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8章 活着,更需要勇气

    同不同意刘峰去斯德哥摩尔领奖,上面的人争论得也比较激烈。

    赞同甚至是万分期待的人以为,这能够极大地增强国人的自信心,增强民族凝聚力,提升华国科学界在世界上的地位,至于刘峰的安全问题,如果安全局的人连一个刘峰都不能保卫,干脆还是解散算了。

    反对的人当然是以国家机密和刘峰的安全为重,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果一不小心真的让刘峰出了什么事情,即便是最终抓到了罪魁祸首,那又有什么用?

    而且,国内的那项工程,如果真的少了刘峰,恐怕将会举步维艰,甚至是胎死腹中也不一定;更何况,这件事情,也并非刘峰亲自出席不可,虽然在效果上,会差了很多……

    总之,各有各的理由,但总体上来说,反对的人要比支持的人多一些。

    最终,上面的人还是在最大程度上听取了张勤的意见。

    虽然张勤也很希望刘峰去把炸药奖领回来,但是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要看刘峰本人是怎么想的。

    如果这家伙真的很想出国领奖,他们要是无端阻止,恐怕会给刘峰留下不好的印象,即便刘峰不说什么,心里恐怕也会有疙瘩,对以后的工作也会产生不利影响。

    于是,这才有了耿堂对刘峰的旁敲侧击。

    “全世界的科学家,恐怕没有人不会对炸药奖感兴趣,说实话,我也不例外。”

    看了一眼耿堂,刘峰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只不过,相比于炸药奖,我对科学研究本身更感兴趣。你也知道,这段时间,超级对撞机的国产化项目遇到了问题,我已经和崔崑院士打了赌,要在三个月之内开发出一种常温超导材料,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领奖?更何况,如果领一次奖付出的代价,需要同志们流血甚至是牺牲,那么这种奖励,也太自私了,不领也罢!”

    说到这里,刘峰的脸上分明闪过一丝圣洁的光辉。

    安全局的那些同志,为了保护国内的科学家,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牺牲,这一点,刘峰自己就是一个实例。

    听到这里,耿堂叹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他心里对刘峰的敬佩和感激之情,早已是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

    “刘峰,真的,我替他们感谢你!”

    耿堂的眼眶甚至都已经发红了。

    “其实我们已经收到了消息,M国人那边,很有可能对你不利;而我们的人,也时刻做好了同他们斗争的准备,只不过,如果是在国内,我们很有信心保证你的安全,并且战而胜之;但如果是在西方国家的话……”

    “怎么,你对咱们安全局的实力,就这么没有信心?”

    “不是没有信心,”耿堂摇了摇头,“我们的同志在这方面的能力,并不比CIA的那些人差!但实话实说,和M国人比起来,我们在海外的实力真的要逊色了很多……真的,我们也并不是怕流血牺牲,自从我们加入这一行开始,就已经将生死置之了度外,但是,当你亲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为了你而主动牺牲自己的时候……”

    “总之,这一次,我要替他们谢谢你。”

    这位,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啊!

    看到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红了双眼,刘峰心下很是触动。

    这个世界虽然看起来能够保持总体上的和平态势,但暗地里的硝烟,却从来没有停歇过。

    然而,正是因为有底下这些‘见不得光’的同志们的守护,他们这些人,才能够沐浴和平啊!

    虽然他不知道耿堂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但是,肯定非常的刻骨铭心,非常的,让人钦佩!此时此刻,刘峰的心中,最后一丝因为不去领奖的不甘也烟消云散。

    虽然耿堂现在的表现,看起来多少有点‘贪生怕死’的味道在里面,但他知道,这不是真的耿堂,因为以他对他的了解,这是一个真正的汉子,死亡对他来说,也不过如此。

    但这却又是真实的耿堂——因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有的时候,相比死亡,活着,反而需要更大的勇气……

    因此,

    该说谢谢的不应该是耿堂,应该是他刘峰才是!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他,心下还升出了一丝愧疚。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和我说一说你在这方面的故事。我、很感兴趣。”

    “谢谢。”

    ……

    一路无话。

    接下来,上面的人自然也就知道了刘峰的意思。

    对此,他们自然是非常感叹的。

    大长老甚至还升出了对刘峰的愧疚之情。

    炸药奖,而且还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次杏获得两个的双奖!

