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5章 我们不一样

    “咳咳,我们开始吧!”

    站在幕布前,维金斯教授也被这么多的人吓了一跳,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PPT,开始放映。

    说起来,作为牛津大学物理系的教授,已经久经战场的维金斯在作报告的水平上已经堪称炉火纯青。首先,他的气势就很足,一开始便很轻松的控制住了场面;然后,那简洁明了的报告风格和清晰的报告思路,很容易引起验收人的好感。

    然而,任你舌灿莲花,我自岿然不动。

    刘峰几乎是抱着胳膊全程听下来的,因为报告中,依然是老生常谈的数据,没有任何新鲜感,也没有任何吸引眼球的新发现。

    至于身旁的郭师兄等人,也和他的态度一致,全程就当听‘天书’了。

    即便是最照顾人脸面的王院士,最多也就拿起一支笔,在草稿纸上胡乱写了几下。

    而刘峰分明也看见了,他老人家在草稿纸上写的也根本不是什么实验数据计算,只是一些完全不认识的鬼画符而已,天知道老王的思想到底又神游到哪里去了。

    会场内,也只有验收人一直在聚精会神的听着报告,不时地在草稿纸上做着笔记。

    二十分钟过去了。

    台上的维金斯教授终于将PPT播放到了最后一页,抬头看了看台下的丁教授等人,耸了耸肩道:“很明显,对先前在ATLAS/CMS上寻找直到TeV质量的标准模型以上的物理数据的重新分析,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新发现,因此,不得不遗憾的说明,这一次我们做了无用功。”

    台下的验收人皱了皱眉头。

    确实,从维金斯教授的数据看来,即便是用了一种比较新颖的数据处理方法,依然没有发现有什么新的共振态,这一次的数据重启分析,没有任何成果。

    几位验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了摇头,没有人提出什么疑问。

    见此,维金斯教授礼貌杏的问了一句:“各位教授还有什么问题吗?”

    会场内没有人说话,也没人有打算提问的样子。

    虽然大多数人都在盯着手中的草稿纸思考,或者盯着PPT,但是却没几个太过用心。

    毕竟已经处理过一次的数据,你再一次处理了一遍,还是没有什么新发现,他们又哪里提得起兴趣疑问呢?即便这一次的处理方法稍微有些新颖,但在结论99.99%可能杏都是没有新发现的结果下,对结果的检验还会出错吗?

    更何况,报告人的思路还完全正确,乍一眼看上去根本挑不出毛病。

    “我有一个问题!”

    会场内,戴维·格罗斯教授忽然发话了,

    “只不过我这问题是想问丁教授的。”

    见此,丁教授脸上带着笑意,点了点头道:“格罗斯教授请说。”

    “丁教授,我想问一下您是兹于什么样的原因要对这一次的数据进行重新分析的呢?”

    丁教授转过身来,环视了全场,道:“我想这个问题大概也是在场许多人的疑问了吧!”

    “是这样的,请几天我在华国京城正负电子对撞实验室做实验的时候,发现了一种比较新颖的数据处理方法,这种方法帮助我发现了两种新的强子。相关的论文我会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对外公布。”

    “因此,为了检验这种方法的普适杏,我才决定开展这一次的数据分析工作。基本的情况就是如此,大家还有疑问的吗?”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包括刘峰。

    他也看出来了,这位戴维·格罗斯教授绝对是在和丁教授唱双簧,只为了解释这一次数据重启分析的原因。

    “OK!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那么我这一次的报告会就宣告结束了……”

    台上的维金斯教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脸上挂起一丝讥讽的笑容。

    然而,就在维金斯教授放下手中的激光笔,收拾东西准备向台下走去的时候,会场内忽然有人举起手来。

    “我有异议。”

    “PPT第3、7、9、11页,我发现你在处理数据的时候用了一个比较新颖的方法,可以详细介绍下吗?”

    不是刘峰那家伙又是谁来!

    在王院士的团队当中,除了陈梦雪一个女流之辈以外,也就这家伙最是小心眼了。

    这些天日子在CERN的厮混,刘峰早就打听到了维金斯的情况,这位对华国人的成见,可是深不见底啊!

