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1章 毕业了

    时间过得越来越快,转眼间,已经到了6月23号。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华仔的歌声在校园响起,预示着又是一个答辩的季节。

    而刘峰已经等待这天很久了。

    按照规定,答辩时指导老师应该是有回避的,不过因为刘峰情况比较特殊,再加上因为段雪又是院士,答辩老师都是他邀请来的,因此,这种小事自然没人放在心上。

    除了段雪以外,另外的两人,一人竟然是谭校长,另一位是来自华科院的刘毅清院士。

    谭校长就不用多说了,人家也是一名院士,只不过让刘峰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老人家来瞎凑什么热闹,毕竟,他从事的是生物专业,而刘峰现在要答辩的是化学。

    另一位刘毅清院士,刘峰不了解,反正段雪邀请来的小伙伴,肯定来头不小就是了。

    站在讲台上,刘峰神色如常。

    这一刻,他已经期待已久了,虽然准备的时间并不多,但久经沙场的他也并不怯场。

    讲台上,正放着PPT。

    刘峰先简单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后,便开始自述论文,并汇报论文的主要内容和成果。

    这一项流程下来,其实花费的时间并不长,前后也只有六七分钟时间,毕竟,接下来的提问环节,才是答辩的重中之重!

    “论文的第11页12行有提到,你的这种薄膜材料主要参考了水煤气的催化反应,丙烯歧化反应生成的乙烯会透过薄膜,那么针对丙烯歧化反应的催化剂,你为什么没有选择以耦合的方式,而是以负载的方式将催化剂和薄膜合成在一起?合成的思路是怎么来的,这种负载方式有什么意义,可以详细的阐述下吗?”

    和普通的答辩评委不同,刘毅清院士可不管你是谁的学生,他的问题直指论文的核心。

    如果只是一名普通的本科生,说不定还真被这种问题给难住了,可刘峰是谁,他是一名普通的本科生?根本不去翻看论文,因为他完全知道第11页写的是什么。

    “因为对于负载的方式来说,耦合的方式更为复杂,以成本来考量,它首先就不是可取的;再者,耦合方式发生的一系列化学反应,对无机薄膜会产生不可预料的化学杏质改变,通过开题前的实验路线论证,我们可以得到,催化剂Rh2O3与薄膜的耦合主要会发生以下三种化学反应……”

    拿起粉笔,刘峰一边讲,一边在黑板上板书着。

    刘毅清看着黑板,随着刘峰的手书逐渐眯起了眼睛,不时的点点头;他刚才的问题,完全超过了本科生阶段拥有的知识量,即使是以博士研究生的标准去要求,这位刘峰同学也表现得无懈可击,因此,他很满意。

    刘毅清问完,旁边的谭校长也开口了:“我注意到你论文中的实验数据比较少,按照一般的课题研究来说,应该会有许多的试错实验,那么,为什么你的论文里试错的数据几乎就没有呢?”

    这个问题让刘峰愣了一愣。

    果然,始终还是会有人关注到这方面的内容。

    哪有什么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咱开了挂!

    刘峰轻咳了一声,道:“这个问题到可以用两方面的原因来解释。一来是因为在前期的实验路线论证中,路线的选择比较合适;另一方面,是因为后期的实验都比较成功,因此试错实验就很少,数据的参考杏也并没有什么价值,因此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小刘啊,这里我就要批评你一下了。”谭教授摇了摇头,用语重心长的口吻教育道,“咱们做实验的目的是什么,除了要得到最终的成果以外,其他的可能我们就不去考虑了吗?这不是一个学者应该有的心态,要知道,你看看多少科学家的伟大发现,都是在不经意间,甚至干脆就是实验失误。所以,小刘啊,以后做学问还是应该力求完美,即使另一种的可能杏小到几乎没有,但我们也还是不能放过。”

    另一边的段雪也点了点头:“小子,谭教授的金玉良言你可要记住了,这方面,你确实应该多注意,不要轻易就下结论。”

    刘毅清教授忽然笑了笑:“老段,你们两个也不要故意为难刘峰同学了,搞科研有的时候就是靠的运气,人家小伙子没有多少试错就得到了成果,这就是人家的运气,想想你们18、9岁在做什么,还抱着书本上的内容死读书吧?”

    “诶!老刘,这句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靠运气,在这个年代,你见过有几个搞学术的靠的是运气了?不脚踏实地的专研基础,总有一天会伤仲永。”段雪摇了摇头,“小子,记住了,以后不要那么浮躁……”

    三人都是院士大佬,刘峰站在台上,只能像个木偶一般虚心的接受几人的意见和批评,根本就插不上一句话。

    终于,三人争论完毕,只见段雪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还有一点,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们啦!”刘毅清院士摇了摇头,之前段雪和谭天韦两人哪里是对刘峰吹毛求疵,完全就是另一种的爱护。

    “还问个啥,即使是让我们几个去做,也不一定能够有刘峰同学做得好!还是直接打分吧。”

    于是,刘毅清直接在表格上填写了分数,然后笑着站起身来,看着刘峰,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之前听说老段收了一个很有天赋的徒弟,这一接触,到是名不虚传:“小伙子,你在化学实验方面很有天赋,在你这个年纪,专业基础知识也打得比较牢靠,希望你以后再接再厉,努力专研,不要辜负了老师们对你的期望,更不要浪费了你自己宝贵的天赋,加油吧!”

    “谢谢老师。”刘峰诚恳地鞠了一躬,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这一刻,他就要毕业了吗?

    “不用谢,答辩结束了,你先出去吧,结果随后通知你。”刘毅清教授挥了挥手。随后刘峰便走出了课堂。

    看向段雪,刘教授笑了笑,开玩笑说道:“老段啊,这小伙子你是从哪里发现的?这些年我还从来没有收过这么年轻的孩子,眼看着人也老了,也快退休了,要不,你看咱商量商量,让我也试试年轻人?”

    段雪直接翻了个白眼,看着这位老友:“想都别想!你们华科院从全国抢了好多好苗子去了,更是还有个少年班,还说没有年轻人?眼瞅着我们化大好不容易出了个人才,你又想捣鼓捣鼓去了,做梦!”

    一旁的谭天韦也帮腔道:“是啊,老刘,你这人就是这么不厚道,哪里有个风吹草动,都要跑过去撸下一根毛来!”

    刘毅清摆了摆脑袋,叹了口气:“你们啊,还是这么小气!”

    其实他到不是真要把刘峰抢过去什么的,毕竟,他们华科院不知比化大好了多少,什么人才他没见过?这一次来,一方面是应了老友的要求,一方面也是为了满足他的好奇心。

    段雪这家伙老是和他吹牛,说他新收了个徒弟,这个徒弟天赋高,说不得几十年后能出个诺贝儿奖什么的,刚一听到这话,他还真不咋信,诺贝尔奖,唬谁呢?但今天这一见,他也不得不感慨,这位刘峰同学,倒还真有那股子得奖的劲儿!

    感叹完毕,刘教授不禁在心中为自己的老友祝福起来:能够收到这么一个优秀的传人继承衣钵,此生无憾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