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13章 七杀当令

    “实习期底薪就有1000?!”李佳明双眼放光。

    “嗯,听说做得好,还给安排宿舍,你考虑一下。”王梓轩掏出一张名片,在反面写下路易斯的电话号码,递给李佳明。

    “太感谢了,帅哥!”李佳明接过名片,欢呼雀跃恨不得住王梓轩亲一口。

    王梓轩倏然起身,站在李佳欣身旁指着她道:“你再过来!我跳下去!”

    李佳明愣了一下,笑得前仰后合,脸上掉渣,这个叫帅哥的帅哥也蛮搞笑的。

    “帅哥,你做什么工作的,不会给你添麻烦吗?”李佳欣问道。

    王梓轩一笑:“我是一名风水大师。”

    “风、风水大师?”李佳欣惊呆,真的假的?

    她怎么也难以将王梓轩与印象中年过半百的算命先生联系到一起。

    “帅哥,那你帮我家看看阳宅啊!”李佳明顺势道。

    管他真的假的,李佳明可不再乎这些,总之王梓轩有钱有势就是了。

    “可以啊。”王梓轩点头。

    “快来快来!”李佳明迫不及待的道。

    王梓轩被领进铁皮屋,王梓轩打量一眼,铁皮屋里就一张双人床,但物品摆放的很整洁。

    王梓轩笑道:“此屋布局人虽勤奋,但白辛苦,留不住财,但书在文昌位,有助学业与才艺,谁习惯靠墙内侧睡,应该是个小学霸。”

    “算的好准啊,阿欣学习很棒的。”李佳欣心中惊奇,竖起大拇指道。

    王梓轩微微一笑。

    “为什么留不住财呢?我妈妈特意买了锦鲤催财,还放在财位。”李佳欣也有些好奇。

    王梓轩笑道:“确实是财位没错,但所谓见水化财。鱼缸摆放在财位,会形成财运漂浮不定之象,是见水化财的一种败财局,而且上有横梁,压运势。”

    “这样啊,那怎么化解呢?”李佳明认真的道。

    “气贴地而行,随壁而行,拾阶而上,乘风则散,遇水则止,所以遇到凶气,就用水来阻止是最好的,遇到吉气,就让吉气这里多动!”

    王梓轩说着,将铁皮屋中摆放的一盆兰花与原型的锦鲤鱼缸调换了一下位置。

    “这样有用么,锦鲤放在墩布边上,没事吗?”李佳欣皱眉。

    “放在这里聚财啊,我若没算错,这里藏着你家的小金库吧?”王梓轩一踢床脚,一个铁皮盒子出来。

    李佳明打开铁盒,发现里面放着许多钱,足有数千块。

    “啊,妈妈原来将钱藏在这里……这你都能知道?”李佳明难以置信的看向王梓轩。

    “我真是风水大师。”王梓轩笑道。

    “帅哥,怎样才能让吉起多动?”李佳欣双眼放光。

    王梓轩笑道:“打个比方,人、动物或者植物就像个搅拌器,吉气、凶气就像鸡蛋,搅拌得越频繁,好的鸡蛋炸出来就越香,而臭的鸡蛋炸出来就越臭,所以遇到臭鸡蛋就不要搅拌,直接封装,这就是吉凶气场,明白了么?”

    “还是听不懂诶,帅哥,要不你为阿欣算算,看她会不会嫁入豪门。”李佳明越发感觉王梓轩厉害,兴许真是个风水大师也说不定。

    “阿姐啊!你乱讲什么?”李佳欣急的脸红跺脚。

    王梓轩哑然失笑:“那说下生辰八字。”

    待李佳明报上八字王梓轩抬手掐指寻根,庚戌,壬午,辛未,丁酉,心中确是一凛:“七杀当令!”

    王梓轩难以置信的看向李佳欣,为辛金生于五月,是七杀格,七杀代表男杏,父亲、男朋友、丈夫,而生于五月,为夏天的时候,正是火最旺的季节,所以,李佳欣此八字天生处于男人缘奇好,异杏缘强烈环境中,极易惹来狂蜂浪碟。

    这也就算了,可怕的是感情方面,李佳欣八字七杀当令,五岁起运,先克父亲,五岁离心,十五岁离德,命中注定注定父母离心离德。

    也因为命里壬水伤官的出现,会使李佳欣辛金日元得到洗涤,好比一块铁被打炼之后再放入水中去消温软化,成为锋锐宝剑,而她克过的男人便成为磨刀石。

    命理来看,李佳欣其实是个很有脾气,很有个杏,很自我的女杏,也是一个内里好胜,凡事不肯退让的女杏,也不算是个好相处的知己。

    而最重要的是,李佳欣主左是壬水,右是丁火,丁与壬苟合,有人隔着她在中间可以开展另一种关系,即易有三角关系,或者说,她易插足别人的家庭婚姻,由不得她,或许也非她所愿,八字里已经生成注定。

    说的直白些,李佳欣命中注定会成为小三中的战斗机,王牌婚姻杀手,即便无意也会使人夫妻离散!

    “帅哥,阿欣会嫁入豪门吗?”李佳明见王梓轩久久沉吟不语,好奇追问道。

    “会,还会成为‘石破天惊’的香江第一美人,但晚婚晚育,感情方面会波折经历,天色已晚,我该告辞了,代我向你母亲问好。”王梓轩说完出了铁皮屋。

    李佳欣这种命格的女人,称得上是极品红颜祸水,克人身不由己,王梓轩不打算多接触。

    “咯咯,阿欣会成为香江第一美人?别开玩笑了。”李佳欣姐妹相视一眼,虽然有些惊讶,但并没有当真,跟着出来。

    “阿姐,你在家,我送送帅哥。”李佳欣搓着衣角道。

    “你送,你不是扭了脚吗,好啊,我明白了!你送你送……”“我打你!”李佳欣羞恼的垫着脚追打,李佳明嬉笑着跑进了铁皮屋。

    王梓轩回过头,凝神望气看向李佳欣。

    耳白面红,眉心红润,有光泽,双言水汪,这是红鸾星动的桃花面相!

    王梓轩心中暗叹,长得太帅了也是烦恼,初次见面就被钟情?

    王梓轩看向李佳欣,心说他还真不是在开玩笑:“阿欣,三年后是你人生的转折,也是你烦恼的开始,原本不想抹去你们的记忆,就当做了一个梦吧。”

    “抹去记忆?你在说什么?”李佳欣与李佳明面面相觑。

    取出一张黄吉交给他的粉红符纸,王梓轩抖手自燃,双手变换掐诀,口中诵咒:“……,忘字心头绕,前缘尽勾销,急急如律令!”

    他先后点指在李佳欣与李佳明的眉心,两女双眼发直,目光逐渐变得空洞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