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85章 风云激变

    不止是刘玉荣,很多人都目瞪口呆。

    蒙着眼的王梓轩左右打量,唱诵京剧《挑滑车》台词:“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踩踏个干干净净!”

    刘玉容哭笑不得:“拜托啦,你蒙眼睛,看哪里都是黑洞洞……”

    “哥带你飞!”王梓轩一笑。

    再次狂风刮过,又是一片凄厉惨叫。

    仿佛犁地一般,王梓轩来回踩脚指,有人试图护住脚,王梓轩就改为抽脸,等对方被打的懵逼护脸再次踩脚指,他的速度太快,防不胜防。

    七次来回,门口内外已然没有一个站着的人,都坐在地上捂脚哀嚎。

    一众掌门宗师脸色铁青,这是何等的速度?

    不止他们留手,王梓轩之前竟然也留了手,但这还是其次,王梓轩这次下脚狠辣无比,这些人的脚趾粉碎,今后能不能再练武两说,兴许还会落下残疾。

    “王梓轩,你竟然废了他们,是不是太过了!”徐司白脸色铁青道。

    螳螂门宗师于海慧也是脸色难看,李言荣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其他掌门包括刘笑尘都面色不善,乔斌和他们门下弟子的脚趾都被废了。

    “哈哈……”王梓轩扯下蒙眼的手绢,仰头大笑,有修为的感觉就是爽。

    “你笑什么,你疯了吗?”刘笑尘带着二十多名掌门宗师走了过来。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王梓轩停下笑,抱拳拱手道:“诸位,初来宝地,我送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众人疑惑不解。

    “就是他们!”王梓轩一指地上哀嚎的武者。

    于慧海快步到李言荣身边,查看他的伤势。

    王梓轩抬手掐算,笑了笑道:“于师傅,不必看了,李言荣只是他的化名,他真名徐言荣,是徐会长的私生子,还有这位乔斌,也一样叫徐斌,对了还有这位竹利典,东瀛名字叫大竹利典,真名叫徐典,他的剑道老师已经被人杀死,其他各门派的这些人……”

    一番话犹如石破天惊,所有掌门皆一脸震惊的愣住,这怎么可能?

    “住口,你再胡言乱语,我杀了你!”武协会长徐司白咆哮打断。

    他当年不愿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将所有儿子冒名顶替暗中送去武术界各大高手身边学武,并没有其他打算,但王梓轩这么一说,肯定会被人浮想联翩,不是屎也是屎了。

    “呵呵,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王梓轩向后一甩头发,露出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

    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很快便会生根发芽。

    风水大师可不是好算计的,既然武协会长徐司白收了大魔巴岩旺的钱对付他,那他就顺势破局,让香江武协,再换一位会长,顺便给这些武学宗师一个深刻的印象,得罪他王梓轩的下场会很惨。

    各门各派能成为一代宗师的人物都是人精,顿时脸色阴沉,王梓轩不继续说下去,他们反而想的更多。

    这位武协会长徐司白图谋很大啊,会不会骗到本事后,他们也像竹利典的剑道老师一样,被人杀死?

    明枪易躲,暗剑难防啊!

    刘笑尘眯眼冷笑,亏他之前还想将孙女嫁与乔斌,这乔斌竟然不是孤儿,是人家派来的反骨崽。

    “你可有证据!?”螳螂门宗师于慧海起身,一脸阴霾。

    “王梓轩,枉我武协看重你,让你成为荣誉会长,你却包藏祸心,来这里挑拨离间!”徐司白愤怒道。

    王梓轩从容淡定:“徐会长,你设计鼓动刘佳良刘师傅,推荐我为武协荣誉会长,说白了还是为了让我成为有名无实的武协成员,方便对我下手而已,对不对?”

    “好哇,原来你利用我!”刘佳良脸色一变,指着徐司白道。

    王梓轩继续道:“还不止这样,他还利用刘笑尘师傅和在场大家,布下连环杀局对付我,也借我的手杀他们,两败俱伤,你从中渔利……”

    “胡说,你有什么证据,无缘无故我为什么要对付你!”徐司白暴怒,想要过来跟王梓轩动手。

    一干宗师掌门将他拦住,劝说道:“徐会长,有话好好说嘛。”

    没弄清来龙去脉,他们不会贸然偏向一方,不愿将徐司白得罪死,但也不会放任他。

    “徐会长,难听一点说,你是一个汉奸卖国贼!”王梓轩再填一把火。

    “什么?”一旁看戏的刘笑尘眼睛一瞪。

    他生平大义分明,对汉奸卖国贼最是嫉恶如仇,竹利典现身的那一刻起,刘笑尘就对徐司白起了怀疑。

    “妖言惑众,我必杀你!”徐司白脸色铁青。

    “我是香江两大慈善基金会会长,每年数亿善款会令无数华人受益,你却私下收了缅甸邪巫师岩旺的五百万港元,准备杀我,可惜你的阴谋算计,我掐指算算就一清二楚。”王梓轩冷笑道。

    “嘴厉,你当自己是神仙么?”徐司白想要冲过去。

    但刘笑尘上前踏出一步,地上青砖一圈齑粉,顿时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王梓轩淡然道:“抱歉,华夏三大预测秘术:太乙神数,奇门遁甲,六壬。这三种分别对应天,地,人三者,而我最精六壬!”

    “你想要证据,查一查你在汇丰银行的私人账户就什么都清楚了,而且,还有这么多人证,我听说有种功夫叫分筋错骨手,是最好的刑讯武术,大家问问就是了,这里五百多人,不可能都是硬骨头吧。”

    徐司白一下苍老了数十岁,栽了!几十年的心血,一朝散尽,他忽然后悔接受岩旺那笔钱了。

    与此同时,十二名低着头的武者闻言对视一眼,猛然用拳捶心!

    心头血!

    随着他们口中念念有词,乔斌与李言荣的双眼登时血红,前者木然掏出一把乌黑匕首。

    听到捶胸之声,王梓轩愕然转身。

    机会!徐司白趁众人思索分心,纵身扑向王梓轩。

    李言荣一下出现在王梓轩身后,双臂将他死死抱住,匕首一下刺入王梓轩的心口。

    风云激变,众人惊呆。

    “不!”近旁的刘玉容惊怒交加,一记崩肘打在李言荣肋下,嘎巴骨裂声响,肋骨断裂刺入肺部,李言荣口吐鲜血,瘫软倒地。

    但双眼赤红的乔斌仍在手持匕首不断飞快刺入,口吐血沫的王梓轩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乔斌:“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他惊怒交加,一掌拍在乔斌额头,乔斌七孔流血,仰面栽倒,瞬间毙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