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2章 请教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年关将近,家家户户已经开始在门口贴起了对联,打扫着卫生,装饰着窗子,镇子上甚至还在道路上挂起了彩灯,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回到老家的刘峰,暂时抛却了所有的工作,一心只顾着过节,总算还是过了几天安逸的日子。

    每天陪着奶奶和爸妈说说话,拉拉家常,偶尔到河边钓钓鱼,上网看个直播,玩玩手机什么的,小日子还是挺惬意的。

    当然,走走亲戚,串个门,给老人家拜个年什么的,绝对是不可缺少的,大家其乐融融,这个年过的,倒是也和往年没什么不同。

    当然,要说没什么不同吧,但以往七大姑八大姨经常询问的“成绩怎么样了”,“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这才有出息”什么的,绝对没有人再提起了。

    取而代之的是,“大学里有没有谈对象啊”,“要不要大爷给你找两个啊”!

    找两个?

    我还想找10个呢!

    对于长辈们如此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

    刘峰“十动然拒”,最后用新年的祝福笑着婉拒了。

    新年过后的第二天,大年初二,刘峰的好日子就结束了。

    因为他的电话基本上就没停过!

    不是给别人拜年的电话,便是被别人拜年的电话,当然,群发的短信什么的,更是收到一大堆!

    好不容易挨过了这一段痛并快乐着的时光,他本以为还可以好好享受最后的享受几天的节日生活的愿望又落空了。

    而且,这一次,动静还挺大。

    “新年快乐!老乡,刘峰刘教授的家是在这里吗?”

    村口,来了几辆车。

    陈大爷正叼着旱烟,眯着眼睛有一口没一口的,听到有人问话,便从马路牙子上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啥?你说啥?”

    那人带着个眼镜,打扮得西装革领的,一副文青的模样,看样子是个比较爱好的主。

    然而他却没有嫌弃陈大爷的邋遢,拉着大爷的手热情说道:“大爷,我是问刘峰的家是在这里不?”

    “哦,你问刘家那小子啊!在在在,在这里!瞧着没,那边村口,起得最好看的那栋房子,就是他家了!”陈大爷见这后生挺不错的,便也拉着他介绍道,“刘家那小子啊,真出息!刚考上大学半年,就给家里起了这么套房子,连小车都开上啦!听说还得到了大长老的接见!大长老那是谁?换到古代那就是皇帝啊!你说出息不?”

    “老乡,我们现在都是S~H~主~义~了,不兴古时候那一套!刘峰刘教授为我们国家做了这么大贡献,大长老接见他,那也是应该的!”

    那人笑呵呵的纠正了陈大爷口中的政治错误,伸出了大拇指。

    “不过您说得对,刘教授啊,就是这个!”

    “对!我们现在是S~H~主~义~了,S~H~主~义~好啊,大长老也是好样的!”

    陈大爷笑呵呵道,

    “后生啊,我看你也不一般,也是官上的人物吧!”

    “大爷好眼力,我就是这个镇里的镇长。”

    “哎哟!还是父母官啊!老汉有礼了,有礼了!”

    一听是本镇镇长,陈大爷愣了一愣,连忙又是作揖又是弯腰的,手忙脚乱。

    “使不得使不得,大爷,您折煞我了!”

    那人连忙扶起陈大爷,阻止道,

    “大爷,我们就不打扰了,我还要找刘教授商量点事。”

    ……

    刘家的院子很大,停下几辆车搓搓有余。

    听说镇长到家里拜访,老爹忙不迭的大开院门,将一行人迎了进去,停好了车。

    “这位就是刘峰刘教授了吧,免贵姓冯,单名一个贵字,忝为咱们油溪镇的镇长,这一次冒昧来访,打扰了,打扰了。”

    冯镇长从手里拎出一个包裹,打包成礼物的模样,热情道,

    “这逢年过节的,也没什么好东西相送,两瓶老酒,权且是冯某的一片心意。”

    老爹连忙笑呵呵的接了过去:“冯镇长言重了。您能来我们这乡下,已经是蓬荜生辉了,还送啥礼呢?”

    刘峰无奈的看着两人无比寒暄。

    他本来在客厅里躺得好好的,和奶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哪知道听说有人拜访,还是镇里的父母官,这才被老妈不情不愿的拉出了门。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下子,老爹把人家礼物都收了,他也不好再给人脸色。

    看着对方也没几个人,就把这些人迎进了客厅:“几位,院子里有点冷,都进来坐吧!”

    ……

    客厅里,几个大老爷们儿,于是老妈推着奶奶去了房间。

    老爹泡好了茶,给几位端了上来。

    “刘教授在科技上取得了如此重大的成就,登上了新闻联播,还得到了大长老的视察接见,真是替我们油溪镇这些父老乡亲争光了啊!”

    冯镇长笑呵呵的恭维着,

    “上面下发了通知,要求各地政府切实落实提升居民饮用水标准的事情吗?我合计着刘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因此特来拜访,找您取取经,冒昧了,冒昧了。”

    这位冯镇长的姿态放得很低,语气中更是对他充满了恭敬,刘峰听了,不由得好感大生。

    这位镇长果然很有眼光嘛!

    “冯镇长客气了。专家我说不上,倒是有点不值一提的意见,您老可以参考参考。”

    刘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继续说道,

    “提高居民饮用水标准,是国家的惠民工程,不能等闲视之。但怎样提高标准呢?我这里有两种建议。”

    “第一种,可以参考M国的自来水公司。虽然我国的饮水标准比较M国的标准在整体上相对宽松,然而,基本上有95%的指标都是共通的,就以重金属铬来说,两国的指标都有规范,只不过我国的最大限度值在0.1mg/L,M国的在0.05mg/L罢了!因此,两国的水处理工艺,基本上都是相通的,想要提升标准,只需要稍微改进一下净水工艺就行,无需大规模的更换原来的处理设备。因此,相对来说改造起来也就比较容易,前期的改造资金也会比较少,但缺点嘛,就是后期的处理和维护成本都比较高。”

    “这第二种方法嘛,自然就是采用新的水处理方法了。譬如即将大规模推广开来的海水淡化反渗透技术;虽然我们身处内陆地区,但这项技术仍然可以使用,而且运用到淡水的净化上,比起海水淡化来说,成本更加低廉!因此,比起第一种方法,它的优势是水处理成本低,但缺点是前期的一次杏投入较高。”

    “两种建议,镇长选用哪一种,就需要您自己参考了,我毕竟只是搞学术的,这方面也只能提提建议。”

    两种办法?

    冯镇长听完,点了点头。

    很明显,两种办法比较起来,第一种改造的办法见效最快,前期的投入也很低,劣势就是后期的水处理成本相对较高。

    而第二种办法采用了新技术,前期的投入自然就要高很多,甚至于工厂都要推倒了重建,建造的时间自然也就比第一种方法要长,但优势就是后期的水处理成本相对低廉。

    到底要选哪一种呢?

    其实冯镇长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这一次他来拜访刘峰,又真的只是因为来请教自来水标准的事情吗?

    呵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