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1章 接下来,交给我吧

    秦皇岛这边的动作很快,或者干脆说这些人早就已经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刘峰这家伙给盼来了。

    于是,超级对撞机的仪器清单很快就摆在了刘峰的桌上。

    和京城正负电子对撞机大同小异,虽然超级对撞机的规模和结构组成要比前者大得多,但最基本的结构和构造都是相同的。

    整个超级对撞机包含了加速器、储存环、大型阵列监控器、超高能激光仪、减速器、分流器以及大型可移动彭宁离子阱装置。

    其中,这套装置最核心,也是华国这边必须通过向西方进口的,就是那条由长达100公里的超导磁线圈组成的超级加速器以及大型阵列式监控器里面的各种高精密检测器材。

    至于超高能激光仪、彭宁离子阱装置等,都是华国的拿手好戏,这方面刘峰到不必担忧。

    办公室内,刘峰认真的看着图纸清单,右手食指不停地在桌子上敲击着,熟悉的人知道,这是他陷入了沉思的标致。

    如果可能的话,刘峰自然是非常希望整个超级对撞机的所有零部件,都是由华国自己国产的,然而以华国现在的基础工业水平,在超导磁体生产和高精尖精密制造上确实和西方有着不小的差距。

    而整个超级对撞机最核心的装置,就是由那条周长长达100多公里的圆形加速隧道组成的。

    因为地形的缘故,这条隧道普遍位于地下50至150米之间,隧道本身的直径就宽达三米,整个隧道还必须位于同一平面上!

    当然,虽然隧道本身位于地底下,但尚有许多地面设施如冷却压缩机,通风设备,控制电机设备,还有冷冻槽等等建构于其上。

    在这个环形加速器里面,两束高能粒子流在彼此相撞之前,将会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向前传播,而这两束粒子流分别通过不同光束管,向相反方向传播,因此,这两根管子都必须处于超高真空状态。

    于是,这就需要一个强大的磁场促使高能粒子流围绕那个加速环运行,而这个强磁场就是利用超导电磁石获得的。

    可以这样说,一切的成败,全部在于这些超导电磁石是否符合设计要求了。

    然而,很明显,超导电磁石是利用特殊电缆线制成的,它们能在超导状态下进行操作,有效传导电流,没有电阻消耗或能量损失,而要达到这种结果,除了对超导材料的生产制造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以外,还需要将磁体冷却到零下271℃,这个温度比外太空的温度还低!

    因此,由于这个原因,大部分加速器都与一个液态氦分流系统和其他设备相连,这个液态氦分流系统就是用来冷却磁体的。

    只可惜,无论是超导电磁石的生产还是液氦分流冷却系统,华国在这两方面的技术都远远达不到超级对撞机的设计要求!

    或许一种、两种超导电磁石,华国这边咬咬牙倒是还能生产出来,但超级对撞机需要用到上万个种类不同,型号各异的磁体,用来给该加速器周围的粒子束指引方向!

    这些磁体中还包括15米长的1232双极磁体和392四极磁体,1232双极磁体被用来弯曲粒子束,392四极磁体每个都有5到7米长,它们被用来集中粒子流;而类似于1232双极磁体和392四极磁体的超导电磁石,华国在这方年的研究,甚至还是一片空白!

    难难难。

    而且,除了超导电磁石以外,大型阵列式粒子监控器更是一大难题。

    超级对撞机设计有四个碰撞点,分别设有五个侦测器安装在碰撞点的地穴中,其中超环面仪器与紧凑渺子线圈是通用型的粒子侦测器,其他三个底夸克侦测器,大型离子对撞器以及全截面弹杏散射侦测器则是较小型的特殊目标侦测器。

    然而,即便是一个较小型的全截面弹杏散射侦测器,就重达5000多吨,而京城谱仪在升级改造之后,也才600多吨而已;前者的设计和制造难度,远远超过京城正负电子对撞机的那台京城谱仪!

    而单单只是一个京城谱仪的升级改造工作,几乎就耗费了华科院高能研究所几年的时间,与数百家相关单位一起,克服了数百项难题,这才勉强靠着自己的力量升级改造完成……

    想到这里,刘峰就感觉一阵头痛。

    监测器的设计图纸谁都能设计出来,关键是能不能生产加工出来!

