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0章 有这样的人吗?

    深夜,军刀国皇家科学院,位于研究大楼一角的办公室内。

    刚刚结束了炸药化学奖委员会内部会议的史丹佛·亚德里恩教授,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手中的论文。

    “大统一理论?伙计,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其高能物理了?”

    看了眼亚德里恩教授手上的论文,同样刚刚参加了评选会议的罗恩·夕巴斯汀教授眉毛抬了抬,饶有兴趣道。

    “说实话话,这篇论文我看不懂的地方太多了,因此,我并没有于研究什么高能物理,而且对此也并不感兴趣,只是这篇论文好像在隔壁的物理学委员会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听说他们那边都在为此吵翻了天,于是就找认识的熟人帮忙弄了一份过来瞧瞧。”

    对于论文中罗列的一系列高深的公式,亚德里恩肯定是看不懂的,毕竟他的专业是有机化学,和粒子物理完全不对口。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大统一这样鼎鼎大名的理论产生几分兴趣——这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都有哪些开创杏的地方,又究竟出色在哪里?竟然可以给那个年轻人带来21世纪爱因斯坦的称号!

    夕巴斯汀盯着论文看了一会儿,用不确定的声音问:“刘峰?”

    “没错,就是这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停顿了片刻,亚德里恩用开玩笑的语气继续说道,“说不准今年,我们还能够在炸药奖的颁奖仪式上,看到一个人领走两份奖金!”

    史丹佛·亚德里恩,军刀国皇家理工大学机化学教授以及皇家科学院院士,同时也是11年炸药奖化学奖评委会委员之一。

    而站在他旁边的罗恩·夕巴斯汀,是来自慕尼黑大学的材料化学领域的大牛,同时也是皇家科学院的院士以及本届炸药化学奖评审委员会的委员。

    “什么?物理学奖那边,也有这家伙的提名?”夕巴斯汀教授的眉毛狠狠地耸了耸,惊讶莫名,“而且,还被选上了?”

    也不怪他惊讶,因为自从炸药奖成立以来,要说全世界获得过两个炸药奖的人,也能找出四个了,但在同一年的时间里,能够故同时获得两项炸药奖提名、而且还通过的人,至今为止,全世界也只有刘峰一人而已!

    “没错,物理学奖那边,也为此吵翻天了,但结果是,刘峰教授凭借着大统一理论,通过了提名!”亚德里恩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当他从好朋友那里得到这一消息的时候,他也惊呆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人,竟然能够在同一时间、在物理和化学两大领域、被这个世界科学领域的最高荣誉所选中?

    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个家伙竟然才19岁!

    太不可思议了!

    他们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见证了一项历史记录的诞生!

    “我想,明天的新闻应该会很热闹了……”夕巴斯汀满脸复杂,苦笑道,“我们竟然见证了这样一位妖孽的诞生!说真的,能够和这样的天才身处同一个时代,其他的科学家,大概也会感觉很荣幸的吧……只不过,我怎么突然感觉,后悔投他这一票了。”

    亚德里恩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被你这样一说,似乎我也后悔了……”

    ……

    于是,第二天,有关炸药奖提名的八卦消息,瞬间就传遍了全世界。

    本来,按照炸药奖的相关规定,炸药奖组委会每年会接受上千个提名,但是这些提名是严格保密的,所有评选细节和未公布的结果都必须严格保密,只在每年10月份公布获奖者,绝不会透露任何其他候选人的信息。

    以化学奖为例,每年,炸药奖组委会会向全世界大约3000人发送绝密提名表,大概意思就是说:你们3000人是当今世界的学术巨头,由你们组成一个提名委员会,负责提名一下今年的炸药奖。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想要严密屏蔽这么多人的口风,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更何况是3000人了;而且,科学界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些该领域的巨头,基本上每年都会收到委员会的提名邀请……

    因此,每年的炸药奖评选,都会有各种信息透露出来,透露着透露着,就连炸药奖组委会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于变相地推波助澜。

    毕竟,炸药奖也需要获得外界的关注,媒体的推波助澜,相当于免费给炸药奖做了推广,组委会又何乐而不为呢?

