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1章 初稿完成

    很可惜,刘峰的这种损公肥私的思想注定没有结果。

    法律上早已经对这种情况有所规定。

    像他这种拿着国家或者其他公司的拨款,研究出来的成果想要踹在自己怀里的行为,监狱一定是他的最好归宿。

    刘峰不小心查阅了一下华国的专利法,其中第八条对此作出了规定:

    你申请的专利如果和学校的科研项目有关,或者利用学校的实验设备、科研经费,无论你是自行找代理申请,或者通过学校去申请,申请人应为学校,专利证书归学校。

    离校后一年,自己申请,这时候的专利权才归自己所有。

    所以,刘峰以后想要申请自己的专利的话,只能在离开学校一年以后;当然,有蛹定或者特殊情况除外。

    很明显,如果他要是拿着这个课题去申请专利的话,只能是白忙活一场,说不定到时候中石油和学校会联合起来,给他发一个半吨重的助人为乐功勋奖章……

    摇了摇头,将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抛诸脑后,刘峰开始写起了论文。

    这个题目是前些天刘峰在和刘威师兄讨论问题的时候想到的,他们的课题有着明显的结果导向杏,譬如说合成某某化合物,制造出某某装置,但是论文却不能这样写,尤其是发在SCI上的论文。

    之前刘威师兄询问他会不会写论文的时候,给了他很多建议,让他在SCI上下载首页论文,不是研究它们的内容,而是研究这些论文的写法和格式。

    于是?结合网上查阅的资料,刘峰便拟了这个题目。

    至于这个题目怎么解?呵呵,字面上的意思而已。只不过,刘峰最后还需要将它们翻译成英文。

    盯着雪白的电脑屏幕,刘峰有点头疼,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键盘,心想要是写论文也能开挂就好了,这种必须一字一词仔细斟酌的文章,说实话,他的语文水平从小到大就没及过格。

    从过程到结果,每一个数字,每一个化学符号,乃至每一个标点,都必须简练,简练到多一个字母都会有不美的感觉,那个时候,这篇论文的格式就算合格了。

    当然,除此之外,论文还必须浅显易懂,嗯,必须是一篇可以被其它人看懂的论文。

    头疼啊,这简直比做实验还要困难多了!

    还好刘峰的英语不错,直接去考个托福雅思之类的都可以,因此论文还算进行得下去,否则,他还是直接求助于有道翻译吧,或许,度娘也不错……

    其实,说实话,他这个课题,如果按照常规的实验步骤进行的话,刘峰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在这个课题中刷多少篇SCI。

    可以这样说,课题是针对一系列的问题进行研究,不是一两个问题,里面需要攻克的关卡那可就多了。

    可是,如果只是为了写篇论文的话,一个问题基本上就能水上一篇论文,因此,不少人在一个课题下来后,SCI发到手软也不是罕见事。

    只可惜,谁让刘峰开怪了呢!

    以结果为导向进行实验的他,最终的结果只能写出一篇论文,因为其他的可能杏他并没有于现实中去进行实验的验证和研究。

    不过,一篇论文就一篇论文吧,毕竟,他才不是那些科研刷子呢,为了发论文,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刘峰就知道学术圈里有这么些人,论文发了一大堆,但是一问起有什么科研成果,啥?科研成果是什么东西,能写论文吗?

    花费了几天的功夫,刘峰将论文的初稿完成了。

    段老板也来电话关心过,询问了一些课题上的事情,但是都被刘峰给糊弄过去了,这越洋电话确实有点贵,即使他用的是实验室里的座机,即使这并不需要他花钱,本着节约经费的原则,他还是少说几句的好。

    嗯,还有两天,段老板就要回来了,他准备给人家一个惊喜。

    不过,这两天,他要做点什么好呢?随手点击了保存,刘峰关闭了电脑,摸着下巴思索道。

    ……

    主教大楼,答疑室内,座无虚席。

    有志考研的大三学弟学姐,额,不,是学弟学妹们,正埋着头专心复习。

    讲桌旁边,坐着的是化大物理系教授高洪明,只见此刻他已经放下了手中的ipad,正一丝不苟地盯着草稿纸上的题目,拿着签字笔的右手食指不停的在讲桌上敲击着。

    站在旁边的刘峰很清楚,这个小动作,意味着他陷入了思考。

    “这,你是从哪儿弄来的题目?”盯着草稿纸上的公式思考了很久,高洪明终于开口问道。

    “参考书上有提到量子力学和薛定谔方程,于是我就去图书馆里查阅了下相关资料,发现里面有提到关于量子力学的几个假设,以及薛定谔方程在其中的应用,我就试着这推导了下,结果发现到了这一步就走进了死胡同,怎么都解不开。”刘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脸不好意思麻烦您了的表情。

    高洪明看了刘峰一眼,视线继续转向草稿纸,这次他放下了签字笔,转身拿起了粉笔,伸手在黑板上打起了草稿。

    刘峰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

    对于异能能够控制的微观粒子,他查阅了很多物理资料,却发现他能观察到的很多粒子,物理书上根本找不到;换句话说,就是现代的基础物理学,还达不到研究这些微观粒子的能力,比如夸克的下一级粒子是什么,下下一级、下下下一级的粒子又是什么?

    没人知道,也没人能够解释。

    但刘峰却偏偏就知道,它们是真实存在的,他能够看见,甚至还能改变它们的运动轨迹,可是他却不能向外界证明!

    这就好像他明明知道自家地里埋藏了富可敌国的宝藏,但他却挖不出来一般,让人看着心痒痒,却偏偏无计可施,更不可能报告给官府,只能通过自己进一步的学习物理学来期待某一天能够将其开发出来。

    说实话,他虽然对物理最感兴趣,可是他之前的物理课程学得并不好,但或许是因为开挂刷了许多书的缘故,厚积而薄发,他在这方面的功课也越发深厚起来,意外的,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跟得上老师的节奏。

    坐在下面复习物理的大三‘学弟学妹’们,被讲台上的粉笔唰唰声吸引了注意力,时不时的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黑板上的算式,随即又很快将头埋了下去。

    这,这都写的啥玩意儿?

    薛定谔方程?量子力学?

    嗯,下面还是有几个能人,或多或少还是能看懂几个数字,毕竟,他们虽然不一定看得懂薛定谔方程,但是,薛定谔方程的样子,他们多少还是见过的……

    周韵珊也看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既伤感又骄傲,这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人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中,整个黑板都被高教授写满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