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99章 三件红事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邹汶怀一激灵,示意刘靓华去接电话。

    拿起电话的刘靓华只听了几句脸色就变了,挂断电话后,怔怔地看向王梓轩。

    邹汶怀坐不住了,忙追问道:“靓华,什么事情?”

    刘靓华平稳了一下呼吸道:“阿龙在完成翻越阳台撞碎玻璃的特技时失去呼吸,正在医院急救!医生说!……”

    “很严重?”邹汶怀腾地站了起来,飞快过去打电话。

    半天电话才接通,问了几句,邹汶怀颓然的挂断了电话,竟然是真的,电话对面的是何关昌,嘉禾的另一位大股东,更是陈龙的契爷,此时正在现场,绝不会谎话骗他。

    “王大师,阿龙他会不会有事?”邹汶怀紧张道,嘴上不知不觉改了称呼。

    不由他不紧张,陈龙如今是嘉禾全力打造的金牌影星,无人可以替代,如果倒下去,那对嘉禾将会是巨大的打击,当初李晓龙倒下,嘉禾差点因此一蹶不振。

    王梓轩微微一笑,抖手亮出一张符纸,在指间动作飞快成为一个纸卷,在掌心自燃,倏然升空,化为灰烬,消失不见。

    邹汶怀与刘靓华对视一眼,只听王梓轩道:“没事了!”

    “真的会没事?但医院的医生说很危险!”刘靓华将信将疑的看他。

    王梓轩淡然一笑:“我说无事便无事,若我讲错,补偿嘉禾五百万!”

    “这……”邹汶怀一愣,五百万?

    邹汶怀沉吟良久,掏出支票簿,刷刷写下五百万的巨额支票,双手上前递给王梓轩:“大师,一点心意,千万收下!”

    刘靓华瞪大了眼睛,暗中佩服邹汶怀的大气。

    王梓轩接过支票,看了一眼,微微一笑,抖手自燃,将其丢人烟缸。

    邹汶怀颇为意外:“王大师这是何意,难道嫌少?”

    “邹老板,我为人批命,向来不要钱的。”王梓轩淡然笑道。

    “王大师,有什么我们可以做到的,尽管开口。”邹汶怀看了一眼王梓轩。

    王梓轩笑道:“我师弟根宝喜欢拍电影,我这做师兄当然要支持一下,希望借嘉禾的院线在圣诞档放映,邹老板可否给我这薄面?”

    “院线?圣诞档?……没有问题。”邹汶怀与刘靓华对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道。

    “那就好,告辞了!”王梓轩笑着起身。

    “啊?王大师,阿龙的事情?”邹汶怀追问道。

    说话间王梓轩走到办公室门口,只见他头也不回的打了个响指,指向电话机,人已经迈步出门,林根宝紧随其后。

    “我送……”邹汶怀刚说出两个字,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他急忙快步去接电话,刘靓华也紧跟过去,话筒里何关昌欣喜若狂的声音,陈龙已经醒了,虚惊一场。

    “我知道了!”邹汶怀淡淡说了一句,挂断电话,快步去追王梓轩。

    到现在他才真正相信了王梓轩的本事,难怪成为何氏与邵氏两家御用风水大师,当真盛名之下无虚士。

    电话另一头的何关昌放下电话,一脸莫名其妙,邹汶怀竟然这么沉稳。

    追上王梓轩的邹汶怀极为热情的握住他的手连连摇晃:“王大师,吃了晚饭再走吧,有很多事我们还想请教。”

    嘉禾的员工们看得满心惊讶,两位大佬今天怎么了,殷勤的不像话,那位帅哥是谁?

    见王梓轩微笑不语,林根宝歉意道:“怀叔,麦港督请我师兄喝茶,还在港督府等候,不好推辞。”

    邹汶怀微微错愕,转而笑道:“哦,那就改天,改天大师一定要赏面!”

    王梓轩微笑点头,坐入车中。

    刘靓华透过后厢车窗看到里面的刘玉容微微诧异,微笑点头,看得刘玉容脸色微红。

    看着车队离开,邹汶怀才收回目光。

    “这位王大师不简单啊。”邹汶怀双眼微眯道。

    “车上不是他老婆,看来也有一位红颜知己呢。”刘靓华玩味的道。

    “你怎么知道?”皱纹怀疑惑道。

    “他的太太甄慧敏是明星苗子,我关注过,不过这位王大师似乎不喜欢老婆抛头露面。”刘靓华道。

    “如此年纪便身家过亿,样貌也是俊朗,身边缺女人才怪了。”邹汶怀不以为然道。

    “不过算的确实准,我都想让他给我批命了。”刘靓华道。

    “恐怕你要失望了,很少有人可以请动他,但他批命之人无不大富大贵,看来我嘉禾运势转旺啊。”邹汶怀笑道。

    “他真这么大本事?邵仁楞如今还不是被我们嘉禾压一头?”刘靓华娇笑道。

    “那位如今最大的追求可不是电影,你没发现他头发都黑了?”邹汶怀打量她一眼笑道。

    “头发,还不是染得。”刘靓华不屑道。

    “那是你不了解,那位从来不染发,是他得过胃癌,做过手术,担心染发再会致癌。”邹汶怀道。

    “啊?白发能变黑,他求得长生不老?”刘靓华瞪大了眼睛,全香江的上流社会都知道邵大亨求长生,以前无比抠门,现在却大把的撒钱搞慈善,数额极为惊人,几乎可以买下嘉禾。

    “所以我说这位王大师当真有本事,我还想求他为嘉禾看风水,看来没戏,不过他不戒女色,有合适的女艺人,不妨介绍他认识,兴许会有作用。”邹汶怀转身离开,刘靓华快步跟上。

    中环半山上亚厘毕道,总督府。

    王梓轩带着林根宝,警卫引路进门。

    麦港督带着一男一女迎在门口,寒暄几句,将王梓轩请入会客厅,宾主落座。

    王梓轩打量一眼麦港督身后的陌生男女,两人也在打量他。

    男人身穿黑色燕尾服,棕色头发,戴一顶礼帽,一双无神的灰色眼睛,鹰钩鼻上挂着一副茶色圆镜,腰间露出怀表金链。

    而女人一头栗色卷发,样貌普通,嘴角似有挂着若无的笑意。

    待佣人送上咖啡出去,麦港督笑道:“王大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特朗先生和密斯女士,他们都会一些小魔术。”

    “久仰大名,王大师喝茶加几块糖?一颗、两颗?”特朗先生微微一笑,说着打了两个响指。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随着他的响指,茶几盘中的方糖接连两块跳入咖啡杯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