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17章 沟通失败

    即便快死去,但树大根深,根系遍布阿里山的神木,实力依然强横无比,何况阿里山是神木的主场有无数帮手。

    王梓轩傲然负手,忍气吞声、刻意压抑情绪并不是真的修行!

    虽然神木很强,但他想要走,对方也拦不住,以往弱小,必须隐忍,但今时不同往日,修行有成,忍气吞声?

    神木愤怒,令整座阿里山似乎都在震动,树林中的动物、昆虫和祭祀们蜂拥冲来,杀气腾腾。

    王梓轩临危不惧,抖手燃起一张红色符纸,掐诀念诵:

    “天之光,地之光,日月星之光,普通之大光,光光照十方!……”

    只见他周身迸发的光芒愈发耀眼,像一场爆炸一般,彻底充满眼前的视野,念咒增持观气术,王梓轩终于破掉神木的幻术。

    树洞下显出刘玉容的身影,王梓轩闪身将其扶起,还好,呼吸平稳,只是昏迷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名红衣祭祀率先冲过来,王梓轩一脚将其踹飞。

    漫山遍野的动物和昆虫蜂拥而来,就连树上的松树都在向王梓轩抛打松果。

    无数仿佛藤蔓的树根带着泥土冲天而起,遮天蔽日向王梓轩疾刺下来,但无一刺中。

    王梓轩选择躲避,取出绳索,将刘玉容绑在身后,踩踏神木向上奔跑。

    树根停在空中,似乎投鼠忌器的不敢落下。

    王梓轩暗道,果然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

    忽然脚上疼痒,王梓轩低头一看,竟然是密密麻麻的无数蚂蚁爬上小腿,看得令人头皮发麻。

    王梓轩急中生智,抖手取出一张叠成八卦状的紫符:“一把火烧光你们!”

    符纸可分为黄,红,蓝,紫,金五色,黄符动十步之气,止于镇宅定心。红符动一里之气,可降服鬼魅。蓝符动十里之气,可压制妖邪。紫符集百里之气,可逆天改命,请天兵临凡,王梓轩紫符一出,即便神木也为之惊慌。

    “慢,不要纵火,有话好讲!”神木惊慌道。

    王梓轩一指精武定气,一名试图吹箭偷袭的祭祀惨叫着捂眼跌到,沉声问道:“你还有何话讲!”

    “小友,老朽并无恶意,你仔细观瞧,你的朋友只是睡去,并没受伤,反而得了好处,之前我招来的修行者也并未杀害他们,只是为了恫吓考验,树下的亡魂大都是东瀛的士兵和阴阳师,否则老朽早就被称为妖树,而不是香林神木了!”神木快速解释道。

    “你让他们退下!”王梓轩警惕的道。

    神木发出莫名波动,昆虫、动物和祭司们缓缓退后,受伤的祭司被同伴抬走,即便脚上的蚂蚁也退了下去。

    王梓轩心中暗吁一口气,其实他最忌惮的还是蚂蚁,蚁多咬死象的滋味绝对生不如死。

    他扭过头凝神观察,虽然刘玉容昏迷着,但肾气足,骨髓满,这丫头浑身散发出红桧木的芳香,竟然因祸得福达到了养气境。

    王梓轩心思百转,沉声道:“我可以帮你,但必须等价交换,你绑架了我的朋友,额外付足补偿。”

    “可以!”巨大的神木微微晃动。

    植物精怪更相信等价交换,如果王梓轩没有任何要求便直接答应,神木反而会怀疑王梓轩的诚意,但王梓轩显露本事,不是易于之辈,再提出等价交换,这令神木就放心多了。

    这么爽快?王梓轩打蛇随棍上,一拉裤管,露出咬出血点的小腿,道:“你看,我都受伤了,弥补我一百年功力,或者直接达到乘气境也行!”

    “呃……”神木被哽了一下,一团香气从树干喷到王梓轩的小腿上,被蚁群咬出的血点消失不见,神木道:

    “我的修行之法不适合你,山间的宝药对你效果也不大,我有一棵三千多年的神木之心,渡劫时沾染雷火,给你如何?其它的老朽真木有。”

    神木树皮一分,再次浮现一根“铁条”,王梓轩双手一接,浑身酥麻,头发根根竖立。

    王梓轩不惊反喜,至少三千年的雷击木心,其貌不扬,灵气内敛,足够制作一套法宝,甚至作出灵器,赚大了!

    他乘胜追击道:“那这样吧,如果我将来有难,为我护道十次!再为三人改变体质。”

    之前打感情牌不成,还打算围攻他,这个必须找回来。

    神木无语,半晌才道:“三年之内,木心为凭,最多护道一次!而改变体质需要对我有用的宝物来换!”

    “成交!”王梓轩心思百转,果断点头。

    至少修气境实力的大能的一次护道,虽然这位大能命不久矣,这已经是额外的好处,见好就收,再谈就崩了,只要得到息壤,相信神木一定会为之动心。

    神木震颤。

    一刻碧绿的卵形种子虚影从树干浮现,融入王梓轩的掌心消融不见。

    双方皆大欢喜,终于达成交易。

    山间公路上,刘笑尘已经带人赶到,听了刘老的汇报,他心中将信将疑。

    他亲自试过,现在整座阿里山都透着诡异,他竟然也难以走进深处。

    “吉人自有天相,那位王大师……”刘管家正在劝说。

    “从山顶传来波动!”刘笑尘眉毛一挑,倏然伏地触摸公路地面,抬起头皱眉看去。

    正交谈着,忽然山间公路上,一名西方大汉拄着奇形怪状的长拐,一瘸一拐的跑过来,速度竟然还不慢。

    这名大汉戴着防尘口罩和大墨镜,头顶一圈金发,中间却谢顶,金发河童头型,模样有些猥琐。

    一大群华夏人中忽然出现一个西方面孔,所有人都停下交谈,看了过去。

    荒郊野岭,任谁都感觉这西方人形迹可疑?

    靠在车头悠哉悠哉吸果汁的杜坤差点一口喷出去。

    法奥这家伙,要想乔装打扮,也带个帽子啊,铮明瓦亮的,一眼就认出来,这不是逗比么。

    “去问下情况。”刘笑尘面无表情道。

    三名刘家保镖应命,疾步冲过去。

    法奥傻眼,这些华夏人为什么对他虎视眈眈。

    刘家的保镖上来要求法奥出示证件,法奥不通华语,保镖们不懂法语,双方沟通失败。

    不耐烦的双方互相推搡,保镖一个反手擒拿,打算将法奥制服再说。

    但即便受伤的圣骑士法奥也不是寻常武者可以对付的,擒拿,没拿动,察觉对方的不怀好意,法奥用力一推,为首的保镖飞了出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