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08章 一朝顿悟

    李俊禅嘴角直哆嗦:“王大师,这里面是不是还有误会!草菅人命,难道你就不怕五弊三缺,因果报应?”

    王梓轩叹道:“有时候杀人也可以是善事!除恶务尽,记得来生,做个好人吧”

    李俊禅身后的徒弟们惊呆了,真的投胎的机会都不给?

    但李俊禅却听得糊涂,什么叫除恶务尽?只听王梓轩继续道:“卦理不精,害人一事。命理不精,误人一生。你等败坏风水之术,害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我不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李俊禅红着眼睛大叫。

    杜坤从后腰取出一个纸袋,甩在李俊禅脸上,不少照片漏出,李俊禅接住两张照片,一看便睁大了眼睛,是人跳楼坠亡的照片,死状凄惨,死不瞑目。

    “你还有何话讲!”王梓轩沉声质问。

    “这些……唉……”李俊禅一下明白了。

    “师傅,我们错了!”李俊禅的徒弟们看他如此,纷纷跪倒。

    见王梓轩手托油灯法器,就要施法,李俊禅噗通一声屈膝跪倒,到现在他已经顾不上面子,老泪横流,苦苦哀求道:“王大师,他们是被我纵容,千错万错,都是我这做师傅的错,我来担当,只求王大师放他们一条生路……”李俊禅老泪横流,苦苦哀求。

    在场之人无不动容,李俊禅的徒弟们也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求饶,他们真正怕了,投胎做鬼的机会都没有,比死了还要凄惨无比。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些家破人亡的苦主冤魂会原谅你们?”杜坤冷哼道。

    是啊,会原谅他们吗?

    李俊禅仿佛一下老了十岁,从怀里取出装着极品法器蛇鳞剪的玉匣,抛给杜坤,颓然叹息道:“杜师傅,这是我的法器,算是老朽向你赔罪,我的几名弟子,我会让他们投案自首,伏法赎罪,老朽也会散尽家财弥补苦主遗孀,并亲自为受害这超渡,而后老朽自绝,只求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

    杜坤大眼巴巴的看向王梓轩后,转而喝道:“还有操控之法!”

    李俊禅从怀里掏出一卷发黄竹简,抛给林根宝,后者呈给王梓轩。

    王梓轩将其展开,凝神望去点头,灵气盈盈,不是假物。

    他接过玉匣取出躁动不安的蛇鳞剪,片刻之间便将其炼化,李俊禅噗的一声又吐出一口血。

    王梓轩深深看了李俊禅一眼,叹息一声:“李大师,你师徒原本今日劫数难逃,但看你等诚信悔改,我最后给你等一次机会……”

    “大师慈悲。”李俊禅简直喜极而泣。

    忽然别墅院中,跳下一名老者,呼喊道:“王大师可在!”

    王梓轩众人回头打量:“陈光天陈大师?”

    陈光天看一眼院中遍地的保镖“尸体”心中暗凛,快走几步进了别墅大厅,满脸堆笑抱拳拱手:“王大师,李俊禅师徒坏事做尽,但与李家无关,这是李先生的一点心意,还请王大师收下。”

    说着话,陈光天双手呈上一张空白支票。

    李俊禅面色惨白,陈光天不止要顶替他的风水顾问,还过来落井下石,看着那张支票,李俊禅喉头一热,涌出一口血来,捂着胸口瘫倒在地。

    “师傅!……”李俊禅的弟子们悲声哭嚎。

    陈大师冷笑不止:“哼哼,李老鬼,你有今天是咎由自取,李先生对你还差了么,豪宅别墅,锦衣玉食,你师徒还败坏李家名声,为非作歹,王大师今天收了你们,是替天行道。”

    他说着话打量别墅中的豪华装饰,等李俊禅死掉,这间别墅就改姓陈了。

    “你!……你!……”李俊禅抬手指着陈光天,气到说不出话来。

    “我怎样啊,你们是恶有恶报!”陈光天目光冷冷。

    林根宝与杜坤面面相觑,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当真有人哭有人笑。

    “根宝,阿坤,以此为鉴,世间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人做善行,天地良知,必有福报,否则即便家财万贯,也是一时得益,难得善终,明白了么?”王梓轩点拨两人道。

    “知道了师兄,人做善行,天地良知,必有福报!”两人躬身应命。

    不了了之……李俊禅若有所思。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多谢王大师点化,我不恨了,不怪任何人。”李俊禅疯癫哭笑。

    点化?我怎么不知道?

    王梓轩心中诧异,凝神望气看去,只见李俊禅脸上戾气消散,头顶的灰黑云团也在消融,浑身气势升腾。

    李俊禅一朝顿悟,即将突破定气境!

    作为香江首富的御用风水大师,李俊禅的修行资源自然不少,只是他心思驳杂,现在放下一切,反而要突破修为瓶颈。

    其他人可没有王梓轩的眼光,众人只当李俊禅回光返照,临死之人,其言也善,就是李俊禅也认为自己快要死了,毕竟他重伤垂死。

    “这又何必呢?”陈光天轻飘飘的说道。

    李俊禅死了最好,他将是最大的获益者,今后成为李家唯一的御用风水大师。

    “小人得志!”杜坤看不惯陈光天的做派,小声嘀咕道。

    陈光天眼角瞥了下,碍于王梓轩在场,权当没听到。

    王梓轩看一眼头顶庆云,心思百转,叹息一声,翻手取出一颗金光灿灿的金球,探身递给奄奄一息的李俊禅:“服下去!”

    李俊禅愕然接过金球:“这是……”

    鸦雀无声。

    “师兄,补天大造丹价值千万!”杜坤瞪大了眼睛。

    王梓轩淡然摆手,见他心意已决,杜坤与林根宝不再说话。

    “价值千万?”李俊禅打量手中金灿灿的金球,外壳竟然纯金打造,上面“补天大造”四个古朴篆字,显然不是寻常丹药。

    “王大师,这是何意?”陈光天不悦道。

    王梓轩淡然负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李大师,天地良知,必有福报,莫再害人害己,行差踏错。”

    “油尽灯枯,回光返照,即便神丹妙药也救不了他。”陈光天打量气息奄奄的李俊禅,给他判了死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