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19章 晕奶白药

    法奥千方百计接近王梓轩,确实带着目的,因为教廷对神秘的东方修行者非常感兴趣,想要增进了解。

    所以怎么收拾法奥都没事,但杀掉圣骑士法奥那可就捅了马蜂窝,王梓轩自然要出手阻止。

    叮铃铃的清脆声响,刘笑尘等人感觉恍惚了一下,发现法奥不见了,再一转头,发现王梓轩突兀的出现在他们身后,而他左右手还各带着两个人,一个是法奥,另一个正是刘玉容。

    “玉容!”刘笑尘的脸上瞬间多云转晴,关切的道。

    “我没事,爷爷,幸亏王大师救出了我。”刘玉容跑过去。

    刘笑尘一群人转而向王梓轩抱拳道:“王大师,辛苦了!”

    王梓轩一笑,打趣道:“刘老爷子的暴脾气还没改,一言不合就要命!”

    一干武林人士打量王梓轩,这位就是来自香江的风水大师王梓轩?怎么出现的,难怪刘宗师都要尊称一声王大师,看来真有几把刷子。

    刘笑尘脸黑,换个人跟他这么说话非让他知道厉害不可:“你师弟杜坤,说不认识这洋人!”

    法奥愤怒小眼神正看杜坤。

    王梓轩自然明白怎么回事,正色道:“法奥骑士,这是你自作自受,非要乔装打扮,你现在这样,不仔细看我也认不出来。”

    鼻青脸肿的法奥一哽,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没法与王梓轩发火,法奥转过矛头,不忿的看向刘笑尘等人,用法语道:“一定有人会付出代价!”

    王梓轩用法语道:“法奥先生,你胆子大得很啊,敢招惹武术宗师,现在你的内伤非常严重,已经快要死了!”

    要死了?法奥脸色大变,如果其他人说这话他会嗤之以鼻,他可是恢复力极为强大的圣骑士。

    法奥试了试,全身酸软无力,头部还阵阵晕眩。

    “华夏武术源远流长,比你们教廷存在的时间还要长,遇到真正的武术宗师,我都不敢硬刚。”王梓轩一脸同情的看他。

    “王大师,救我!”法奥小声哀求。

    法奥不怕死,但他并不想死。

    王梓轩转过身,背后的右手搓动手指。

    法奥嘴角抽搐,从腰带中取出一块宝石塞到王梓轩手里。

    王梓轩嘴角微扬,缓步走到刘笑尘身边,压低声音道:“刘宗师,你麻烦大了!”

    “麻烦?”刘笑尘呵声冷笑,不以为然。

    王梓轩揩了揩眉毛:“这位是圣骑士法奥,来自梵蒂冈……”

    “梵蒂冈?果真?”刘笑尘皱眉打量一眼法奥。

    顶级势力中,梵蒂冈绝对能排入前三。

    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打梵蒂冈,即便当初称霸欧洲的德国也是如此,因为打梵蒂冈就是向全体天主教徒宣战,基本相当于对世界上一少半的国家开战,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个实力。

    “我会开这种玩笑?”王梓轩道。

    刘笑尘眼中凶光闪烁,如果法奥的身份是真的,那他还真是个麻烦,刘笑尘思考灭口的可能杏,感觉能瞒过教廷不太现实,轻声道:“王大师如何看?”

    “治好他的内伤,其他的我来处理。”王梓轩道。

    刘笑尘点头,闪身过去。

    法奥还没来得及反应,后腰的命门穴便被拍了一掌,只听刘笑尘悠悠的道:“外敷晕奶白药,内服七日独一味……”

    王梓轩走过去,将方法用法语转述给法奥。

    杜坤跑过来好奇问道:“师兄,独一味我知道,晕奶白药是什么?”

    刘笑尘瞪眼,王梓轩忍笑解释:“是云南白药!”

    “噢……”杜坤恍然。

    刘笑尘老爷子出手如电,照杜坤后脑勺就要来一巴掌,竟敢拿他开涮,不想活了。

    这场误会可以说是杜坤搞出来的,即便法奥也心怀不忿。

    但刘笑尘打了一空,王梓轩先一步将杜坤拉到一边教育:“阿坤,做人要有礼貌!”

    杜坤可怜兮兮的眨着大眼睛卖萌道:“师兄,我好笨,不会说话总闯祸,我好怕他们欺负我。”

    “不用怕,有师兄罩着你,谁敢欺负你!”王梓轩拍他肩膀道。

    “可是,师兄你不在我身边怎么办?”杜坤楚楚可怜道。

    王梓轩傲然的道:“回去师兄就帮你提升修为!比他们修为高,看谁敢欺负你!呢,给你一个极品法器护身。”

    他取出蛇鳞剪拍在杜坤手里。

    刘笑尘嘴角抽搐,这是护犊子,摆明了是说给他听!

    “谢谢师兄,那是不是谁想欺负我,我就可以打他们?”杜坤兴奋的道。

    你想打谁?

    刘笑尘挽了挽袖口,脸色发黑。

    王梓轩语重心长道:“阿坤,生而为人,务必善良。”

    “善良就是忍让?”杜坤挠头不解。

    王梓轩微微摇头:“阿坤,善良和忍让是两码事,如果你是菩萨心肠,就必须得有狮子的力量,为此才能保证至亲不被欺负,否则脾气太好,在别人眼里就是没骨头,所以佛家既有笑到发癫的弥勒,也有手持降魔杵的韦陀,没有金刚之怒,不见菩萨慈悲,生而为人,务必善良,但是善良,要有锋芒!”

    “师兄我明白了!”杜坤恍然道。

    刘笑尘若有所思,深深看了王梓轩一眼。

    众人面面相觑,这位王大师语带机锋,也不是个好惹的主,见刘笑尘没再说话,他们不知不觉将王梓轩摆在了与刘笑尘相同的位置上。

    刘笑尘接过大枪问道:“王大师,是谁绑架玉容,我要见识一下。”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察觉林中恢复正常,刘笑尘要进去看看。

    说白了,今天必须找个出气筒,不然这口闷气没处撒。

    “刘宗师,对方的实力很强,你未必是对手,这里事了,我们告辞了!”王梓轩抱拳道。

    刘笑尘冷哼一声,吩咐管家送王梓轩去机场,提着大枪转身进了阿里山。

    “凑什么热闹,赶紧回家!”王梓轩板着脸,对跃跃欲试的刘玉容道。

    “玉容,你回家!”还未走远的刘笑尘也喊话道。

    “知道啦!”刘玉容噘嘴。

    其他人拱手告别,不敢怠慢去追赶刘笑尘。

    “先送我们去机场,再和刘小姐回家,咱们快走!”王梓轩对刘管家道。

    这些老家伙都坏滴很,神木损失巨大正心情糟糕,放刘笑尘他们进入阿里山估计也是想找出气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