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83章 三刀六洞

    王梓轩眨了眨眼睛,叹息一声道:“这句话确实是老子说的,出自老子《道德经》第四十一章:“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的意思是说:有根器悟杏的人听说‘道’后深信不疑,勤勤恳恳、坚持不懈的去习练它、运用它;”

    “‘中士闻道,若存若忘’意思是说:根器悟杏不高的人听‘道’之后将信将疑。既不全信又有些信,既不否定又心怀一定的疑问;”

    “‘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这全句的意思是说:根器悟杏最低的人,听闻大道,就会嘲笑轻视,一笑了之,假如不是这样的话,那就彰显不出大道的玄妙了。”

    螳螂门众人哑口无言,倒是在武侠小说中看到过老子《道德经》的名字,但哪里知道其中的内容,但看几位在场的道士点头认同,众目睽睽之下还不好说不懂,大多数人不懂装懂的默然点头。

    徐司白皱眉,王梓轩竟然不按套路出牌,他面无表情的再次向人群中打了个眼色。

    “王梓轩,你可以走,但这个人开枪偷袭刘宗师,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三刀六洞!”人群中有人指着杜坤嚷道,瞬间沸腾起来。

    江湖规矩,如果做了无可挽回的错事,请求对方恕罪,就得用利刃于自己的身体上对穿三个窟窿,此之谓“三刀六洞”,是一种仅次于自尽的自我刑罚。

    “师兄!……”杜坤脸色发白,楚楚可怜像个犯错的孩子,生怕王梓轩迫于压力抛弃他。

    王梓轩拍他肩膀:“阿坤,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么?”

    “不、不该开枪?!”杜坤面无血色,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王梓轩微微一笑:“不是这个,今天你虽然莽撞,但枪开的并没错!你错在忘记了与人为善,忘记了克己守礼,暴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当然,我不是让你一味忍让,记住了,做人要菩萨心肠,金刚手段!”

    “师兄,我知道了!”杜坤一下来了精神,郑重点头。

    “枪开的并没错?你这是要包庇他了!”一群武林人抄着兵刃,面色不善的看向王梓轩。

    王梓轩淡然一笑,向刘笑尘拱手:“刘师傅,我师弟救我心切,莽撞开枪,还请宽宏大量。”

    “算了,老夫拎得清,他并未瞄准我身上要害,几枪打的都是枪尖,最后一枪才打我肩膀,枪法不错。”刘笑尘大度一笑,临了还夸赞了杜坤一句。

    行走江湖数十年,刘笑尘眼光老辣,他察觉出猫腻,不想被人利用当刀使,而且这大眼小子虽然口无遮拦,但心肠不坏,开枪都不忍心看的闭上眼睛。

    杜坤被夸的不好意思,向刘笑尘鞠躬,诚恳赔礼道:“老先生,对不起,我真没想过杀你,我枪法很准的,只是想阻止你动手,师兄不让我害人,让我积德行善做好事的。”

    刘笑尘有些意外的打量一眼杜坤,笑道:“积德行善做好事能有钱花?”

    江湖上谁不知道杀人放火金腰带,还从没听说过做好事能发家致富的。

    “当然了,以前我在东马是有名的大降头师,谁都怕我,也赚了很多钱,但却经常挨饿,来到香江谁都欺负我,只能乞讨过活,后来被师兄点化改邪归正,跟他修行,做善事,做好人,现在我已经娶上老婆,是有钱人啦。”杜坤兴高采烈的道。

    “有钱人,你有多少钱啊?”人群中有人嗤笑道。

    “我现在有一千多万资产!”杜坤接口道。

    一片嘘声,他们辛苦多少年也就几十万积蓄,就是刘笑尘也有此看法,不禁对杜坤有些失望。

    “哼,井底之蛙,别人送我师兄一台车就几百万,他的车牌是警方一哥送的,港督特批的无字头7号车牌,用得着吹么?”杜坤掐着腰道。

    “真的假的?……”在场人群嗡嗡一片。

    并不是所有人都只知练武,不看电视和报纸,有人正色道:“王大师港府和众多豪门座上客,座驾兰博基尼超级跑车,车牌是全香江唯一的7号,他是九龙风水堂话事人,资产亿万,但他将90%的钱财都捐送出去,他还是香江最大的两家慈善基金会会长,被尊称香江最热衷慈善公益的风水大师。”

    众人都难以置信的看向王梓轩,即便刘玉容也一脸诧异。

    “积德行善真的会有钱?”有人追问。

    “心术不正,做再多也无用,告辞。”王梓轩似笑非笑的向武协会长徐司白抱拳。

    徐司白面无表情,原本他想激起众怒,顺势让他安插在这些门派中的人带头动手,王梓轩不还手是死,他敢还手,激怒这些掌门宗师,也是一个死,这里近千人,即便他轻功身法快速,但别忘了还有杜坤这个拖油瓶,王梓轩就是三头六臂也难逃乱刃分尸的下场。

    但意外的是,王梓轩不按套路出牌,再次打乱了他的布置。

    王梓轩带着杜坤就要离开,刘家班等人将他们护在其中,人群分开一条道路,但还是有人拦在门口。

    武协会长徐司白忽然悠悠的道:“坏了武协规矩,就要付出代价,将你师弟杜坤留下,或者你们一起留下,王梓轩,别怪我没给你机会,选一个吧。”

    王梓轩脚下一停,向周围众人看了一眼:“谁想留下我们,可以去门口,挡住我们的路!”

    近千年轻武者面面相视,不止螳螂门,八卦门,叶家等众多年轻弟子同门长辈的阻拦,近两百武者决然加入到香江武协的一方,各亮兵刃挡住门口,与三百多名武协成员聚到一起。

    “李言荣!你给我回来,否则休怪我不讲师徒情分。”螳螂门宗师于海慧脸色铁青。

    他察觉不对,不想蹚浑水,李言荣是他最得意的入室弟子,竟然贸然参与。

    “乔斌,你给我回来!”刘笑尘怒喝道,他没想到以往一向乖巧听话的乔斌今天一再忤逆他。

    李言荣和乔斌都低着头,漠然不语。

    徐司白呵呵冷笑:“王梓轩,看来各家各派都有人看你不顺眼,跪下磕头赔罪,看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我们会考虑给你一个机会!”

    王梓轩却理也不理,看向刘佳良:“刘师傅,一会护住我师弟。”

    “老弟,认个错吧,我替你说说,刀枪无眼,众怒难犯,何必一时意气。”刘佳良劝说道,面对数百手持兵刃的愣头青,即便他也心里没底,何况这些人还有同门,下手轻了自己吃亏,下手狠了,就会陷入在场各门派近千人的围杀,九死一生。

    “这世上,敢动我兄弟,那就从我身上踏过去!”王梓轩掷地有声。

    他决然走向门口,五百名武者默然看向王梓轩,浑身煞气升腾。

    只是没人察觉到,当中十二名低着头的武者,口中微不可闻的念念有词,他们藏在袖中的右手指间,不约而同的夹着一张青底色的符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