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09章 灵丹妙药

    李俊禅目光幽幽的看了陈光天一眼,转而向王梓轩满脸感激:“王大师,重恩不言谢。”

    说着,他捏开金球,将其中的赤色丹药塞入口中,勉力盘坐起来,吸收药力。

    王梓轩莫测高深的微微一笑:“陈大师?”

    “王大师?”陈光天讪笑道:“可有什么指教?”

    王梓轩打量他道:“养鬼拘困魂魄,阻其轮回,让人不得新生,乃大伤天和之举,比杀一个人造的罪孽还重百倍,天道轮回,你死之时痛苦万分!”

    陈光天笑容僵在脸上:“王大师,我勤修大道,不作恶事……”

    “回家收拾行李,准备跑路吧。”王梓轩懒得听他辩驳。

    “什么?……我得罪了王大师?”陈光天莫名其妙。

    “呵呵,不干我事。”王梓轩心说话,当局者迷,老鼠不知自己辛苦得来的粮食是偷来的,陈光天想渔翁得利,恐怕这回要枉做小人了。

    忽然一声咳嗽,李俊禅吐出一口淤血。

    又吐血了,这老家伙死定了,陈光天心中冷笑。

    李俊禅睁开的双目放光,身体透出强大的气势,一拍地面直挺挺的站立起来。

    “师傅!”李俊禅的徒弟们惊的向后连滚带爬,诈尸啦?

    “哈哈!……天不亡我!不止伤势大好,还突破了定气境!哈哈哈!……”李俊禅仰天狂笑。

    “什……什么!”陈光天目瞪口呆。

    杜坤与林根宝也张大嘴巴,药效这么好?

    李俊禅收了笑声,目光凛冽的看向陈光天,看得他全身汗毛竖起。

    “陈老贼,我要你的命!”下一秒,李俊禅一声爆喝,倏然闪到身前,伸手抓向陈光天的脑袋

    说放下了,说不怪,但怎么可能不在意,陈光天竟然背后算计他,还落井下石,李俊禅恨不得生吞其肉,所以迫不及待想要出手杀他。

    李俊禅快,但有人比他还快!

    一袭白衣出现在陈光天身前,右手连挥,噼里啪啦的耳光声还未结束,一拳捣在李俊禅的腹部,将他打得倒飞出去,手捂肚子跪在地上,胆汁快要吐出来。

    “王大师,你为什么……”

    “看你有诚心悔过之意,才饶你一回,取灵丹助你突破,治你伤势,错还未改,反动杀机,我是不是该废掉你这口是心非的东西?”

    鸦雀无声。

    突破定气境还被秒杀?!

    李俊禅这才发现,还是看不透王梓轩的修为,赶忙跪地求饶表态:“王大师,在下不敢,只是这落井下石的小人太过可恨,今日多谢王大师点化再造之恩,今后若有差遣,李俊禅豁去这条老命。”

    王梓轩虽然年轻,但修行界向来达者为师。

    “师傅,真的好了?……”李俊禅的几名弟子面面相视,也赶忙随之再次跪倒在地,不住磕头。

    王梓轩坦然受礼,抬头看天,果然福运与功德组成的庆云猛涨,心中欣喜。

    他伸手将李俊禅扶起:“李大师,记住你的承诺,否则下次劫数,可不是人人都如我宽宏大量,肯给你机会。”

    “不敢忘,在下一定洗心革面,你们也是,立刻去警署认罪伏法!”李俊禅顺势起身,转向身后厉声喝道。

    “是!”他的徒弟们争先恐后的起身向外跑去。

    “这怎么可能?”陈光天现在还难以置信,一颗丹药竟然救活了垂死的李俊禅,还帮他突破了定气境,补天大造,这究竟是什么神丹?

    “哼,我师兄的本事大着呢,这才哪到哪。”杜坤白他一眼。

    陈光天后背的衣服都汗湿了,这下祸事了,李俊禅没死,反而突破,一定会找他算账。

    他躲到王梓轩身后,压低声音道:“王大师,你们放倒这么多人,已与李俊禅结下死仇,农夫与蛇……”

    李俊禅双目寒光闪烁,他突破后耳力大张,听得真真,但王梓轩在,他不敢再出手。

    “此间事了,告辞了!”王梓轩付之一笑,将空白支票递给李俊禅,迈步往外走去。

    林根宝与杜坤赶忙快步跟上。

    只见他们所过之处,躺倒在地的人纷纷苏醒,之前这些人只是昏迷过去。

    “王大师当真令人佩服。”李俊禅心悦诚服的喃喃自语道。

    陈光天缓缓倒退,转身就跑:“王大师!我有事向你请教……”

    李俊禅目光凛冽的看向他的背影。

    门口追上王梓轩三人,陈光天拱手求道:“王大师,在下愿付出一切求一颗灵丹。”

    王梓轩打量他一眼,坐入车中。

    看着跑车开走,陈光天心中懊恼,将李俊禅得罪太狠,这下真要收拾行李跑路了。

    路上杜坤把玩着蛇鳞剪道:“师兄果然神机妙算!只是吓他几句就得到此物,只是可惜那颗丹药。”

    他们此行的目的便是得到这把蛇鳞剪法器。

    王梓轩要去东京对付提线木偶,这把主杀伐的金属杏极品法器最合适不过。

    “那颗补天大造丹,他竟然突破了定气境,师兄,我们的天赋很差吗?”杜坤瞪大了眼睛。

    “有失有得。”王梓轩淡然笑道,拿出一颗丹药打广告,还是值得的。

    “师兄,李俊禅那个糟老头子坏得很,那个陈光天也不是什么好人。”杜坤点头。

    “他们命不该绝,如果强杀,有人会出手阻止,给何公子打电话,定后天的机票,将刘小姐送走,我便和杜坤去东京。”王梓轩淡然摆手。

    “师兄,抱歉,电影公司的事情太多,我真是脱不开身。”林根宝歉意的道。

    “无妨,回来看你的电影首映……。”王梓轩拍他肩膀宽慰,话未说完,袖口滚烫,王梓轩头皮发麻,右手掐算,急道:“快倒车!”

    林根宝动作飞快,几乎本能,兰博基尼跑车往后急退。

    轰隆一声巨响,一个高大魁梧的西方男人砸到公路上,一把巨剑倏然插入路面半尺深,晃晃悠悠,一名路过的女学生吓得尖叫瘫坐地上。

    王梓轩三人心有余悸,如果刚才砸到车厢盖上,他们一定凶多吉少。

    “Help me!(救我!)”满脸是血的西方男人向他们伸手求救。

    王梓轩定睛看去,竟是之前与他在公海交手的圣骑士法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