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64章 你想多了

    王梓轩帮忙将沙发放下。

    “沙发摆这里……”女主人回头一下与王梓轩四目相对。

    “珍姐?”王梓轩愕然。

    对方正是有段时间没见的赵娅珍,她竟然是王梓轩楼上新搬来的邻居?

    “阿轩,你过来了?”赵娅珍眼睛一亮。

    “阿珍,谁来了?”赵娅珍的丈夫黄先生闻声敏感的从厨房出来:“王大师?”

    “黄先生,你们什么时候买的房,怎么没讲一声。”王梓轩笑着打招呼。

    “上个月底,本想让王大师帮忙看看的,但听说王大师在欧洲度假,客厅里乱,我们去阳台坐坐,阿珍,去将我的那罐雨前龙井找出来。”黄先生客气道。

    “好的。”赵娅珍微笑点头离开。

    王梓轩点头,与黄先生到阳台说话。

    曾经王梓轩对赵娅珍这位将来的“白娘子”心生过旖念,但随着心境修为的提升,克制了桑聪秘术带来的影响,如今已经烟消云散。

    与赵娅珍的丈夫黄先生聊了几句,王梓轩提了几点房屋布局建议,便提出告辞。

    夫妻两人亲自将他送到门外。

    次日,深夜,王梓轩正在阳台诵经,门铃忽然被敲响。

    这个时候了,会是谁?

    王梓轩去开门,却愕然的发现,是身穿睡衣的赵娅珍。

    “珍姐,有事么?”王梓轩问道。

    “阿轩,我来问问是不是就我家停电了,孩子睡了,我和其他邻居不熟。”赵娅珍含羞带怯的道。

    “你老公没在家?”王梓轩道。

    “他有应酬,这些天都很晚回来。”赵娅珍无奈摇头。

    “稍等,我取下电笔。”王梓轩点头。

    赵娅珍看着王梓轩的背影,星眸白衫,目光清澈深邃,身上也多了一些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气息,更多魅力,但却对她比以往多了疏离感。

    到了楼上赵娅珍的家里,王梓轩检查了电箱,换好保险丝,厨房电灯一下亮起。

    “太好了,阿轩你真棒,快擦擦手。”赵娅珍喜形于色,将一条毛巾递给王梓轩。

    王梓轩关掉手电筒微微一笑,去水池洗了手,接过毛巾:“太晚了,我回去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要是黄先生忽然回来,解释不清。

    赵娅珍闻听幽怨的看他一眼:“阿轩,你变了……”

    “是不是更帅了?”王梓轩看了镜中的自己,嬉笑岔开话题。

    “陪我聊几句。”赵娅珍将灯关上,往阳台走去。

    王梓轩微微摇头,心思百转,跟了过去。

    赵娅珍轻声说道:“阿轩,人和人交往,靠真心,男女都一样。如果有一个人,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用心呵护友谊,互相分担困难,慰藉心灵,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那种美好,便是最美的缘分,你说对不对?……”

    王梓轩认同的点头:“没错,异杏知己是缘分,要珍惜,也要坚守彼此的责任和担当,任何时候,保持一份理智,总是没错的,知己添香不添乱。”

    赵娅珍回过身,秀眸微嗔:“我不化妆,是不是很丑?”

    王梓轩诚恳的道:“珍姐,现在的你春华正茂,是人生最美的时候,每个女人的心头肯定都有朱砂痣,每个男人的人生当中也肯定会有白月光。既然已经注定了对方不是自己的,那还不如不说出口,这样才能保持对方在自己心中有着最美的形象。”

    赵娅珍目光复杂的看了王梓轩一眼,她情商很高,一听便明白了王梓轩话里的意思。

    “好!”她心中也有份骄傲矜持,不管不顾她也做不到,那就适可而止吧,这对两人都好。

    “我送你!”

    “早点休息。”王梓轩微微一笑。

    两人对话间走到门口,忽然门锁响声。

    两人对视一眼,赵娅珍的俏脸瞬间发白,她丈夫看似大度,但醋意极大,如果看到王梓轩在家里,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赵娅珍压低声音道:“你快去阳台躲躲,我去将他引开,你趁机走!”

    王梓轩哈腰拿起自己的鞋,沉稳的将拖鞋放入鞋柜,快步光着脚去阳台。

    黄先生一进来,赵娅珍便掩鼻抱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一身的酒气,快去洗一洗。”

    “今天没喝酒啊!”玄关正哈腰换鞋的黄先生一怔。

    赵娅珍的表情微微一僵,但很快掩饰过去:“真的?那是汗味,热水都烧好了,快去冲冲吧?我给你煲了汤,现在都凉了。”

    “哦,好的。”黄先生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为什么让他去洗澡?眼中扫量,最终看去阳台。

    赵娅珍心中顿时一慌,转身去厨房,掩饰脸上的表情,心中飞快思考对策。

    黄先生更生疑心,他缓步往洗手间走,半途忽然快步往阳台走去,嘴上嘀咕:“呀,今天忘了浇花。”

    赵娅珍要开口阻止,但为时已晚,黄先生已经到了阳台。

    转身走去厨房的赵娅珍紧咬嘴唇,心砰砰直跳,面色变得无比难看,这让她怎么解释?

    赵娅珍端着茶盅出来,双手冰凉,但意料中的咆哮声并未传来。

    她来到阳台,却见丈夫拎着喷壶正在浇花。

    赵娅珍眼睛四下打量,心中惊诧不已,王梓轩人呢,明明看他躲在阳台,这会人哪去了?

    黄先生抬眼看向赵娅珍,原本放下的怀疑又提了起来:“阿珍,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病了?”

    “有么,这阵子没有休息好吧,快把汤喝了。”赵娅珍道。

    “嗯。”黄先生接过茶盅,眼珠转动。

    他最怀疑的就是楼下的王梓轩,如今妻子去国外度假,就一个人在家……

    黄先生诧异道:“哎呀,袜子好像掉楼下一只,我去楼下看看。”

    赵娅珍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皱眉道:“都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

    “没事,你先睡。”黄先生将茶盅塞给赵娅珍,快步去换鞋要出门。

    “你什么意思?大晚上的折腾什么?”赵娅珍胸口起伏的不满道。

    “阿珍,你想多了!”黄先生脸上赔笑,换鞋的动作却不慢,推门便快步出去,就连赵娅珍再想开口的机会都不给。

    “你才想多了,一天到晚疑神疑鬼,你去吧,去就别回来!”赵娅珍也发了脾气,追出去一句话,将门一关,反锁上。

    听到身后的反锁声,黄先生脸色阴沉,快步从消防通道下楼,给他带绿帽,门都没有。

    摁门铃,当当敲响房门,半天没动静,黄先生的面色越加难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