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20章 欢迎来日

    东京,成田国际机场。

    剧烈的颠簸过后,一架波音客机停在跑道上。

    杜坤扒着舷窗往下瞅,兴奋的回头道:“师兄,下面好多妹子欢迎我们!”

    王梓轩摘下眼罩:“你怎么知道?”

    “下面有条幅写的,师兄,你看!”

    王梓轩探头打量,成田机场下面多名和服少女高举横幅“欢迎王大师来日”。

    “欢迎来日?”

    王梓轩嘴角抽了一下,拜托,不要用这么污力十足的句子好不好?

    得知王梓轩的到来,土御门家的欢迎仪式非常郑重,虽然队伍大多是年轻一代,但早早便在机场等候。

    刚出机舱,就看到李兆天身旁的土御门寒子向他热情挥手。

    站在李兆天另一边的,还有一位身穿黑色纹付羽织袴的年轻男子。

    纹付羽织袴是东瀛男人的第一礼装,包括黑色纹付的羽织和文付的袴。纹付指的是家纹,位于羽织的前后两侧以及袖子。

    纹付羽织袴包括7个部分,分别是羽织、纹付、角带、袴、足袋、履舞、白扇。

    王梓轩面带微笑缓步下机,杜坤随后。

    一身纱布夹着拐杖的法奥堵在舱门口,有乘客试图过去,法奥露出自己不住“跳舞”的肱三头肌,吓得空乘小姐与东瀛乘客连连鞠躬。

    “梓轩君,你终于来啦!”土御门寒子亲昵的上前挽住王梓轩的胳膊。

    “我们没这么熟吧?”微笑点头王梓轩压低嗓音道。

    “帮我杀了他,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土御门寒子笑的天真烂漫,说出的话却寒彻透骨。

    王梓轩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一名身穿黑色纹付羽织袴的年轻男子。

    李兆天笑着上前道:“王大师,我为你介绍,这位是土御门分家安培家族的当代俊杰,安培晋太郎!”

    “王桑,我是晋太郎,还请多多关照!”身穿黑色纹付羽织袴的年轻男子躬身施礼,面带恭谨,眼底却闪过一道寒芒。

    王梓轩打量一眼土御门寒子,他对土御门家族也略微有一些了解。

    说起土御门家族,不得不提到东瀛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安倍晴明,平安中期的大阴阳师,阴阳寮的土御门家始祖,江户时代曾流传一句名言:“不知源义经,但知晴明公”,可见安培晴明的知名度。

    安倍晴明的身世一直是个谜,但是他的后代的资料还是比较详细的,从安培晴明第五代的时候,开始生不出后代,安培这个姓被认为是被妖怪诅咒,使得安培晴明断子绝孙,所以改姓土御门,而土御门就是安培晴明住过的地方。

    土御门是一个大家族,本家以土御门为姓,按照习俗,会根据血统是否纯正分为本家和分家。而安倍这个姓氏也被分家旁支流传下来,逐渐成为东瀛五大政治家族之一,出过不少政要,而土御门家族为了保持血脉的纯正,婚姻有时候会考虑分家和旁支。

    “梓轩君,坐我的车好不好嘛?”土御门寒子摇晃王梓轩的胳膊,嗲声嗲气道。

    “摇这强身健肾呢。”王梓轩笑。

    李兆天将银色发辫甩去身后:“王大师,三位财团代表,想请你看风水!”

    “东京有钱人海多呢!”王梓轩感叹道。

    因为广场协议的签署,如今日元对美刀的汇率节节升高,东京作为东瀛的首都,更是遍地有钱人,要知道他如今的出场费可是天价。

    “王桑,家父收藏了许多来自华夏的古董,其中有一枚玉玺,有可能是传说当中的金镶玉玺!希望阁下可以帮忙鉴定真伪。”安培晋太郎躬身道。

    “金镶玉?”王梓轩似笑非笑。

    杜坤左右打量,美色、金钱、嗜好,心说师兄一下飞机便三颗糖衣炮弹,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帮人的目的是什么?

    王梓轩不置可否,拉过杜坤道:“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师弟,杜坤!”

    “那美得假内嘬!”杜坤学着安培晋太郎的样子鞠躬道。

    鸦雀无声!

    一群东瀛人目瞪口呆。

    王梓轩抬头看天。

    杜坤在飞机上缠着一位漂亮的空乘小姐,非要学一句日语,空姐被缠的不耐烦,就教了他这一句。

    翻译过来的意思:别TM嘚瑟!

    王梓轩为一身绷带的法奥介绍道:“这位是我的保镖,法奥!”

    这是保镖?样子可有够惨的,安培晋太郎表面谦逊和善,眼底却闪过一丝轻蔑。

    圣骑士法奥向他伸出右手。

    安培晋太郎陪笑与他握在一起,瞬间面无血色,法奥嘴角微扬的松开手,安培晋太郎一看右手,捏变形了,这是怪物吗?

    王梓轩虚拳抵口:“咳咳,法奥非常热情,安培先生不要介意。”

    “不、不介意!”安培晋太郎嘴角抽搐。

    周围还有一群青春可人的和服少女,应该是土御门家族的分家,王梓轩向两名和服少女道:“两位美女,横幅很有特色,你们有车么?”

    “有啊!有啊!”两名和服少女对视一眼,受宠若惊的不迭点头。

    “我做你们的车!”王梓轩左拥右抱的往外走。

    李兆天、土御门寒子和安培晋太郎三人一脸愕然,这位王大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他们三个的事先的安排都做了无用功。

    “我也很帅仔!”杜坤摆出造型,一甩大刘海道。

    李兆天三人丢他一记白眼,也往机场走去。

    “没眼光!是不是金毛**三?”杜坤看向身旁的法奥。

    后者攥紧砂锅大的拳头,嘎巴作响,在杜坤眼前比划了一下,夹着拐一瘸半步癫的飞快追向王梓轩。

    出了机场,还没有上车,王梓轩就与两名少女混熟,两名和服少女出自分家系的仓桥家族和若杉家族,仓桥明子和若杉晴子。

    在王梓轩的心理暗示下,两女争先恐后将她们该说的和不该说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在江户时代因德川幕府的强烈支持,土御门家主土御门泰福家成立“土御门神道”,掌握阴阳师集团的实权,垄断国家官方历法的编制和参与国家政治的权利,德川幕府赐予封地,使其家名维持下去。

    明治维新后,新政府推行废佛毁释,不但剥夺了土御门家制作“历法”的垄断权,更废除了阴阳道,幸好有不少旁支以土御门家为首,暗地结成了“土御门神道同门会”。

    1952年,驻东瀛M军总司令麦克将军强制拟订信教自由宪法草案,土御门神道得以成为正式宗教法人,以“神道教家学”名义存续阴阳道直至今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