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94章 修为尽复

    寅时,王梓轩接过制作好的一葫芦阴阳水去书房。

    黄吉闭目盘坐在书房门口护法。

    寅时一过,黄吉倏然睁眼,他察觉身后书房透出的惊人气场。

    书房中,沉香缭绕,盘坐在王梓轩双目微合,仔细看去,光线下涌动的微尘此时全部静止不动。

    王梓轩身体中的化功散毒素已被清除大半,很快便会修为尽复。

    门铃忽然响起,黄吉警惕的看向大门。

    刘玉容一夜未归?

    将赵娅珍送走,王梓轩掐指寻根,眉头一皱,沉声道:“孽缘缠身,快去救人!”

    大海深处,一艘渔船在海上被风浪吹得摇摇晃晃。

    舱底的刘玉容悠悠醒转,猛然睁眼,扭动挣扎,她发现自己倒在地上,双臂被紧紧反绑着:“这是哪里!?”

    刘玉容心中一颤,定睛看向周围,不远处坐着十多名目光呆滞的女人。

    “呦,醒了?”舱顶一名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探头看向刘玉容,戏虐的道。

    他身后站着的正是刘玉容之前遇到的黑衣男人等人。

    “放开我,这是哪里!”刘玉容挣扎道。

    “去往印度加索纳加奇的船上?”男人呵呵冷笑。

    “索纳加奇?”刘玉容疑惑道,她不知道遭遇被拐卖强奸的噩运,要被卖去世界最大的红灯区。

    “那是个好地方,千人操万人骑,你可以夜夜做新娘!”八字胡男人撇嘴道。

    “什么!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刘玉容就是再单纯也察觉不妙,她被卖去南洋当妓女?!

    “当然知道了,刘宗师的宝贝孙女么,武林天骄,哈哈……”八字胡男人笑得肆无忌惮。

    “知道你还敢动我!”刘玉容怒声道。

    “哼哼,刘笑尘虽然厉害,但有些地方他够不到,当年我弟弟只是多看了你两眼,就被断了子孙根,虽然他不成器,但毕竟是我亲弟弟……”八字胡男人冷哼道。

    “你……我爷爷会杀了你们!”刘玉容极力扭动挣扎,这是遇到仇家了。

    “谁会知道呢?毒哑了你,断手脚筋,在索纳加奇,谁会认识你呢?”八字胡男人阴狠的道。

    刘玉容脸色大变。

    “大哥,这女人还没**,是不是太可惜了?”黑衣男人嬉笑搓手。

    “也是啊,将他拎上来,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八字胡男人搓着下巴,将手下这帮人全都拉下水,会更保险。

    几名男人顿时脸上泛起猥琐的笑意,争抢着下到舱底,响起一片女的惊呼声。

    虽然刘玉容极力挣扎,用脚踹倒两人,但对方手里有枪,最终她还被薅住头发拖上甲板。

    见几个男人解裤带,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刘玉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脸惊恐的不住退缩道:

    “我认识香江风水大师王梓轩……他一定找到我,不会放过你们!”

    “风水大师王梓轩?”八字胡男人一皱眉,甲板上徒然一静。

    出海跑船的人都信妈祖娘娘,自然也敬畏鬼神。

    “老大,那个王梓轩我听说过,九龙风水堂有些名头,万一真被算出来,我们死定了。”黑衣男人有些担忧道。

    刘玉容闻言升起希望,又说道:“我是王梓轩未婚妻!”

    “哼,老子裤子都脱了,跟我来这个?事后一把火化成灰喂鱼,我就不信谁能找到她!”八字胡男人冷哼道。

    “老大,要下雨了!我们到船舱里吧……”一名水手道。

    刘玉容竭力大喊:“王梓轩,救我!”

    众人嘻哈大笑:“小美人,你扯破了喉咙也没用,这里是公海,谁也救不了你!”

    “王梓轩!……”刘玉容不管不顾的还在呼喊。

    “让她喊,这样玩起来更带劲,我倒要看看谁能救她!”黑衣男人过来伸手要撕扯刘玉容的衣服。

    忽然他身后一名手下呆滞道:“那是什么?”

    坐在箱子上的八字胡男人倏然站起,看向海面,其他水手也是瞪大了眼睛,众人仿佛见鬼一般。

    刘玉容察觉异样,也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眼睛顿时也瞪得老大,可以站在水面上?

    只见一个男人,白发白衫,负手站在海面上,随着海面微微晃动。

    不是王梓轩还有谁。

    “见鬼了,你们看到么?”八字胡男人问道。

    怎么可能有人站在水面上。

    “老大,他就是风水大师,王梓轩!”黑衣男人嘴角抽搐道。

    众人一片哗然。

    八字胡男人面色狰狞,从后腰掏出枪道:“大家不要怕,抄家伙,我们有肉票!”

    王梓轩在海面上缓步而行,纵身跃上船头。

    黑衣男人掏出一把甩刀,甩出一朵刀花,刀刃比在刘玉容咽喉上:“不要过来!”

    王梓轩却熟视无睹,面容冷峻的缓步走向刘玉容。

    众人忌惮的退到八字胡男人身后,挡住刘玉容。

    “你再敢走一步!……”黑衣男人刀锋用力一逼,刘玉容的脖颈上划破一道伤口。

    王梓轩眸中一寒。

    “啪!”的一声耳光响亮,众人转头看去,只见黑衣男人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不待被打懵的他反应,王梓轩的左手摁在他肩头。

    轰隆一声巨响,黑衣男人双膝重重跪在甲板上!

    鸦雀无声。

    刘玉容惊呆,跪在她面前的黑衣男人噗的吐出一口血。

    王梓轩伸手在刘玉容背后一拍,绳索一下崩开落下:“没事吧?”

    “嗯……”刘玉容喜极而泣,抱住王梓轩就不撒手,江湖险恶,她这次真被吓到了。

    八字胡男人眼珠转动,握着枪抱拳道:“这位是王大师吧,我们与刘玉容有些私人恩怨,但不知她是王大师的女人,今天我们就给王大师一个面子,你带她走吧。”

    他嘴上说着,打出眼色,船舷上的一名水手的悄悄举枪瞄准了王梓轩。

    刘玉容喊道:“千万不要放过这些坏人,下面好多女人,他们要将这些女人卖去印度加索纳加奇!”

    王梓轩眼中寒芒闪动,淡然一笑:“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得。”

    “井水不犯河水,王大师何必多管闲事呢……开枪!”八字胡男人嬉笑劝说,倏然枪口对准王梓轩开火。

    一时间船头枪声大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