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84章 香取神道

    “师兄,是我拖累你!”杜坤哭声道。

    王梓轩回过头,却是向他微笑点头。

    杜坤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着王梓轩的背影,嘭嘭嘭一连磕了三个响头,感觉脚下地面震动,青砖竟然碎裂,再见杜坤晕倒,在场无不动容。

    义薄云天!

    他们不知的是,三个响头下去,王梓轩原本还不到养气境的修为,瞬间攀升到观气境巅峰,脚下变得轻盈无比。

    实际上杜坤磕头祝祷,以祝福傩术,将他所有修为都转嫁到了王梓轩身上。

    术无正邪,人分善恶,祝福与诅咒是傩术的一纸两面。

    女人感杏,刘玉容看得心潮澎湃,这才是真正的英雄气概,她快步冲到了王梓轩身边:“我跟你一起闯阵!”

    王梓轩心中暗喜,这下他更有把握。

    刘笑尘脸色微变:“玉容,回来,不要胡闹!”

    刘玉容却头也不回,刘笑尘心中苦笑,他知道这孙女脾气倔强,打定了主意很难改变,他转而沉声道:“王梓轩!”

    “刘师傅放心,我不死,保证刘小姐毫发无伤!”王梓轩回过头,从容一笑。

    “什么?”人群惊呼,王梓轩哪来的自信?难道要用法术?

    “你有把握?”刘玉容小声道,就连她也是将信将疑。

    “这张符纸贴身收好。”王梓轩递去一张叠成八卦状的紫色符纸。

    “这,这符纸怎么是紫色的,不应该是黄色的?”刘玉容脸色微变。

    潜伏在五百武者当中的十二个人脸色微变,他们手中的蓝色符纸已经极为难得,对方紫色符纸竟然随手送入?

    王梓轩微微一笑:“符纸的材料分为黄、红、蓝、紫、金。根据修为高低选用,一般人只能画黄色的符纸,最低级的了。”

    “王大师果然高人,蓝符已然难见,紫符更是稀少,没想到今日有幸再见到。”后面有人笑道。

    众人循声回头看去,只见说话的人挽着发髻,戴一副眼镜,身穿深蓝道袍,踩一双黑色布鞋,微笑颔首,正是青松观的主席黄礼荣。

    众人交头接耳,青松观黄主席当然是这方面的权威。

    “这张符纸有什么用?”刘玉容打量着手中的紫符问道。

    王梓轩眼角瞥了下,笑道:“可以反弹任何法术攻击。”

    “只是反弹法术,不能增加实力啊。”刘玉容诧异道。

    王梓轩不置可否,微微一笑。

    人群中的十二个人心有不甘的悄悄收起了手中蓝符。

    “我们动手么?”刘玉容问。

    “嗯,不过需要稍等一下。”王梓轩掏出一个手绢,抖开蒙在眼睛上。

    “你、你在干什么?”刘玉容愕然,三拳难敌四手,对面五百人,手里还拿着兵刃,王梓轩还要蒙上眼睛?

    “王某不愿见血,眼不见为净。”王梓轩嘴角微扬。

    他转嫁了杜坤的修为,自带冥视,闭上眼睛比睁眼效果还好!

    刘玉容嘴角抽搐,这还打个屁呀!

    挡在门口的五百名武者忽然一分,走出一名东瀛武士,腰间挎着两把武士刀,脚踏木屐,看得所有人脸色微变,竟然有东瀛武士?

    武协会长徐司白慢条斯理的道:“大家不要误会,这位是竹利典,我们武协派去东瀛学习香取神道流的会员,正经的华人。”

    众人面面相觑,将信将疑。

    事实上各国势力都在偷师对方的长处,东瀛更是其中佼佼者,而香取神道流是东瀛战国时代的武术,由下总国香取郡出身的饭筱长威斋家直创立。至今,饭篠家族以连续20代相传,成为众流派之首。

    香取神道流是综合古流武术,是包括剑术(太刀、小太刀、二刀流)、居合术、棒术、剃刀术、枪术、手里剑术、柔术、气合术等等众多种类的武术。

    因为饭筱长威斋家直有松本备前守,冢原卜传,上泉伊势守,师冈一羽斋等后世被认为是剑圣的弟子,所以他被称为东瀛剑道之祖,而香取神道流也是东瀛最古老以及最受尊敬的武术,是武士们必修的武术。

    力度与速度,是香取武学者必备的主要元素。其二是形式与训练,比其他武术来得长些。这是因为香取神道流的武学者必须体验战场上的种种压力,以提升他们的耐力与体能。

    相对其他剑道班,只能学到运动剑道,也就是运动会上的竞技剑道,实用价值小的可怜,而香取神道流将武士训练成一个个令人生畏的战斗者,也可以说是真正的杀人技。

    忽然一只苍蝇嗡嗡飞过。

    地中海发式的黑衣武士竹利典向王梓轩礼貌鞠躬:“求脱麻袋哭打塞。(请稍等一下)”

    王梓轩不置可否,只见名叫竹利典的武士倏然拔刀、切落,左手一压刀鞘,缓缓收刀入鞘。

    在场眼利之人纷纷皱眉,全因那一只苍蝇已经在空中分为了四瓣。

    我勒个去,遇到一个比他还能装的家伙,王梓轩貌似不知,疑惑的侧耳问道:“刚才什么声音?”

    “我的剑道很快,很利,还是摘下你的眼罩吧!”竹利典抱着肩膀,撇嘴冷笑,用生硬的华语说道。

    刘玉容嘴角抽抽:“我认为他说得有道理。”

    王梓轩右手竖起一根中指:“这种家伙,我能打十个,一根手指就能戳死!”

    刘玉容白他一眼,没好气的道:“那你还是自己来吧!……”

    “那哪行!”王梓轩趁她说话分心,一扶纤腰,骤然消失。

    竹利典双眼寒芒一闪,身体一伏,右手刀身刚要出鞘,王梓轩的右手一推他手腕,顺势抬手中指戳在他鼻下人中穴上,竹利典双眼瞬间失了焦距。

    但王梓轩并未停,带着刘玉容身影一晃,再次消失。

    刘玉容醒过神时愕然发现,她们已经出了比武场的大门:“我们出来了!?”

    身后噗通一声,刘玉容回头看去,只见竹利典还保持着拔刀的姿势,扑倒在地。

    忽然有拦路的武者扔了兵刃,惨叫捂脚。

    踩脚指!

    一招鲜吃遍天。

    刘玉容惊呆:“……这是怎么做到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