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76章 顺风耳术

    杜坤涎着脸挠头:“我忘了,回头就送回去,他们没搜身,正好拿来保护师兄,现在我就是师兄的保镖。”

    王梓轩哑然失笑,杜坤终归是一番好心,没理由出言打击。

    回到路上,两名道士架着一名血肉模糊的黑衣老者正与刘佳良说话。

    “这是?”王梓轩心中疑惑,虽然失去修为,但他能隐约感知到,黑衣老者是一名观气境修行者,一名降头师。

    “这家伙在山里偷设降台,以‘顺风耳’之术窃听,被我们抓到!”一名青松观的道士答道。

    王梓轩心中凛然,这种“顺风耳”窃听降术他听说过。

    在华夏历史中,元朝是一个对统治极度缺乏自信的王朝,想尽了各种办法来防止中迎人造反,其中,降术便是元朝政府用以镇压反叛情绪的法术,降教也因此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曾命降教数百降师于各个州府设降台百座,以“顺风耳”之术窃听民间怨语,被听者均以周身溃烂而终,当时各地老百姓甚至到了谈降色变的地步。

    民间歌谣《清阳曲》曾经写道:“街亭无心言朝事,三更惨毙勇露屋。”意思就是,白天无意中说了对朝廷不满的话,晚上便会惨死在四处漏风的破房子里。

    后来在修行界与武术界联手扶持朱元璋建立明朝,在双方打压下,降教灰飞烟灭,只有少数降师远走海外避难,而元朝也随后灭亡。

    见众人说话分心,黑衣老者一划眉心,爆出一团血雾,口中念念有词,眨眼间就离开数米,两名道士冷哼一声,一把桃木钉扬手打入血雾,惨叫声中血雾散去,露出地上已被打成筛子的黑衣老者。

    杜坤惊呆,观气境中期的修行者竟然随手可灭?

    王梓轩面色凝重,心中也彻底收起了对武者的轻视,武林高手在面对修行者的时候,真的具备超强的秒杀能力,当然,前提是两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近。

    “修行界与武术界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有降头师来窃听?”王梓轩问道。

    杜坤曾经也是降头师,压低声音解释道:“师兄,降师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很多血气不足的降头师对武术感兴趣,还有些降头师受雇于人,很多势力对华夏武术感兴趣,一本真本拳谱可以卖上好多钱,在东京的黑市甚至可以卖出天价,而且降头师与华夏武者本身就不对付,譬如某些华夏武林高手忽然死于癌症等疾病,不是没来由的。”

    有买卖,就有伤害。

    两名道士耳朵微动,目光警惕的看向杜坤,刘佳良为他们介绍王梓轩是武协荣誉会长,两名道士眼中的敌意才大减,拎着降师告辞。

    比武场在青松观后山谷中禁地,足球场大小的庭院内,青砖铺地,近千人围成一圈,前排摆着蒙白布的桌子,桌上摆着水果和瓜子花生,但只有各家掌门等一干武林前辈大佬有资格前排座位,大多数门人弟子都站在自家大佬身后观看。

    杜坤见此,也挺胸站到王梓轩身后。

    叫好声此起彼伏!

    还真的算得上武林盛会,王梓轩看得新鲜,打眼瞅见一名茶色眼镜的慈祥老者,他的发际线很高,被众星捧月一般,正边看场中比武,边与众掌门说着什么,这位老者便是台北武坛泰斗,八极宗师,刘笑尘。

    场中一名紫衣女子正与咏春叶家一名年轻后辈切磋比斗,八极拳打的“虎虎生风”。

    紫衣女子身穿紫色真丝盘扣功夫衫,身姿曼妙,容貌绝色,娇吒声令人浮现连篇,场外众多的年轻武者们看得目不转睛。

    刘佳良拉着王梓轩在一张空桌坐下,想的刘佳良介绍得知,紫衣女子是刘笑尘的嫡孙女,刘玉容,年方二八。

    王梓轩沉吟道:“传闻咏春打出的拳,力量是靠转马而获得,因此,更多的是靠身体重心的转移。换言之,如果两人把体重转换为拳力打出的技巧相同,那么体重一方的拳头则力量更大。”

    刘佳良眯眼看向场中,呵呵笑道:“老弟,这你可就外行了,咏春发力不是靠转马,而是力集中到一点打出来的,咏春的寸劲就源自于全身发力,短距离爆发,手可以、脚可以,肩可以背也可以。”

    王梓轩笑道:“寸劲确实厉害,听说咏春是女人拳法,担心别人看我太娘,要不当年我也学咏春拳。”

    刘佳良道:“虽然咏春是女人发明的,但拳法精髓是连消带打,攻守兼备,信奉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同样,一次好的防守也是一次好的进攻!而且这咏春拳看似娘,实际上非常毒辣,讲究打对手最薄弱的地方,不停的打,往死里打,是不是想起李晓龙?任何武学领悟其精髓,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他说着又遗憾的道:“可惜叶问师傅认为李晓龙的脚根离地,天生缺陷短命之相,而且争勇斗狠,至死都没教他咏春真传,否则李晓龙也无需到处找办法突破瓶颈,以所谓的西方科学办法,肌肉电击、嗑维生素,结果把自己活活给练死,可惜他自创的‘精武指’失传,那才是李晓龙的毕生心血,真正的厉害功夫。”

    刘佳良看到过林根宝的指功,怀疑他得到了李晓龙的“精武指”传承,所以旁交侧击,但王梓轩面无表情,他并没有看出什么。

    “各家敝帚自珍,武术慢慢就会没落。”王梓轩道。

    “或许吧,各家有各自的想法,不过如今人心浮躁,良才美质的徒弟难求也是真的。”刘佳良道,说着他看王梓轩:“我也代父收徒怎样,我一定将这身本事全都传给你,保证不藏私。”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王梓轩甩出一句李晓龙的经典台词。

    刘佳良微微有些尴尬,王梓轩年轻,但并不好糊弄。

    茶色眼镜的老者发际线很高,他回头看了一眼王梓轩两人,继续说道:“武道是包括儒家思想、道家精神和释家修养。一门高深的武术,必然具备有完整的修炼方法。从站桩定式起,生理的调整,内心的修炼,血气的培养,力劲的运化,拳法器械的应用,乃至于兵法战略等等,才算得上通盘完全……”

    不少掌门点头认同。

    场中叶家弟子一个不慎,被紫衣女子滑步跨送出去,叶家弟子翻滚倒地,吐血昏迷,有人上场将他架下去。

    “呵呵,女人拳法败给女人,不丢人。”被王梓轩拒绝心情正糟糕,刘佳良幸灾乐祸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