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16章 阿里神木

    “刘老,前方的小路上有线索!不过这里非常邪门。”一名保镖汇报道。

    “哪里邪门?”刘管家疑惑道。

    “兄弟们像在原地打转,好像鬼打墙。”保镖回答道。

    “鬼打墙?怎么可能有这种鬼东西,快找人。”刘管家沉声喝道。

    王梓轩打量一眼轿车:“慢!”

    “王大师?”刘管家转回头。

    “将后备箱打开。”王梓轩道。

    “我们已经检查过,没有异常。”为首的保镖皱眉。

    刘管家抬手示意,“打开!”

    有保镖上前打开轿车的后备箱:“刘老,是刘开!”

    刘管家快步过去,刘开是这台车的司机,保镖们皆是一脸见鬼的表情,他们之前明明检查过车子的后备箱,现在怎么会多出一个大活人?

    司机脑后有伤,绑架刘玉容的人将他打晕,放到了后备厢中。

    “你们之前没发现?”刘管家看向为首的保镖,如果对方不是他从小看大,刘管家一定会认为他是内贼。

    “刘老,确实检查过,我们几个都检查过,之前后备箱是空的!”为首的保镖信誓旦旦。

    “是啊刘老!”其他保镖也纷纷搭言保证。

    王梓轩若有所思,凝神观瞧,他隐隐察觉到周围有幻术存在,

    “阿坤。”王梓轩示意,右手搭在杜坤肩头,借助他的通灵术搜索。

    非常强大的幻术,绵延无际,耸人听闻的覆盖了整个阿里山山脉!

    要知道阿里山山脉在玉山山脉以西,近南北走向,北起鼻头角,南到高雄附近,全长达280公里。

    但王梓轩并未感觉到对方的恶意,只是在阿里山深处不断向他发出召唤。

    王梓轩打定主意,神情淡然的道:“刘老,让你们的人都撤回来吧,寻找刘小姐的事情交给我。”

    “可是……”刘管家有些迟疑。

    “没有可是,你们参与,只会增加无谓的伤亡!阿坤,你和刘老他们回山下等候。”王梓轩说着缓步向山林中走去。

    “王大师!……那是!……”

    下一秒,刘管家等人惊呆,只见王梓轩面前的树林左右一开,诡异的露出一条小路。

    树林中忽然淅沥沥下起雨,而王梓轩的身影在云雾雨水中,消失不见。

    杜坤转身就走:“听我师兄的,我们下山去等。”

    “杜坤兄弟,王大师他一个人?……”刘管家沉吟。

    “这里有幻术痕迹,对方修为非常高,普通人去多少都没用。”杜坤左右看看。

    “有术士作怪?”刘管家皱起眉头。

    “我可没说,放心,我师兄既然开口,一定将人救出来。”杜坤自信满满。

    “那好!我们下山!”刘管家思索一下,挥手道。

    尽快将事情汇报给家主才是,真没想到还会遇到这种事,难道阿里山有隐士高人存在?那为什么会绑架小姐?

    杜坤小心谨慎的往下走,他没说是术士,因为对方很有可能是山林中的精怪。

    王梓轩漫步而行。

    阿里山以五奇著称,登山铁路、森林、云海、日出及晚霞,主峰塔山海拔二千六百多公尺,由于气候温和,盛夏时依然清爽宜人,加上林木葱翠,是理想的避暑胜地。

    沿着轨道,绕着山脊,王梓轩一直走到原始森林深处的沼平站,阶梯长满绿苔,就连一声鸟叫声都听不到,站台上寂寥无人。

    王梓轩顺着山脊的木栈道继续往下走,迷蒙的雨雾中依稀看见一些被砍伐桧木后留下的巨大树桩,他逐渐接近一片桧木林。

    王梓轩行走在木栈道上,每当有巨大的树桩出现的时候,都会在他心中引起悸动。

    因为这些树桩和残根多数是四向张舞的状态,给人以痛苦与挣扎,淅沥的雨水仿佛是阿里山的感伤泪水。

    在阿里山主峰的神木车站东侧,王梓轩走向耸立着的一棵高凌云霄的红桧巨树,大树身略倾侧,主干已折断,但树梢的分枝却苍翠碧绿,高达近60米,单是树围就约23米,需要十几个人才能合抱。

    巍巍挺立,虹劲苍郁,在这里这棵红桧巨树被人们尊为“阿里山神木”。

    王梓轩将右手贴在神木树干之上,闭上双眼与大树交流。

    没错,就是这棵神木巨树召唤王梓轩过来,他让信仰他的邹族祭祀绑架刘玉容,为的就是请王梓轩过来。

    神木巨树传达他的回忆,东瀛殖民统治时期肆意砍伐,神木引发了高山民族的强烈反抗。

    仿佛一部悲壮的电影,信仰神木的高山各族抵抗信仰太阳的东瀛人,双方在阿里山山区交战,最后参战的高山族人几乎惨遭灭族,但激烈的反抗也令东瀛人背后的阴阳师们心生敬畏,他这棵最老的桧树得以保存,尊称他为阿里山神木。

    也因为与阴阳师的较量失败,周围与神木连根的桧树护卫被砍伐,令神木暴露在天劫之下再难躲藏,30年前的某一天清晨,神木渡劫失败,因为雷击树心被焚毁,虽然神木还存活,却也在开始枯萎。

    林务局在神木残躯上种植红桧幼苗,以保持其绿意盎然的样子吸引游客,但实际上神木仿如身将就木的老人,即将死去。

    神木传递信息,如果有一天王梓轩能到昆仑虚,踏入天门,希望王梓轩可以将他的种子埋在葱郁之地。

    “为什么是我?”王梓轩心中疑惑。

    “不只是你,两千年来,我请来209人,9颗种子,这是最后一颗……”神木悠悠的回应道。

    红桧神木雌雄同体,苍老的声音听不出是男是女,但话里却带出庞大的压力。

    用观气术查看,周围许多游魂,显然很多人已经沦为树下的肥料。

    王梓轩头发倏然变白,眼中寒光闪动,周身煞气升腾:“你抓我朋友,逼我为你做事?你想多了!”

    参天的神木震颤,王梓轩转头看去。

    数十名身穿红色长袖上衣、头戴羌皮帽的老者将他团团包围,这些实力堪比定气境的皱族祭祀口中念念有词,寂静的丛林中一下喧闹起来,就连林中的蚊虫鼠蚁都瞬间充满了恶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