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9章 然而,我并不看好

    和Y国不同的是,其他国家如M国和D国等社交媒体上,却是对刘峰一片好评。

    尤其是大学校园内的社交媒体,更是一片感恩戴德。

    譬如说,D国慕尼黑大学的BBS论坛上,一群研究高能物理学的研究生就弹冠相庆,将刘峰当成了恩人。

    “喜大普奔,老子的毕业论文有着落了!”

    “是啊是啊,我已经在研三上卡了2年了,就因为没有一篇像样的一作,这一次,终于可以水出来了!”

    “楼上的,先别忙着高兴,万一下个月LHCb那边就确认了那个信号呢!”

    “楼上的,我怀疑你是不是咱们高能物理的,以强子对撞机那帮人的工作效率,是否做实验都要研究讨论N个月,半年内能够搞清楚拿东西到底是什么就能烧高香了!有这些时间,我至少能水上3篇论文!”

    “这位刘峰博士,真是个好人啊!”

    ……

    虽然欧洲这块儿已经闹翻了天,但国内有关刘峰的报告却依然还停留在他在自然、科学和柳叶刀上发表了多篇论文的震撼消息当中。

    因为,在贝蒂小姐的建议下,之前刘峰已经将自己所有有关水处理反渗透膜的新材料研究论文全部一股脑的打包投放了出去,《自然》和《科学》这边又一次给他做了一个专刊,只不过这一次不是16篇论文,而是足足有30篇罢了!

    对此,媒体和吃瓜群众的震惊可想而知。

    前前后后发表了100多篇论文了,您真的确定那些东西是论文,而不是什么科幻小说?造假都没您这么快的吧!

    这样的论文触手怪,对他们来说,惹不起,真惹不起……

    只可惜,和媒体与吃瓜群众大惊小怪的样子有所不同的是,从事这一领域的研究人员早已经麻木了。

    不就是又多了几十篇论文吗?

    只要刘峰那家伙还没有搞出可以应用的新材料出来,他们的机会仍然是均等的!

    甚至于得益于刘峰开发出来的研究路线,在这一段时间里,不少研究机构都有新的材料开发出来,投递到SCI上的论文正如雨后春笋一般,一茬一茬的。

    ……

    随着强子对撞机的重启,寻找希格斯玻色子的实验也在紧张有序的进行当中,这些日子,基本上大部分物理学家都忙得脚不沾地。

    但很抱歉,忙碌的人当中绝对没有像刘峰这般刚刚转正成为正式研究员不久的新人。

    更何况是华国这一块儿,一向负责的都只是对实验数据的处理,他们这些人想要加入到具体的实验当中,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刘峰的生活过得非常规律,每天基本上就是白天刷刷资料,听听几个大佬的讲座,或者被王老板以及高院士等华国大佬带去各个‘友好’的教授那里‘参观参观’实验进度;而晚上,吃过晚饭后就自由活动,要么和隔壁宿舍的那些哥们儿下象棋,要么便是被布莱恩教授抓去运动场来个友谊比赛。

    尽管如此,这几天时间也大概是他来到日内瓦以来,过得最充实的一周了,每天都能学到新的知识,而且这些知识还是书本上很难见到的。

    只不过,他也不是没有烦恼,这几天刘峰就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珍惜大熊猫一般。

    也不知道是谁泄露了他的威信号码,忽然多了一堆人加他。

    大佬,求论文代写!

    大佬,想咨询一下sci方面的事情,可以通过下吗?

    求代写sci论文,价格好商量啊。

    ——实货人的人还真是不少,知道他在写论文方面早就开发出来了触手怪的功能。

    只不过,咱像是缺钱的人吗?

    对此,刘峰嗤之以鼻。

    当然,虽然这几天不少媒体跑来对刘峰的身份背景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挖掘,但第一个对他做了专访的,却还是上次那位企鹅国际新闻的记者傅刚大叔。

    某一天的中午。

    在日内瓦的一家咖啡厅里,两人相对而坐。

    “您好,傅刚先生,很高兴能够再一次见到你。”刘峰主动伸出了右手。

    “您好,刘教授,也很高兴能够对您做这一次的专访。”握了握手松开,傅刚和煦的笑了笑,“采访的时间可能有点长,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刘峰笑了笑,大方的说道,“但愿我的回答能够让你满意。”

    毕竟是顶着国内社交网络number one头衔的企鹅帝国,他家新闻的影响力范围也是广泛得紧,希望不要出一些“震惊——华国科学家发现超对称粒子!”、“不可思议——暗物质的发现者竟然是他!”这类带有震惊体的标题党新闻就好。

    还好,作为华国人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又是科技频道的记者,这位大叔问的问题还是比较偏向于专业方面。

    “刘教授,我想现在这个时候,国内的新闻媒体应该已经在滚动播报您的震撼事迹了,对于您再一次发表了数十篇论文的事情,许多人都认为您是论文刷子,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我觉得这件事情用不着大惊小怪!这些论文是我之前早就已经写好了的,只不过是因为一次杏发表出来,显得有些震撼罢了!对于别人认为我是论文刷子的问题,如果他也能在自然和科学上单独刷一期期刊出来,再说人家是刷子吧!”

    “呵呵。”傅刚笑了笑,没有于这个问题上继续深究。

    继续问道:“还是问有关高能物理的问题吧,刘教授,请问您是如何发现在1.1346TeV能区的特征峰的?毕竟,之前有这么多人对这份数据进行了处理和复核,都没有发现这个共振态,其中更包含了像Y国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教授维金斯这样的大拿。”

    听到维金斯,刘峰咧了咧嘴,笑着说道:“这个问题非要我回答的话,我只能谦虚的回答这是一种运气。1.1346TeV能区的特征峰和其他可以被忽略的峰形一样,其实并不明显,但我的直觉认为,这处能区是不能被忽视的!于是在王院士和我的师兄等人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计算出了这处特征峰确实是一种新的共振态。至于为何维金斯教授未能发现,大概是因为上帝他老人家没有站在他的身后吧。”

    心里却在想:我能说我是因为开挂,事先通过异能验证了这一处确实存在一个特殊粒子才关注到它的吗?

    呵呵!

    “只不过,在样本有限的情况下,我们的信息相当有限,最终计算出来的置信度也在4.5左右,离完全可以置信的5.0以上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因此,这出共振态到底是新的粒子还是其他,还需要一定数量的样本累积才行;因此,接下来LHCb这边,也有了启动这个实验的理由。至于这个特征峰到底是什么,就看接下来的实验做还是不做了。”刘峰继续说道。

    傅刚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您觉得那个粒子可能是什么?”

    “我希望它是超对称粒子或者暗物质,如果是的话,我们高能物理界又能翻开一个新的篇章!然而这只是我个人的愿景罢了,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并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愿进行。”

    刘峰想了想,继续说道,“乐观的来说,它很有可能就是我们在寻找当中的新物理,但悲观的来说,这也许只是量子的涨落现象而已。”

    傅刚想了想,用友善的语气说道:“我们也当然希望这是一种新物理。那您认为,CERN这边,会对这个方向继续探寻下去吗?”

    “当然,任何一种可能的方向都将会被探寻下去,如果是我掌握LHCb的话,我甚至想立刻就开始进行碰撞实验,然而,欧洲这边却在寻找希格斯色子,说实话,对此我并不怎么看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