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7章 记者如龙

    就在所有人都在退场的时候,后排的记者早就扛着长枪短炮向着各自的目标追了过去。

    首先,作为诺奖级别的大佬,丁照中教授和戴维·格罗斯教授自然是他们当之无愧的追逐目标。

    “丁教授,请问您对明天的强子对撞机重启计划有什么看法,重启后的第一个实验真的是寻找希格斯玻色子吗?”一个BBC的记者抢到了第一位,一边追逐着,一边对着丁教授问道。

    “对于明天的强子对撞机重启实验,我一直都是持乐观态度的,至于第一个实验做什么,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有了公布,这里我就不想多说了。”

    另一位扎着马尾辫的记者小姐姐也抢到了戴维·格罗斯教授的身后,举着话筒询问道:“尊敬的格罗斯教授,听说最近您在研究弦理论,然而,很多人认为弦理论只是一个哲学问题,并不是物理问题,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过去,我们已经有了关于基本粒子的成功理论,粒子之间存在着四种相互作用力,即重力、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爱因斯坦曾试图将四种力统一起来,建立一种大统一理论,但是失败了。我们现在发展的弦理论,最初是为了解决量子力学的一些问题,随后不断发展,形成了一套试图将四种力统一起来的理论。”格罗斯教授似乎很享受这种待遇,停下了脚步,滔滔不绝地回答道。

    “虽然很多人认为弦理论相当于哲学,不能创造什么直接的经济价值,最重要的价值是,它可以帮助回答人们感兴趣、想理解的问题。在我看来,弦理论是一个我们还没有完全了解的理论,它确实需要接受检验。我们只能知道现在发生的事情,但谁能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呢?”

    ……

    然而,总有记者喜欢捡便宜,作为这次报告会的主角之一,如同木偶一般的维金斯教授很容易就被记者们围住了。

    “维金斯教授,作为大Y帝国牛津大学成名已久的前辈,这一次的项目处理,您竟然被一位来自华国的18岁年轻人抢了先,甚至于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成果,请问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维金斯教授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在身边助手的帮助下,挤开了身前的这位太阳报的记者:“对不起,无可奉告!”

    然而,挤得过初一,挤不过十五,身后排着长队的记者还有一茬!

    “维金斯教授,对于刚才您在报告会上取笑刘峰本科生的行为,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维金斯教授,听说你一直对华国人心有偏见,请问你是种族主义者吗?”

    ……

    维金斯的脸越发黑得像锅底了……

    当然,刘峰是绝对看不到这一幕的,作为报告会上的绝对主角,被郭师兄拉着飞奔的他也少不了被疯狂的记者追逐。

    这不,一位东亚人模样的记者就首先赶上了他。

    “您好刘峰教授,我是南棒国的记者韩正熙,很高兴认识您,请问,您是南棒人吗?”

    他乡遇故知,刘峰本来对这位记者的外貌报以最大的热情,然而当这家伙自报家门,甚至问出了自己是哪国人的时候,他顿时就觉得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南棒人?

    你才是南棒人,

    你全家都是南棒人!

    只不过脸上还是‘和颜悦色’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是华国人!”

    “怎么可能思密达?刘教授,您这一次取得了如此重大的成果,怎么可能是华国人?”

    那记者直接急了,跺了跺脚,想要伸手抓住刘峰。

    然而其他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一位身材高大威猛的大叔就趁着这个时候将这货给挤到了身后。

    “刘峰教授,听说您在京城化工大学也很有名气,不少年轻的学子都将您视作奋斗的榜样,这一次您又在这个国际舞台取得了重大发现,不知道您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的吗?”

    这才像话嘛!

    听到熟悉的汉语,刘峰总算笑了:“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信仰!不急功近利,不浮夸轻薄,宠辱不惊,淡定安逸,心静如水,这才能够在追逐自己梦想的道路上取得成功。加油!”

    挥了挥拳头,又回头看了看,他发现除了这位记者大叔以外,身后竟然还有好几拨人追逐上来,有男有女,有高有瘦,那气势,丝毫不比这位大叔来得弱。

    于是刘峰又连忙挥了挥手,抱歉道:“不好意思,国内的这位朋友,你看今天实在不方便,就到此为止如何,咱们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我们可以单独采访!”

    大叔也回头看了看身后,表示十分理解,连忙掏出一张名片塞到刘峰手中,并且拍着胸脯保证道:“我是企鹅国际新闻的记者傅刚,以后就拜托您了!刘教授,您先走,后面的人我全给您拦住了,保证一个也别想从我身边跨过去……”

    终于,刘峰还是有惊无险的跑出了会场。

    瞧着身后已经远离的人群,他总算松了一口气。这边的记者,实在是太疯狂了!

    郭师兄此时也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抬头看了看周围的其他同伴,却发现陈梦雪和余枫白等人早就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拍了拍胸脯,叹了口气道:“唉!怎么样,师弟,被记者们‘围殴’的感觉,很不错吧!”

    刘峰也拍了拍胸脯,仍然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呼~实在,实在是太疯狂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人说记者是最全能的那一类人了!这些人不仅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要熟悉采访对象,寻找可以提问的问题,甚至还必须要有百米飞人的身手啊!以后咱再也不想遇到这些人了!”

    郭师兄呵呵的笑了笑,道:“你小子,就知足吧!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你这般的待遇,就能烧高香了!怎么样,这一次在台上装~逼打脸,舒服吧!”

    “那当然,师兄,你是没看到维金斯那家伙的脸色,都快黑成包公了!”

    尽管他觉得自己一向都是比较淡定的人,可一说起刚才上台做报告的事情,刘峰还是忍不住眉飞色舞起来,得意道,

    “以后再有这样的好事,小弟一定向老王建议,也让您上去感受一下!”

    “哈哈,真要再有这种好事,不用你说,老子第一个举手上台,当仁不让!”

    师兄弟二人乐呵着,也不等陈梦雪和余枫白了,勾肩搭背的回到了酒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