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18章 继续哈皮

    刘笑尘老爷子面色阴沉,刘管家递个眼色,刘笑尘的二徒弟越众而出,看似缓步而行,速度极快,眼看来至近前一声暴喝!

    猛虎硬爬山。

    法奥不以为然似的站在原地硬抗,其实暗中念咒用神术加持防御,想让这些华夏人见识他的厉害。

    气势惊人的一招,法奥却只是身体晃动,向后退了三步。

    刘笑尘的二徒弟一脸震惊,虽然他留了力,但这怎么可能?

    法奥撇嘴,掸了掸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话都写在脸上。

    一干武坛高手面面相视,这洋佬哪里来的,竟然强横?

    “废物!”刘笑尘老爷子牙根发痒,孙女刘玉容今天被绑架,他本就憋着一肚子火,现在又有人来找事,他腾地火冒三丈。

    他的二徒弟知道当众栽面,脸臊得通红,垂着头站到一边。

    只见刘笑尘老爷子缓走两步,身形一闪,身体彷如一杆笔直大枪,同样是一招猛虎硬爬山,刘笑尘老爷子却打的截然不同。

    因为打在法奥身上显得绵软无力!

    法奥晒然一笑,解下口罩。

    这下刘管家一下认出,这不是之前跟王大师在一起的老外么。

    也难怪他认不出,很多西方人在他眼里都长一个样,不仔细分别都难以区分。

    “杜坤兄弟,我老糊涂了,这人是不是王大师的那位朋友?”刘管家皱眉,小声询问道。

    “不是吧?”杜坤愕然道。

    “咳咳,不是就好!”刘管家咳嗽两声不再多问。

    法奥刚想朝抱着肩膀看戏的杜坤打招呼,询问王梓轩在哪里,忽然他双眼一直,扑哧一声鼻口喷血,捂着腹部跪了下去。

    八极拳以劲力透达八方得名,透劲也就是暗劲极强,就是法奥横练铁布衫也一样被打出内伤。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法奥暗道厉害,如果不是刘笑尘留了手,这下已经打死他。

    “Help Me……”再来一下,后半辈子要在床上度过了,法奥顾不上面子,向杜坤求救。

    刘笑尘等人都看向杜坤,认识?

    “happy?他说哈皮,大家继续哈皮!”杜坤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法奥一脸懵逼。

    刘笑尘脸一黑,哈皮不是快乐的意思么,这洋佬以为他不懂鸟语?

    “打一顿再说!然后问他来历!”

    杜坤听师兄王梓轩说了,这金毛河童头坏滴很,想要祸水东引,之前还将方大师打伤过。

    一群武者上去一顿爆踹,杜坤瞅机会想挤进去踹上几脚,结果刚伸腿,裤腿上就沾满鞋印,杜坤惨叫撤回来。

    圣骑士法奥被激怒了,一声大喝,将拐劈开,露出里面藏着的巨剑,啊啊大叫着乱舞,武者们往后撤身,看向刘笑尘,显然以这老爷子马首是瞻。

    刘管家上前附耳。

    不认识?刘笑尘老爷子面无表情的道:“找个地方埋了!”

    一圈武者不约而同的掏出手枪,瞄准法奥的脑袋。

    当啷一声巨剑掉落地上,法奥双手举过头顶,他圣骑士防御高,但还没到乱枪打不死的地步,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怎么还有枪?

    别看这些人是武者,但在军队、警方都挂着职务,其中两人还是总统的警卫员,可以说都有杀人执照。

    刘笑尘身为三代总统的贴身保镖,门生子弟遍布军警两界。

    ……

    之前死寂的阿里山重新恢复了活力,天空也雨过天晴,鸟儿叫声此起彼伏,悦耳动听。

    刘玉容悠悠醒转。

    她发现自己被人背着,她刚想挣扎,忽然感觉到王梓轩的气息,一下不动了。

    刘玉容回想,立刻明白之前她被一些高山土著劫持,是王梓轩救了她。

    王梓轩回头瞥了一眼,打趣道:“醒了,还不下来?很重的!”

    “我哪里重了,我才98斤!”刘玉容瞪眼解释道。

    “你可是刘家的千金小姐,千斤啊,还不重?”王梓轩笑道。

    “千斤?”刘玉容莫名其妙,好像听过千金小姐这个词,跟重量有关么?

    “下来,活动活动。”人既然已经醒了,王梓轩将刘玉容放了下来。

    “你怎么没去东京,过来救我?”刘玉容转而问道。

    “嗯。”王梓轩挥了挥手中的“铁棍”,自顾自往前走。

    “你怎么救得我?”刘玉容追问道。

    王梓轩正色道:“我冲破层层险阻才救的你,这恩情大了,回去让你爷爷给我几千万意思一下就行。”

    刘玉容摇头:“你休想啦,我爷爷钱都扔在武坛,其实很穷的,这些年都靠他那些门人弟子接济。”

    王梓轩惊呼:“啊,那我不亏了,快,将你送回绑匪那里,兴许他们给的钱多!”

    呼!

    王梓轩猛然拉着刘玉容的手往回奔跑,七拐八拐,但速度极快。

    你来真的?

    刘玉容张大的嘴巴被狂风狠狠灌进去,只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在往后飘,就像天上的风筝,被狂风打的摇来晃去。

    “你怎么能这样?!”刘玉容悲愤道。

    “呵呵,看看哪里是谁!”王梓轩倏然停下,指了指山下的公路。

    “爷爷他们!”刘玉容眼睛一亮,顿时明白王梓轩是在逗她,娇哼丢他一记白眼。

    “我们下山吧。”王梓轩淡然一笑。

    “我可以拜你为师么?”刘玉容鼓足勇气问道,如今在她心目中,玄门道术才真正高大上。

    王梓轩道:“杂而不精,博而不纯,你爷爷的东西就够你学的了,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等你将爷爷的东西都学会,我给你一次机会!”

    “一言为定!”刘玉容满心欢喜,转而又问道:“我丹田怎么暖暖的,是你帮了我?”

    “以后别再乱跑,好好听你爷爷的话,不要子欲养而亲不待。”王梓轩点拨了一句,刘笑尘没有几年好活了,他一死去,刘家便会一落千丈,甚至会招来无数仇家的报复。

    “嗯,他们在打人,被打的那一位好像是飞机上坐在后面的那个洋人!”刘玉容心中兴奋,转而指着山下道。

    “没事,圣骑士职业皮实得很,放宽心,让他知道华夏功夫的厉害只有好处。”王梓轩笑道。

    “圣骑士?”刘玉容疑惑,还有这种职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