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59章 苦修教士

    “得罪一位风水大师?旧金山一栋豪宅颐养天年?你的良心可真贱呢。”王梓轩探身在倪聪耳边轻声说道。

    “我……”倪聪想要开口,王梓轩一个冷厉的眼神看得他冷到了骨子里。

    “诸位,告辞!”王梓轩微笑抱拳,向外走去,人群自行让出一条道路。在路过三名廉署便装人员都时候,拍了拍为首之人的肩膀,“崔警司,代我向班专员问好。”

    为首的廉署人员尴尬赔笑,目送王梓轩等人离开。

    林艳妮拉着黄占追上去。

    法国,劳狄斯小镇。

    劳狄斯小镇有个岩洞,洞内有一股清泉,以其神奇的治病功能吸引了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慕名而来,这就是神秘的劳狄斯圣泉。

    方大师一来这里便勘察地形,虽然这里很多游客,小镇上的工作人员禁止游客靠近岩洞,方大师几次都无功而返。

    不过他却看到三名神秘的黑袍人大摇大摆的进去。

    方大师乔装到公用电话亭打电话,将事情告诉王梓轩。

    富丽华酒店,空中旋转餐厅。

    听了方大师的介绍,王梓轩叮嘱道:“老哥,那些人应该是镇守巴黎‘尸洞’的梵蒂冈苦修士,不要轻易招惹他们。”

    “镇守巴黎‘尸洞’的梵蒂冈苦修士?”方大师疑惑。

    王梓轩耐心讲解:“在法国巴黎地下万尸洞的最深处,梵蒂冈教皇廷封印着一个能吞噬一切的‘尸洞’,1786年,巴黎瘟疫横行,超过六百万人死亡,产生的尸气将世界腐蚀出一个‘缝隙’,称之为巴黎尸洞。”

    “尸洞中无数人手,被这些手捉住的东西,都会被扯入化为尸洞的一部分,之后由梵蒂冈派出的教士将骸骨根据类别堆放,铭文石碑加持封印,而劳狄斯小镇的泉水可以用来制作铭文石碑的法力药水。”

    方大师不由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那些梵蒂冈的苦修士很强大?”

    王梓轩道:“来取泉水的教士的实力应该和老哥你现在差不多,但他们只是梵蒂冈教廷镇守‘尸洞’的外围人员,实力高强的苦修士轻易不会离开尸洞,下面还有传说中的神圣骑士,那里是他们的修行之地……”

    “我明白了,我会小心的。”方大师点头。

    坐在旋转餐厅张空桌前的王梓轩又叮嘱了一下,这才挂断电话,放下手中的大哥大手机。

    王梓轩还有些话没说,尸洞总长度约为300公里,十年后,梵蒂冈教廷承受不住各方势力的压力,巴黎地下墓穴作为博物馆对外展览,不过可以参观的部分只有2公里。

    “王大师的电话讲完了?”

    黄占与林艳妮走过来,前者心有不甘的看向王梓轩,都是这家伙做的好事。

    王梓轩似笑非笑的打量他道:“黄占先生,你欠我一句感谢!”

    “谢谢啊!”黄占咬牙切齿的道。

    林艳妮横了黄占一眼,拉着他坐到对面。

    一名酒店经理过来,欠身笑道:“王大师,今早刚空运来的澳龙,后面您最喜欢的盐焗龙虾已经快好了,现在就上菜么?”

    林艳妮暗自咂舌,嘴上却豪爽的道:“学弟,先说好不要跟我们抢,这顿饭我们来请。”

    “林女士,不必说了,王大师在我们富丽华酒店的一切消费全部免单。”酒店经理正色道。

    “免单?”黄占与林艳妮面面相视,以为听错了。

    “没错,王大师在我谢家所有的酒店消费全部免单。”酒店经理颔首道。

    林艳妮与黄占这次确信了,心中惊讶王梓轩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

    王梓轩微微一笑:“谢公子,你去忙吧,我和朋友有些事情要谈。”

    “那好,王大师您慢用,有事叫我。”酒店经理点头,转身离开,他正是前些天王梓轩为其解除死亡诅咒的谢家公子。

    待他离开,林艳妮小声询问:“谢公子?他是?”

    “谢家的公子,这家富丽华酒店是前濠江赌王谢家的产业。”王梓轩简单介绍了一句。

    林艳妮与黄占恍然,原来是香江顶级豪门的公子,难怪眼高于顶,对她们视若不见。

    王梓轩微微一笑,诚恳的道:“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如果你们就此分手,想过你们两人会怎样么?”

    “会怎样?”林艳妮与黄占几乎异口同声。

    王梓轩将袖口的窥天符纸抽出来看了一眼又放回去,幽幽的道:

    “爱情的天敌不是岁月,而是细节!接下来你们的公司会每况愈下,明年你们会将卖给盛世,期间你们会比较清闲,黄占兼职多,一时闲不下来,而林师姐则耐不住寂寞。心烦起来一点儿不掩饰,周身躁。”

    黄占惊呼道:“你是算到的,还是听到了消息,我们要将公司卖给盛世的事情今早我们才说起。”

    王梓轩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继续道:“我还知道,接下来的几年,你们屡有碰撞,不是林师姐临时悔婚,就是日子越来越入不敷出,黄占会感觉日子难熬,心情也差到极点,哪里顾及林师姐的感受呢?

    “林师姐恐怕没想过,在你们分手多年之后,你会想去做个尼姑,但觉在红尘修行,好过逃避起来做尼姑,便开始禅修,去韩国修禅,这会让你平和很多,甚至称即使以后写书,也会让很多秘密尘归尘、土归土,用死亡的方式带离这个滚滚红尘。”

    “黄占死后,林师姐你会一改往日低调,例数黄占往日薄情,直称自己只说事实,以往常常被谎言伤害,如今不想吃哑巴亏,但斯人已去,再悔恨又如何。”

    黄占听着听着忽然一愣:“等等,你说我会死?!”

    “自古才子多风流,你从不吝啬公开表达对林师姐的爱,与其她女人一亲香泽后也会心满意足地大叫:人生这才有乐趣!女人们崇拜你,爱慕你、宠爱你,你在一众粉红佳人中左右逢源,快乐逍遥。”

    “但你忘了,越是多情越无情,世间的女子没有哪一个人对感情不自私,唯一不能与人分享的,就是自己深爱的男人。你的风流迷住了众多圈中美女,但你也让深爱你的女人个个遍体鳞伤。”

    “在大家为你和林师姐的爱情拍手叫绝时,那个为你怀孕的女子正一个人面对临盆的痛苦,当林师姐以为会和你有天长地久的时候,你却只给对方一纸玩笑般的婚书,欠的情债多了就是孽,是要还的!福运不够,寿命来抵!你没有多少年的寿命了!”

    “我要死了?”黄占目怔口呆。

    林艳妮急忙追问:“王大师,你能不能救他?”

    王梓轩面无表情道:“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