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86章 超渡宗师

    刘玉容双眼含泪,刚要扶住踉跄倒退的王梓轩,却人伸手拉住胳膊,她用力挣脱却被再次拉住,气恼的看去,顿时睁大了眼睛。

    拉住她的人竟然是王梓轩。

    众人看得脑袋嗡鸣,仿佛幻听到了清脆悦耳的铃声,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定睛再看去另一个被刺杀的王梓轩,赫然是武协会长,徐司白!

    一股寒澈心底的恐惧袭来!

    刘笑尘拉住刘玉容,瞬间离开一段距离,将她交给门下离去老远,其他掌门也一脸戒备,不少人悄悄取出了飞镖等暗器。

    之前的一幕太过诡异,令人细思极恐。

    徐司白右手在胸口疾点,封住穴道,看向王梓轩的目光满是疯狂。

    他虽然重伤必死,但还可以决死一击!

    刘玉荣一离开,王梓轩便失去了桑聪秘术的加持,而他的头发也变回黑色,借来的修为难以持久。

    怎么办!?

    王梓轩心思电转,从容不迫的向身后一指:“刚刚你们中了邪术,我已经为你们解开!”

    刚才的刹那,他利用三清帝钟制造幻象,移形换位,让徐司白父子自相残杀,但这决不能承认,因为惊世骇俗,招人忌惮,必须找人背锅,否则徐司白这些人一定会动手。

    “邪术?”口中溢血的徐司白一怔。

    众人顺着王梓轩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地上人群中竟然坐着十二名额头贴着红色符纸的中年人。

    “他们是什么人?”徐司白眼中疑惑。

    王梓轩叹息道:“缅甸魔巴,岩旺的人,刚才就是他们用邪法,合力控制你两个儿子刺杀你!我出手将他们制住,但还是晚了一步!你被他算计了!”

    “这不可能,我与岩旺合作,他为什么要害我?”急怒攻心,徐司白咳出一口黑血。

    他一生自视极高,向来是他徐司白算计人,今天竟然有人算计他,还算计得他如此凄惨?

    在场的宗师掌门面面相觑,徐司白方寸大乱,话漏了底,无疑印证了王梓轩说的是真话。

    王梓轩道:“与岩旺合作是与虎谋皮,说是对付我,实则岩旺真正的目标是你,因为你们武协的暗里打压,令他的降师组织在香江无立锥之地,岩旺早就将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我不信!”徐司白嘴上不信,但心中却开始迟疑。

    王梓轩傲然冷笑:“徐会长,你是聪明人,我若想掩人耳目,大可将他们杀掉灭口,何必留下他们人证,我王梓轩与人为善,并不是怕了诸位,而是不想中了岩旺的阴谋算计,大家都是华人,徒叫外人看笑话!”

    徐司白打消了动手的念头。

    “岩旺,我跟你不共戴天!”徐司白悲愤咆哮,他看向身后手下厉声道:“向武术界发下追杀令,杀死岩旺之人,可获得千万港元,我毕生武学!”

    鸦雀无声!

    徐司白的毕生武学和千万巨款,就是在场不少武术宗师都为之动心。

    武术界的杀手层出不穷,拿起现代武器,不折手段的武术家杀伤力极为惊人,即便一国首脑也畏惧的存在。

    徐司白眼珠转动,一声叹息,断断续续道:“多谢王大师不计前嫌,指点迷津,唉,老夫误信邪魔岩旺,一世英名丧尽,可惜大错铸成,悔之已晚,诸位,李言荣与乔斌却是我亲子,其他人只是我收养的孤儿义子,我并无坏心,只是想他们有个好师傅而已……”

    他知道大势已去,即便王梓轩说的掺假,单是为生前身后名,他也要顺着王梓轩的意思将事情全部推到岩旺身上。

    “义父!”地上的竹利典等人泣声道。

    “徐会长之前被岩旺的邪术迷了心智,现在终于清醒了,可喜可贺!”王梓轩微微一笑,这样未尝不是一个圆满的结局,将影响降到最低,还会反将岩旺一车。

    千万别小瞧了武术界,雍正皇帝当年身边强者无数,但也差点被杀掉。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徐司白的悬赏花红,足够全世界的杀手组织闻风而动,令岩旺焦头烂额。

    “咳咳……,我推荐王大师接任香江武协会长!……”徐司白咳出一口血。

    徐司白施展阳谋,准备死后也给王梓轩下一个套子。

    这怎么可以?

    周围掌门宗师面面相视,虽然香江武协只是一个隐形的武术团体,但实际上暗中控制着香江大大小小众多武术组织,怎么可能让一个年轻人来当,更何况他还是个术士。

    冥顽不灵,临死还想摆他一道?王梓轩一眼看穿,淡然一笑:“在下才疏学浅,愧不敢当,正想辞去荣誉会长,会长一职就更不敢想,我提议,会长还是由德高望重的叶怀宗师来做吧!为了回报徐会长一番盛情,王某会亲自为你父子超渡。”

    “我?”叶怀一脸惊诧。

    他没想到王梓轩会推荐自己。

    众人议论纷纷,徐司白咳出一口黑血,惨笑道:“叶怀有乃父叶问师傅之风,宅心仁厚,还请善待我的家人,她们是无辜的……”

    徐司白说着,噗通一声栽倒在血泊当中。

    眼看一代八卦门宗师陨落,刘笑尘等人不胜唏嘘,能坚持如此之久已经很难得了,匕首上显然巨毒。

    王梓轩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为徐司白父子三人超渡亡魂。

    徐司白父子怨气深重,搞不好会成为厉鬼邪灵,王梓轩可不想留下任何隐患,自找麻烦。

    做完这些,王梓轩抱拳拱手:“诸位,此间事了,告辞了。”

    “王大师,这些缅人怎么处置?”众人看向额头贴着红色符纸的十二人。

    “也要给徐会长的家人一个交代,随你们处置吧。”

    王梓轩往外走去,刘佳良等人扶着昏迷不行的杜坤,赶忙跟上。

    下一刻血光飞溅,十二个缅人巫师便被徐司白的手下和义子们乱刃分尸,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王梓轩心中暗松一口气,还好他够鸡贼,总算有惊无险。

    忽然他脚下一停,不知何时,大门口的台阶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对方不断咳嗽着,一脸苍白。

    “王梓轩,来了就不要走了,今天是你的死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