和材料纪事等多家期刊的学术编辑,以及,华科院内部期刊及专利的评审人员之一。

    只不过,他平时的空余时间很少,所以一般会将审稿时间,放在午饭后的一个小时里。

    除非是什么特别有意思的论文或者专利,否则他一般是不会带回办公室里,或者是拿出来和其它教授讨论研究的。

    端着餐盘坐在了崔院士的对面,丁传贤院士笑着打了声招呼,问道。

    “老崔,我听说最近你们再搞一个大项目,连刘峰教授也跑到你们这里来了,是不是真的?”

    丁传贤院士是无机涂层材料专家,也是华国工程院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的研究员,长期从事等离子喷涂涂层材料配方、工艺、杏能、结构、应用和相关应用基础科学的研究。

    曾经研制成功了可供实用的电弧等离子喷涂设备和高温防热、耐磨、生物相容、红外辐射、电介催化等五个涂层系列,在我国国防和民用工业中得到较为广泛应用,社会、经济效益较为明显,获得了10余项科研成果以及国家级及高官奖励。

    当然,和崔院士一样,他也是内部期刊及材料专利的评审人员之一。

    这一次来宁波,他主要是和姜洋教授就新的涂层材料进行沟通交流的,当然,他和崔崑院士的交情也不错,再加上人家又是这里的东道主,丁传贤院士自然少不了和他进行一番叙旧和交流。

    对于刘峰,丁院士自然是久闻大名了,这一次从姜洋那里得知了他似乎也在宁波研究所研究新材料,对此,他自然非常感兴趣。

    其实,早在刘峰还没有投身物理行业之前,丁院士就非常看好他,甚至在华国的所有年轻科学家当中,他认为刘峰绝对是未来华国材料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

    尤其是那200来篇反渗透材料的论文,让他仿佛看到了年轻时代的自己,但很可惜的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和刘峰有过接触,因此,对于没能认识这样一位材料学天才人物,他一直都觉得非常遗憾,这一次有机会了,他自然是不想放过的。

    崔崑院士的视线并没有从论文上挪开,只是简单的回答道:“这并不是一个秘密了。至于刘峰教授他,也确实在我们研究院研究常温超导材料,只不过,最近他似乎请了个‘假’。”

    丁院士:“请假?”

    “嗯,”崔院士点了点头,随口回道,“我和他打了一个赌,约定在3个月之内,他必须拿出一种常温超导材料的可行杏研究报告,前段时间还借用了姜洋的实验室。只不过这些天,他似乎一直待在自己的寝室,大概是累着了吧。”

    “常温超导材料?”丁院士的表情微微惊讶,不过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这还是真是一个新颖的项目。我还以为他在你的课题组里,指导研究新材料呢。”

    一边在论文纸上做了个标记,崔院士一边随口说道:“我和他在此事上有分歧,但我们谁也不能说服谁,虽然他是项目的总负责人,但也没有强求。对于常温超导材料,短时间内,我们这边是真的不看好的,但只有他,似乎非常有自信。可是你也知道,像我们这种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强硬地要求我们去做一件完全不看好的事儿,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崔院士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看到信息提醒,崔院士伸手拿起手机看了眼,眉毛忽然抽搐了下。

    “尊敬的崔院士,我是刘峰。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我的研究有了一些进展,具体的论文,我已经发到了内部刊物上,听说您也是刊物的评审人员之一,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希望您看一看,应该会让您满意,甚至转变对常温超导材料的态度。因为我这边还有点事情需要闭关一段时间,也许是一两天,也许是一两周,我也不太清楚,因此不能亲自向您请教了,抱歉。总之,在我们的赌约到期之前,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虽然没有看到手机屏幕上写着什么,但老友的表情变化却是尽收眼底,丁院士笑了笑,继续问道:“你觉得他能成功吗?”

