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14章 没有喜欢

    李母满脸疲惫,扶墙爬着楼梯,但眼中却带着一丝笑意,今晚下班时老板发薪,因为小老板生子高兴,多给她三百块,今天财运真不错。

    楼道很黑,忽然上方光亮,一名身穿白色立领西装,俊美异常的男子下楼,见她往上走,还彬彬有礼的示意她先走。

    李母心中狐疑,这种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怎么会出现这里,难道唐楼外面那台跑车是他的?

    放下心中疑惑,李母继续往上走。

    “阿明,阿欣,你们怎么将电灯开了?很费电的,现在电费多贵啊……睡了?睡了也起来!”李母推开门,不耐烦的训斥两个女儿。

    她上前推搡大女儿阿明,却打眼看到小女儿阿欣腿间的血迹,不禁打了一个激灵,不禁回想起之前那个英俊男人,不会吧?

    “阿妈,你回来了?”李佳明揉着眼睛,睡眼惺忪。

    “老实跟我讲,之前谁来过?!你这脸上涂的什么?”李母瞪着眼睛,歇斯底里的摇晃李佳明道。

    “没有啊,谁也没来过!”李佳明摇头。

    “那你妹妹这是怎么回事?”李母质问道。

    “阿欣?……快起床,你来大姨妈了,快起,弄到床单上了?”李佳明推李佳欣。

    “大姨妈?啊,这怎么办?”迷糊醒来的李佳欣初潮,一脸慌张。

    “洗衣服,洗床单啦,你干的好事。”李佳明撇嘴。

    “好吧。”李佳欣懊恼噘嘴,起来一瘸一拐的准备接水。

    李母的眼圈登时红了,强自镇定,放缓语气问道:“阿欣,你脚怎么了?”

    “不知道啊,下面有些疼,是不是抽筋了?”李佳欣揉着脑袋,发现脑袋混浆浆的一片模糊。

    下面有些疼?李母脸色发黑,转头看向李佳明:“阿明,你去洗!”

    “我,我去洗!”李佳明察言观色,母亲有发飙的迹象,还是少惹她为妙。

    李母看着你争我抢嬉闹,权当没发生什么的两个女儿,眼前不住浮现那个英俊男人的面容,想到小女儿阿欣的倔强杏格,知道发生了那种事一定会寻短见,思前想后,李母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件事隐瞒下去。

    “阿欣,将换过的内裤给我,阿妈给你洗。”虽然决定隐瞒,但李母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有机会一定要那个男人好看。

    “阿妈,我做了一个梦诶,有风水大师为我们家看风水,你看,鱼缸挪动了,这样旺财运。”李佳明道。

    “哼,风水大师?马上给我恢复原来的样子!”历遍沧桑的李母不相信会有这种好事。

    “我也做了个梦,我是小红帽,有大灰狼抓我,有帅哥救了我……”李佳欣道。

    “是吗,好像我也梦到帅哥送我一张名片,给我介绍工作,底薪1000块左右,我找找,真有诶。”李佳明从衣兜里摸索,真的翻找出一张名片,令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给我!”李母上前一把夺过名片,“路易斯,他叫路易斯!……他长什么样子?”李母咬牙切齿的追问道。

    李佳明仔细回忆了一下,疑惑的道:“忘了,好像挺帅吧,但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了。”

    “阿明,阿欣,知人知面不知心,对任何男人都要多长个心眼!”李母眉头深锁,语重心长的道。

    “阿妈,我知道了,你快休息吧。”李佳欣乖巧的应声道。

    李佳明与李佳欣两姐妹对视一眼,有些担忧。

    “阿妈,我梦到有风水大师说阿欣以后会嫁入豪门呢!”李佳明哄母亲开心道。

    “别乱说,教坏你妹妹!”李母瞪了长女一眼训斥道。

    “我说错了吗,嫁入豪门还不好?!”李佳明还是自顾自的说道,头上挨了李母一记打。

    “阿欣才多大,那种花花公子身边的女人还少么,你想推你妹妹进火坑?!”李母气冲冲的呵斥道。

    “啊疼,妈你这干什么啊,说说都不行了,香江可是法治社会,你还讲不讲人权了!”李佳明捂着头懊恼道。

    “没看你把心思都用在读书上,要不也不至于连个可以实习的工作都联系不到!你再说,看我敢不敢打你。”李母气急败坏,满屋找趁手的家伙。

    “我说错了吗,遇到一个金龟子还怕没工作?只是他一句话的事!”李佳明不以为意的自信道。

    “阿姐,你有男朋友了?”李佳欣惊讶道。

    “还没有,但想当你姐夫的男人可以排去油麻地!”李佳明骄傲的卖弄道。

    “我让你油麻,让你地!……”李母气恼的握着扫帚要打李佳明。

    一连挨了几下的李佳明上蹿下跳,连连哭喊告饶。

    “以后不许让阿欣认识你那些狐朋狗友知道么,花花公子,勾三搭四,没有好东西,以后让我知道,打断你的腿!”李母厉声警告。

    “那又怎么了啊?哪个成功男人身边就一个女人?”李佳明不当回事的摆手道,虽然她叫的凄惨,但早就被母亲打皮实了。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听见没有?”李母生气道。

    “知道了!……”见母亲发火,李佳明无可奈何的应声道。

    王梓轩走到楼下,回头看下露台,忽然阿嚏,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一个喷嚏是有人在骂你,连着两个喷嚏有人在想你,连着三个喷嚏就是你要感冒了,四个喷嚏是你要遇到事情,总打喷嚏那就是你鼻炎或鼻子过敏。

    连着两个喷嚏还有一个妙用,可以借着对方的念头许一个愿望。

    王梓轩许了一个愿,心情愉悦的上了车子调头离去,突破乘气境!

    富康花园小区。

    刘玉容一回来,就趴在阳台上发呆,有一个陷入情网的,赵娅珍微微摇头,端了一杯牛奶给她:

    “阿容,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刘玉容摇头。

    “他结婚了,有老婆!”赵娅珍轻声道。

    “我没有喜欢王大师!”刘玉容横眉冷目。

    “我没有说是他。”赵娅珍嘴角微扬,端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

    情商方面,刘玉容显然不是她的对手。

    “我真没喜欢他。”刘玉容一噎,倔强的偏过头去不承认,

    赵娅珍探头向下打量道:“阿轩回来啦!”

    “什么?”刘玉容赶忙转过头去。

    “噢,看错了。”赵娅珍忍笑,眨了眨眼睛。

    刘玉容忽然有一种抓狂的感觉,上去咯吱大招,两年在阳台上笑成一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