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6章 他们都老了

    高中化学课会经常提到“元素周期表”,氢原子是其中最轻最简单的元素原子,也就是一个负电电子围着一个正电质子旋转。

    而反物质技术要想走向实际的应用当中,最低等级的原料,都必须要有足够的反氢原子,当然,如果能够合成反物质——氢气,那就更好不过了,单单仅是正负电子湮灭,还并不足以支撑起反物质应用的大旗。

    李正武院士说得没错。

    当今世界,制造反物质的途径无非是利用“质子分离器”从氢元素中剥离电子而取得作为氢核的质子,随后上亿个这样的质子收集在一起就形成了“质子包”,再分批将这些“质子包”发送到加速器的束流管中,无数的“质子包”通过多级加速后达到最终碰撞的运行速度——近光速!

    其原理类似于“用消防水枪射击墙壁”形成四溅的水花和被冲刷下来的墙壁杂质;“质子包”就是这个“消防水枪”,撞击在固定靶上,产生了许多快速散开的“碎片”,而这些“碎片”中包括一些碰撞前不存在的粒子,它们是由高能束流中的能量在碰撞时转化成质量而形成的。

    按照爱因斯坦“能量与质量相互转化”的原理,这些粒子中便存在着一些“带负电的质子”(反质子),但它们飞行速度很快,所以要再通过减速器让“反质子”静止下来,再将“反质子”与用其他方法获得的“带正电的电子”(即反电子)相融合,最终才能形成“反氢原子”。

    但问题是,“反氢原子”不能接触正物质的世界,否则会迅速与正常物质中迎子相遇并形成能量(辐射或亮光),这与“酸碱物质相遇会发生中和反应”有些类似;因此,“反氢原子”必须相对静止地被保存在真空容器当中,而且不能碰到试验设备。

    由此可见,制造“反氢原子”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自古华山一条道,在没有新的反物质制造方法出来,这种制造方法,当然就是那唯一的上山道路。

    当然了,几十年来,也不是没有人想要开发出另外一种制造方法,但很遗憾,都在爬‘华山’的路上摔死了,连个响动都没有。

    李正武院士相信,即便刘峰再怎么天纵奇才,但他又不是妖孽,在这种世纪杏的难题面前,也会束手无策吧。

    果然。

    刘峰的回应印证了他的猜想。

    “当前,制造反物质确实只能依靠强子对撞机的随机获取,这一点,我无从辩驳。而且,今后的反物质制造技术,恐怕也依然离不开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参与,不过……”

    怎么,我才刚刚发力,你就倒下了?李正武老先生撇了撇嘴,既然你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撺掇着上面大搞特搞?

    那可是数千上万亿的项目啊,难道只是为了你的个人私欲就要拿来打水漂?!

    简直就是害国贼!

    想到这里,一瞬间,老先生看刘峰的眼神就越发不对劲了。

    因为在他的眼里,台上的这小已经堪比那种为了实现个人野心而不顾国计民生、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无耻小人!

    往轻了想,抑或干脆就是个二傻子或者汉奸间谍!

    所谓的反物质工程,简直就是当年M毛争霸时候、M国人星球大战计划的翻版啊!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老人家就更是激动。

    不然又怎么解释,这家伙去了一趟M国,回来之后就忽悠上面的人要搞反物质了?

    哼哼,只不过,这家伙到底还是嫩了点,以老人家之目光如炬,能忽悠得了别人,又岂能忽悠得了我?

    不行,绝不能让这小子得逞!

    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天下为公的大义,此时此刻,李老先生都恨不得当场揭发刘峰的“丑陋嘴脸”。

    唉,只可惜,卿本佳人,奈何为贼啊!

    痛心!

    无比痛心!

    一想到这样一个青年才俊,很有可能已经叛国背祖,李老先生就痛心无比,只觉得胸口一痛。

    ——糟了!

    “老李,老李,你怎么了!”

    王承书院士发现李老先生突然捂着了胸口,大惊失色。

    “快,速效救心丸!”

    李院士的徒弟、黎永丰院士倒是知道内情,赶紧从李院士的包里找出了速效救心丸,给老人家服下了。

    刘峰:???

    什么情况?

    完全愣住了……

    “怎么了,怎么了?”

    周围的人也迅速围了上来,手忙脚乱。

    “没,没事!”

    两颗救心丸过后,李老院士这才缓过气来,“老,老毛病了,不打紧……”

    “还说不打紧,都这样了,赶紧去医院!”

    王承书院士看着他有些发乌的嘴唇,大怒。

    “王……姐,我没事,真的没事。”

    躺在靠背椅上,老先生却固执己见。

    笑话,都还没有揭穿这个害民贼呢,他岂能干休!

    这时候,工作人员也上前检查了老先生的情况:“没有大问题,不过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

    老先生固执地摇了摇头,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老毛病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确实是老毛病了,他以前也不是没出现过这种情况,药吃下去就好,老先生也毫不在意。

    再说了,和国家大计比起来,他这点小毛病又算得了什么?

    今天非要揭发这小子不可!

    “这……”

    没人能够拗得过他。

    包括王承书老先生。

    工作人员在看了看这里的最高领导张BU长同志,征求了他的意见,“那、那好吧,您老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赶紧跟我们说,旁边就是医院……”

    ……

    一阵鸡飞狗跳过后,终于又回到了正轨。

    会场内,气氛却有点……微妙?

    老先生,我都还没开始反驳呢,至于这么激动吗?

    刘峰心里有点委屈。

    他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从哪里讲起,万一再刺激到了老人家,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这货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刺激到了老人家,要是知道了老人家的真实想法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喷血三升而死。

    “那个……”

    “小刘啊,不用担心,你继续讲。”

    朱起鹤老先生点了点头,宽慰道。

    “那,那好……”

    深吸了一口气,事关重大,现在可不是他“心慈手软”的时候,

    “反物质技术的发展和对撞机技术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但是,世界上现有的强子对撞机,都是什么年代建造的?它们能够跟上时代的发展吗?答案是否定的!”

    “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M国斯坦福直线加速器中心的正负电子对撞机SPEAR建成于1961年!”

    “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的对撞机建成于1962年!”

    “欧洲核子中心的质子对撞机ISR建成于1971年!”

    “M国费米国家实验室的质子对撞机建成于1974年!”

    “D国汉堡电子同步加速器中心的正负电子对撞机PETRA建成于1979年!”

    “我国的京城正负电子对撞机建成于1990年!”

    “东丽高能加速器研究中心的正负电子对撞机KEKB建成于1998年!”

    “而CERN最新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b虽然是在2008年建成,但其建造原理和仪器设计却始于1998年!”

    渐渐的,刘峰又重新找回了节奏,

    “这些对撞器一开始的建造目的,根本就不是用于探索反物质的,换句话就是说,他们根本不专业!”

    “而且,这些对撞机都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问题,”

    抬头不小心看了看李老先生那里,刘峰信誓旦旦道,

    “那就是——

    他们都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