    崔院士面无表情的放下了手机。

    思索了片刻后,他忽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不赞成他这种孤注一掷的研究方式。你知道,低温超导材料是完全能够解决很多问题的,可是他非要一上来就直接做到常温超导。结果可能将他自己带入死胡同也就罢了,要是耽误了国家工程的进度,他怎么向上面的人交待?哪怕他两种路线齐头并进,我都是支持他的,甚至可以帮他分担一部分压力。但直到现在为止,在常温超导材料上,尽管他展示了非常优秀、甚至是堪称逆天的研究天赋,可就我所认知的,这并不足以说服我们。”

    丁教授的眉毛挑了挑,笑着问道:“但你还是支持了他的计划?”

    “是的,但我只给了他3个月的时间,”崔院士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位严谨的老人,罕见的用上了不确定的语气,“毕竟我也不敢说我一定就不会看走眼,之前他在水处理反渗透材料领域的逆天表现,确实令我惊讶的不行。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错觉。”

    丁教授:“错觉?”

    崔院士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说道:“我仿佛看见了David Turnbull。”

    听到这句话,丁院士明显愣了下。

    David Turnbull!

    这位曾经加入过华盛顿“战争冶金委员会”,加入过由奥本海默领导的“曼哈顿计划”,领导制备用于原子弹的可裂变金属和核实验用的各种材料,最后成为M国第一个跨学科的材料研究机构、芝加哥大学金属研究所的创始人和第一任所长的牛人。

    他的一生,共发明了100多种新型材料,发表过300多篇材料学论文,著有许多著名的专著,包括《A History of Metallography》、《From Art to Science》、《A Search for Structure》等……

    直到他退休时,还拥有三个牛逼的“职称”:学院退休教授、科学与技术历史退休教授和冶金学退休教授,标志着他在科学、技术、历史和艺术上所取得的卓越成就。

    通常,“学院退休教授”的头衔只授予那些在传统的系或者学科的边界地带能够取得成就的少数人。

    作为科学与技术史的退休教授,他被尊为是从人类历史开始到人们能够理解与应用材料之间历史关系的权威人士,他还是将材料科学与工程应用于考古制品研究的先驱者。

    作为退休的冶金学教授,他继续物理冶金学的研究,特别是关于界面能和拓扑学在多晶体材料结构中的作用以及金相学在制品研究中的应用。

    被后世评为世界最著名的材料学大师,现代材料学之父,近代材料学的教皇!

    正是因为他,才使得“材料科学”作为一门学科在后来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

    崔院士竟然在材料学领域将刘峰比作了这种开山鼻祖、教皇级别的牛人,还真是……

    虽然在那一刻,他也对刘峰佩服得五体投地。

    过了好一会儿,丁院士这才用意外的语气说道。

    “那还真是令人惊讶。”

    “所以,尽管我非常不看好常温超导的路线,但我还是给了他说服我们的机会,”崔院士叹了一口气道,“三个月时间,这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我分明以为这是天方夜谭。”

    “确实……”

    “然而,就在刚才,他给我发消息说,他在内部期刊上发表的东西能够让我满意,甚至让我转变态度……”崔院士脸色无比复杂,既是惊讶,又是难以置信,“他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丁院士也是满脸惊讶:“内部期刊?他发论文了?”

    “没错!”

    “那好,正好可以见识一下!”

    ……

    京城,京城科技大学的材料研究实验室内。

    柯俊院士在为年轻的学生们讲解完金属物理的课程后,回到了这里。

    对于一名院士级别的大佬来说,这种教书育人的工作似乎显得有些屈才了。

    然而事实上,很多知名学者,尤其是像他这般早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都非常乐在其中,很愿意与年轻的学生们分享自己的知识。

    尤其是他现在几乎已经退出了一线研究工作,还能趁着精神头好还能有几年活头,能够继续发挥余热的时候。

    从事基础教育,为祖国培养更多的材料学年轻人,也是他的夙愿之一。

    刚回到实验室里,便有一位中年男人来敲开了他的办公室。

    “老师,您看看这几篇最新的华科院材料专刊内部论文,我有点拿不太准。”

    柯院士停滞了大概两秒钟,推了推老花镜,这才点头道。

    “你竟然都拿不太准?那好,我看看。”

    其实,这位中年男子是柯院士的得意弟子,名叫魏志用,现在更是京城科技大学材料研究实验室的主任,华科院金属研究所的研究员,明年院士的热门人选之一,也是材料期刊的评审员,而柯院士之所以会来到科技大学教书,也是魏志用竭力邀请过来的。

    良久,这位魏教授用满含急切的视线看着柯老,问道:“它们是对的吗?”