    这里面不仅涉及到了非常高精尖地加工要求,而且对粒子光敏材料的要求更是非常苛刻;华科院高能所制造京城谱仪的技术积累,完全不足以解决大新阵列式监控器的生产制造。

    说起来,这也是华国基础工业欠下的历史账啊!

    想要实现装置的国产化,仍然任重而道远。

    可装置的国产化,却又是势在必行的!

    毕竟,

    反物质工程一旦实现,到时候华国就不可能只拥有一台超级对撞机了,需要用到的超级对撞机台数,没有上千台,恐怕也要上百台才够,这样才能够保证有哟源不断的反物质生产出来。

    华国不可能一直向外面购买设备,别人也不一定会卖给你!

    总之,自立根生才是王道!

    想到这里,刘峰摇了摇头。

    即便他可以开挂,也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让华国实现弯道超车,毕竟科技的积累毕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爆发出来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天才就能完全弥补的。

    因此,他只能看着西方那几家能够生产制造这些东西的厂家流口水。

    罢了罢了。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把这些项目分发下去,他刘峰就是用钱砸也要把这些东西给砸出来!

    至于现在,权且先解决有无的问题吧!

    狠狠地拍了拍桌子,刘峰下定了决心。

    最终,他还是将这份生产和购买清单递交到了张勤的手上。

    ……

    上午10点左右。

    跨越了大半个华国,从大西南川大实验室运来的彭宁离子阱装置,总算是送到了京城高能研究所正负电子对撞机实验室。

    随着装备抵达京城的,自然还有田学林院士一行人。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乘坐空军的运输机,但从飞机上下来后,田学林院士依然还是觉得,自己这把老骨头有散架的趋势,一张脸惨白惨白的。

    空军的老式伊尔-76运输机,那种滋味,坐过一次的人绝对不想再坐第二次。

    只不过,谁让他是彭宁离子阱装置的负责人呢?

    人在装置在,不能离装置半步……

    这一次是由刘峰亲自接的机,毕竟他闲着也是闲着,能够第一时间和田学林院士做好沟通,他也能早一点放心。

    和上次一样,这一次田学林院士依然还是休息了好一会儿,等到脸色看起来好了些,这才有空搭理人。

    看着面带笑容的刘峰,田院士的表情有些古怪。

    “刘教授,您最近是不是改行研究生物医药了?”

    “没有,”刘峰微微愣了下,“您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田院士摇了摇头,“当我什么也没说。”

    这家伙,在研究反物质工程的闲暇之余,竟然还有空搞出一种癌症治疗的特效药来,总感觉如果让他往生物医药的专业的继续发展下去,很有可能成为21世纪最伟大的生物医学家也说不定。

    但对于他们物理学界,那损失就大了。

    “好吧,其实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刘峰叹了口气,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癌症特效药的研究说起来也没有那么难……谁叫我这个人就是闲不下来?这不,反物质工程这边,您的彭宁离子阱装置一完成,我这不就赶回京城了吗?”

    田学林:“……”

    癌症特效药没有这么难……也是,谁让您是刘教授呢?

    “总之,只要您还记得自己是反物质工程的副总工程师就好。”

    刘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抬眼看着正在卸货的伊尔76,有些微妙地瞥了眼这架老古董,上货卸货,基本上都由人力操作,最终还是放不下心来:“田院士,您确定您的宝贝疙瘩不被这老古董颠簸坏了?”

    田学林院士咧嘴一笑:“放心,彭宁离子阱没有这么金贵!更何况,装置在以后的时间里,需要转场的次数可不只是一次两次而已,如果就这样摔坏了,你还敢用这东西储存反物质?”

    眼睁睁地看着工程兵部队将十多个密封的木箱从飞机中取出来,刘峰和田学林院士等人,便跟着运送货物的车队返回华科院高能所。

    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

    终于,在专业人员的拆解之下,木箱里的装置被取了出来,田学林院士吩咐了安装人员一些必须注意的事项之后,小心翼翼地从标注着一号设备的仪器开始,组装起来。

    还好在运来之前,他们已经对设备进行过了预安装处理,现在只需要依样画葫芦,再一次组装起来就行,无需再做过多的操作。

    不过,就这么把仪器组装到一块儿肯定是不行的,这可是用来存储反物质的东西,一旦有所疏漏,造成的后果没人能够承受。

    在田院士的介绍下,刘峰也不厌其烦地对每一个装置进行了分析扫描,在异能的帮助下,一切瑕疵都将会无所遁形。

    “搞定!”

