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48章 好大胸罩

    “这么急?”方大师心中疑惑。

    只见方大师左手三指端八宝瓷碗,取葫芦倒入阴阳水,右手持三根香,挥手燃香,口中请神念咒,用三根燃香水中画符。

    符咒在修行界俗称“符仔”,与正统道教符法不同,民间符法一道,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符仔路和叶仔路。

    简单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正法”,俗称“符仔路”,二是“邪法”,俗称“叶仔路”,东南亚所用的巫术降头,就是“叶仔路”。

    符仔路,说的是常见的符咒,大体以汉字书写,除了符胆花字之外,大体可以辨认,而所谓的叶仔路,指的是各家暗传的一些特殊的符法,其中多有威猛,阴邪之术。

    而画符所用的载体其实并不限于纸张,但凡树叶,沙土,流水,乃至于虚空都可以成为画符的载体,譬如方大师身为排教“隐传”,便善于水中画符。

    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符道高手甚至可以对天画符,短暂止雨,用于开坟安葬,当然这类符法之中大多有伤天和,可学而不可常用,不然定有不测。

    待看清水中的一幕,方大师不禁心中一凛。

    水中映出一具诡笑木偶,头部90度扭曲着,斜眼看向方大师,一条黑线缓缓从水面钻出,方大师悚然而惊,急忙抖掉碗中的。

    只见半截黑线落在地上,动了几下消失不见。

    方大师额头发汗:“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傍晚。

    丛林中的静谧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但这静谧很快便被打破。

    李兆天右手提着一位身穿和服的**少女,左手夹着红色符纸,在山路上疾驰。

    他身后的两名观气境修为的黑衣人不时回头张望,一脸的惊惧。

    “李大叔,可以放我下来吗?”身穿和服的**少女嘟嘴道。

    “寒子小姐,现在不是任杏的时候,既然我救了你,就要将你平安送回土御门家!”慈眉善目的李兆天正义凛然道。

    “李大叔,你真是个好人,寒子饿了,寿司寿司!”**少女只感动了刹那,便嘟着嘴嗲声叫嚷。

    “再忍一忍,后面的邪魔很危险,我们要撑到王大师救援。”李兆天耐着杏子劝说,要不是已经通知土御门家族,他早将少女扔下跑路。

    之前在曼谷被阴阳师偷袭封印,他让手下去东京抓个懂封印之术的阴阳师,结果抓来的土御门寒子,竟然是东瀛著名阴阳世家的小公主。

    明白手下闯了大祸,李兆天将派去东京的手下秘密灭口,扮成路见不平的正义侠士,成功博取土御门寒子的信任,并套取了封印之术的破解之法。

    “李大叔,王大叔是谁?”**少女天真无邪的吮着手指,她是真的饿了。

    “是大师!”李兆天被磨的心中不耐烦,再次纠正道,心说这女娃那么能吃,难道营养没给脑子,都给了胸?

    他拎着**少女踏上公路,继续向前飞奔,他的手下死的死逃的逃,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提线木偶”的可怕,李兆天的所有法术失去了效果。

    前方路央忽然出现一个两尺高的古装提线木偶,他耷拉着头,嘴始终咧开着,双眼眨也不眨的斜看跑来的李兆天,诡异的是,他身上有二十多条黑线向上伸入虚空。

    “李大叔,它在前面!”少女发现了前面的提线木偶。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李兆天一个急刹车停下,额头冷汗直冒。

    只见前方星星点点的青白色的火光包围,在那边飘飘荡荡。

    这些青白色的火是磷火。

    磷火是人死之后,骨质里的磷遇到空气自燃所产生的一种自然现象,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火。

    “你们上!别忘了解药!”李兆天命令身后的两名修行者。

    生不如死比死亡更可怕,两人对视一眼,挥舞法器冲了上去。

    **少女没心没肺的嘻嘻一笑,双手拍合,口中念诵咒语,“呀!”的一声张开双手,一群纸人纷纷蹦跳着也冲向提线木偶。

    两名观气境巅峰的修行者不待冲到近前,忽然数条黑线从他们头顶虚空刺下,两名修行者身体不住抖动,眼中布满恐惧,双臂张开,双手朝下一耷拉,成了头部90度扭曲着的人偶。

    **少女掩嘴惊呼,李兆天看得胆颤心寒。

    纸人到了,一张纸人狠狠从空中踏下,路面一圈碎裂,一群纸人虽然是纸人,气势却极为惊人,但它们皆是击空,提线木偶看似不动,却诡异的和它们始终保持一段距离,一群纸人追着他上蹿下跳,越来越远。

    另外两个提线木偶的头颅忽然三百六十度转过来,看向李兆天两人。

    “你的式神杀不死他,快走!”李兆天眼皮直跳,转过身夺命狂奔。

    眼角看到两个已经变成提线人偶的修行者看似不紧不慢的奔跑追逐,实际上速度极快。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李兆天在心底。

    忽然震耳欲聋的摇滚乐由远至近,车窗贴一张红色符纸的白色跑车突然出现在公路上,很快赶上与李兆天平行。

    “呦,李大师,运动呢!”王梓轩探出车窗,笑着招呼。

    “王……大师!”李兆天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眼泪快要出来,他头一次看王梓轩如此亲切。

    **少女扭头看到王梓轩,眼睛一亮:“欧巴,我叫寒子,交个朋友吧,我喜欢与帅哥交朋友!”

    欧巴?王梓轩打量一眼,打趣道:“李大师从哪骗的韩国妹妹仔,好大胸罩!”

    “我……咳咳!”李兆天被呛到,脚下踩空,一下扑街。

    两名提线木偶跃起,目标却并非李兆天,而是扑抓他手中的**少女。

    王梓轩手脚飞快动作,车身噶然漂移调转车头,倏然伸出一把散弹枪,砰!……

    一名人偶在空中被喷飞,摔在地上散架。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名人偶凶杏大发,一下扑向王梓轩,凸涨两颗眼珠,张口露出一嘴阴森雪白的牙齿。

    却见王梓轩枪口杵进他的嘴里,人偶双手抓挠。

    枪火轰鸣!

    用霰弹枪才是最爽的,大喷子的魅力,谁用谁知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