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章 把人家弄哭了

    “诶诶,我说哥们儿有必要吗,咱就是个兼职的,何必呢?人家说啥咱就做啥呗!”陈鸿志永远一副咸鱼不想翻身的样子,见刘峰的脸色不好看,于是小心的看了文若男一眼后,这才凑了过来开解道。

    唉,这哥们儿,真没救了!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说了你这家伙也不懂!”刘峰摇了摇头,他却憋了一股子气,想让他做咸鱼,那怎么可能!

    “啥?合着咱就成燕雀了啊!”陈鸿志白了一眼这家伙,“我承认你丫是个学霸,可咱也不弱呀!”

    “切,谁知道!”

    ……

    二人互相贫了几句,刘峰的心情这才好了些。陈鸿志这哥们儿看起来挺不靠谱的,没想到还挺善解人意。

    于是,实验正式开始。

    完全摒除外界的干扰,刘峰三下五除二就将实验装置搭好了,有了一次经验的他,做起这种事来不知快了多少倍。

    瞥了一眼大魔王的位置,发现她并没有关注到自己,刘峰暗暗发狠,心想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大不了200块钱,我也不要了!

    于是,暗暗下定决心的刘峰直接开始投料升温,220℃,呵呵!

    ……

    几个小时以后。

    “刘峰,你怎么可以这样!”文若男几乎都要被气哭了,她是真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大胆,竟然敢暗自修改自己设定的温度,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滚,你给我滚!”

    “滚?不好意思,师姐,我的兼职费还没给我呢?”刘峰却是厚着脸皮,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强由他强,困难像弹簧。

    仔细的打量着大魔王张牙舞爪暴怒不已的样子,还别说,挺可爱!

    “你,你!呜呜!”大魔王竟然直接蹲了下去,放声大哭起来。

    “啥?”

    刘峰彻底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不科学!

    画风完全不对的啊!

    大魔王其实只是只小白兔?

    ……

    文若男哭得十分伤心,而旁边的刘峰一脸焦灼。

    可是,谁又知道她的压力呢!

    别看她平时表现得一副男子气概,气势汹汹的样子,其实这只不过都是她的习惯和伪装罢了,真实的她比谁都知道自己的软弱。

    这个实验干系到她能不能独立操作一套自己课题的问题,要是搞砸了,师兄那里不好交代也就罢了,导师那里对她失望那就惨了!

    因此她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几个月都做不出来,再加上最近家里还出了点事,现在又被刘峰这么一捣乱,心里本来就压抑着一座大山的她,终于不堪重负,趁着没有熟悉的人在场,放肆的哭了出来。

    “呜呜呜~”

    旁边的陈鸿志也傻眼了,他也没有想到两人竟然这般赌气,而且,关键是最后还有人哭了!

    朝着刘峰翻了翻白眼:瞧你这家伙,干的些什么事!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因为身为单身狗的他对于雌杏动物从来都没招,所以也只能干瞪眼。

    一时间,两人你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你,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迷茫。

    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后,实在无法,还是刘峰站了出来。

    “师姐,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的!”刘峰硬着头皮上前安慰着,心里不停的念叨着罪过啊罪过,他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竟然都把师姐弄哭了,“实验的收率我也计算出来了,66%,嗯,离着最终设计的收率只剩下两个百分点了!”

    “嗯?”听到这里,文若男瞬间止住了哭泣,梨花带雨的大眼睛红通通的,像个小兔子,不过却露出几分惊异,“你说什么?”

    “师姐,我说实验最终产物的收率达到了66%!嗯,用的是我的设计方案,130℃!”刘峰得意的扬了扬脑袋。

    “怎么可能!”擦了擦泪珠,女王大人站起身来,双手却紧紧的抓住刘峰的胳膊,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没什么不可能的,师姐,最终还是我赢了哈!”刘峰却挑了挑眉,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任其抓住自己的右手,“诺,这是我纪录的实验数据和计算结果,你看看!”

    “哼哼!”文若男这才放下刘峰的右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数据,仔细打量着,随后,一张苦脸终于破涕为笑,“哼,算你运气好!”

    瞬间,那个坚强的女王大人又回来了。

    ……

    廖文扬正和自己的导师赶往公司实验室。

    昨天汇报了一天的工作,今天上午又陪着他老人家开了一个例会,直到下午这才有时间赶回公司。

    身为早七天的BOSS之一,他的导师是以技术入股的大股东之一,还是公司的首席技术顾问,有了技术方面的问题,他老人家自然也会亲自出马,前来解决。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实验条件的控制问题,副反应太多,影响因素也太多,因此这才导致实验的收率总是不达标。”

    “嗯,你那个实验我看过了,你说的问题确实存在,……”

    “嘟……嘟……”

    二人正在车上讨论着遇到的问题,突然,一个电话便打了过来。

    廖文扬皱了皱眉,掏出手机一看,自然是文若男打来的,看来又遇上什么问题了吧。

    “喂,若男,我是廖文扬!”

    “师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收率达到66%了!”电话的另一边,明显能听出文若男的激动和喜悦,嗯?还有惊异。

    “什么?66%!怎么达到的!”廖文扬更是震惊,66%的收率,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实验基本已经达到了要求!课题要结束了啊!

    虽然他们设计的收率指标是68.0%以上,但是实在不行,66%还是可以交差的!更何况,66%的收率,说不定下一次实验,条件稍微改变一点,就有可能超过68%了!

    怎么达到的!

    廖文扬完全不敢相信!

    按照他的预计,想要找到影响收率的反应因素,至少也得1~2周的时间,再加上解决的时间,恐怕需要小1个月,没想到这才两天不到,竟然就全解决了?

    “我和BOSS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最多还有10几分钟,电话里不方便,我们来了再说。”廖文扬止住激动的心情,挂断了电话。

    “BOSS,你看……”

    “嗯,你们的电话我都听见了,问题解决了就好!我到公司还有其他的事情,一起去看看吧。”

    导师点了点头,对于自己的学生,无论是博士研究生还是硕士研究生,他一向都是放养的,把课题直接分解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做,有什么问题再问。

    这样的好处在于,他培养的不只是他们的科研能力,更是自己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组织人手、互相帮助的组织能力!

    国外的一些大学就普遍流行这种做法,只不过这一套在华国,少有人使用罢了。

    毕竟,华国自有国情在此,除了他这种不差课题的院士以外,还真没有几个人敢如此作为。

    一来普通的教授自己的课题可能也比较紧张,没有额外的课题分给自己的学生;二来华国的教育方式众所周知,注重于应试教育,普通的大学生刚加入进来,没有个一两年的培养,老师也不敢将课题交给他们。

    因此,新加入他团队的学生,他最多只给他们一年的学习时间,一年后就会有课题分发;如果有什么问题,再自己去问,自己解决,他在这里面起到的作用,就是答疑指导罢了。

    相对来说,他对学生的管理还是比较宽松的,不像其他一些人一样,总让别人打下手,将学生当成了免费的奴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