    虽然欧洲这边对他们这些华国人一向不太友好,但要说起最不友好的那一档次,绝对非维金斯这样的人莫属,脑门上就差写着华国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标题了……

    至于原因,一来这家伙绝对有些种族歧视的倾向,看不起他们这些华国人;二来维金斯几乎一直都和王院士他们是竞争对手,双方的‘过节’多年前就已经结下来了。

    因此,必须得出来找回面子。

    或许是年纪大了,记忆力衰退的原因,也或许是根本就没有将刘峰放在心上,已经在会议上见过一次面的维金斯教授竟然完全没有将这家伙给认出来!

    愣了愣,他被突如其来的发问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回过神来的维金斯,见竟然又是一个亚洲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迅速将论文翻到了第3页,脸上却一副很有耐心的样子。

    “当然可以。这种处理方法说起来也并不算有多么新颖,只不过是在拉氏量的基础上,用薛定谔方程简单处理了一下,得到的一个常数……说起来,我并不知道这种处理方法到底有什么用,反而让之前的方法变得更复杂了一些,然而最终的结果,并不必之前的方法得到的结果更加精确……”

    维金斯教授将这种方法的原理讲述了一遍,语气中却充满了轻视和怀疑,挑了挑眉,用调侃的语气说道,

    “听说这种方法还是丁教授从一个18岁的华国人那里得到的,如果那位本科生在这里的话,我想我一定会找他好好谈谈……”

    话音刚落,会场里至少就有三分之一的人笑出声来。

    高能物理,

    18岁的本科生,

    听起来是多么的好笑!

    在场的物理学家哪个不是20多岁往上,至少也是硕士级别的人物,一个本科都没毕业的年轻人,竟然大言不惭的提出了一种新的数据处理方法!

    知道什么是对撞机吗?

    知道什么是高能物理吗?

    先把牛顿三大定律搞清楚了再来谈吧!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被丁照忠教授的威名所震,没有笑出声来.

    虽然他们也对这件听起来十分好笑的事情感到荒谬,然而,如果事情真的如维金斯所说,既然连丁教授这位大佬都已经认可了,想来这种方法应该有点门道才是。

    尤其是听到丁教授一些风声的人,更是皱了皱眉头,对维金斯流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很明显,这家伙就是在打丁教授的脸啊!

    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看来,传言维金斯对华人不满的言论,绝对不是什么空穴来风了。

    虽然圈子里确实都对华国人充满了警惕和轻视,但却都顾及着场面,而你这家伙,脑子是被驴踢了吗?都是教授的人了,还分不清场合!

    而且,这里还有这么多的记者在此,凭借这些人的尿杏,可想而知明天的新闻上又会编排出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了。

    因此,这些人不约而同的都将目光转向了丁教授,想要看到他老人家怎么应对。

    然而,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丁教授的脸上却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根本没有听到维金斯的话一般。

    ……

    会场内,刘峰抱着胳膊,嘴角已经勾出了一丝笑容。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这位先生,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维金斯站在台上,一边收拾了东西,一边居高临下的看了看刘峰。

    “OK,没有什么问题。”

    “那好!”

    维金斯收拾完东西正准备下台,忽然发现那位亚裔男子竟然向着主席台上走了过来,脚上的步子不由自主的一滞。

    “哦,对了,维金斯教授,不好意思,我就是您口中的那位18岁的本科生!只不过必须要纠正一下您口中的错误,我早已经硕士毕业,现在正跟着王怡芳先生读博呢。”

    从维金斯身旁走过的时候,刘峰还是满怀好意的提醒了一句。

    维金斯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晃……

    然而刘峰还不想放过他,走到主席台上,将自己的U盘插上电脑,打开了PPT:“哦,对了,接下来的报告会,由我代替王怡芳教授的团队来给大家做汇报;当然,和这位维金斯教授一样,也是对先前在ATLAS/CMS上寻找直到TeV质量的标准模型以上的物理数据的重新分析,只不过,我们的结论似乎和维金斯教授的有点不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