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2章 这个同学有点拽

    会议仿佛进入了中齿息环节,除了刘峰的讲话以外,全场寂静,人人竖起耳朵。

    在场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仔细的聆听刘峰的讲述。

    连学文此时已经顾不得羡慕嫉妒恨了,只见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刘峰,仿佛在看外星人一般。

    他显然没有想到,这家伙还真能出口就成章。

    其实,如果他对刘峰有丁点研究,或者哪怕对刘峰的事迹有所了解,都不会产生刘峰解决不了这里面的问题的如此天真烂漫的想法。

    毕竟,有幸坐在第一排的那位,可是曾经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解决中石化丙烯项目新催化薄膜的研发,又在一个多月的时间,研究出8种新的聚酰胺复合材料海水淡化薄膜的家伙,那可是连段雪和谭校长都自愧不如的鬼才。

    相比之下,已经又研究了一个多月,甚至还是每天起早贪黑,比之前的两个项目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的刘峰,找出一种新的研究路线,并且进行数种尝试,这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儿。

    直到被谭校长打断,刘峰这才停下了滔滔不绝,回头看向了会议室内的其他教授。

    “根据我的几种尝试结果证实,类石墨烯材料在海水淡化方面确实有十分良好的效果,这种效果,绝非聚酰胺复合材料的潜力能够比拟的。

    “理论上来说,只要带有多孔径的类石墨烯材料,都可以有效过滤海水中的杂质粒子,从而实现淡化作用。”

    “当然,这仅仅是理论上的可行杏,更具体的化合物化学式、分子结构,以及更多的结果结论,都需要在实验中反复验证。”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其他的一些尝试我就不再一一阐述了,各位教授还有问题吗?”

    这个

    必须没有了。

    会议室内,在座的各位专家、教授都一脸严肃的听着刘峰的阐述,心中却完全是懵逼的。倒是之前的那位郑学民教授,好记星不如烂笔头,将刘峰详细阐述的三种方法记了下来,一旦有机会,说不得就会去尝试了。

    周老虽然年纪有点高了,80多岁,但人家的耳朵还很灵光,眼睛也不瞎,在场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脱他的感知。

    轻轻的点了点头。

    虽然对于刘峰的阐述,他也是一脸懵逼的,但毫无关系,他又不是接下来需要亲手操刀的人,单纯的作为一名主持人和见证着就足够了!

    只不过,在刘峰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钱大师的身影……

    心中暗叹一声果然如此,刘峰闭上了嘴巴。

    脱盐大会上,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得懂他的讲话,一群研究海水淡化,尤其是研究反渗透膜材料的大拿们,只能听着他的结论,不时的点点头,一个出来提问的都没有!

    其实在研究氧化石墨烯材料的时候,刘峰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不是关于研究路线本身,而是路线之外的东西。

    比如说,他的钱花光了,找谁要去?

    毕竟,之前的几百万在聚酰胺复合材料上就已经用了大半,现在更是已经见了底。

    然而,听师兄们所说,像段老板这个级别的人物,从来都不会担心研究经费甚至是研究成果归属的问题。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达到他老人家的这般高度呢?

    而且,会议开始前,谭校长还曾面授机宜,说这个会议他也可以去主动争取。

    本来,他是没有看上这些小钱的。只不过,看到这么多的专家教授在会议上竟然为了这么一点小钱争得面红耳赤,刘峰还是觉得于心不忍。

    干脆千般罪过都加于吾身吧,你们争取的我替你们争取了,这样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冲着他来,毕竟,你们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行业里的标杆人物,而且还都是一个阵营的,这样争争吵吵的,伤了和气平白让外人看笑话就不好了。

    因此,刘峰思前想后,犹豫良久,终于还是说出了这些不成熟的方法路线。至于你们相不相信,以后会不会去尝试,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脱盐大会的第一次研讨会结束后,出席会议的人纷纷离场。

    坐在位子上还没动的王晓东王专家,表情还是有些不悦。

    虽然按理来说,他真没有不爽的理由。毕竟,他是搞多级闪蒸技术的,而刘峰的这些东西,对研究反渗透法的那些人威胁最大,因此最不爽的也应该是这些人才是;况且,即便这一次又让反渗透法抢走了大半份额,他们这些人也依旧一样,大不了按照从前的苦日子来过也就行了,他们又不是没有过过苦日子。

    但刘峰的说话态度,以及刘峰这个人,就是让他很不爽。

    搁在他的研究团队里,不说有没有18岁的研究员,即便是有,恐怕也只是个本科实习生,连端茶倒水的活儿都没有资格,现在到好,这样的小家伙,竟然反过来教育起自己了?

    不只是如此,他还认为周老以及张SHU记对这个年轻人太过重视了。

    全程都没有对刘峰的表现太过惊奇,很明显,这两位一定是在之前接触过刘峰了,那么说来,难道上面的政策分配方案,早已经属意于这小子了?

    凭什么!

    科研这东西虽然听起来深奥,却真没什么技巧,只要找到了方向,那么接下来的东西无非就是不断地实验,不断地试错,从错误中总结经验,再用经验堆砌新的理论。

    换一句话说,其实就是砸钱。

    在整个海水淡化领域,数十年来,国家前前后后已经砸进去了数百亿,养活了无数的人,下到工人百姓,上到他们这种科研学者。

    你一个小年轻,一出来就想砸人家的饭碗,然后随便做几个实验就把数千万甚至几个亿的经费给骗走了,让他们这些前辈怎么过日子?

    因此,要说心理平衡,所有人或多或少都会不平衡,包括他王晓东。

    然而不得不承认,无论是科研界还是哪个行业都是这么现实。

    能者上,不能者下。

    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尤其是科研界。

    有实力的人从来不愁经费,甚至多少人会抢着上门来送钱;没实力的,只能喝点残羹冷炙,苟延残喘。

    看了眼刘峰走去的背影,王晓东终于还是忍不住,和旁边的王世昌教授抱怨了句。

    “你说这小子是不是太猖狂了点,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前辈!”

    王世昌教授不满的看了王晓东一眼,在会议上的时候这家伙不和他商量就出来怼刘峰,平白无故的四处竖敌,像这种猪队友,他也是受够了。

    “你要是有人家的本事,也可以这么狂!还管到人家头上去了!”

    说完,王世昌教授看都不看他一眼,便收拾东西走了。

    先前被刘峰打脸呛住的王晓东,满肚子的抱怨又被老友兼上司一句话给呛住了,不禁血气上涌,一张脸面红耳赤。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嘴里憋出一句嘀咕。

    “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儿吗?有你倒霉的时候!”

    说罢,他也拾起了自己的笔记本,黑着脸拂袖而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