    虽然刘峰有着“21世界爱因斯坦的称号”,但事实上,这只是对刘峰有好感或者看好他的人的传言而已,在科学界,就有不少人对此不是那么认可。

    而有了炸药奖这一科学界最高荣誉的背书,所有有关刘峰的异议,恐怕都将会烟消云散,这可是能够将刘峰推向人类科学界最高峰的盛会!

    而刘峰呢,又是本着多么高尚的情怀,才最终决定不去领奖啊!

    转身对着身边的二长老感叹道:“这位小伙子,我们亏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是啊,刘教授的情操,不输于建国后回国的那些老前辈了。”二长老赞同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一些补偿。”

    “您的意思是?”

    “国WU院对于今年的最高科学技术奖,有什么想法?”

    “我明白了。”

    “其实,对于刘教授的事迹,我们的官方媒体,也应该多多宣传才是。”

    “嗯,这是应该的。”

    ……

    于是,和早上的那份匆忙拿来的临时稿不同,今天的央视却是准备了数万字的新闻稿,并且在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以及国际新闻栏目里,为他与炸药奖准备了一个独家专题报道。

    在今天的正式报道中,新闻主持人不但介绍了刘峰的生平,介绍了他的光荣事迹,介绍了他解决的那些难题,更介绍了他在国际上取得的一系列荣誉。

    甚至就连他曾经在京城化工大学颁奖仪式上说过的话,都被那些目光如炬的新闻工作者们重新翻了出来。

    “科学改变世界,而我将改变科学。”

    现在来看,这句当时看起来还有点狂妄自大的宣言,并非只是一句虚言。

    他确实是做到了,而且就在这短短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

    他用自己的学识创造了一门潜力无限的理论,创造了一个属于华国学者的奇迹,也创造了一个属于人类心智的奇迹。

    如果说炸药奖的新闻发布会与官网信息刚刚公布的时候,甚至新闻消息发酵了一段时间的时候,还有人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么当央视的宣传机器为此而开动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件轰动全国全世界的新闻了。

    包括,不会上网刷薇博玩儿威信看新闻的刘峰父母以及农村的乡里乡亲,也在家里的那台电视机上,看到了自家儿子、刘家小子的身影。

    事实上,刘峰也并不是第一个拿下炸药化学奖或者物理学奖的华人,在他之前还有好几位美籍华人,甚至还有一位弯弯人,但对于国家而言,他们显然都不值得去宣传。

    身为第一位拿着华国身份证取得这一荣誉的华国籍学者,并且在此基础上,还刷新了炸药奖最年轻获奖者以及同一年获得两项奖项的炸药奖记录,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直接一次杏就推上了最顶峰!

    无论是哪一个成就,都足以让整个国家,乃至整个民族,为他附骄傲和自豪了。

    更何况,这一次还有上面人的亲自吩咐下来要将其当成重点来宣传!

    于是,不少科教文卫系统的GUAN员,已经在打主意给刘峰盖个博物馆什么的,以“纪念”这位的丰功伟绩了。

    譬如说京城化工大学,就有人提议给刘峰立一座雕像,摆在主教实验大楼前,和前面那座寓意着化学的分子螺旋结构标致立在一起,并且,这一提议,还得到了化大领导层的一致赞同。

    不仅是大学,刘峰就读过的中学甚至是小学也一样。

    油溪镇当地的教育局和旅游局,就已经提前将他家的那栋房子以及刘峰当年中学就读的那栋教室和那栋寝室注册成了文物。

    哪怕未来有一天学校改扩建了,那栋砖瓦结构的教室和老式公寓也会单独留下来,并且由专业人士不断修缮,维持它“当年”的原貌。

    当然了,除了损失某两栋建筑无端不让住人了以外,学校也是获得了大把大把的利益。

    不久前刘峰构造大统一理论而闻名世界的时候,学校便沾了他的光,申请了好几年新建筑和新操场的事情,瞬间就被批准下来;

    现在刘峰又获得了炸药双奖,于是在教育部的关照下,学校直接改扩建了,新的教学楼直接上马了两栋,新的操场也更是变成了一座体育馆,而油溪中学更是一跃而成为了江州市重点中学,小学也成了区重点小学,俨然成为了江州市中小学教育模范基地!

    化大校园以及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情,刘峰随后也知道了。

    最初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也是诧异的不行,一时半会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刘峰:“老板……”

    讲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段老板也是红光满面:“咋了?”

    刘峰汗道:“咱的雕像,真的立起来了?”