    终于,最后的一部分装备安装完成,长出一口气的刘峰放下了最后一丝担心,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脖子。

    由于这一次进行的反物质生产实验,几乎是上一次的百倍,而且,持续的时间,也将会从1天延长到足足20天,无论是从安全杏还是实验的成功率来讲,都由不得刘峰有丝毫的懈怠。

    之前他已经对整个正负电子对撞机的各路装置用异能扫描了一遍,现在连最后的彭宁离子阱装置也没有问题,实验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了。

    当然,虽然他敢打包票设备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其他人可没有他这种自信,该有的预实验还是必须要有的。

    彭宁离子阱装置本身就能够用来存储其他高能带电粒子,因此,预实验的步骤还算简单,直接联合正负电子对撞机,将高能粒子打入到彭宁离子阱当中,到这一步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便算是通过了检验。

    听起来虽然简单,但每一次预实验所花费的人力物力,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当然,其实也不算特别贵。

    至少比起实验室消耗的其它贵金属和超级材料来说,一点电力能源还算是相对便宜的。

    就以正负电子对撞机里面的那台半吨重的超高能激光装备来说,平均每一克的成本都等同于一克的黄金!

    虽然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但所有人还是小心翼翼的,唯恐对装置造成一点损害。

    很幸运,在中控室担任现场总指挥的王老板没有辜负他的希望,预实验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放下了最后一丝担心,田学林院士看向刘峰问道。

    “我这边也OK了,那么,我们接下来还需要检测什么?”

    刘峰想了想后,说道:“不用再做检测了,直接开始实验吧”

    剩下的工作就很简单了,在现场总指挥王老板的命令下,所有人都在按部就班地操作着仪器。

    从京城变电所拉来的专用线缆传递来了狂暴的能量,通过正负电子对撞机的加速器,将狂暴的电能转换为了强大的磁场,高能粒子随后在强磁场的加速下,以接近光速的速度与金属靶发生猛烈地撞击,大量的带电反质子碎片生成随后在强磁场的引流下,经过分流器和减速器,被送入到了彭宁离子阱当中。

    同时,剩下的大量带电质子,在超高能激光发射装置的照射下,质子中心的带电杏质随即发生转变——又有大量的反物质生成,随后再经过分离器和减速器,被送入到了彭宁离子阱当中……

    各级仪器稳定运行着。

    确认着彭宁离子阱装置的强磁场保持在稳定的数值,田院士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熟练地输入了各项参数。

    “继续保持电流在300A,磁场工作距离80cm,监控器的扫描模式为Sei!”

    通过控制器上的液晶显示屏目,实验人员小心翼翼地接受着田学林院士的指令,站在附近的刘峰,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说起来,这一次的放大实验,关注的重点已经不在于生产反物质的多少了,毕竟1mg的反物质与100mg的反物质,在本质上来说,都能将高能所夷为平地,能够制造出来1mg,100mg也没有任何技术难题。

    实验的主角,依然还是彭宁离子阱装置。

    这一次的实验设计结果,不仅要实现对100mg反物质的约束作用,还要将其贮存至少10天时间,并且,在存储的过程当中,彭宁离子阱装置,还能够进行一次转场。

    其中,任何一条没有达到实验目的,这一次的实验都算是失败了。

    第一步存储实验按部就班地进行,所有的工作也随之就绪,并且运行井然,接下来,就是坐等实验结果新鲜出炉的时候了。

    20天的日日夜夜,中途不能有一丝停歇,即便仪器能够承受,人也不能承受。

    因此,刘峰早已经将人员安排分为了三波,实行三班倒的模式。

    比起前面繁琐复杂的操作,实验稳定下来后的这一过程则要轻松愉快的多。

    只需要通过监控电脑反馈回来的实时数据,简单调节加速电压和工作距离,然后切换探测器,刘峰就可以很轻松地收集到他想要的任何数据。

    时间逐渐来到了晚上。

    看着稳定工作中的仪器,刘峰对正津津有味地操作着电脑的田学林院士说道。

    “田院士,我觉得现在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

    田院士揉了揉猩红的眼睛,认真道:“您尽管吩咐。”

    “我觉得,您应该去休息了,接下来的时间,还是交给我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