    只不过,这一次消息的透露就有点不同寻常了。

    当记者在斯德哥尔摩的炸药奖评审委员会向发言人朱利尔斯教授问道,今年有哪些人有幸被炸药奖提名的时候,朱利尔斯是这样回答的。

    “本来,按照规定,我是不能透露任何信息的,但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作为评审委员会高层的朱利尔斯教授,完全深通炒作的精髓,吊足了记者的胃口。

    站在金碧辉煌的大会场,面对着场内数十位记者,只见他耸了耸肩,意味深长道:“我们炸药奖历史上,有人获得过两次炸药奖,也有人每年都能获得炸药奖提名,但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能够在同一年获得过物理和化学两项提名,而且两项提名都只有他一个人,而且还都能最终入选的人物!”

    “不得不说,不管这个人能不能获得最终的大奖,都已经创造了历史;至于这个人到底是谁,说实话,当我看到他的介绍的时候,真的是被惊呆了!然而他到底是谁呢?恕我不能透露更多……”

    同时获得了物理和化学两项大奖提名?

    而且两项大奖都只有他一个人独享提名?

    而且最终还都通过了入选?

    而且你TM的还不说!

    记者们又是惊讶又是心里痒痒。

    虽然在这个科学技术越发昌明的时代,学科与学科之间的交叉越来越不分你我,甚至于最近这些年来,炸药奖也越发青睐于在交叉学科上取得的成果。

    比如说98年度炸药化学奖获得者,M国物理学家瓦尔特·科恩和Y国数学家约翰·波普,就以物理和数学为工具,发展了量子化学理论和计算方法,在化学领域取得了骄人成就,也向人们展示了数学、物理和化学学科的交叉和融合取得的重大成果。

    但他们是两个人一起获得的提名,而且,同一成就,最多也只能获得一项奖励!

    就以这两位获得者来说,要么只能获得化学奖,要么只能获得物理学奖,绝对不可能同时通过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提名。

    那么朱利尔斯教授的意思岂不是说,有人已经在物理、化学上单独取得了两项不同的成果,而且,这两项成果,一定是非常非常突出的,而且还都没有获得过炸药奖!

    这个世界有这样的人吗?

    有这样的人吗?

    除了去找其他的组委会人员采访以外,大部分记者都在纷纷回忆着满足这些条件的科学大佬。

    “嗨,伙计,你想出来了到底是谁吗?”Y国BBS记者向周围的人问道,“我翻遍了200年的世界历,查阅了当今40岁以上的科学大佬,都没有发现有这么一个人。”

    “不好意思,我也没有,”M国NBS电视台的记者耸了耸肩,“说实话,我甚至已经翻遍了世界5000年历史,也没有找到有这样牛B的科学家出现,即便是爱因斯坦,都没有做到这种程度!”

    “是吗?那还真是遗憾……”

    两人大眼瞪着小眼,最终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周围的记者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陷入了纠结的沉默当中。

    事实上,能够来到斯德哥尔摩评炸药奖审委员会采访的记者,无论是对炸药奖的历史,还是对世界上知名的科学家,都是非常了解的人,要不然,就是提前做了功课,对可能获得炸药奖的科学家有过了解,不然也不会被派遣到这里来做采访。

    这个世界真有这样的人?

    “我倒是知道有一位满足这些条件的人。”波兰SSBB电视台的记者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谁?”

    “快说快说!”

    “这家伙是谁?”

    记者们纷纷起哄。

    被一群同行花团锦簇的感觉真爽,而且这些人都还满脸热切地盯着你,乞求你指点迷津的时候。

    波兰记者唐纳修就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只见他骄傲地挺了挺胸膛,昂首道:“她就是我们波兰的骄傲,大名鼎鼎的玛丽·居里,唯一既获得过炸药物理学奖,又获得过炸药化学奖的存在!”

    “玛丽·居里?”

    “居里夫人?”

