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06章 血沁玉蝉

    “该死,符纸昨日还在常营身上!”李俊禅擦去嘴角的血,目光狠厉的道。

    “你要探监,给他带一会!”王梓轩淡然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会让人探监?”李俊禅打量左右,难道身边有王梓轩的人?

    “太乙为天占国运,奇门为地占兵事,六壬为人占人事,算算就知道了!”

    是任达嵘告诉王梓轩,李俊禅的徒弟申请探监常营,但他是不会出卖自己的。

    “算到的?……”李俊禅眼珠转动,将信将疑。

    王梓轩如今修为境界他看不透,兴许真是算到的。

    林根宝放倒最后一名保镖,站回王梓轩身后,有杜坤配合,这些保镖不够打。

    李俊禅打量一眼地上的保镖,抬头说道:“王大师,别忘记我李俊禅是香江李首富的御用风水师。”

    即便到如此地步,见惯大风大浪的李俊禅也并未紧张,因为他身后有李家城,别人背后是靠山,他身后是一座金靠山。

    当年李家城一家到香江以后,其父亲因病去世,他需要负责养家,在华南公司做学徒,李俊禅当年也只是也一位名声不显的算命先生,无意中两人结实。

    李俊禅幕后指点,为李家城出谋划策,在他指点下,李家城费尽心机娶到“旺夫命”的表妹,李俊禅还为他寻龙点穴布置阳宅阴宅,至此李家城一发而不可收拾,如今已成为香江首富,可以说李俊禅功不可没,李家城绝对会保他,即便砸出亿万也会在所不惜。

    “师傅,李先生的电话。”一命弟子递过无绳电话。

    “王大师接电话吧?”李俊禅淡然道,他就不信王梓轩扫了李家城的面子。

    李俊禅的徒弟将无绳电话交给王梓轩。

    王梓轩淡然一笑接过电话,摁了免提键:“李先生?”

    电话里李家城的声音很沉稳:“王大师,现金只有两个亿,如果你要,明日一早我可以到银行给你提取!”

    客厅中,鸦雀无声!

    众人都听得真真,两个亿!

    李俊禅的徒弟们双眼放光,林根宝与杜坤都很意外,好大的手笔,不愧香江首富。

    李家城的大魄力连李俊禅都很意外,微微得意的道:“阿城,我这条老命可不值这么多!”

    李家城回答道:“因为是你错了,你算计王大师的师弟在先,这件事不提,这些年你的徒弟徒依仗我的招牌,做了许多龌龊事情,而我竟然一点措施都没有,一再纵容你们犯错,我要仔细检讨一下,这是最后一次,李大师,好自为之,今后你不再是我李家风水顾问。”

    “什么?!”李俊禅惊呆。

    李家城虽然出面,重金为他挡下一劫,但也决定放弃他,这怎么可能?

    王梓轩心思百转,嘴角微扬:“李俊禅,这些年你逢人便讲,李先生是靠你如何如何,你真有那么大的本事么?”

    “王梓轩,是你,一定是你蛊惑阿城,我跟你不死不休!”李俊禅抬眼满是怨毒,指着王梓轩歇斯底里的咆哮道:“起阵!”

    李俊禅身后徒弟各自抖手亮出一面巴掌大黑旗与一面白旗,口中念念有词,左右将阵旗一抛,消失不见。

    林根宝与杜坤丝毫不敢大意,香江知名数十年的风水大师,一定有搏命底牌。

    王梓轩却淡定从容,抬手掐指寻根,微微一笑道:“李俊禅,在你自命不凡的时候,殊不知李先生身边还有一位陈光天,虽然他晚你数年接触李先生。”

    “陈光天?阿城,这些是真的么?”李俊禅追问道。

    电话里一阵沉默。

    王梓轩心中冷笑,李家城看似大魄力,但钱给的太多了,就是不想给,他真收了两个亿,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罪不及家人,对付我身边之人,我绝不放过,别说两个亿,多少钱也无用,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电话里的李家城不悦道:“王大师,小题大做了吧,那我就用这两亿请人,五位风水大师,可否给李某一个面子,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李家城眼中闪过一丝轻蔑,风水大师又如何,拿出两个亿,别说五位风水大师,就是十位也请得来。

    “那就请出来!”王梓轩眼中厉色闪现。

    用钱砸,用人压他?如果这次妥协,下一次呢?人为一口气!

    别墅外风声大作,山雨欲来风满楼。

    王梓轩向天一指,窗外一闪,轰隆声闷雷滚滚。

    李俊禅眼皮一跳。

    修为达到定气境,对自然环境更为敏感,王梓轩察觉雷来,前一秒抬手,给人一种掌控天雷之感,气势惊人。

    办公室中的李家城手持电话,皱眉看向落地窗外阴云密布,电闪雷鸣的天空,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反而激怒了王梓轩。

    原本想顺势摆脱李俊禅,结果被王梓轩拆穿,李家城有些骑虎难下。

    室内顶灯忽闪,忽然咳嗽声响,办公室中出现一位身穿灰褂的消瘦老者:“李先生,这是他们的私人恩怨,你已经仁至义尽。”

    开口说话的正是李家城背后的另一位风水大师,陈光天。

    香江风水界不知多少人关注李家城这根金大腿,即便修行者也需要修炼资源,也是要花钱的。

    “我必须帮他一次!”感觉落了面子,李家城心中恼火。

    “我明白了!”消瘦的老者点头。

    只见他左手取出一块褐色瘢痕的血沁玉蝉,右手掐诀,变幻如风,口中诵念有词:“通幽洞微,合神谟鬼……”

    客厅中一触即发,闭目打瞌睡似的杜坤猛然向墙角转头,他眼前的黑白空间被利爪扒开,钻出一头青色的凶恶厉鬼。

    王梓轩在林根宝肩头一拍,悠悠道:“根宝,将其斩之!”

    感觉全身法力暴涨,林根宝应声,纵身而去,一声爆喝,右手拇指间的墨玉扳指煞气逼人,手刀向下一斩,厉鬼消失不见,凄厉鬼嚎之声隐隐回荡。

    同一时间,陈大师双眼一瞪,手中血沁玉蝉裂纹密布。

    “找死!”他的衔玉法器竟然毁了。

    李俊禅师徒看得心中凛然,王梓轩的两个师弟竟然如此难缠。

    窗外倏然下起瓢泼大雨。

    王梓轩踏步上前:“让你们三次,该我了!”

    他抬手一招,窗外雨水骤停,无数水珠悬浮空中,李俊禅惊骇莫名的道:“定气境!”

    “什么?!定气境?”前一秒还声色俱厉的陈大师,冲上来抓起话筒吼了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