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03章 战争泥潭

    王梓轩下车,打量地上的特朗先生与密斯女士。

    “王大师,我们错了,放过我们!”特朗先生已经没了从容自信,他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了。

    别说王梓轩,光是他身后一群气势汹汹的家伙就明显不好惹。

    “不作不死啊。”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

    “不用求他,港督大人在后面看着,我不相信他会将我们怎么样!还敢杀害港督吗?”头发凌乱的密斯女士嘶声裂肺的嚎叫道。

    她试图发出声音,吸引麦港督的注意。

    方大师等人看向王梓轩,在场众人以他马首是瞻。

    修行界的人大多不喜欢与官面上的人物打交道,法术不敌神通,神通不敌业力,这也是许多法术高手忌惮警察的主要原因。

    王梓轩冷峻道:“特异功能用得越多,你们的寿命越短,还是做回普通人吧。”

    他说着先后向特朗与密斯两人眉心一点。

    王梓轩与暹罗国师阿赞颂请教了一些封印之术,今天正好印证。

    “不!!你对我做了什么?”特朗先生惊叫道。

    他发现自己失去了他引以为傲的超能力已经消失了。

    密斯女士也面色惨白,瘫坐到地上。

    王梓轩淡然笑道:“不用担心,只是封印而已,去积德行善吧,当你们一心向善,封印便会自行解除!”

    “积德行善?”两人愕然看向王梓轩。

    “德不配位,必有又殃,当你们德行足够,能力自然恢复!”王梓轩悠悠的道。

    特朗先生与密斯女士面面相视,原来只是一些惩罚,并没有真正毁掉他们的能力,两人态度大变,跪在地上道:“王大师真是一位宽宏大师,多谢指点。”

    王梓轩不置可否,缓步向远处麦港督的轿车走去。

    麦港督端着望远镜四处打量:“上尉,他们怎么不见了?”

    但令他疑惑的是,上尉武官并未应声。

    麦港督不悦的回头看去,脸色一下僵住。

    只见车厢后面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人,而武官与开车的司机不知何时已然昏睡过去。

    “王、王大师,你要做什么……”麦港督强自镇定。

    对方不是王梓轩还有谁?

    “港督大人,记住了,没有下一次!”王梓轩淡然笑道。

    “你在威胁我?不要忘记,我是香江总督!”麦港督面色阴沉道。

    王梓轩面无表情的看他:“再有下一次,你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

    麦港督额头发汗,心砰砰直跳,眼珠转动,强笑道:“王大师,我们之间是不是有所误解,作为香江总督,我只是希望你们可以造福民众。”

    王梓轩掐指寻根,打量他一眼:“恐怕阻止香江回归才是港督大人你的最终目的吧?”

    麦港督试图说服:“东方有句谚语,当着真人不说假话,王大师,大英帝国统治的香江才能得到自由发展,否则只会沉寂下去!作为香江总督,我责无旁贷!”

    “港督大人,我们只是风水师,不参与政治。”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

    “王大师难道不看好我的决定?”麦港督试探道。

    “流水汇入海,天意不可违!”王梓轩悠悠的道。

    “什么意思?”麦港督心中疑惑。

    “香江回归华夏,大势所趋,麦港督何必螳臂当车,被历史的车轮碾碎,麦港督勤政爱民,香江上下有目共睹,何必在史书上留下一个污点。”王梓轩面无表情道。

    “香江绝不会脱离大英帝国的统治,之前的临时协议算不得数,王大师……”麦港督坚定的道。

    “麦港督,你知道你继续下去会怎样么?”

    “会怎样?”麦港督问道。

    “大英帝国,会因为你的一意孤行,从此走向落没,而你,也将成为大英帝国的罪人!”王梓轩淡然道。

    语不惊人死不休,麦港督惊呆,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一心为公,怎么可能成为帝国罪人。

    “王大师危言耸听了吧!”麦港督强作镇定,不屑的激将笑道。

    王梓轩深深看他一眼,一语不发。

    麦港督沉吟道:“如果大师肯明言指教,今后在我治下,绝不会有人为难大师。”

    王梓轩淡然一笑,掐指寻根了半晌,勉为其难的道:

    “那我就说说吧,大英帝国如今内忧外患,煤炭工人大罢工知道么?这是内忧之一,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说了,前两年的英阿马岛海战,尽管对外宣称以伤亡1000余人的代价,耗资27亿美元的巨额花费换来了胜利,但除了挽回了一点面子外,再也没有获得什么好处。”

    “名义上的失败没有使阿根廷人放弃争夺马岛主权的斗争,他们在战后把每年的6月10日定为‘马岛主权日’就可见一斑。这是一场没有赢家只有输家的战争。英国虽然赢了,却无意当中暴露出了羸弱,如今无数国家虎视眈眈,再进行一场长达半个世纪的战争,将会沦为三流国家。”

    “你是说,战争!长达半个世纪的战争?”麦港督脸色大变,这是英国人最担忧的事情,他们惧怕被拖入战争泥潭。

    “……”王梓轩一语不发。

    麦港督面色阴沉道:“大英帝国不惧任何挑战,我们有信心再发动一次马岛海战,贫穷的华夏,他们的海军不堪一击,即便陆军占领香江,也只会得到一片焦土!”

    王梓轩悠悠的道:“我不怀疑大英帝国的决心,但港督大人考虑过后果么?大战一起,所有类似阿根廷这样的国家都会在后背狠狠插上一刀,从而失去更多的海外殖民地。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华夏不怕自己失去更多,甚至会因此引发世界大战,战火甚至会烧到英国本土,小小香江,弹丸之地,值得么?”

    麦港督若有所思,王梓轩说的极有可能会发生,帝国如今的财政经不起再来一次战争了,不对!他忽然抬头深深看向王梓轩,传言这家伙与华夏走得很近,更捐款无数示好,会不会……

    “王大师,不要忘记华夏如今是谁当家,只有于帝国的统治下,私人财产才会神圣不可侵犯,你真愿意一无所有吗?更何况,你们风水,如今在华夏可是封建迷信。”麦港督冷笑试探道。

    但他很快失望了,王梓轩面无表情,没有看出任何东西。

    “港督大人还是操心自己吧,该说的忠告我已经说了,听不听是港督大人的事,我只是一名风水大师,不参与任何政治。”王梓轩淡然道。

    “感谢你忠告,我已经严词拒绝了缅甸国师岩旺……”麦港督低头沉吟半晌,抬头一看,愕然发现王梓轩已然消失不见,人哪去了,见鬼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