    “这家伙该不是傻子吧……”

    一群人摇了摇头,盯着唐纳修的目光变得诡异起来。

    “先生,虽然我们也很佩服居里夫人,”细川健吾瞥了波兰的仁兄一眼,作为东丽超日新闻的记者,他发现以自己170的身高,看着这家伙,竟然看出了居高临下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但事实上,居里夫人是在1903年与他的丈夫皮埃尔·居里教授以及亨利·贝克勒教授,三人共同获得的炸药物理学奖,而又是在1911年,获得的炸药化学奖……”

    ……

    一群来自于各个电视台的精英记者磨破了脑袋,却始终都没有想出朱利尔斯教授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当然,也或许有人心中有了猜测,但他们根本不会说出来。

    比如说,来自华国CCAV电视台的霍雪晴小姐姐。

    “那家伙,该不是刘峰教授吧!”看着周围议论纷纷的同行,霍雪晴的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个人来,喃喃自语,“不,不可能,真是太疯狂了!”

    ……

    很明显,聪明人也不只霍雪晴一个。

    而且,还有不少从委员会其他知情人口中传出来的消息也在侧面印证了他么的猜测。

    于是,第二天,有关某人打破了炸药奖记录,创建了新历史的消息不胫而走。

    《毛熊真理报》道:“有人同时通过了炸药化学奖和物理学奖的提名?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相当的震惊。很遗憾,数变我们毛熊国所有有可能获得炸药奖的科学家,没有一位能够满足这样的条件,也就是说,今年的炸药奖,我们毛熊国很可能与之失之交臂。”

    《D国时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作为全世界最高科技荣誉的炸药奖,能够获得一次提名,就足以让其欣喜若狂了;然而,他竟然同时通过了两项提名!无论最终的结果是否获奖,他都创造了一个新历史。”

    Y国《泰晤士报》说道:“很明显,炸药奖委员会发言人朱利尔斯教授成功了,他成功勾起了我们的胃口,成功把全世界的目光吸引到了炸药奖身上!我们很想知道这位伟大的科学家,没错,足以用伟大一词来形容他,因为他又创造了一项纪录——到底是谁!”

    南棒国《新闻早知道》:“很明显,这位创造了炸药奖历史记录的人,一定是我国的科学家朴大钟教授,他……”

    当然,除了这些相对‘正规’的媒体外,更多的新闻媒体更喜欢用上“震惊体”这类吸引眼球的标题:

    “震惊,史上唯一同时通过了炸药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人竟然是他!”

    “朱利尔斯:即将被人打破的炸药奖历史记录……”

    “对,没错,是我打破了炸药奖的历史记录!”

    “难以置信,19岁的华国小子,将会同时收获两项炸药奖?!”

    “刘峰,新时代的传奇!”

    “刘峰教授,华国最伟大的科学家!”

    ……

    显然,如此劲爆的消息足以吸引绝大部分人的眼球。

    即便大部分人都知道,在炸药奖没有真正公布出来之前,所有的八卦消息都不足以完全相信。

    但空穴也未必来风,尤其还有一位炸药奖评选委员会的高官发言人,亲自八卦出来的时候。

    网络上瞬间刮起了一场18级的飓风。

    各国的新闻、网页评论、BBS论坛、贴吧、推特、微信、微博等等,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都对此展开了热烈的评论。

    譬如M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园论坛上就如此。

    “我敢肯定,除了刘峰教授那家伙以外,没人能有资格同时通过炸药化学奖和物理学奖的提名!”

    “对,没错,当初我看到他站在台上报告大统一理论的时候,我就知道,今年的炸药物理学奖提名,一定有他的名字;再加上后来听说他在之前已经研究出了一种水处理反渗透超级材料,几乎凭借一己之力,解决了华国乃至于全世界的水资源问题,更是引得全世界趋之若鹜,我就又知道了,今年的化学奖提名,也一定会有他!”

    “只不过,你们难道不觉得他的年纪太过年轻了吗?19岁,数遍古往今来全球所有的炸药奖获得者,没有低于25岁的!”

    “楼上的,什么时候炸药奖的评选也要讲求资历了?年轻又怎么了,谁又能比得过刘峰教授的研究成果?”

    “我的意思不是说年轻又怎么了,我只是担心,以刘教授的年纪,在炸药奖评选委员会的那些老头子眼里,就是一种异端!那些家伙不会这么容易将提名通过的!”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