    想了想,柯院士神色严肃的说道:“你应该知道,出于对科学的严谨,这个问题我暂时没法回答你。”

    然而,魏志用似乎并不满足于这个模糊不清的答案,换了个问法,继续说:“老师,如果它们是正确的呢?”

    “科学没有如果,但非要这么问的话……”柯老皱了皱眉,似乎很不情愿评论这个话题,因为刘峰论文上的这些数据,需要经过庞大的实验验证,他一向是个非常严谨的人,如果没有验证,轻易不会评判一些东西,即便,这些论文的作者是刘峰!

    想到那个惊才艳艳的年轻人在化学和物理学上取得的惊天成就,柯老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这位刘教授,他是神交已久了啊!

    最终,老人家还是舒展了眉毛,用感慨的口吻说道:“如果它是对的,那便意味着新的材料学。”

    “嘶!”

    新的材料学!

    多么令人震撼的说法!

    如果是别的人说这句话,魏志用可能根本不会当回事儿。

    但说这句话的是他的老师,资深的华科院院士大佬,华国金属物理专业的奠基人!

    在金属材料学这一领域,华国能有几人比他更有发言权呢?

    更何况,这些论文的作者是刘峰!

    华国最善于创造奇迹的年轻科学家!炸药双奖的获得者!

    本来,文人相轻,之前他还对刘峰能够获得炸药化学奖有些不服气的,毕竟连他这种华国材料学界的‘后起之秀’,被许多大佬认为是华国未来三十年材料学界的领军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但现在……

    我是天才吗?

    人家这才是天才啊!

    看着这些论文,魏志用感慨无比。

    这就是天才的实力!

    自己和人家之间,果然还是有差距的……

    其实,在他的心里也早已经相信了这些论文的正确杏。

    只不过,这些东西实在太过让人惊讶了,以至于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此,他之所以还要来自己老师这里寻问老人家的看法,未尝不是想要来寻求赞同。

    只不过,尽管他已经对这些东西的‘威力’有了一定的准备,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师对此的评价竟然比自己的还要高!

    这位刘教授,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呀!

    魏志用感慨无比,也期待无比……

    看着学生的反应,柯院士笑了笑,明白了他到底在想什么:“其实,从数学的角度来看,这些论文的过程没什么大问题,更何况这是那个年轻人的作品!你呢,你怎么看?”

    魏志用思忖了片刻之后,用复杂的口吻说道:“在我看来,问题也不是很大。但他的理论实在是太惊人了,甚至于堪称材料学界的核武器……而且,这里面需要验证的数据也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我现在给出一个认同的评价,也无法让其他人接纳他的观点。”

    “你想怎么做?”柯院士若有所思。

    “我觉得,没有什么比一场报告会更合适,越是这种震撼的理论,便越是需要与他本人直接交流。”魏志用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自己想要和人家交流,却只能用这种手段,丢脸啊!

    “因此,老师,我想以您的名义发出邀请函,邀请刘教授和其他材料学领域的专家来我们科技大学访问交流,并给他提供一个面向整个材料学界阐述自己观点的平台。”

    原来,这小子竟然打的是这种主意!

    柯院士哭笑不得:“你这家伙……”

    只不过,对于刘峰,他也是神交不已了,更何况,现在还让他看到了这些足以改变整个材料学界研究方式的计算程序!

    因此,索杏便顺水推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