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51章 妙法村正

    “妙法村正!”土御门寒子嘟嘴道。

    “什么!?”李兆天手忙脚乱,慌忙将短刀丢给了土御门寒子。

    王梓轩心中冷汗,说妙法村正可能有人不知道,但这把刀还有一个凶名赫赫的名字,妖刀村正!

    妖刀村正,是东瀛最有名的刀之一,刀下亡魂无数,甚至有东瀛天皇。

    村正原是在伊势国桑名室町中期至天正年间约一百年间的一族活跃刀匠的名字,当时村正家族所铸造的刀均称为村正,而村正只生产最优秀的、可用于实战的刀。

    也许是因为村正太过锐利,在江户时代就开始有“邪剑”、“妖刀”的称号,而被世人所避忌,而在妖刀中,以被称做“妙法村正”的村正妖刀最为有名。

    因成为妖刀的村正可以噬血成长,当成长到一定地步成了法器,才会称为“妙法村正”,成为妖刀中的妖刀。

    虽然“妙法村正”嗜血狂暴威力强大,但波浪般的纹路中犹含着强烈的诅咒,最喜反噬持刀之人,即便修行者也难逃厄运。

    李兆天气愤的道:“你怎么会有这把刀?”

    土御门寒子道:“小时候到山中湖温泉泡汤的时候捡到的,无论我怎么丢掉他,最后都回到我身边,我爷爷他们合力将他封印,并且做了这把刀鞘……”

    “下车,那家伙跟来了!”腰间的铃铛震动,王梓轩瞅了眼后视镜。

    香江人口密集,凌晨两三点街道上也会见到行人,但这条街上却幽寂无声,不见人影,氛围诡异。

    “等一下!”土御门寒子将制作完毕的符印子弹交给王梓轩。

    王梓轩拿一颗子弹仔细观瞧,借着阳光照射,在弹头上可以看出一个红色荧光的六芒星图案。

    “不错。”王梓轩满意点头,将六颗子弹一颗颗摁入左轮手枪。

    三人下了车,看向路中间站立的提线木偶。

    王梓轩拎着手枪走过去,有他在场,李兆天也壮起了胆子,跟在后面,土御门寒子握着短刀也走过去。

    “你到底要做什么?”王梓轩的左手在身后飞快掐算,开口迅速道,提线木偶一张口,王梓轩举枪射击。

    提线木偶的头一歪,避过子弹,看向王梓轩,目光满是不善。

    只见他张口尖啸,双手一挥,三人头顶的虚空倏然刺下黑线,早有戒备的三人闪身避过,看着黑线刺入地面又倏然收回消失,再次倏然刺下。

    “给我三秒钟!”土御门寒子高声道,王梓轩与李兆天愕然的看他一眼,同时出手。

    王梓轩背后左手飞快掐算,辗转腾挪,举枪瞄准木偶要害射击,而李兆天翻滚着躲避黑线,洒出一把符纸,挡住土御门寒子头顶的黑线,口中飞快念咒。

    提线木偶身影一片模糊,倏然在土御门寒子身边清晰,子弹与符咒全部落空,他伸手抓去。

    必须挡住。

    桑冲搏命!

    王梓轩出现在土御门寒子身前,一把红符洒出,在空中纷纷自燃。

    提线木偶面色狰狞,身影飞快闪现,如同长发般的密集黑线瞬间从虚空刺下。

    “锵”的一声,土御门寒子抽出“妙法村正”,在左手掌心连戳六下,隐隐显出六芒星图案,在头顶一舞刀花,红光闪现,无数黑线顿时被斩断,落在地上扭动了几下消失不见。

    土御门寒子将和服前摆往腰间一掖,白皙的纤细左腿迈步上前,多了香艳杏感。

    她刀交左手,双手举刀过头顶,面色逐渐苍白,只见“妙法村正”逐渐生长,成了两尺长的真正短刀,刀身之上的波浪纹路透出猩红之色,煞气升腾,越来越浓郁。

    这刀竟然可以长?!

    察觉到危险的提线木偶转身要逃。

    “去死!”土御门寒子一声娇叱,刀锋斩下。

    红芒闪过,提线木偶极力闪躲,但还是没有全身而退,左手五根手指倏然掉落。

    王梓轩连连射击,李兆天也连连施法,但都被闪过,直到王梓轩打光子弹也没伤到提线木偶。

    “没有符纸了!”李兆天惊呼。

    王梓轩催促道:“快,再给他一刀!”

    两人回头看去,却见面无血色的土御门寒子身体一软,瘫倒在地,气若游丝的道:“我的气血不够,只能出一刀。”

    “什么?”王梓轩两人的脸色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提线木偶诡笑看向三人,哈腰抓起地上的断指,想要接上,却见手指冒起黑烟消失不见。

    仿佛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打击,提线木偶发呆不动。

    “李大叔,你来!只要伤到他,他就无法恢复!”土御门寒子挥手将“妙法村正”抛给李兆天。

    “我?!”李兆天本能接过短刀,咽了一口唾沫。

    “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王梓轩过去搀起土御门寒子,一脸认真的道。

    “我不会用啊!……”李兆天想丢掉手中短刀,却发现甩不脱,仿佛粘到手上。

    “在掌心画六芒星,喂血给他!”土御门寒子道。

    提线木偶已经醒过神,转头凶厉的看向持刀的李兆天。

    李兆天快要哭出来,只见王梓轩搀着土御门寒子,不知道何时去了他身后,一副情势不妙,随时跑路的架势。

    见他看来,王梓轩握拳点头,郑重给他一个鼓励的目光。

    竟然比他还无耻!

    李兆天心一横,刀尖在左手掌心连点六下,画出六芒星图案,双手握刀,面色霎时转白,刀身的波浪纹路仿佛红浪滚滚,凭空又长出一尺,刀身成了一米长!

    缓步走近的提线木偶脚下一停,如临大敌。

    燃!李兆天感觉自己热血澎湃,仿佛一刀能将天空斩断。

    “受死!”李兆天一刀猛然斩下。

    红芒闪过,提线木偶极力闪避,身后的路灯电杆斜着滑落戳在地面,轰然倒地,提线木偶表情一僵,眼瞅着自己右手齐腕掉落地上。

    提线木偶惊怒,冲向李兆天,却见他狞笑着再次挥刀,一条右臂掉到了地上,路面出现一道深深的划痕。

    “漂亮,再来一刀!”王梓轩鼓励道。

    李兆天却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跪了!

    “我只能出两刀,王大师,你来!”面无血色的李兆天将刀抛给了王梓轩。

    王梓轩下意识的接住,一下傻眼,要将它丢掉,却发现这把刀柄黏在了手上。

    “我顶你个肺!”他瞪向李兆天,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