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4章 有钱了该干什么?

    另一边,段雪办公室,他也在接着某人的电话。

    “小段啊,之前你让我给你的入场券,是为了给你的弟子准备的吧!”电话的另一头,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周老,您都知道了?”

    “知道,我怎么不知道!现在整个海水淡化界都被你这位弟子炸开锅了!我又是脱盐大会的主持人,岂会不知?你这位得意弟子做出了这般成绩,倒是当得起一声人才的称呼,而你这当老师的,这一次也算脸上有光了。”那位叫周老的老人感叹了一声,话里话外,都对刘峰充满了满意。

    “周老,缪赞了,缪赞了,这小子还年轻,哪里当得起您这般夸奖。”段雪谦虚了一句,脸上却有几分自豪,这小子,真给老子长脸了。

    “你小子!”那边的老人笑骂了一声,“我还不知道你,说不定现在准偷着乐呢,跟我谦虚个什么劲!说正事,这一次给你打电话,也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想让他在脱盐大会上做一篇主题报告,你觉得呢?”

    “周老,这会不会有些拔苗助长了,要知道,刘峰这小子,才18岁啊!”段雪却眉头紧蹙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本来刘峰就已经砸了很多人的饭碗了,不知遭了多少人的嫉恨,现在又要让他上台,在这么多同行前辈的面前做报告,自己又不在身边,这么一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能HOLD住吗?

    “小段啊,你小子,现在怎么也这般瞻前顾后了,这可不像你的为人啊!”周老批评了一句,“雏鹰想要展翅蓝天,必须经过摔下悬崖的锻炼,你一天不让他接触这些东西,他就一天不能成长,难道,你以为你能给他遮挡一辈子吗?”

    段雪沉默不语言,他知道,周老的话是有道理的。

    但是关心则乱,对刘峰,他真的将之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去关心爱护,这一刻,自己的孩子要走出自己的羽翼庇护,自己去外面闯一片天了,说实话,他是真放心不下。

    “小伙子才18岁,嗯,18,”对面的周老也被刘峰的年纪小小惊讶了一把,“18岁,其实也不算小了!这样吧,你去问一问小伙子的意思,大会的时候,你让他来找我,我也想看看这个小伙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

    刘峰可不知道在另一边还有两个大人物正对他关注着,刚刚授权完专利的他,即将成为亿万富翁,他正沉浸在亿万富翁的喜悦当中呢!

    虽然专利授权费要等到专利下来的那一刻起,对方才会打到他的账户,按照许梦卿师姐的估计,最早也要到开学后才能下来,但这并不能阻止他提前享受一位亿万富翁才能享受的生活。

    比如,和段老板一般,继续搞科研什么的……

    咳咳,总之,我们的刘峰同学还是很单纯善良的,什么买豪车买别墅、再找几个漂亮美眉过着没羞没臊的堕落生活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刘峰同学身上的,毕竟,人家可是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青年。

    在签约完成的当天晚上,他最多也就只和许梦卿师姐共度了一个愉快的良宵而已——嗯,其实也就吃吃饭,聊聊天什么的,其他真什么都没发生……

    至于这位许梦卿师姐到底有没有男朋友,杏取向如何,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之类的问题,纯洁的他绝对不会多问的,最多也就是旁敲侧击的了解一下。

    该感谢的人感谢完了,自己的生活也不能被外物打断,因此,忙完了授权事宜的他又回到了实验室的日常。

    新的研究方向他已经有了眉目。

    目前海水脱盐最常用的反渗透技术,其工作原理是用一种特制的膜来过滤海水中的盐,比如聚酰胺复合材料等,但由于这些薄膜上的小孔极为致密,需要非常大的压力迫使海水通过薄膜,因此,需要消耗不少的能源,成本就居高不下。

    如果他能够找到一种孔洞合适,而且成本又便宜的材料,然后通过各种手段调节孔洞的大小,使其接近1纳米大小,降低孔洞排布的致密杏,就能在低压下快速的完成海水淡化过程。

    而这种材料,也不是没有的,至少除了聚酰胺材料以外,他就知道,石墨烯材料也是可以的。

    虽然石墨烯现在比聚酰胺还要贵,但是以石墨烯为蓝本,设计出一种新的C球结构材料,也不是不可行!总之,有了方向,总比两眼抓瞎要好很多,至少,他可以尝试着进行实验了。

    只不过,实验之余,刘峰也忍不住去思考一个问题,要是一个普通人有了这么多钱,他会怎么花呢?

    要是换成是以前,说不定他的答案和其他屌丝的答案一致,大概率会是去过没羞没臊的生活,最多也就多个偶尔去环游世界陶冶陶冶情操什么的,但他现在不一样了,有了金手指,还做这么低端的事情,简直丢脸啊!

    不搞出一番大事业出来,都对不起他开挂的人生!

    因此,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还债……

    先帮着家里还清债务,然后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

    马上就到庄稼收获的季节了,什么玉米水稻红薯之类的,以爸妈的节俭,是绝对不会请人来帮忙收拾的!

    在这个骄阳似火的季节,面朝红土背朝天,一把汗来一把辛酸泪,农民的辛苦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因此,刘峰不想让爸妈继续受这样的累。

    之前他寄回家的20万,差不多已经将家里的债务还了一大半,趁着最近的空闲,刘峰还是决定请假回家,先解决债务问题,毕竟,周围的乡里乡亲都不容易!

    “老板,我是来跟您请假的!”刘峰敲开了段老板的办公室。

    按理来说,研究生也是有寒暑假的,奈何这全靠导师们的心情,老板让放假了才能放假,不像是本科生,考完试就可以滚蛋了。

    段雪放下手头的工作,听说刘峰要请假,关心的问了一声:“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老板,是这样的,最近不是农忙时节吗,家里就我爸妈两人,还要照顾瘫痪的奶奶,实在抽不开人手,因此我想回家帮帮忙!”

    对于刘峰的家庭情况,段雪也了解,知道刘峰是来自大山的孩子,他家祖传好几代都是农民,家里更是种了十几亩地,因此理解的点了点头:“你小子,还算孝顺!”

    说罢,段雪叹了一口气,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对刘峰从小到大就帮着父母干农活的境遇,他也是感慨万千,现在这小子也算发达了,仍然没有忘记以前的生活,这么老实本分的孩子,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总结起来,就是不忘本、孝顺,因此,对刘峰,他是越发满意,这孩子,自己真没看走眼!

    “准了!孝顺父母是我们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你小子,能不忘本,不枉大家对你的看中!”段雪点了点头,大手一挥,直接批准了。

    “只不过,7月22号的脱盐大会,你一定要去参加,之前周老亲自打电话了解过了,他想让你在会上做一个主题报告;到时候我可能不在,就由老谭那家伙带你过去,你能HOLD住不?”

    主题报告会?竟然还有这么一出?

    刘峰摸了摸下巴,思考着,心想不就是一个报告会吗,几万人的大场面咱都接触过了,几十个人的小场合,咱怎么可能HOLD不住?

    只不过,说实话,咱现在都这么出名了吗,连周老院士都知道咱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