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56章 唇枪舌剑

    这是一道送命题,如果王梓轩不答应,或者算不到金镛要写的对子内容,明天之后,他便会沦为香江的笑柄,风水界不用混了!

    算得出来?人心隔肚皮,谁能算得出?

    王梓轩面色淡然,莫测高深看他。

    倪聪笑眯眯的又道:“呵呵,王大师不敢那就当我没说,只是一个提议。”

    “有些过了!”金镛有些不喜道。

    “我自有主张!”倪聪坚决道。

    金镛与蔡斓摇头无奈,倪聪早有打算移民旧金山,应该是对方达成了某种协议。

    林艳妮想要开口劝说,王梓轩摆手,笑道:“好说,不过既然打赌,那要再加点赌注。”

    “请讲!”倪聪笑呵呵的道。

    王梓轩似笑非笑的道:“听说倪公子颇有乃父之风,生杏风流,我若算得准这幅对子的内容,今后倪先生的儿子,不能打我身边女人的主意,否则……倪家死一人!”

    全场哗然!

    这赌注可够狠的,这位王大师也不是个好惹的主,若倪家公子日后真招惹他身边的女人,真的会闹出人命。

    没人知道,在公在私王梓轩与倪聪也不会成为朋友,后者的儿子倪真本该是甄慧敏这一世的丈夫,王梓轩逆天改命,这就与倪家结下了因果。

    倪聪双眼微眯,寒芒闪动:“我倪家仔风流,但不下流,绝不打有夫之妇的主意,王先生尽管放心。”

    那一瞬间,王梓轩身上迸发出的杀意令他心中发寒,不禁打定主意,回家就问儿子倪真,是否招惹到不知跟脚的女人。

    电视机前的观众心都提起来,不少人都在为王梓轩担心,算对方要写的对子,还不是人家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这怎么能做到?即便不少正在观看节目的风水师都在摇头,认为王梓轩这次是输定了。

    金镛皱眉摇头,再次想要落笔,亲疏远近,他还拎得清,只能怪王梓轩运气不好。

    “慢!”王梓轩开口打断。

    “王先生有话说?”金镛心中不喜,但还是礼貌的道,他不禁看轻了王梓轩几分,死要面子活受罪,拖延这点时间又有什么用?

    王梓轩也在一张纸上,提起毛笔:“即便测字,也要先说个引头,金先生就说这幅对子的头一个字吧。”

    金镛微微一思索,打量黄占一眼道:“黄!”

    他现在更认为王梓轩输定了,因为这幅对联是他临时起意想到的,除了他倪聪他们也不知道。

    王梓轩微微一笑,果然如此,他当众左手掐指寻根,右手提笔挥毫。

    写好之后将纸交给沈靛霞,后者赶忙拿到摄像机前,就连嘉宾观众都没给看。

    金镛边思索边写,这就慢了许多,倪洭等人不住夸赞:“金大侠的字越来越好了……”

    嘉宾观众都探头张望,却见沈靛霞将纸一折,“大家作证,我也没看啊!只有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知道答案!”她走去等待金镛写完。

    金镛落下最后一笔,取出印章落印盖章。

    林艳妮看着对子,白了金镛一眼,小声嘀咕:“老不正经。”

    金镛老脸微红,哈哈一笑,一旁的黄占却是竖起大拇哥:“好对!”

    “肥姐,可以看王大师写的了吧?”倪聪提起对子,亮给观众们看,笑呵呵的道。

    他嘴上称大师,却看也不看王梓轩。

    沈靛霞打开折纸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走向观众席走了一圈给他们看,她心中此时并不平静,听说王梓轩厉害,身兼香江两大豪门的御用风水大师,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真的算准了。

    他展开折纸给嘉宾观众看,台下一片沸腾,他们不知道,此时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是一片哗然,不少人冲到电视机前,想要看个仔细。

    黄鸟栖燕巢与子偕老,林花霑朝雨共君永年。占兄艳妹,新婚志喜。

    竟然一字不差!

    倪聪看着沈靛霞展开的白纸,勃然变色,猛然转头看向金镛:“你竟然帮他!?”

    香江四大才子各有杏格,也各有理念,金镛亲近华夏,倪聪截然相反,黄占两掺是个矛盾体,蔡斓中庸,随意随心。

    “我有我原则,不屑作假!学无先后,达者为师,王大师,有空一起吃茶,有些易学方面的问题还要向你请教。”金镛抱拳拱手。

    他真正佩服有本事的人,年龄、身份和职业都是次要,否则最后一本小说也不会是《鹿鼎记》。

    钱压奴背手,艺压当行人,就是之前因王梓轩年纪质疑他大师名声的风水师们,此时也心中惊叹,台下的杜坤等人眼中满是崇拜。

    “金大侠客气了,这是我的名片。”王梓轩翻手一抖,飞出一张金边名片。

    金镛将仿佛悬在面前不动的名片接住,不禁对王梓轩更感兴趣。

    “王大师,这是怎么做到的。”金镛这一声大师,沈靛霞也改了口,好奇的道。

    “这个不难,只要认真练习,谁都可以做到。”王梓轩翻手取了一张普通名片。

    一群人都围过来,就连嘉宾观众也有人跑上来。

    王梓轩耐心讲解:“先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牌,手要按轻,然后手臂向内弯曲,至右肩,轻轻向天上45度飞出,不要太远……”

    众人纷纷按照王梓轩示范的方法练起,大多数人学不会,但其中一名女嘉宾观众很有天赋,名片一下飞旋起来,令她兴奋尖叫。

    沈靛霞鼓掌道:“请大家回到座位,快乐的时光总是匆匆而过,又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感谢王大师为我们带来了一次精彩的节目,最后请王大师来说几句。”

    王梓轩嘴角微扬:“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喜欢笑?我今天我来告诉大家!”

    “从小到大,我们听到最多的话是什么呢?你要懂事!你要出人头地!可是很少有人跟你说,你要高兴啊!你要快乐!人为了什么而活着?快乐吗,对不对?”

    “活的快乐,人间就是天堂,你不快乐,人间就是炼狱!哭既然不解决问题,为什么不笑着面对……”说到这他顿了一下,看一眼倪聪继续道:“……看到再烦人的人,遇到再烦心的事,也要快乐,为什么,犯不上!”

    在场众人由衷而笑,掌声如潮。

    倪聪忿忿看向面色淡然的金镛,几十年的老友,产生了芥蒂。

    “不公平啊,我还没有发言!”许小凤站起身,哭笑不得的摊手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