    “哪有那么快,只不过才刚刚下订单罢了。”

    刘峰瀑布汗:“可是,这,这不应该是去世的人才应该有的待遇吗?”

    顿了顿,段老板笑着说道:“谁给你说的?不过,就算如此,咱们化工大学也是勇于打破陈旧潜规则的先驱,这件事情,是全体校领导一致同意的事情。你这家伙,也算是提前享受了一把。”

    提前,享、享受?

    刘峰:“……”

    只求你们在雕刻的时候,把咱雕得好看一点!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雕塑上雕刻数字的时候,可不要雕刻成了:刘峰(1992.06~2011.10)就成……

    “对了,物理学院的祁欣院长那边,这一次恐怕会爱死你了!”

    电话里,段老板还给刘峰爆了一个料。

    “怎么了?”

    “你小子,又不是不知道祁教授一直以来的心思,他一直都想将咱们化大的物理学院搞起来,这一次,教育部那边来人了,要政策给政策,要拨款给拨款,他也终于如愿以偿了。”

    “是吗?那等会儿我得给他打个电话,庆祝一下。”

    刘峰也着实为祁老板感到高兴。

    自从化大的物理学院成立以来,就是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学院,就连招收的学生,都是调剂过来的,这几年,甚至都快沦落到和专科大学抢人的地步!

    若非祁老板这些年来的殚精竭虑,说不定物理学院会成为化大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撤销资格、被其他学院吞并了的学院。

    总之,一个字,惨啊!

    没想到,这一次因为他的缘故,物理学院终于起了,说不定还能成为化大的明星学院呢!

    刘峰由衷地替他感到高兴。

    “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回学校一趟,学校这边,也想庆祝一下,但作为主人公,如果没有你出席,那还是算了。”段老板开心道。

    听到这里,刘峰不由笑了笑。

    一方面是看段老板这么自豪,他也为他感到高兴。

    另一方面是,他没想到因为自己的缘故,身边的人都过得这么好。

    对于他而言,这恐怕便是最大的意外之喜了。

    炸药奖虽然不是科研的最终目的,但却是一张明信片,同样是也一个他受到世界认可的证明,有的时候,这项荣誉,甚至比他大统一理论以及“21世纪爱因斯坦”的名声,更具有说服力!

    尤其是,在华国这样比较看重资历的地方!

    不只是京城化工大学。

    对于刘峰获奖这件事情最高兴的,莫过于峰华研究所的那些人了。

    获奖名单公布的那一刻,研究所大门口的正上方便拉起了横幅,打出了一行大气恢宏的标题——热烈庆祝刘峰教授荣获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和化学奖!

    能够有一名诺奖级别的学者当老板的研究所,确实足够有牌面。

    尤其这还是华国国内头一份的时候,意义更是非同寻常。

    这一点,从研究所化大三剑客的感慨当中,就能听得出来。

    “牛逼啊,以后咱们出去了也可以吹牛,咱也是给炸药奖大佬打过工的人了。”在电脑上看完了新闻,刘威感慨不已道。

    所谓的化大三剑客,都是京城化工大学出来的人,而且和刘峰的关系匪浅,因此,在研究所的地位,都比较高。

    刘琦笑了笑道:“你不如直接吹你是炸药奖大佬的师兄,以前还在一个实验室工作,甚至在同一篇论文上署过名,这样说出去岂不是更有面子。”

    刘威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道:“这还真不是吹的,不过还是算了。”

    虽然这么说没毛病,但牛皮吹大了,以后要是没有拿得出手的科研成果出来,那可就丢脸了。

    “卧槽!”

    这时候,坐在办公室的另一边,正在为了人才招聘而头痛的袁源,更是惊讶地叫出了声!

    自从研究所的摊子铺得越来越大,比较擅长人事的他就被吴清泉教授兼职了人才招募的事情,身为刘峰的师兄,他也责无旁贷。

    “怎么了?”

    “你们快看老子的邮箱!今天投简历的人,都快把老子的邮箱挤满了!”

    两人挤过来一看,果然!

    袁源的邮箱里,直挺挺地躺着上百封的新邮件,再看时间,都是在今天,炸药奖的名单公布后发来的!

    而且,一旁的刘威分明还看见,这些简历的署名当中,分明还有不少的“熟人”,比如说雷玉、薛鸿雪、韩金鑫等等——都是曾经在化学界,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至少,都曾经是‘青化奖’的获得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